還沒等周啟心中吐槽完畢。

一道乳白色的光芒精準地落在了沈伊墨的頭頂。在她婀娜的身軀上形成了一圈聖潔而璀璨的光環。

數十道迎面射來的能量束不過讓光環顏色變淡了少許,卻始終無法對身體造成傷害。

借著法術掩護,沈伊墨高舉盾牌,飛身躍起一個衝撞,趕在矩陣衛士手中的光刃落下前,一頭撞入了他的懷中。與此同時,她右手長劍亮起一道耀眼的火光,藉助衝撞之力,深深刺入矩陣衛士被厚重的鋼鐵外殼嚴密保護的胸口!

矩陣衛士身形一滯,能量化的雙眼中墨綠色的光芒瞬間變得暗淡。

沈伊墨雙腿用力在他身上一撐,窈窕的身軀臨空一個倒翻穩穩落在了地上。片刻之後,她的手中便亮起了能量光劍特有的湛藍色光芒!

這妞兒是沖著武器去的!

周啟這下總算整明白了。不過她哪裡來的自信一定可以開出武器來呢?

「天哪!是庇護所!那個牧師真厲害!」身後,小蘿莉安安不知從哪裡鑽了出來,口中雲雀般嘰嘰喳喳個不停。聽到安安的聲音,周啟的心中莫名一松。小姑娘能在霸天虎的突襲中活下來,也算是上天給予的幸運。

不過周啟很快留意到安安口中所說的庇護所。這麼牛A的輔助法術在任務結束后一定要設法為黃月英給弄一個。

沈伊墨之所以能成功干翻一個矩陣衛士,這個強悍的法術至少起了一半的作用。

一念到此,周啟將念頭往腦後一拋,偏頭沖付雲生使了個眼色。伸手揉了揉小蘿莉的頭頂,飛身上了半空。撲向了一旁窺伺的衛士長。

不將這兩個會隱形的傢伙快速幹掉,指不定誰就會遭殃!

飛身騰起的一刻,周啟身前,一張金色符籙在手中無火自燃!頂級神行符頓時令他的速度在當前的基礎上再度提升50%。

下一秒,隨身後飛翼展動,眨眼他已然飛到了一架隱形的金色戰機近前。

周啟突然暴增的速度頓時令這名衛士長感到措手不及。

眼見視野中亮起的光刃,急促的機械變形聲中,金色戰機眨眼變形成了機械人形態。直直往地面墜去!

「成精了!」

周啟心中不由暗罵。趁著身形掠過的瞬間,身上突然白光一閃!

「擒龍!」

左臂上的縛龍如意鎖猛地射出!緊緊纏住了他的脖子!

成了!

周啟眼底一亮,整個人宛如蜘蛛俠一般隨影而至!

人到!劍到!

體內能量的灌注下,極光之刃瞬間亮得晃眼!隨周啟手臂前伸猛然一個突刺,已自矩陣衛士長頭頂貫腦而入!

半空中劇烈的爆炸聲驟然響起!

周啟飛身從一團烈焰中如子彈般射出,身形在空中一個兜轉。沖向了另外一個!

有了前車之鑒,另一名矩陣衛士長還未等他身形靠近,機身後噴出長長的尾焰向前飆飛了出去!

機身飛掠而出的瞬間,一串密集的微型跟蹤導彈自機腹彈射而出,封鎖了周啟追擊的路線。

「靠!」周啟暗罵一聲晦氣,急忙轉向避讓。天知道被炸一下會不會懷孕?他可不想去嘗試。

八枚跟蹤導彈陰魂不散地追在身後,眼角的余光中,只見遠處金色戰機趁機調轉了頭尾,從側面悄然襲來。

後有導彈追擊,戰機兩翼懸挂的機炮,炮口紅光氤氳!

要不要這麼刺激?

眼見導彈月追越近!

