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二人聽到這句話以後也是瞄準那巨蟒的頸間,甩出陣陣刀光劍舞。葉天發現這逆水流乃是天克這巨蛇,每當巨蛇要口噴火焰之時都會一縮脖頸。而這與噴出只見就有一個延遲,在這瞬間葉天就施展逆水流躲避。

簡直是立於不敗之地的葉天對陣這巨蛇也是越發得心應手,而那巨蛇似乎也是發覺了這葉天有著奇特身法根本不能擊中。

竟扭頭不再追擊葉天,回身沖向那看起來最弱的南宮琪。而南宮琪雖說其有著殺神巔峰實力,可是與葉天那逆水流想必,其戰鬥方式就是弱了許多。

但是南宮琪手中刀鞘十分神奇,每當她即將躲避不過之是。這無刀之鞘就會散發出一股柔和之力,將其推開。

甚至有一回那炙熱火焰都已經有一小部分擊到了其身上,南宮琪竟是將那刀鞘之口沖向火焰,原本氣勢兇猛的大火就被其收入鞘中。

葉天看見這手暗自驚嘆,畢竟是殺神巔峰強者。總是有著各自的底牌,而自己只是殺神中期,只能靠著這靈活步法而不斷躲避做這取巧之舉。

看來自己的實力還是與頂尖高手相差太多,可是這神級之上突破一層比一層難。忽然這大蛇又是一個擺尾甩向葉天,葉天急忙收回思緒投入再戰。

而此時不遠之處也有著幾人結伴而行,聽到了這殿內打鬥之聲便來圍觀。這幾人一見此地竟有神級二星的魔獸,心頭便是火熱。想要在葉天三人與其激斗之後左手漁翁之利。

而葉天三人也是注意到那殿外之人,此時大蛇身上已經留下不少傷口。傷口之中流出的血液皆是帶著熱氣,那血液之中就像蘊含著大量的能量。

三人看見那幾人為首之人身後兩人皆是有著殺神巔峰實力,而最後還有兩人有著殺神後期實力。那殺神巔峰實力之人竟不是站在最前,恐怕這為首之人的強橫更是在殺神巔峰之上。

這時三人就有退出的意圖,畢竟現在就連葉天身上也有著不少被那巨尾所傷的傷痕,更別提其餘二人。

再加上這殿門虎視眈眈的一行無人,就是僥倖將這巨蛇擊殺恐怕今日也是難以逃離。

這宮殿四周只有被那巨蛇所噴吐形成的洞口,但這洞口只能一次出去一人。一旦這巨蛇沒有了牽制,后出之人恐怕就要重傷。

葉天急速傳音給另外二位:「你們先走,我步法奇特還可以抵擋一陣。」

那高鵬乃是重情重義之人,怒吼道:「在那河邊你曾救我於危難之中,更何況我已經是殺神巔峰實力,我怎能讓你為我斷後。」

葉天身形一動就轉到了南宮琪的身邊道:「城主,你先走。」

正好此時二人後部就是那曾被大蛇噴吐過的洞口,葉天雙臂一甩就將南宮琪扔出洞外,葉天和那高鵬同時向後跳出。

可是葉天對那巨蛇的傷害最大,巨蛇一口烈焰就噴吐往葉天的那個洞口。此時的葉天飛在半空中根本無處可躲,雙殺神附體,殘月刀與潛龍之劍交叉疊於身前就要抵擋下這一擊。

可是那南宮琪突然出現在葉天身邊,本來這烈焰將會口噴在葉天正中。可是因為南宮琪這一擋則變為各自承受一半。

南宮琪手中刀鞘沖向內方,運用起那龐大的殺神巔峰靈力。在那刀鞘之上就形成了一個具有吸力的漩渦。

「轟」

二人倒飛而出,葉天此時氣血翻湧。虎口之處已經裂出血紋,一口鮮血吐出。而手間血液就如一條細流般順劍流下。 倒飛而出的葉天深深看了一眼那宮殿內的幾個人影,此仇,必報。

