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呆愣在原地。

第一個反應過來的還是肖茗。

也不管自己的身子此刻十分的虛弱,直接是撲到了李岩的懷中,緊緊地抱住李岩。

緊閉的美眸中隨即有兩道清淚從眼角滑落。

感受著懷中的溫暖,那種極為真實的感覺卻還是讓李岩無法分辨出這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夢境。

隨後扭頭,便是看到了一旁正趴在床上,一雙虎眼中滿是淚水的小白。

旋即李岩頓時臉色一沉。

獨自說道:

「太假了,小白那傢伙開口肯定是問我要烤腿,不會是這樣,肯定還是夢境。」

說完,便是再次向後倒在了床上。

但是肖茗的反應速度可沒有李岩那麼快。

這一下,便是被李岩將身子直接帶了下去。

伏在了李岩的身上。

緊閉著眼的李岩發現自己仍舊沒有感覺到任何的異常,便是再次疑惑地睜開眼。

便是看到一張絕美的俏臉正紅撲撲的看著自己。

隨後再次扭頭一看,只見小白此刻陰沉著臉,緩緩地朝著自己的腦袋走了過來。

一邊走,嘴中還一邊念道:

「你這個負心的老大,虧我還這麼擔心你,你開口就是我問你要烤腿?!嗷!」

一聲低沉的虎吼,直接一爪子拍在了李岩的臉上。

白虎的攻擊可是附帶著破甲效果的,何況小白這一下的確是用上了力量。

直接拍的李岩臉上腫了一小塊。

「嗷!」

「輕點輕點!啊!痛痛痛!」

肖茗從李岩的身上爬起來之後,便是紅著俏臉站在一旁,扭捏的模樣,揉搓著她那雪白的長裙。

沒過一會兒,肖常和邢無意兩人便是笑著走了過來。

「行了行了,別鬧了,你主人剛醒過來,腦袋好像被雷劈的不太好使了,你就讓著他點。」

邢無意看著一旁的小白,眯了眯眼睛,說道。

聞言,小白的身軀忽然一怔。

「糟了,老大,我好像暴露了。」

小白朝著李岩使著眼色,在心中說道。

聽到小白的話,李岩看了一眼身旁的邢無意和肖常,旋即驚醒。

原來這真的是現實世界。

隨後便是扭頭看向小白,使了使眼色,道:

「快點,貓叫。」

小白聞言,沉默了一陣后。

旋即馬上坐了下來,對著邢無意和肖常兩人憋了老久。

「喵嗷嗚~」

一聲不是很標準的貓叫從小白的嘴中傳出。

「哈哈哈!行了行了,小白虎,別人看不出,你當我們還看不出?」

「就是啊,你這貓叫學的也忒不像了。」

兩人的話一出,頓時讓李岩和小白一人一虎陷入了一種極其尷尬的境地。

……

在一番吹噓自己背後的隱士高人之後。

邢無意和肖常兩人總算是相信了李岩為何會修鍊速度如此之快的話。

隨後兩人相視一眼,旋即由邢無意對著李岩說道:

「李岩,你現在一定要小心,我們收到了消息,聖羅大陸上所有的各大勢力都在尋找這次渡天劫的人,並且不少耿直的勢力都是直接放出了話,說不能把你吸收,就把你毀滅,不能讓你們阻礙了他們的道路。」

說完之後,邢無意便是無奈地嘆了口氣。

而一旁的肖茗聽到邢無意的話,俏臉上的紅暈很快消失,流露出來的則是一臉擔憂,旋即開口問道:

「爹,邢爺爺,那有沒有辦法能夠讓李岩免受那些人的追查?」

追妻成狂,獵愛小軍醫 肖常和邢無意聞言,沉吟了一陣之後。

同時點了點頭。

只見肖常緩緩地掏出了一塊玉佩,上刻一個大字,肖。

隨手將這塊通身泛著寶綠色的玉佩扔在李岩的床上后,開口說道:

「這塊玉佩是我一直以來隨身攜帶的,其上我設置有能夠讓我察覺到的禁制,如武皇以上的人對持有者發動攻擊,皇室當中的暗影護衛就會收到消息,我現在把這個給你,一般的小勢力,見到這玉佩就會退去的,如果遇到比較厲害的大宗門大勢力,你只能是捏碎這玉佩,然後我們皇城當中就會受到消息,到時候只要你能夠堅持一會兒,我皇室的暗影護衛就會到場幫你。」

聞言,李岩微微一愣,伸手拿起了那枚玉佩,沉吟了一會兒之後。

便是微微一笑,扭頭看向肖常,道:

「前輩,這個東西晚輩不能要。」

本來聽到肖玄將玉佩交給李岩,肖茗和邢無意兩人都已經放下心來的時候,李岩這話又響起。

讓肖茗和邢無意兩人都有些沒有想到。

旋即三人都是露出了一絲疑惑地神色看著李岩。

「這是為什麼呢?」

肖常淡然地看著李岩的臉,隨後開口問道。

「對啊,李岩,你就拿著父皇給你的玉佩,你的安危就算是有了個保障了,不然的話,我不放心啊。」

這話說完,肖茗也是意識到了自己話語里的錯誤。

自己和李岩僅僅只是同學關係,又有什麼放心不下的呢。

想到這裡,肖茗那張俏臉之上便是露出了一絲難過的神色。

李岩坐在床上,面帶笑容看著三人,旋即說道:

