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天明鄙視的說道:「前面看你說的頭頭是道,還以為你什麼都知道,原來比我還無知。」

鬼術師蹲在地上抓了把土,左看看,右嗅嗅,頓時將黃超和邵天明的目光都吸引過去。黃超腆著臉屁顛屁顛的跑去問道:「你知道這裡。」

邵天明也是期待的看著鬼術師,醞釀的時間很久,大約有三分多種,鬼術師笑道:「我不知道?」

黃超的嘴角抽搐,邵天明豎起中指跳腳大罵:「生兒子沒屁1眼呀!你丫的不知道還在那裡裝什麼裝呀?把老子的好奇心都勾了去…………」

「但是我知道在我們不久前有一批人來過,我看到了。」鬼術師亢奮的站起來,狂熱的大叫起來,「有七男一女,開著車從這裡過去了。都是上好的表演道具呀!偉大的魔術就要誕生了…………」

「他是瘋子嗎?」邵天明指了指進入癲狂狀態的鬼術師,黃超托著下巴點了點頭,道,「習慣就好了,他們時不時的就會出現這個問題。」

「你是說他也會?」邵天明指著閉目養神的怪小丑嘴角抽搐,「果然是一趟渾水,這是我一生中最錯誤的選擇,就是答應幫你們開車。」

「你們的狀態怎麼樣了,應該沒大礙了吧?」黃超試探性了問了問怪小丑。

「我沒什麼大礙了,看那傢伙的精神狀態,顯然恢復的比我快。」怪小丑也走下車,眺望遠方,他的目光處有一條火車軌道,這就是艾美利亞的必經之路。

黃超之所沒死完全是依賴鬼術師和怪小丑,其實死的那個黃超是另一個人,但不是死在維克多手上,而是鬼術師手上,一個不知名的男性冒險者。

鬼術師和鬼術師都是早早獲得天賦的超強冒險者。鬼術師的天賦是魔術表演,怪小丑的天賦是靈魂分裂。

「魔術表演,可以將一切虛假的魔術演變成真的魔術,不需要任何媒介,魔術越大型,需要的天賦等級和消耗越大。(比如平常魔術師要表演變出一把刀子,在此之前需要提前準備一把刀子,而有這個天賦后,可以不需要準備刀子,直接變出來。)」

「靈魂分裂,可以將靈魂分成若干等份,分割出來的靈魂可以依附無生命體的物體,可以由施術者決定。可是自己,也可以是其他生物,但是消耗加倍。」

黃超三人先是去殺了一個冒險者,這樣可以更逼真,因為冒險者手上的死之印記是不可能模仿的,普通人是沒有的。

先讓怪小丑分割黃超的靈魂,依附進那名死去的冒險者體內。可是死後的屍體很僵硬,也不能做出任何錶情,明眼人一眼便能看出。所以便讓鬼術師施展他天賦,強化死屍肉體的活性,屍體才能天衣無縫。雖然違反了冒險者不能褻瀆死屍的法則,可是黃超是為了活下來不惜一切的傢伙,鬼術師和怪小丑本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無法無天之輩,也不會去在意這些東西。

「他們已經來了嗎。」黃超皺起了眉頭,「你認為他們是否發現了我們?他們中間有一個探查型的人才。」

「應該沒有,這裡不是一個極好的伏擊地方,他們應該去了對面。而且我們在這裡下車也是因為你。」鬼術師對黃超提前下車的舉動頗為鄙視。

「算了,反正肖天南肯定會猜到我會來。」黃超訕笑道:「大家先休息吧,等會有一次苦戰等著我們。」

—————————————————————————————————————

半個小時后,轟隆,轟隆,轟隆,鋼鐵長龍從鐵軌的盡頭出現,艾美利亞乘坐的火車到了。

火車行駛中途時,一個身體壯碩的男子扛著多管火炮出,在他的狂吼中,四枚火箭彈呼嘯的射出。當場就炸飛了兩截車廂,然後是大漢狂牛跑出,戰戟橫掃,地上好一大截的鐵軌被連根拔起。

