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隻猴子是用尾巴上的嘴來吸食人類的存在之力,尾巴沒了,它自然沒用了,廢物一個。

「想逃跑嗎?你又能跑到哪裡去?垃――圾――」

moon身後的鎖鏈繞過它們的主人向猴子纏了過去。

鎖鏈的長度可以自由變化的。

猴子拚命地在空中竄來竄去就是躲不開那三條鎖鏈。

拉的很長很長了,猴子的身體,大概有二十公尺。

三條鎖鏈一圈一圈地絞住了猴子細長的身體,「鏘――咔――咔――」血肉翻飛,猴子,虛。

還是墜落了。

像是被三條毒蛇纏住的一條肉乾,此刻的猴子。即使這樣,它還是活著,還在掙扎。

moon哼著歌走了過去,俯下身來,moon抓過一條鎖鏈末端的金屬塊,金字塔狀的那塊,砸,隨意地砸,用力地砸,目標,猴子的腦袋……

因為被鎖鏈絞住的原因獵物發不出聲音,直至死亡。

像沙子般消散了,虛。

起身,moon向矮胖少年走去,「下一個就是你了……」

虛,死了,它的母親也許還會再「生出」虛,應該說有很大的可能性。

抓起金屬塊,moon向地下的矮胖少年砸了下去,「原諒我吧……」

張小雨接住了金字塔狀的那塊異常沉重的金屬體,「你要做什麼?!」

「我沒那麼多的耐心,讓開!」

張小雨的身體沒有移動的意思。

「這樣啊,那你和他一起去死吧!」

moon準備――

「大姐,算了吧!」

封唯小心翼翼地抓住了moon的手臂,「那個傢伙的存在之力被剛才的那隻虛吸食得差不多了,活不了多長時間……」

?娥也擋在了張小雨的前面,很認真的樣子。

「小唯,下次你再敢攔著我……」

moon用力地扯過張小雨抱著的那塊金屬體,「無聊!」

一邊用自身的存在之力修復「空絕」內造成的破壞,一邊解開「空絕」。moon真的很沒耐心呢。

下雨了。

現世,張小雨生活的世界。

張小雨:「如果他的存在之力完全消失了……是不是和他有關的人都會忘了他的存在?」

封唯沒有回答,安靜地走開了,去追moon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咳…………咳咳咳咳…………」

要死了嗎?我,我可是超人啊。真是噁心,超人也會死啊。媽的,不想死啊,還有很多事情沒做呢。

還有想見到的人啊。

「姐……抱歉了呢,我還是那麼沒用……」

張小雨不知該做些什麼。

什麼也做不到。

「……雖然……不知道你是誰……可以……把它……替我交給一個人么……告訴她……密碼是……她的生日…………」

一張卡,裡面有一定量的錢。

「她……住在………………」

…………………………………………………………

「***,請等一下,你掉東西了。」

張小雨把卡遞到了一年輕女人手裡。

「額,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張小雨:「這張卡的背面寫著呢,似乎還寫著密碼*******」

「是我的生日啊。」

張小雨:「你太不小心了。」

「……這張卡,似乎是我替誰辦的……很熟悉的樣子……為什麼想不起來呢…………」

「冒昧地問一下,你有弟弟嗎?」

「沒有啊,為什麼這麼問?!」

「……沒什麼,打擾了。」 張小雨心情很低落。

「下仆,你的臉色很差。」

「哦,是嗎?」

「darling,你有什麼事情想不開嗎?」

「我是悲觀中的樂觀者。」

「小雨,你的血的味道變淡了,要注意自己的營養啊,要不然會影響我的食慾的!」

吸血鬼啊,果然很注重血的味道呢,雖然雪露不認為自己的口味很挑剔。

「還真是抱歉呢。」張小雨主動認錯。你若不願意,可以不喝啊,我又沒強迫你去喝。「這個世界就是這樣,一個人若做好事做的時間太久了,稍稍有點懈怠的時候就馬上會被某些人指責……」