而那幾人也沒有追擊葉天,而是向這巨蛇發起了圍攻。沒想到那為首之人竟是半步殺神大圓滿級別,法術紛飛之後那大蛇本已經讓葉天三人耗的筋疲力盡,也是要支撐不住。

三人看狀也是速速離去,一旦被其盯住想必那原先所得寶物也要盡失。

高鵬在與那大蛇爭鬥之時也是留下不少傷口,此時三人尋到一偏僻之地。只聽他道:「氣煞我也,非要颳了他的皮不成。」

葉天此時手中之血已經止住,可那還未癒合的傷口依然隱隱作痛,陰沉的雙眸向下低沉。

在這以實力為尊的世界,只有實力才能代表一切。如果自己已經是那殺神大圓滿之人,今日就不會出現如此情況。三人辛辛苦苦與這魔物鬥智斗勇,而那人竟能享得現成。

那緊緊攥握的掌中,原本已經血跡乾涸的傷口再次崩開鮮血滴滴滲出。

而南宮琪此時與二人相比就是好了太多,原本那圍剿大蛇之中葉天與高鵬便是主力。且那殺神巔峰的強悍實力配上,那神奇的無刀之鞘現在南宮琪只是靈力不太平穩。

三人遠遠望著那前殿的那層塔樓,其中靈力波動已經是越來越狂暴。想必那戰鬥也是到了尾聲,隨著一聲炸響,那塔樓之頂竟完全掀開。

下方不斷傳來那莽獸極其暴怒的嚎叫之聲,而那原本只是半步三星的二星大蛇竟是飛上了空中。原本只是一身鱗甲的兩側忽然鼓起兩個大包,隨著其盤旋在天的尾部一陣顫抖。

那兩個大包之上竟生出幾十丈長的骨刺,骨刺一展那原本無翅大蟒竟是生出雙翅。而其周身靈力強度也是猛然提升一截,看來這巨蛇已經到了生死邊緣,即將放出大招。

而與其戰鬥之人看到此種情況也是發慌,那兩名殺神後期強者已經扭頭便跑。而其餘兩名殺神巔峰強者看那為首之人心中也是發慌,三人緩慢後退。

葉天第一次見到這能夠生出骨翅的巨蟒,傳說這巨蟒擁有著蛟的一絲血脈,一旦其能夠生出雙翅也是擠進那蛟之底層。

此時那巨蟒已經不能稱之為蟒,應該稱之為赤蛟。那赤蛟有了這雙翅之後原本轉身不靈活的缺點就被克服,看那將其重傷之人就要逃遁。雙翅一震就向其飛去,口中凝聚赤炎。

張口一噴,尾巴一晃就是一條赤炎橫道甩出。而此時的葉天三人也是心中再次一驚,如果是他們面對如此神蛟恐怕現在已然是重傷。

二星魔獸他們還是有機會去對付,可這三星魔獸就是其身上隱藏這如此之強的靈力底蘊豈是他們可以輕易征討。

但是此時事情出現了轉機,隨著這巨蛟的升天,旁邊也有著不少隊伍發現了此地異樣,就不斷趕來。

此時這巨蛟一頓狂轟濫炸,甚至誤傷了不少別處宮殿的看守光幕,其中的魔獸趁此機會逃出不斷匯聚到這巨蛟身邊。

而這宮殿群附近匯聚的隊伍也是越來越多,已經至少有著五隊強者都是到了這周圍。三星魔獸之下可能隱藏的至寶對他們來說這個誘惑,是不可抗拒的。普通的魔獸死亡之後都會掉落更高一級的神器,而這巨蛟一旦將其擊殺沒準就會掉落那殺神巔峰強者都難以駕馭的四星神器。