「肖前輩,院長,公主,人若是一直依靠著他人才能存活下去,那我又有何必要出來歷練呢,如此的話,那我連南州城都不用出,一輩子當一個大少爺,在我家族的庇護之下成長不就可以了嗎?正因為我想要變強,才不能老是依靠他人,我需要的是自己的實力得到提高,而不是依靠我背後的人讓人家對我臣服。」

這番話一說完,李岩那一雙星眸當中迸發出一道火熱的眼神。

頓時讓肖常三人有些驚訝起來。

良久之後,肖茗看向李岩的眼神當中更加充滿了堅毅的神色。

輕咬了咬她那毫無血色的薄唇之後,忽然開口說道:

「李岩,這輩子,我一定要讓你臣服在我的魅力之下!哼!你等著吧!」

說完,肖茗便是轉身拖著自己有些踉蹌的身形,朝著外面跑去。

而肖常和邢無意見到肖茗那般模樣,也都是無奈地嘆了口氣。

隨後同時看向李岩,臉上滿是幽怨的神色。

同時說道:

「真是不知道你小子走了什麼運。」

李岩在看到肖茗小跑著離開之後,也是苦笑著搖了搖頭。

良久之後,李岩緩緩地抬起頭,看著兩人,一臉嚴肅地道:

「前輩,院長,學生準備回一趟九州大陸。」

PS:希望書友們使用QQ閱讀正版閱讀,並且相互轉告,幫忙廣告,你們的支持就是我的力量!粉絲群號:194572122,VIP粉絲群號:645384005(進群請出示訂閱截圖)各位可以進來加入我們的討論!能夠獲取到更新的詳情哦! 聖羅大陸,星辰學院。

霸寵嬌妻:狼性總裁太纏人 李岩坐在床上,一臉正經的神色看著站在一旁的邢無意和肖常兩人。

聞言,兩人都是微微一怔。

旋即露出了一絲難色。

「李岩,你可知道,最近外面風聲緊的很,到處都是尋找那渡天劫之人,如果這個時候你貿然離開星辰學院的話,等於是放棄了星辰學院的庇護啊。」

邢無意麵帶著難色苦口婆心地說道。

一旁的肖常也是看著李岩點了點頭,表示贊同邢無意的說法。

而李岩先是愣了愣神后,隨後眼神堅毅地看著肖常和邢無意,緩緩地開口道:

「前輩,院長,晚輩有不得不去解決的事情,這件事情對晚輩來說,極為的重要。」

鳳鸞騰圖 李岩這番話一出,讓兩人都有些不知如何回答。

面面相覷。

良久之後,肖常也是面容嚴肅地看著李岩,問道:

「你確定你要離開星辰學院?回九州大陸?」

聞言,李岩重重地點了點頭,臉上的神色仍舊未變,依舊是那般堅毅。

答道:「晚輩確定。」

聽到李岩的話,肖常則是無奈地長長嘆了口氣。

隨後轉過身,朝著外面走去。

邢無意見到肖常轉身準備離去,也是跟了上去。

待到即將出門的瞬間,肖常的聲音再次響起。

「既然你已經做好了決定,那就放手去做吧,要離開就趕緊走,否則茗兒一會兒知道了,恐怕你就沒有那麼容易走了,玉佩我放在你床上了,有大用處。」

話音落下,兩人便是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李岩的屋子。

剩下李岩和小白坐在床上。

手中端詳著那塊玉佩,臉上有些茫然的神色。

待到肖常與邢無意完全走遠。

李岩的腦海中再次響起了久違的系統提示音。

「叮咚!系統升級完畢!第三等級許可權已開啟,宿主修為已自動提升至武皇一階,為避免為宿主招惹來麻煩,已自動隱蔽外露的氣息。」

隨著系統那機械化的提示音落下。

嗡!

一聲嗡鳴聲忽然在腦海當中響起。

隨後便是感覺到體內忽然一股強大的靈力涌動,填滿了自己整個靈海,甚至將那靈海都是擴充了整整十倍有餘。

感受著那磅礴的靈力儲備量。

呆愣之後,李岩一雙星眸當中迸射出一道精光。

低著頭看著自己的雙手。

細聲呢喃道:

「這就是武皇的實力嗎?」

如今的李岩,哪怕是再碰上之前在天武學院外的那幾名雲中天之人,不說盡數擊殺,憑藉著殺意已決,還是能夠讓他們那幾個人吃上一個大虧的。

「雲中天,我李岩總有一天,要將你們從玄天世界當中清除出去!」

念罷,渾身上下爆發出一股磅礴的氣勢。

原本正在一旁睡覺的小白感受到李岩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頓時睜開了眼。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