火車脫軌,慣性如脫了韁的野馬,速度不減的繼續跑了幾十米,才狠狠的翻滾過來。車廂中傳來大量的哀嚎聲。

這輛火車屬性艾美利亞私人的,畢竟吸血鬼的財富也是出了名的。裡面做的全是吸血鬼,而且也不可能出現普通人,因為有也會被吸血鬼給瓜分了,全是艾美利亞家族的高層,戰士和僕人。

隨後又是幾個人冒了出來,都拿著重火器,m59,火神炮之類。他們對著各大車廂瘋狂的掃射,喧囂,還不時了扔出幾顆手雷,連狂牛都扛上了一把加特林。

邵天明看的可是心裡發寒,換做是他一定是死的不能再死了,不消片刻便會被這些活了撕成碎肉。

整整一火車幾十上百名吸血鬼竟被壓制住了,這裡面固然有偷襲的,但是可刻面說明了這幫子牲口火力的強大。

好半天才有一個吸血鬼有膽子拿著槍反擊。可是狂牛隊的火力手,熱武器專家大熊,雙手一閃,一把機關炮變成了巴雷特重狙。呯的一聲,那名不知死活的吸血鬼被打爆了腦袋。

艾美利亞一方也知道這樣下去不是個辦法,不反擊,遲早被對面傢伙的熱火器屠殺的一乾二淨。車廂頂蓋被掀開,二十幾名吸血鬼跳了出來,幾人的重武器立馬抬起,轉向上空,可著也僅僅是曇花一現,一半的吸血鬼就被瘋狂打出的彈雨撕扯成粉碎。剩下的一半,在大熊將武器換成了激光炮后,橫向掃去,一道藍光劃過天際,這些吸血鬼全被分成了兩半,甚至有些直接氣化。

「b+級激光炮,高科技武器,使用需充能,對目標可造成500點傷害,有百分之五十幾率產生穿刺效果。」

這些吸血鬼的犧牲也是很有效果的,他給車廂里的人爭取了時間,一大群吸血鬼如狼似虎的撲出來。在死亡大陸里,吸血鬼的體制也得到了改變,被陽光照射暫時不會死亡,可是在日光的照耀下,他們會持續的減少生命,而且屬性也會大降。

「看來最後還是要用拳頭說話,這東西就是不管用。」狂牛將加特林往地上一扔,重新取出戰戟,虎咆一聲,迎了上去。除了大熊外,其餘人也各自拿出自己的武器,可是他們都有學有樣的將槍一扔,看的大熊心疼,連連大罵,因為這些槍支都是狂牛從他哪裡拿的。