可是此時沒有一個隊伍率先出手援救那搶了葉天的巨蛟一隊,在這巨蛟的猛烈攻勢之下就算是那半步殺神大圓滿的強者也是要堅持不住。

就聽那人一聲怒吼:「今日我若是倒在了這裡,你們就缺少了一個極為強大的隊友。而如果你們助我將其一起擊殺,那掉落寶物我們憑力而得。」

果然有著一個隊伍出手了,從天而上轟向那巨蛟的骨翅,在這骨翅還沒進化完全之時將其打斷。

一陣陣靈力匹練在射向那骨翅之後,果然那巨蛟吃痛吼出一聲凄厲嚎叫。而其他幾隊也是加入了這搶奪,陣陣刀光劍舞照亮了這一小片的世界。

葉天三人看這混亂景象,沒等他二人出手葉天已經飛出。直衝向那巨蛇身邊,而擁有逆水流的葉天乃是有著足夠的底氣去與那巨蛟周旋。

在眾人的陣陣圍攻之下,巨蛟也是漸漸力竭。大家都知道,一旦這巨蛟死亡就會從其身上冒出一光華,只要搶到這光華就能掌握其中寶物。

為了四星神器在場之人也是不斷加大靈力打擊的強度,可是並沒有人去拚命攻擊,畢竟那最為驚險的一刻正是寶物落地的一瞬。

這巨蛟雖說是三星神獸,可是在這眾多的殺神巔峰,甚至有著那大圓滿強者的圍攻之下也是漸漸入了頹勢。

終於,不知在誰的一弧刀光之後,這大蛟猛然落地。不少強者看見這大蛟已經落地怕是命不久矣,就要衝上搶奪這最後的戰果。

可是後人怎能讓他輕易奪得,就在那搶先之人衝到赤蛟身邊之時。原本攻向赤蛟的繽紛靈力也是轉而攻向那率先沖向下方的殺神巔峰強者,此人身形一晃就向側面躲開,可是還是受到了幾下攻擊臂膀之上就流下了血液。

而那赤蛟在幾下翻騰之後也是結束了自己的生命,一輪璀璨光華就照亮了天空。那從赤蛟頸部鱗片附近竟升起一團火光,這火光之外包裹著一層朦朧光華。

在場強者幾乎瘋狂,那光華之中竟是一赤炎小刀。這股靈力威壓難道是四星神器,再說這神器乃是刀形,在場之人也是有著不少人使用這刀作為武器。

幾個擁有極強靈力的殺神大圓滿強者就一衝而上,都企圖自己獲得這至強之刀。

而身後之人雖是實力與其相比較低,可是那四星武器的誘惑都可使人瘋狂,後面圍聚的數十名殺神後期、殺神巔峰強者紛紛向其中轟出術法。

下方那神器誕生之地已經變為一個絕命禁區,誰膽敢靠近這圍觀之人皆會圍攻。 此時的葉天也在圍觀之列,可是雖也想分一杯羹。那上方之人無不是在殺神後期之上,恐怕自己的實力在這裡依然不夠看。一旦自己貿然前去,怕是要被這輪流轟殺的粉身碎骨。

可就在葉天猶豫之時,這光球竟然自己飛起就要飛出這宮殿。眾人紛紛使出術法,可是這光球竟是像有智慧一般,左搖右擺不斷躲避攻擊。

葉天看著光球竟直直的飛向此處,心中就是大驚。雖然他內心無比渴望獲得這四星神器,可是在這眾多強者的圍攻之下。他區區一個殺神中期只能被轟為齏粉,想罷葉天直接向後退走,不斷遠離這個光球。

可沒想到這光球竟是直追而來,葉天就是想躲也是躲不開。後方之人那攻擊就像暴雨一般向其傾瀉。

葉天半神格之中的那獨特圖騰忽然在這一瞬亮了起來,那光球在這圖騰的吸引之下猛然加速就衝到了葉天的懷中。

而其身旁的南宮琪與高鵬也是看傻了眼,真是瞎了。在別人眼中,這光球竟是選了這當中最為俘弱之人。那明晃晃的光球落在了葉天手中,葉天就是在不想要。可是明擺在手中的寶刀自己怎能放棄。

葉天在不斷躲避這後來之人的攻擊之時,其自身的速度也是提升到了極限。同時展開那逆水流步法躲避。

此時葉天手中的光罩在其猛然一握下就碎裂開來,那這擋不住的光華中光罩之中不斷攀升直衝雲天。

後方之人看見葉天已經將這光球打開,獲得了這神器之刀。後方幾個殺神大圓滿的強者已經衝到了葉天的近前,就要將刀奪下。可是這到手的鴨子怎麼能讓它飛了,從空間戒指之中拿出一柄長得相似之刀向天一扔大喊:「我不要了,什麼破刀給你們了。」