「蒂亞大人,你知道關於『虛」的事情么?」

「嗯,知道啊。」

「虛的『母親』都該死嗎?」

「你不是都知道了么,為什麼還問我啊!」

就算沒有人去狩獵那個矮胖少年的生命,早晚有一天他也會被自己的「虛」給吞噬掉吧。這就是真實。

「蒂亞大人,如果有一天從我身體里也生出了一隻『虛』,你會殺了我嗎?」

張小雨突然想到了這個問題,並且也問了。

赫麗貝爾:「嗯,會毫不猶豫地痛下殺手。」

呃,還真是無情,都照顧你那麼長時間了,就沒有對少爺我心存感激么?就算說謊欺騙一下我也好啊。

赫麗貝爾:「下仆,給你一個建議。要聽嗎?」

在徵求我的意見么,還真是少見。「洗耳恭聽。」

「你也可以去狩獵『虛』啊,按照你的方式。如果『虛』被殺死了,就沒有人會找到它的『母親』了。雪露,你說是不是呢?」赫麗貝爾把視線轉到了雪露那裡。

雪露點了點頭,「理論上來講,是這樣的。」

「雪露,你們的組織究竟是怎樣的存在?」

雪露:「很高尚的存在!」

「喂,不要刻意去美化自己的組織啊!」

「darling,你真笨。看看母鬼的樣子,你自然就該知道她們的組織很差勁哦。」

在那種組織里有像moon這種殘酷的蘿莉存在,大概不是什麼善良的組織吧。張小雨是這麼認為的。

雪露:「順便一提,moon是組織的創建人之一。」

「……雪露,你們的組織成立多少年了?!」

其實張小雨是想知道moon的年齡,那位有著蘿莉外表的怪物。

聰明的雪露大概猜得出張小雨在想什麼,於是,「小雨,我加入組織的時間比較晚,這種事情不知道啦。」

封唯知道么?張小雨隨即想到了猥瑣少年a。「他和moon的關係很好呢。」雖然他的角色是被moon欺負的m男。

「蒂亞大人,你對那個組織了解么?」

張小雨把問題拋給了赫麗貝爾,因為幼女與那個蘿莉都是恐怖的存在。

「不要問我啦,我對那種組織沒興趣。」

赫麗貝爾酷酷地回答道。下仆,以後你就會明白了,還會再碰到那種組織哦,只要蘿莉筆記還在你手裡。「話說,下仆,你為什麼對moon那麼執著?」

張小雨:「還用問么,因為我愛上她了。」

「…………」

「…………」

「…………」

張小雨的三位房客果然被震住了。

joke,自然是joke。

「那啥,大家為什麼用這種眼光看著我啊,你們和我相處那麼久了還沒有體會到張氏冷笑話的精髓么?」

赫麗貝爾用肯定的語氣說道:「下仆,只要是蘿莉,你都無條件喜歡嗎?」

「不,我不是那個意思,你明白的!」

「抱歉,我不明白。」

雪露認真道:「小雨,我明白了。」

「喲,雪露。你果然是我的『紅顏』知己啊,真真不愧是每天都吸我血的美女啊。透過我新鮮的、純真的血液,你了解到了我高雅的情操!」

「又是人類美好的青草么?」雪露面露困惑之情,「小雨,我剛才是想說,我祝福你和moon!」

張小雨:「…………」

浪費少爺我的感情啊!

某種意義上的自作多情。

艾麗兒很安靜,還沒有發表她的見解。不過據張小雨對貓娘的理解,她大概想到某些沒有禮貌的事情上去了。「艾麗兒,你什麼也別說了,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張小雨先堵住了貓娘的嘴。

「小雨,你真的知道我在想什麼?!」

很高興的樣子。

「嗯。」

少年點了點頭。

「我剛才在想,我們是不是儘快製造幾個寶寶……小雨,也是這麼想的么?好高興啊~~」

「…………」

看吧,少爺我就知道艾麗兒的想法很出人意料呢。

對於艾麗兒的臆想,張小雨不予點評。

所謂的一千個女孩當中有一千個少女夢,大概就是這種情況吧。

「?娥還在睡么?今天格外安靜呢。」

張小雨下意識地向自己脖子上的蘿莉筆記掛墜望去。「喂,起來了,?娥。」

「再睡七分鐘……」

迷迷糊糊的聲音,?娥。

赫麗貝爾:「?娥,下仆他現在沒穿衣服。」

「馬上就出來!」

還真是容易上鉤的女孩啊。

………

張小雨,moon對望著。

隨後,張小雨繞道而行。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