車廂內外倒下了十幾余名吸血鬼的屍體,車廂里更是碎肉片片,血染大地。一名男子半跪在,手持戰弓,搭上三根箭羽。[(m)無彈窗閱讀] 更新時間:2011-11-28

帕羅姆雙目透射出凶光,拉弓滿月,對準正狂暴咆哮的狂牛,猛的一放。三根箭羽如如狂風中的毒蛇,吐著蛇信子,猙獰畢露。

「原來是血煞隊的小兔崽子。」狂牛和血煞隊的人交鋒也不止一次了,早就對血煞隊幾人的技能瞭若指掌。

「強擊箭,發射強力衝擊的箭矢,對目標造成基礎傷害50點+力量傷害,可同時發射多支箭矢,最多不可超過三支。」

狂牛虎吼一聲,戰戟橫掃過去,叮的一聲打飛一箭。可是剩下的兩支箭瞬息而至,戰戟來不及收回,狂牛便大吼著一拳打出,再次撞飛一箭,可最後的一支撲的扎進狂牛前胸。

狂牛臉色有些愕然,及其難看的怒罵道:「特殊箭矢,他媽1的,你們這些混蛋從那裡搞來的。」

「特殊箭矢,c級力之箭羽,增加箭類技能20點基礎傷害,並附帶8點力量。」

「好戲還在後頭呢!」帕羅姆低語道,說著又搭上一根箭。這根箭矢十分特殊,箭身是金黃髮亮,箭頭是一個閃電,充滿了雷電氣息。

帕羅姆雙手爆出一個個青筋,臉色漲紅,同時一股及其濃重,肉眼可見的風元素和雷元素在箭身上聚集。

嘭,箭矢如平地炸雷起,聲音不比大炮來的小。

「風雷矢,發射一支射速極快,威力巨大的箭矢,對目標分別造成100點風元素和150點雷元素傷害。」

「特殊箭矢,c+級雷霆箭矢,增加箭類技能20點基礎傷害,並附帶20點雷元素傷害,雷系箭類技能效果增加百分之十。」

帕羅姆這次的目標不是狂牛而是大熊,總的來說,現在大熊威脅可比狂牛大的多,他的一個的火力輸出就抵得上三個人。特別是他們這方還在劣勢,他在遠處瘋狂的掃射,每秒鐘都個位數以上的吸血鬼被打成碎肉。

眾人直通道一聲驚雷巨響,大熊應聲倒地,他的左胸前被打出一個西瓜大的血洞,整個心臟都被轟沒了,傷害高達300多點,再加上要害的雙倍傷害,直接達到了700點。他鮮血染紅了地面,大熊在地上痛苦的哀嚎,看著架勢,離死也不遠了。

狂牛這方的一票人冷汗直流,大呼恐怖。在死亡大陸中,特殊箭矢可比特殊子彈值錢的多,後者多多少少可在交易廣場買到,前者從來都是有市無價。特殊箭矢的來源只有在魔災大陸等幾個大型戰爭世界才有機會得到,而且難度還不是一般的高。

特殊箭矢最底的等階都是c級,從這裡也就知道特殊箭矢的珍貴了。再看看帕羅姆用后的效果與戰鬥力,直翻了好幾個層次。本來正常的情況下,別說是強擊箭,就算是風雷矢也不一定射得中狂牛。

狂牛轉頭看了看倒地危在旦夕的大熊,淡漠的一笑,對大熊的死活漠不關心,眼瞳中更是隱隱的有一絲興奮之色。

安蘇對大熊的死活也沒什麼興趣,她只是一直在想,這次刺殺艾美利亞的任務為什麼還要帶上她在,在這裡她可以說是沒多大的戰鬥力。她是死亡操作者,沒有屍體她就與廢物兩個字也就脫離不了干係,至於吸血鬼,他們本來就是死者,死靈生物,那有復活兩次的道理。

只有哈斯托爾和夜鷹兩人有些疼心,只有他們兩才有點正常人的樣子,看著地上直到死都在發出哀鳴,慘叫的大熊,不但有戰友死去的哀傷,也有兔死狐悲之意。他們都在想,如果換做自己,狂牛會不會也是這樣,這個念頭一旦生出,便迅速的蔓延,生根發芽。

至於剩下的兩人則是肖天南和蒼舟,他對於狂牛隊里任何人的生死都沒有多大的關係,不有人說好,也不會有人罵他們。

帕羅姆面色殘忍,獰笑的如貓戲耗子一般,拿出兩隻箭身上寫滿符文的箭矢,搭在弓上來回巡視,似乎在告訴眾人他在選擇獵物。

「夜鷹,不能讓他再次射出來了。」哈斯托爾大叫道,夜鷹點了點頭,雙手一楊,平地生起一股巨大風暴,流沙飛石被捲起。前方一片混亂,帕羅姆被迷了眼睛,沙塵暴根本看不到一個人。