不少人竟都是去搶奪了那柄假刀,葉天終是得到一端息之機。猛然提氣再次前沖,而後方也是有著眼尖之人早已看出這乃是葉天障眼之法。

此時葉天的身後跟隨的人越來越多,就像一股洪流一般。可葉天就算是向後劈殺幾次也是被那後方來臨的靈力直接轟飛,借著那反震之力繼續逃竄。

葉天在這群追一逃之中也是不斷受傷,就算葉天步法再強悍,神行蠱的速度再快。那跨階巨大的靈力落差也是相差了太多。已經有兩個極為強悍的殺神大圓滿強者追近了葉天。

左邊一個黑衣男子手中持一漆黑靈刀,向著葉天就是一刀。那道光劃出葉天發覺竟是不能躲開,看來此人武技也是極為出色。

此時的南宮琪與高鵬雖是有心援救,可是那畢竟是殺神大圓滿的強者再追逐葉天,也是有心無力啊。

葉天左手抓住這剛到手的四星靈刀,沒等葉天催動這靈刀竟自己吸收起了葉天的靈力。其靈海中原本是小波小狼般的海洋此刻也是大浪翻滾,而右手之中是那魔劍。

此時葉天已經是刀劍雙殺神分別附體於這刀劍之上,葉天雙手灌注靈力,就如兩條龍閘在那萬米大壩之上開啟放水而出。通體靈力灌注於這一刀一劍之上,這刀身乃是赤紅,通體布滿金色花紋,在這赤紅之上是那一股炙熱的火陽之氣。

這股氣機在一瞬間便貫穿葉天的腦海,妄想要將其控制。而葉天此刻右手上那潛龍之劍也是猛然閃耀,原本那漆黑之中的一抹白色光華,此時在這左手之刀的刺激下竟放出萬千寶光。

一抹龍吟從這潛龍之劍上散發出來,而此時葉天的右眼也是染上了那紫黑雙色。紫色布滿瞳孔,而那黑色龍紋將眼白佔據。

而葉天左眼之中似乎也是被那赤炎之刀的光華所佔據,左眼之中因抵不住那四星神刀的炙熱之力就染上了那血紅之色。

雙眼一左以那爆發赤炎之力佔據,而右眼被那股陰森戾氣所佔據。此時的葉天可以說是殺神中期的巔峰實力,在雙殺神附體之下,逆水流工發發動,一個轉身。雙手就向後方砍去,那赤紅刀光之中包含著一股輕靈白光,而那純黑潛龍之刃之上又泛起一抹驚人金色。

雙手一橫一豎,一刀一劍便劃出光痕向後飄去。那泛著赤金之色的刀光與那極為纖細的白光眨眼之間就到了後方第一人的面前,那人一點也不在乎。

「區區殺神中期實力也妄想輕易逼退我不成。」

葉天沒有理睬甩出一擊之後加速離去,那後方之人沒有躲避葉天那刀劍合璧之擊。手中之刀劃出一條蒙蒙光華便要將那合擊劈開,可沒想到原本那會一邊倒的局勢並不如此。

此人竟被葉天的合璧之擊擊退幾步,那身影便落了后。而另一邊的殺神大圓滿強者藉此機會猛增速度,其手中有一飛鏢就扔了出去。

刀是好刀可惜太過強大葉天的靈力根本不足以催動,而在那一擊之下葉天的靈力竟是消耗了大半。此時的身體恐怕也支撐不了幾次像剛才那般的刀劍齊發,而此時右手邊突然就將擊到胸口的暗標葉天也是無法躲開。

境界差距實在是太大,葉天雖然是已經竭力躲避,可那暗標依然是插在了葉天的右背。

葉天暗道一聲「不好。」這從右背之上就散發出一股股的酥麻之感。這難道是一毒鏢不成,這可壞了。本就是受傷的葉天再加上折毒鏢之力,葉天的步伐就慢了下來。

那身後殺神大圓滿強者一看有機會,一閃身就追上了葉天。一掌拍在了其後背之上,葉天一口鮮血就是吐出染紅了衣襟。

已經不能飛動的葉天就向下落去,上方之人達笑道:「哈哈哈,今日這四星神刀怕是要收為己用。」

而葉天趁著自己還有一絲氣力,就將那半步涅槃的神龜召喚而出。這神龜雖然沒有什麼攻擊力,可若是用於防禦也能抵擋一些。畢竟在當年神域之中一眾強者圍攻這神龜都不能將其轟殺,想必這也是最後的辦法了。 而葉天望向前方,前方就是那一片宮殿的邊緣了。而這在往前就是一座大山,山上竟是一片灰綠之色,那大樹之上竟都有著一層灰濛之感。

