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仁又說:「你知道吳雙對你的看法嗎?」

宣萱搖了搖頭,表示不知道。

郝仁笑道:「很有可能是,吳雙看出了你的底細,卻根本不說,只是靜靜地看你表演!」

宣萱的臉頓時白了:「不好!如果雙姐看出了我的底細,那麼我因為嫉妒寒煙姐姐,趁著給她揉肩膀,封了她的『手少陰心經』這事,是不是也讓雙姐給看穿了。我沒有殺她的心思,本來想著再過幾天就去給寒煙姐姐打通經脈的,卻不料被你搶先了。雙姐和寒煙姐姐一向很喜歡我,她們要是知道我做了這種事,一定不會再理我了,那我就失去兩個好姐妹。我在這個世界上沒有幾個好朋友的,我不想失去她們。郝仁哥哥,你一定要幫我!」

剛才還一副俠女情態的宣萱,突然就露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然後嘟嘴賣萌。那種別樣的可愛足以把心腸最硬的人也融化成水,更不用說郝仁這種沒出息的賤男人了!

「好,好,我幫你!」郝仁立即立即被打敗,「其實你不必這麼憂心忡忡的,吳雙根本沒有看出你的底細。至於你趁著給寒煙揉肩封了她的『手少陰心經』,那是你們兩個人的事,真氣在你們倆之間傳遞,別人怎麼看得出來?」

宣萱立即終止賣萌:「哥哥你確定?」

郝仁真後悔不該這麼早就點醒她。他說道:「上次寒煙過生日,我應邀出席,這事你還記得吧!」

宣萱笑道:「當然記得,你一見到美女就說跟人有緣,這種事我怎麼能忘!」

郝仁大窘:「好吧,我的好一點不記得,我的壞你全給我記著了!」

宣萱又開始賣萌:「好了,哥哥,我跟你開玩笑的,你快跟我說說,在寒煙姐姐的生日party上,你看到雙姐和寒煙姐姐在做什麼?」

其實,霍寒煙生日那天,郝仁被霍寒煙介紹給吳雙認識時,他們之間並沒有說太多的話。吳雙也只是告訴霍寒煙,她在等宣萱。

郝仁當時冷眼旁觀,聽霍寒煙與吳雙在談到宣萱的時候,語氣里滿是憐愛,完全是一母同胞的三姐妹的關係。從她們那寥寥幾句關於宣萱的話中,郝仁可以確定,吳雙就是把宣萱當成和霍寒煙一樣的人。當然,宣萱也是這樣看待吳雙的。

為了打消宣萱的疑慮,郝仁少不得又添油加醋,把吳雙講到宣萱時如何如何的慈愛,甚至煥發出一種母性的光輝。

郝仁自從被息壤射進了小腹,就不得不撒各種謊來為自己的變化作掩飾,以至於他撒謊的技術已經不亞於自己的醫術了。再加上他文學功底不錯,一番謊言說出來,把宣萱給感動得兩眼濕潤。

「噯,雙姐對我真好,大過年的,我連個拜年的電話也沒給她打過。今天,我想去看看她,哥哥,你陪我一起吧!」 消失的,不止是林風的分身。

隨著重生之火緩緩黯淡,那包裹在林風本體外的一雙羽翅亦是垂落而下,彷彿失去了最後一分力氣。一道溫暖而強大的氣息,消失在這座大殿中,擁有著強大生命力量的神獸鳳凰,與世長眠。

然她的神情中並未有半分不甘,而是帶著慈祥的笑容離開。

因為她,已經完成了賦予和傳承,連帶著最後的『鳳凰之心』,有著完整奧秘能力的鳳凰精血都傳承於林風。

能在生命最後一刻將血脈傳承下去,她死而無憾。

「嘩!~」林風徐徐站立,彷如風中的蒼松。

臉上沒有半分表情,望著前方面色有些難看的鰲江,雙瞳微是閃光。此時此刻,本體心境已是孑然不同,之前面對著這等妖王級別的強悍,本體有點『虛』,畢竟實力的差距明擺著,但眼下……

再沒有那種感覺。

其它不說,單是『等階』,本體便已連升兩級,從聖王級初階,如今已為聖王級高階!

一直來在星源力方面都吃虧的自己,如今就算仍略遜一籌,但差距比起之前已是消除太多。儘管短短時間,本體實力的增強仍未能發揮百分之一百,在現階段可能還及不上分身,但本體眼下的狀態卻是120%!不比連番戰鬥,損耗巨大的鰲江,更不比破敗的分身!