「沙龍捲,環境類技能,可是在指定位置製造出5*5平方米的沙塵暴,並有限制視覺與聽覺的效果,此效果屬於無差別,包括施法者。」

「你這個蠢東西,耍帥也不看看時間和地點!」絡絲氣急敗壞的破口大罵,令人驚訝的是,帕羅姆竟是唯唯諾諾不敢還口。

這是一幕很讓人驚訝的事情,在人前這兩口子似乎是以帕羅姆為主導,絡絲就像是一隻溫順的綿羊,依附在帕羅姆身上,一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樣子。其實真正的關係不是這樣的,在私底下絡絲就像女王一般統治著帕羅姆,好的東西是先讓絡絲拿,苦差事讓帕羅姆去,帕羅姆甚至不敢聽從狂牛的命令,但是不得不聽絡絲的命令。

這沙塵暴遮天蔽日,卻沒有半點攻擊力。吸血鬼衝進沙塵暴反而如魚得水,沒有了太陽光的照射,他們也沒有了限制,毫無顧忌。

可是吸血鬼們在沙塵暴目不得視,耳不得聞,成了瞎子和聾子,最多也就只能看見周身幾米的情況。

一道白光閃過,一名吸血鬼屍首分離,頭顱拋向天空,雙眼裡還滿是茫然,滾燙鮮血灑在他同伴的臉龐上。

這些吸血鬼都憤怒的嘶吼起來,又是白光一次閃過,這次是倆名吸血鬼被割下了腦袋。一次是偶然,那兩次呢,三次呢?

就在這些吸血鬼還在尋找兇手時,身邊的同伴一個個的被割下腦袋,恐慌在他們中間迅速蔓延。

————————————————————————————————

現在有一個比較嚴重的決定,怎麼說呢,大家看小胖這本書也知道有一個最嚴重的事情,也不知道有多少書友抱怨,那就是情節太過於拖拉,這小胖知道。

這是都小胖不會處理情節和沒有存稿所引發的,同時也有小胖是新人的原因,沒有人教導,純靠自己摸索,而且自己的文筆也差,爛到了極點。

說實話,小胖有幾次都想太監了,一個是書寫的很爛,可以說是不堪入目,遠遠沒有達到自己所期望的,這其中絕大有自己的原因。小胖為人很惡劣,不但馬虎大意,而且超級懶,所以才從不下存稿,我的錯,不解釋。

另外一個,就是學業太重,我承認,小胖還在讀中專。上個學期悠閑的我想死,每天輕輕鬆鬆的渡過,毫無壓力。

這個學期就他媽1的慘了,悲催了,除了開學的前半個月外,全他媽1的是實習,坑爹呀,整天搞的我上氣不接下氣。特別是這個月,說什麼他媽1的省里的人要下來視察,還偏偏是我這個專業的。我勒了個去呀,我這個學校本事沒多大,還要我們這些學生拿優秀,本來60分及格,他們偏偏要我們每人至少拿85分以上,如果不達標就不發畢業證,我1草。

怎麼辦?還不是往死里的操練我們唄,從早上7點多到晚上的9點多,還要小胖寄宿,如果不是我拚死堅持陣地,寧死不屈。否則這本書早就要斷更了。

沒什麼多大的意思,就當是小胖發發牢騷,哈哈。

但是這次的實習也給了小胖一些體悟,那就是做事要認著,用十分十的心對待每件事情。比如小胖在實習剛開始的時候,搞鉗工。就因為自己馬虎,懶洋洋的性格,掄鎚子的時候把自己的手給打了,現在想想都疼呀。後來也陸陸續續一些事情讓我意識到了,做人,做事都要認真,否則結下來的苦果只能自己吃,沒人會幫你吃。

這本書在寫的時候,一個是小胖抱著玩玩的心思,沒寫大綱,也沒有去認著去構思情節,亂寫一通。有錯別字,也沒有想去改改的意思,文化水準本來就不高,寫出來的東西枯燥,乾癟,沒有激情。