忽然已經絕望的葉天就要將這手中之刀扔出,以求保命。可是在那山腹之地竟有一山洞,而這山洞看似不像那魔獸出沒之地。

葉天一咬牙,上吧。以無後路,就只能先避避風頭了。葉天一個加速就衝進了那個洞口,而其身後神龜猛然增大到半山之高,將這洞口牢牢堵實。

身後跟來的一眾強者紛紛使用靈力術法轟向這神龜,可是神龜滿不在乎般將頭與四肢收回。似乎是使用了天賦之力,全身石化無比堅持。就是那殺神大圓滿的強者不斷轟擊,也只是散落下一些塵土而已。

此時的葉天整個右身已經麻痹,左手以刀將那插在肉中的毒鏢挑落。望向前方,前方竟是一個滄桑古迹的洞口,兩側落座各種石像,瞪眼叱眸。而這石像竟一直延續到更遠之地,本來右身發麻的葉天覺得終是有一能夠休整之地。

可在看到了這景象之後也是頭皮發麻,四周皆是石壁,而那每個石像下方還有這兩個油燈。油燈在葉天這帶起的微風之下忽閃忽閃,向前看去這石洞無比幽深,邊上延續的火燭竟是一眼望不到邊。

此時葉天手中的圖騰已經是亮起了三束光芒,其中代表木的綠色,代表水的藍色與那代表炎的紅色已經亮起。而在這石洞之中,這圖騰竟是發出一種奇特的感覺,似乎是指引著葉天向前而行。

可此時的葉天本就是身受重傷再加上那毒鏢之能,已經搖搖欲墜。可這石洞之中的詭異氣機讓他不敢輕易休息,掙扎著那殘破的身體。直接坐下來打坐,逼出身體之中的毒素。

可這毒素實在是太過猛烈,也不知是何物之毒,就算是葉天現在已經是殺神中期,再加上這九幽玄天功之力。卻只能讓著毒素運行變緩卻不能讓其停止蔓延,隨著時間一滴一滴的過去,葉天的頸間慢慢爬上那酥麻之感。

一旦脖頸被那毒素控制,再加上這洞中如有危機。今天怕是此名休已,可突然這毒素似乎是被一股力量吸收而走。

葉天定睛觀察,原來竟是這白來在不斷吸收這毒素。白來傳音道:「主人,我本是元靈蠱蟲已經是那毒中之王,你身上之毒對我有大補之處。但是這毒性過於猛烈,怕是我吸收過後就要昏睡而去。」