周啟心念一動,從煉妖壺裡弄出半截機械士兵的殘骸,反身手臂一掄扔向了導彈。同時身體一斜偏轉了方向,一面在躲避機炮攻擊,一面迎著矩陣衛士長飛了過去!

聲聲爆炸自身後響起!

周啟嘴角一掀,靈覺感應中已然失去了導彈的蹤影。

眼見與金色戰機之間距離不斷縮短,正當他想要故技重施射出縛龍如意鎖的時候!

一道足有近米寬的粗大劍光穿過數十米的空間,突然自下方斜斜劈至,精準地斬落在金色戰機頂部,極具破壞力的鬥氣瞬間將駕駛艙劈得粉碎!

周啟循著劍光傳來的方向一瞥,只見人群中,趙孟嘯雙手平舉著大劍正一臉蒼白地望向自己。桀驁的目光中隱隱藏著幾分挑釁和輕蔑。

「我去!劍斬飛機?你特么怎麼不去手撕鬼子?」

周啟吐槽的同時,心中不由暗凜。

看來,這才是三難度資深者真正的實力! 對於趙孟嘯「搶怪」的舉動,儘管心中不爽,周啟也只能呵呵。

看這傢伙臉色蒼白一副腎虛的樣子就知道,威力如此巨大的一劍,並不能連續使用。

這又是何必呢?

隨著精銳的矩陣衛士一個個「狗帶」。金字塔二層的戰鬥已經沒有多少懸念。直到近千機械守衛被清理一空,時間已經過去了2個小時。

契約者當中也不免出現了傷亡。同來的800多人中,陣亡了約70人。其中大多是一難度的契約者。

出乎周啟預料的是,接下來的第三層和作為裝配工廠的第四層,依然還有矩陣衛士,而且數量不少!而難纏的衛士長還好只是碰到了3個。

在上一座金字塔里難道是因為自己長得帥才沒碰到這麼多?

不過也幸虧還有衛士長出現,讓他對爆出的箱子究竟給誰的問題不再糾結。

連上先前掉落的,一共四個白金寶箱,其中兩個自然分別歸屬夏若冰和謝雲菲。剩下的給了張定軍和秦飛。

手中的極光之刃拾取綁定,無法交易。只能看各自人品如何了。

夏若冰和謝雲菲都開出了極光之刃。而秦飛人品最好,除了光刃外還有一面等離子光盾。張定軍就比較點兒背了。箱子里除了大堆的特殊材料和零件外,就只有一具充能時間長達3分鐘的質子集束導彈發射器。