另一個就是為了拿幾百快的全勤獎當零用錢,我坦白,呵呵。家裡也不是很富裕,算得上半個小康,餓不著,也冷不到,自己還是獨生。老爹老媽也沒有把自己寵上天,每個月該給多少零用就是多少,多一分都別想,沒錢就自己去賺。

所以小胖一直抱著應付任務的心態,所以寫的亂七八糟,後悔了,特別是這幾天,小胖其實也很想寫的更好,實在是身體不支持呀,太累了。

因此現在小胖作出了一個重大決定,打算把這本書從頭到尾修改一遍,大修,徹底的大修。

當然,這件事情不能由小胖一個人決定,我沒那個資格。應該由大家一起決定,到時小胖弄個投票。下個月三號,實習結束后,如果大家都同意了,小胖就開始這項大工程。如果不行,那小胖就繼續寫下去,拚死也趕出一些存稿,再立個大綱,我不敢保證後面的劇情很精彩,只能夠保證小胖認真了,問心無愧了。

大家有什麼意見就在書評區說,小胖一定虛心接受,但是這幾天應該沒什麼時間,只能等到下個月了。[(m)無彈窗閱讀] 更新時間:2011-11-29

不消片刻,在沙塵暴中的吸血鬼一個一個的被砍下腦袋。沙塵暴還在嗚嗚的吹,吸血鬼的屍體都被卷到上空,屍體冰雪消融般瓦解,化為飛灰消失不見。

沙塵暴竟然還可以移動,緩緩的向火車肆虐而去。帕羅姆著急道:「該死的,夜鷹他們在上次任務世界結束后也得到我們所不知道的技能,那群該死的沙精靈,下地獄了還要和我們作對。親愛的,必須有人去阻擋沙塵暴。」

「沒那個必要,放他們進來吧,我們不就是為了這一刻而存在的嗎?那些東西也應該發揮點用處了。」絡絲冷笑起來。

帕羅姆一愣,有些為難和肉痛說道:「這樣不好吧,我們還有把握阻擋他們,那些東西可都是我們拚死得來的,如果就這樣用光了。我們血煞隊今後的處境…………」

「哼,愚蠢的傢伙,你還天真的認為這次任務結束后,血煞隊還有前進的可能嗎?隊員死了一大半,血鬼又是一個剛愎自用的愚蠢傢伙。」露絲嫣然一笑,語氣溫柔的說道,「親愛的,你說過要與我共度一生,一起回到現實世界。所以我決定這次任務結束后,我們脫離血煞隊吧,組建一個屬於我們自己的隊伍。」

「可是…………」帕羅姆有些遲疑,面有難色道,「血鬼隊長對我很好,我從一難度世界就跟他了,這樣做不太好吧。」

「沒什麼的,親愛的,你做的夠多了。等我們組建隊伍后,你來當隊長吧。想象一下,我們今後美好的生活。」絡絲眼中閃過一絲異色。

在隨著絡絲誘惑的言語,帕羅姆也真的想到了自己已經成為一個隊長,威風八面,囂張跋扈,道:「親愛的,你說都是真的嗎?」

絡絲點了點頭,帕羅姆便有些激動的答應下來。

——————————————————————

肆虐的沙塵暴中,狂牛,哈斯托爾和安蘇,還有肖天南行走在風眼中。飛沙都極有靈性的自動避開他們,夜鷹的一個頭顱從風沙中伸出,然後是身體,四肢。看著樣子他似乎與沙塵暴融合在一起。

「風沙遁隱,可以在沙塵暴中自由活動,藏匿在風沙之中。」

夜鷹所獲得場景技能沙龍捲和風沙隱遁都是他在前段時間在交易廣場買得,出自於魔災世界,乃是魔災世界中神聖議會蘇拉哈沙漠中沙精靈的天賦技能。換成以前這些技能都一個個有市無價,這段時間卻如雨後春筍般冒出,原因都是因為魔災里的那場大戰。