葉天心中的擔憂就是放下了一陣,那原本純潔如玉般的白來在吸收了這毒素之後。身上竟是散發出了那紫黑之色,而葉天此時頸部的酸麻也在逐漸消退。

而在白來不斷吸收之下,葉天身體終於是恢復了自如。而此時的白來身上一股一股的黑紫之色已經充斥在其全身。

葉天將神識從那已經昏睡的白來身上收回,服下兩粒恢復用的丹藥。身上的傷疤快速好轉,而體內原本空虛的靈力也是恢復了許多。

此時的葉天已經將那四星神刀收回,這即是一把赤炎神刀其刀身更是布滿自己所看不透的各種金紋。既然是自己的刀總要是有個名字,就叫它赤淌鎏金吧。

葉天右手持潛龍之刃望向前方向著這幽深之洞中走去,這越往裡面走去兩旁的燈火就是越明亮。而這兩側石像似乎也是有著靈魂一般,這石像的眼睛就好像在一直緊盯著葉天。

葉天身上也是不斷冒著冷汗,可是出路已經堵死,再加上這半神格之中的圖騰輕微閃亮,想必裡面定然是有著能夠激發出這圖騰之力的一個東西。

這幽深之谷竟是越走越深,葉天手心之中的冷汗被他用一波一波的靈力沖走。手中之劍必須要保持絕對的乾燥,不然對敵之中一個手滑可能就是身形俱滅。

隨著葉天向前行走,這石像之內彷彿出現了嘎吱嘎吱的響聲。而這有谷深處竟是傳來了入祭祀般的宏大歌聲。

那歌聲也不知是飄了多遠,到底是從哪傳來。而葉天向前走去這石洞竟分為兩路,葉天選了左側一路向前走去。而前面之路竟又分為兩路,葉天就覺得不好想要向後退去。

可是葉天向後走了能有剛才那麼遠,看見眼前的景象就是一呆。原本應該是雙洞合一的石洞竟然是再次份開,而那宏大的祭祀之聲竟在這洞內徘徊不散。

兩側的石像在那火燭的燈火飄搖下,就像是在嘲笑葉天。葉天一怒之下,一劍就將這身邊石像砍得四分五裂。而這石像落下的頭部正好是沖向葉天,靈動的火焰飄蕩在其面部。

一種陰森恐怖的感覺就徘徊在葉天的心中,葉天一擊就將這滾落而下的頭部砍得四分五裂。

身上召喚出罡氣護體,劍殺神也是附體於這潛龍之刃上。葉天將自己速度提上來,向著正前方就是一頓猛跑,只要看見路口就向左而去。

就像尋找到那宏大祭祀之聲的傳播起點,可是縱使葉天如何尋找。這似乎是一個永遠也走不到盡頭的山洞,葉天幾近瘋狂。

那祭祀之聲徘徊在耳邊,就像一催命之曲。也不知是累的還是氣的葉天此時面紅耳赤,而那身上也是流下不少汗液。

葉天突然想起那圖騰本是閃耀過,難道這圖騰會有些用處不成。拿出圖騰仔細觀瞧,好像每當路過岔路之時圖騰都會閃耀。

而有時是一下,有時是兩下。難道這圖騰是在指引自己前進不成,每當圖騰閃耀一下葉天就左拐,閃耀兩下葉天就右拐。

在這圖騰的不斷指引下,那原本虛無縹緲的祭祀之聲竟是越發真實。葉天速度飛快,不斷的前行。忽然前方那洞口竟是沒有了分叉,而其前方竟是傳來明亮火光。

葉天沒有妄動,用靈識飄出去觀察附近的狀況。

而當葉天靈力飄出這隻有一個的洞口之時,葉天整個人如同晴天霹靂一般愣住了。

這下方竟是有著岩漿流動,而這岩漿另一側竟是水流。水流與岩漿相互接觸但是依然和平,緩緩流動的岩漿與這水流形成了一個圓。而圓的邊上圍坐著一群穿著古衣之人,這祭祀之聲就是從這下面一群人之中發出。 葉天定睛觀瞧,那圓面的正中心是一個石壇。而下方之人之是有著聲音而沒有靈力波動,仗著膽子跳了下去。

可是這群人依然沒有理會葉天任由其走進,就在葉天即將在走近這群人之時。也不知是哪裡來的一股輕風,好似就是葉天自己手中之劍帶起的。

而在這輕風吹過,掀起了靠近葉天的一人。原本那人身上的長袍就被吹起一角,在那一角之下哪裡有什麼人。

那分明就是一具枯骨,沒等葉天看清其中究竟。那一個盤坐之人竟是被風吹為齏粉,可那宏大祭祀之聲依然嘹亮,沒有停歇。

看向湖對面,這能入眼之人,皆為枯骨盤坐之狀,葉天身體就一陣發麻。

葉天將雙殺神附體,並喚出罡煞護體。在那剛剛那具枯骨身邊停下,那長大披風之上竟是有一個與自己手中圖騰一模一樣的印記。

此時的葉天看向那中心石柱,其上乃是無紋無光。一個古樸至極的石柱就那麼佇立在園湖中央,而湖中水火兩氣竟是各分出一個能量絲線,在那石柱之處交替盤旋。

而葉天手中的圖騰也是頻頻閃耀起來,彷彿這石柱在召喚著這圖騰。這巨洞似乎是將整座山都掏空,而這石柱也是有著半山之高。

看來葉天手中圖騰與此柱有著特別的聯繫,葉天飛身騰向那石柱之頂。石柱的頂端竟是有著一個凹槽,這凹槽形狀大小正是與葉天手中圖騰問合。

落在石柱頂端,這兩條絲線在這石柱頂端盤旋而結。一為熾熱火焰,一為清澈水流。

兩條絲線順著這石柱中心的孔洞流下不知去處,想必這圖騰定是開啟這石柱的鑰匙。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