還好導彈帶有跟蹤特效,只需要動動手指就好,要不然擅長近身搏殺的張定軍還不得哭死。

至於死胖子趙大明則比較省心。憑藉一貫猥瑣的風格,一路上隱起身來打打冷槍,搶個把人頭的事情沒少干。竟是繼周啟之後成為小隊中第二個擁有光刃的人。

時隔8小時后,一行人經過連番戰鬥,終於進入了能量矩陣所在的第五層空間。

就在周啟邁步走向位於大廳中央的墨綠色光球時,趙孟嘯卻搶在身前攔住了他的去路。

「等等,既然誰完成任務都一樣,不如,就把機會讓給我們。」

周啟目光微冷地注視著他。

「話是這麼說沒錯。不過趙老大,不想給自己找麻煩,最好還是由我來。」

「你說這話這是什麼意思?」趙孟嘯聞言臉色猛然一變,陰晴不定的眼底隱有怒火升騰。

「沒什麼意思,只不過好心提醒你。」周啟微微一笑。

「每一處能量矩陣都有守護者存在,實力非常強大。你要是硬闖很容易吃虧的。」

「既然連你都能幹掉守護者,我們也能。」趙孟嘯身後,早看周啟不順眼的法師阿輝冷冷地插了一句。

「請便,我沒意見。」周啟目中幽光一閃,深深地看了阿輝一眼。聳了聳肩轉身走回了隊伍,一臉無所謂的樣子。

「真的很麻煩?」沈伊墨微一猶豫后沉聲問到。

「嗯,不是一般的麻煩。我建議你們別試。」周啟一臉嚴肅地點了點頭。

開什麼玩笑,強大如女汽車人月嬌和克勞莉亞都是秒跪。要不是碰巧擁有吞噬能力,自己根本無法從帶有鈦師傅意志的能量體手中活下來,更別說戰勝他。

「壞蛋,你這說話的語氣是故意刺激他吧?」私人頻道里謝雲菲突然輕笑著說道。

周啟沒有回答,偏頭沖著她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有些人不吃上個大虧就不長記性。雖然自己說話的方式確實容易引發歧義。不過句句都是實話。

沒辦法,哥就是這麼小氣的人,誰讓你丫搶怪的?

「那就多謝了!我們上!」趙孟嘯顯然因為沈伊墨開口變得更加不冷靜了。抽出了身後的大劍,轉身向著圍攏在墨綠色能量球前的透明光罩大步走了過去。

「嘯哥!讓我來。」

趙孟嘯偏頭一看,見說話的是阿輝,微一猶豫點了點頭。對於周啟的話他半信半疑。畢竟所有人當中只有這傢伙接觸過能量矩陣。

眼前的光罩一看就有問題,先用遠程魔法試探一下總沒壞處。

阿輝回頭輕蔑的看了周啟一眼,法杖一擺,一道湛藍色的流光閃過。 天才寶寶:甜妻拐進門 一發發冰槍宛如出膛的子彈,連綿不斷地射了出去。

連續瞬發冰槍術?

聽到身後傳來的陣陣吸氣聲。周啟心中暗凜。

雖然對於法師強化他並不十分了解,不過並不妨礙他知道。瞬發法術或許不難,但是連續瞬發,法術間隔還如此之短那就十分難得了。

這叫做張旭輝的傢伙果然有一手!能進入三難度的人,看都都沒有一個是吃素的。

就在阿輝發出的冰槍觸及到光罩的瞬間!

「沒經過允許,任何妄圖觸碰矩陣的人都將被摧毀!」

蒼老而古樸、隱隱帶著一絲金屬合成音的話語頓時在空蕩的大廳中響起。隨著透明的光幕上一陣能量流轉。周啟再次見到了守護者鈦師傅的身影。

「伊墨!」趙孟嘯目光一凜,沖沈伊墨使了個眼色。

沈伊墨目光凜然,左手舉盾的同時腳下猛地一踩地面發動了衝鋒技能。眨眼已到了守護者身前!

在她身形衝出的瞬間,叫做阿凱的牧師法杖高舉,連續五道乳白色的聖光分別落在了受罰者小隊成員的頭頂。前後間隔不到1秒的時間,分別為五人都加上了能量防護屏障。

沈伊墨手中能量光刃閃電般一記橫斬,自守護者腰間橫掃而過,頓時令他能量化的身軀若水波般一陣虛幻。

先前見光罩中跑出來的守護者是能量聚合體,讓幾人心中都是一陣發怵。任務中最麻煩的就是這類不受實體攻擊的能量或靈魂生物。

眼見能量武器攻擊有效,幾人不愧是資深契約者。瞬間把握到了要點。

「一起動手!」趙孟嘯大聲高喊。

周圍契約者聞聲紛紛取出能量武器開始射擊。

一道道光束如雨落下,讓守護者能量化的身軀一陣明滅變換。短短片刻,就連身體表面散發的熒光也變得暗淡了幾分。

原來不過如此!趙孟嘯心中微微鬆了口氣。

之前周啟單人進入金字塔完成任務,碰到相同的能量體守護者自然覺得應付困難,無法戰勝。如今幾百個契約者在此,差不多人人都有能量武器。一人開一槍就足以讓這守護者吃不了兜著走。

一會兒幹掉守護者,看我怎麼打你的臉!