魔災和少數幾個虛構的世界,就比如生死競技場,它們都是極為特殊的存在,不同於其他任務世界。它們都是一個獨立的世界,甚至很多冒險者都認為這些世界和現實世界毫無差別。

因為這些世界與死亡大陸的時間同步,屬於公共任務世界,不管是那個難度世界的冒險者都能進入其中。很有可能一個一難度冒險者會在一場大戰中遇見一個五難度冒險者。

這些世界被稱之為半獨立世界,意思是說他們獨立在死亡大陸之外,可又在死亡大陸的規則之中。

在那裡每個人都可以成為主角,改變世界的進程。比如一個冒險者在裡面成為了一個軍隊的主人,下次他進去后還是那個軍隊的主人,可是這名冒險者回死亡大陸的時間和魔災世界共享。你回去了一天,魔災里也過了一天。你回去了一年,魔災里也過了一年,軍隊也一樣,他有可能在這段時間內被其他的軍隊擊潰,也可能解散了,甚至被其他的冒險者所收編。

又比如你在魔災世界中殺了一個極大的人物,就好像龍骸賢者阿龍泰,尼古厄斯。恭喜你將立刻成為魔災世界的英雄,當然僅僅是神聖議會,同樣將受到邪惡聯盟的通緝,下次你進來后依舊是英雄。可阿龍泰,尼古厄斯這個人物將永久的消失,對於別的冒險者也一樣。不想這些人物世界,維克多死了,另一批冒險者進來,維克多依舊存在。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你改變了這個世界的進程。

就像黃超,他下次進入魔災大陸的身份就不一般了。將是亡靈法師一族的王者,雖然是名義上的,但是這件事情是無法改變的。

阿蘭特瓦西斯小鎮的存在,同樣也是一個極為特殊游一樣,都有一個新手村。而阿蘭特瓦西斯就是魔災世界的新手村,每個冒險者必須去的前站。

下次黃超回去后,阿蘭特瓦西斯小鎮的歷史不會因為他而改變,奧頓爾,帕什和博爾還是死了。不復存在,這是一段無法改變的歷史。

黃超占著一部分先知先覺的優勢,魔災世界在這個時間段里將發起一場大戰。由邪惡聯盟發起的種族滅絕戰爭。

目標是蘇拉哈沙漠里的沙精靈們,蘇拉哈的一部分延伸在邪惡聯盟幾條重要的後勤路線上。沙精靈占著種族的天賦,在沙漠里來無影去無蹤,在後勤路上瘋狂的破壞,燒殺。邪惡聯盟幾次大規模的討伐都以失敗告終。

蘇拉哈沙漠和沙精靈就像一根哽咽在喉的魚刺,上不上,下不下。最近這段時間,邪惡聯盟終於下定決心,在戰場前方發動幾次場佯攻,另一邊派出夜精靈,黑沙族等幾個同樣擅長在沙漠中戰鬥的種族。在三天之內,雷霆之勢般的滅絕了沙精靈,證實了邪惡聯盟的憤怒。

黃超便是用這個情報在輝耀小隊的隊長星耀那裡換取10000點積分。誰知也有一部分眼光獨到,運籌帷幄,熟悉魔災大陸勢力格局和戰爭情況的冒險者,便大肆宣揚出去,導致了大量的冒險者湧進魔災世界,投身進魔災世界歷史的洪流,戰爭的廝殺中。