如今的自己完全有與鰲江一較高下,抗衡的實力!能夠去守護自己想要守護的存在,能支配自己的命運!而且,完美傳承與神獸鳳凰力量。自己的資質和天賦都已改變,再不遜色於分身,只要有充足的時間吸收消化,很快自己本體便能追上分身,甚至——

超越之!

「死的會是你。鰲江。」林風雙瞳閃光。凜凜殺氣綻露而出。

烀!~手中火焰的出現,帶著一抹詭異光澤,既非重生之火亦非吞噬之火。而是閃動著兩重光芒的火焰,仔細看去,那猶如兩條火焰之龍相互相融,交錯其中,形成一種完美契合。

融合!

第一次。兩道頂級火焰完美相融合。

再不需要藉助任何的中介,手段或是方式,此刻吞噬之火與重生之火有著完美的共同,有著極致的牽引力量。隨心所欲的控制,此刻與在鳳凰身體周圍的兩道火焰一模一樣,就如鳳凰的子女般親密無間。輕鬆到林風自己也甚感驚訝。

一直來自己苦苦修鍊卻得不到的能力,如今已是唾手可得。或許隨著自己苦修。將來有一天亦能達到如此境地,但如今隨著神獸鳳凰傳承的賦予,卻已輕而易舉的完成。


「去吧。」林風雙手變幻,火球順手施展而出。

轟!~

轟!轟!~~

火光蔓騰,整座大殿都是被火焰所籠罩。氣息磅礴。

隨著第一顆火球的出現,林風的攻擊順勢展開,第二顆,第三顆,第四顆……彷如消耗不盡那般,一顆顆熾熱燃燒,蘊藏著極致力量的火球霎時間的飛出,凝聚著強烈力量。

操控!

完美的操控,數十顆火球在大殿中飛舞,直轟向鰲江。

每一道火球就如一個攻擊力十足的武者那般,配合默契無間,林風心之寧靜,雙瞳閃動,嘴角帶著淡抹笑意。一直來,自己這個融合鳳凰之血的天靈師都是掛羊頭賣狗肉,從未真正發揮過天靈師的力量,每一次較量,最後都以近身戰鬥解決對手。

而如今,再是不同。



「可惡!」鰲江心中暗罵,面色極為難看。

弓著背,略是狼狽的抵擋躲避著火球的攻勢,速度極快。儘管弓著背,儘管彷如老兒那般,然鰲江的實力確實並非吹噓所得,連閃帶避,不時消耗抵擋火球力量,此刻雖狼狽但也並未完全落在下風。

只是……

「蓬!」又是一道火球拂面,鰲江眼眸精亮,雙手前傾水幕出現與之相觸。

隆隆~~身體巨顫,鰲江灰頭土臉,只感雙手有些麻木。面色難看,卻是一次次的抵擋這看似不起眼的火球,卻有著傷到他的力量,著實不容小覷,最煩人的是這火球數量根本沒有減少,這人類強者總是在不停補充火球數量。

不行!

這樣下去,絕對不行!

鰲江自己知自己事,幾番惡戰尤其是剛才他所施展的絕招,更是消耗了他巨大力量,如今星源力所剩只有五成左右,身體更帶著傷,若與這人類強者如此僵持下去,對他而言沒有半點好處。

拼!

鰲江緊咬牙關,眼中寒光綻露,氣息凝聚。

清晰判斷著局面,鰲江心中明白,若想不付出一點代價,今天他別說擊殺這人類獲得寶物,就是要安然走出這座大殿都是妄想。原本如同碾壓般,佔據絕對上風的局面,如今已是演變成了一場——

惡戰!



「想通了?」林風眼眸微亮。

此刻,鰲江再不選擇避戰,而是冒著危險疾沖而來。

眾所周知,對付天靈師最有利的辦法便是『近身』,天靈師一旦被近身,實力的發揮便會受限,甚至生命垂危。故而,天靈師一般有著許多種遏制對手的辦法,譬如重型的肉盾,又譬如控制系的寶物等等。

但對林風而言,近身算得了什麼?

自己從來都是打著天靈師的幌子,實則卻是一個武神。

多少對手上過當?