然而還沒等他他心中念頭落下。

情況突變!

守護者能量化的身軀突然幽靈般一閃,轉眼挪移進了光柱。契約者射出的能量束落在光柱上根本無法穿透其中。

與此同時,只見藏身於光柱內的守護者雙臂一舉。從地面聯通天頂的光柱上,突然亮起無數粗大的電弧!

來了!

周啟目光一凜!暗自提醒隊員注意。先前月嬌小姐姐就是被這電弧給放倒的。

還沒等他話音落下。

光柱上電弧一陣跳躍。無數成人胳膊粗細的電流,根本不容眾人有任何反應,向四周發散而出!

突如其來的攻擊頓時打了距離趙孟嘯五人一個措手不及!

他們距離最近,自然首當其衝!

除了沈伊墨見情況不妙開啟盾牆,支撐著沒有倒下,包括趙孟嘯在內的其他四人幾乎同時翻身栽倒在地,渾身抽搐不已。

而一眾契約者前,早已得到周啟叮囑的黃月英第一時間釋放了大範圍的防禦法術嘆息之壁。趕在閃電風暴襲來之前,將先前參與攻擊的契約者盡數保護在法術的有效範圍之內。

能量化的視野中,周啟清晰地看到,趙孟嘯的身體表面覆蓋上了薄薄的一層未知能量。情況與當初月嬌一模一樣!

看來這能量不但是對機械有效,對人類同樣有效!

想到這裡,周啟突然心中一顫。自己吞噬了能量聚合體后,體內含有同質的能量。不知道能不能將這股能量導出用於戰鬥?如果可以,那豈不是又多了一種極厲害的手段!

眼見幾人情況危急,周啟不假思索飛身躍出。若瞬移般出現在光罩前,手掌一抬,宛如推開了一道無形之門抬腳走了進去!

「入侵者!我從你身上感受到了原質能量的存在!告訴我,你是誰?你從哪裡得到的這股力量!」

守護者一臉驚疑地注視著進入光罩的周啟,電弧閃耀的雙眼中充滿了不可思議的神色!

在他的記憶中,近百萬年來,從沒有任何生物能不經過允許而進入能量矩陣的防護罩。而且更加奇怪的是,他從這名入侵者的身上感到了一絲異常熟悉和親近的氣息。而且非常肯定這氣息和自己出自同一本源!

「尊敬的守護者,在來到這裡之前,我曾經遇到另外一個你。他預言到了賽博坦的毀滅,因此將力量賜予了我!」

「另外一個我?你知道我是誰?」

「尊敬的守護者!您是賽博坦最古老的先知,汽車人第一代領袖鈦師傅!」周啟仰頭注視著守護者,一本正經地說道。

「看來你果然知道!既然關於賽博坦的預言你已經知曉。另外一個我給予你力量的同時,是否對你提出了請求?」

「沒錯,他確實提出了請求,因此我來了,我需要更多的原質力量以及使用它的方法!」

周啟說完,一臉嚴肅地注視著守護者,眼底充滿了期待。 沒錯,周啟體內的所謂原質能量確實是另外一個鈦師傅給予的,至於得到的過程么,呵呵。這麼驚心動魄,纏綿悱惻的事情還是不要說的好。

至於趙孟嘯等人,雖然看他們不爽,心中也已經將這傢伙當作了敵人。不過若是藉助守護者的力量將他們殺死,卻與本心不符,也與這次戰場任務的利益不符。先前的戰鬥已經證明,多出幾名三難度的資深者,結果是完全不一樣的。

守護者目光深邃地看著眼前一本正經胡說八道的周啟,沉默了。

職責和使命讓他無法輕言將能量矩陣拱手相讓。然而源自對本源力量的的共通和聯繫,讓他完全相信了眼前這名入侵者的話語。

周啟目光一動,守護者的猶豫說明他心中有了矛盾。是時候再加一點猛料了。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