滅族戰爭好處自然是大的驚人,帕羅姆以前對特殊箭矢是垂涎欲滴而不得,可就在滅族之戰中大肆掠奪,得到了幾十根特殊箭矢,同樣,血煞隊每個人得到的好處都不少。

——————————————————

狂牛雙眼眯起,火車一時間沒有半個吸血鬼冒出,都在一瞬間縮了回去,向肖天南問道:「現在是什麼情況。」

「化劣勢為優勢。」肖天南淡淡一笑,「原本我們佔據優勢,有大熊的恐怖火力在他們不得不出來。本來大熊死了,他們也就沒有多少威脅了,可以衝出來與我們決戰,可是有夜鷹的沙塵暴和我們廣闊的視野,他們都知道在衝出車廂的第一時間就會受到我們的打擊,他們這是我們的地理之優。車廂狹小,光線陰暗,十分利於吸血鬼戰鬥。反過來說,我們在進入車廂的第一時間就將受到他們的打擊,而且還不止一個。」

「我們的時間很緊迫,他們拖得起,我們拖不起。夜鷹的沙龍捲維持不了很久,另外,天會黑下來,在吸血鬼的黃金時間段,我們沒有取勝的把握。」

「你是說只能硬拼。」狂牛沉聲道。

「別無他法,或者你有辦法把他們逼出來。」肖天南攤了攤手。

「既然如此,夜鷹將沙塵暴卷過去。我們大家殺進去。」狂牛哈哈大笑,語氣中儘是豪邁。

安蘇欲言又止,她可不同於狂牛這些近戰人員,恐怕一進去就會被對方給剁成肉醬,可是用迫於狂牛的強勢之下,她又不敢出言反對。哈斯托爾看了看安蘇,眾人都是知根知底,他沒有顧忌太多,開口道:「老大,安蘇就不用了吧,讓她在外面接應我們……」

安蘇用感激的眼色看向哈斯托爾,狂牛皺起眉頭,道:「我說過是所有人!記住,我不想說第二次」

所有人心裡都是一緊,這明顯就是讓安蘇去送死。安蘇,哈斯托爾和夜鷹都有些憤憤,卻不敢反抗狂牛。與血鬼不同的是,狂牛在隊伍中有一言而定的掌控權,因為這些隊員都是被一個個打服,打怕的。不服氣的,不服從命令的,狂牛從來都是當場打死。哈斯托爾他們都見到好幾次有人反抗狂牛的下場,死無全屍!

「殺!」狂牛怒吼一聲,一馬當先的衝過去,哈斯托爾和夜鷹無奈的對視一眼,也只好跟著沖向火車。安蘇咬牙切齒的低聲詛咒狂牛,肉疼之極從儲物空間拿出兩架棺材。安蘇割開手腕,將流出的鮮血灑在棺材板上,畫出古怪的圖形,同時嘴裡也念念有詞,說著聽不懂的詞語。

咔咔咔,兩具棺材發出牙酸的聲音,兩具人形不死生物跳了出來。分別是一個六隻手的巨大縫合屍和一具全副武裝的乾屍。這兩個不死生物都是安蘇集藏已久的壓箱底,復活術對每具屍體只能用一次,這兩具不死生物到了時間后,便會自動消失,無復存在。

安蘇跳到縫合屍背上,這縫合屍看似巨大笨重,可它在手腳並用之下,移動速度竟是飛快,眨眼間超過哈斯托爾,繼狂牛之後,第二個衝進火車車廂之中。

安蘇進去后本來已經是做好被全方位攻擊的準備,可是整個車廂之中竟然只有一名吸血鬼。她長相絕美,優雅貴氣,端莊的坐在沙發上,右手搖晃著一杯紅酒。充滿了強大的氣場,盡顯女王之勢。

安蘇苦澀的吐字道:「艾美利亞!」[(m)無彈窗閱讀] 更新時間:2011-11-30

「醜陋的人類,見到我后還不下跪嗎?」艾美利亞揚起高傲的頭顱,眼睛儘是赤裸裸視人如螻蟻的藐視。

安蘇知道自己長得很醜,所以平生最恨他人說自己很醜。安蘇怒嘯一聲,將對艾美利亞的恐懼都化為了憤怒。六手縫合屍吐出一口散發著惡臭的腐屍水。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