更不用說如今擁有『真實之盾』,近身戰力更是猛增一層,防禦堪稱極致的變態。如今的本體,相比起分身的單一力量化,有著變幻多端的戰力。不拘一格,面對著不知自己底細的對手,無疑有著很強的迷惑優勢。

然……

眼下,自己仍未打算真正暴露實力。

底牌越晚掀開,威力就越大。對眼前這妖王鰲江的打擊。便越致命。

「踏!~」身體輕盈一躍,林風往後而去,手中火球並不停留。眼眸精亮中再飛馳向鰲江,更集中,威力更足,彷如一顆顆炮彈般直襲而出,讓的鰲江躲避範圍更顯小了一分。

游戰!


這是正統天靈師的戰鬥手段。

而林風攻擊力更強。控制力更變態,儼然如一個標準縮小般的鳳凰再生。

「吼!~」巨怒之聲引動天威。鰲江畢竟是妖王級別的存在,面對天靈師的攻擊自有破解之法,只見其背後龍象龜一族的光影再是璨動,前方猛的出現層層鱗甲,不止在他身體周圍凝聚著強大防禦,更是在其前方形成一道尖錐。

叱!

鱗甲尖錐。直破火球,鏗鏘炸裂之聲讓的整座大殿彷彿都在劇烈震動。

鰲江面色如鐵,帶著分猙獰,此刻殺意爆棚,宛如瘋狂。以力耗力。拼著巨大消耗,亦是急速接近著林風,鰲江完全豁了出去。一道道火球瘋狂的炸裂在鰲江身體周圍,卻被那鱗甲吸收超出九成,而剩餘的一成對鰲江而言算不得什麼。

以肉身抵擋!

「玄龜戰甲!」鰲江雙瞳有些通紅。

他,真的拼了!



「奧秘,血鳳。」林風后躍中,面色平靜。

相比起鰲江的瘋狂,反是有種老僧入定的感覺,根本不為所動。然實力的爆發卻不相遜色,血色光芒籠罩全身,一頭浴血的鳳凰幻影在背後閃現,相比起之前更逼真,更神似,鳳凰彷彿活了過來似的。

「好強。」林風心中亦感驚詫。

同樣奧秘的施展,如今比起之前如天差地別,猶如兩種層次感覺。

奧秘『血鳳』盡在心中,與身體有著強烈共鳴,此刻自己體內喚醒的力量亦遠比之前更要強大的多。火焰的感覺,鳳凰的力量,比自己預料中要強大數十倍,奧秘的威力在無形間提升巨大。

傳承賦予!

這就是真正資質天賦的改變。

如今的自己,儼然已是脫胎換骨。

完美寵婚:老公,我上你下 奧秘,再是不同。」林風心之暗道,雙瞳微微閃亮。霎時改變原本的計劃,雙手再是變化,濃郁的感應直起而下,血色的光芒如雷電劃過,轟隆作鳴,天空中濃郁的火光霎時再現。

更強的火焰之道!

更深刻的奧秘力量,完勝『血鳳』一籌。

「轟!~」「轟!!~~」道道火光閃現,彷如一頭頭由火焰所凝聚而成的鳳凰,在高空中亢鳴。林風雙手急劇的變幻,眼瞳閃耀中身體彷彿在發光,火焰的力量完美綻現。

「奧秘,百凰!」林風雙眸璨亮,輕聲吐出。


霎時間風雲突變,天地為之驚顫,奧秘百凰之強,遠勝過血鳳,此為母親的拿手絕招,十頭鳳凰啼鳴而出,如流星雨般直落而下,這一次不僅完美的釋放,更是帶著血色的光芒,彷如一頭頭真正的血鳳出現。

威力,增強何止一籌!

反系統時代 ,已是相當不得了。原先別說賦予血鳳力量的攻擊,連百凰的奧秘自己都未完全領悟,然如今一切就好似水到渠成般,輕易施展。


林風嘴角微微划起。

本體的力量,此刻在真正的巔峰狀態。

這場戰鬥,自己極有把握拿下!

… 「我不去!」郝仁立即推辭。他對吳雙沒有好感。上次在緬甸的時候,他曾經當著吳雙的面說她是小澤瑪利亞。當場就惹得吳雙發飆,若不是郝仁反應快,他的眉心會被吳雙插個透明窟窿。

郝仁擔心,如果這次吳雙看到他和宣萱在一起,鐵定會在宣萱面前說他的壞話,他就不去觸這個霉頭了。

可是宣萱不依:「哥哥,你必須去。前年我,雙姐還有寒煙姐姐在一起訓練的時候就說好了,誰要是先找到男朋友,一定帶給另外兩個掌掌眼!」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