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泰妍眼睛一亮,只是聽上去,就特別讓人躍躍欲試。

「對了泰妍,問你個事,楽鏵娛樂,你聽說過嗎?」鄭宰元突然想起來之前小馬哥說的,然後開口問道。

「楽鏵?」金泰妍眼睛微閉思索著,半晌后開口:「我聽過,好像是一家天朝的娛樂公司,但是在高麗也有分公司,而且還有不少藝人。」

「還是跨國公司?有很出名的藝人嗎?」鄭宰元好奇問道。

「天朝的話,我不是很清楚,不過之前退出SJ的庚oppa就在楽鏵。高麗的話,有孫丹菲,afterschool,還有前幾天剛出道的宇宙少女。」金泰妍掰著手指數著。

「前幾天才出道的你都知道?」鄭宰元驚訝開口。

「做我們這行,肯定要時刻關注風向,尤其是一些剛出道的組合,如果立刻獲得了極高的人氣,也就證明現在粉絲們喜歡這種風格。」金泰妍輕聲開口。

金泰妍說的確實也是實情,因為在高麗,粉絲們不是一成不變的,他們喜歡哪種風格,都是經紀公司需要調查的重點。這也是為什麼,少時出道以來,風格始終在變而又經久不衰的道理了。

「那你覺得這個楽鏵在高麗的經紀公司中,實力怎麼樣?」鄭宰元繼續開口問道。

金泰妍笑著開口:「跟三大肯定是比不了,但比一些小公司肯定要強的多。就新出道的宇宙少女來講,成員的顏值、實力,都不錯,一看就是製作精良。另外成員的那種自信感,一般都是在大公司才能培養出來的。」

聽了金泰妍的話,鄭宰元算是對楽鏵大致上有了個了解,能夠一直推出藝人,而且製作能力也不錯,那這家公司應該經營狀況上佳,並且有自己的核心內容。不過正如小馬哥說的,這家公司巴里和企鵝都有投資,而且雙方加一起是第二大股東。

在這種情況下啟動併購,勝算必然不小。只不過,鄭宰元想的更深入一些,華高娛樂才剛成立,正是缺各種資源的時候,突然小馬哥就提出來楽鏵娛樂,就像是人剛困就有人送來枕頭,整個事情就透露著不尋常。

而小馬哥話里話外的意思,明顯是已經跟巴里通過氣,就是雙方已經達成了一致。這也就說明,所謂的楽鏵娛樂,一直就是巴里和企鵝想要吞掉目標,而華高娛樂就是他們準備用來吞掉楽鏵的產物。

「靠!」鄭宰元使勁拍了下床。

「mo呀?」金泰妍看鄭宰元皺著眉頭,開口問道:「知道楽鏵實力強,也不用這麼生氣吧。」

鄭宰元自己都氣笑了,喵的我就說怎麼一提娛樂公司小馬哥就同意了,然後後面拉投資更是一帆風順,沒有一點困難,靠!這是小馬和老馬一塊設的套,可憐自己鑽套還鑽的那麼開心……至於王淼淼…..他估計也早就知道了吧?你說你們幾位大佬想要楽鏵,直接去強行併購啊,非把老子弄進來,沒我你們害pia啊?

事到如今,說別的也沒用了,必須要碰一碰楽鏵了。小馬哥也是知道鄭宰元,有這種機會,哪怕是被算計了,他也會頂上去。

看著金泰妍還關心的看著自己,鄭宰元直接就把這些都跟她說了。

「貴圈也太複雜了吧,這麼繞的么?」金泰妍咧嘴開口。

鄭宰元嘆了口氣:「唉…..」

「反正我也不懂,但如果你覺得收購楽鏵會讓你覺的為難,不去做不就好了。」金泰妍抿著嘴唇說道。

鄭宰元搖了搖頭:「為難倒是沒有,我是怕有風險。但是,風險和機遇是並存的,如果真的把楽鏵併購了,華高娛樂能省下許多前期開拓的時間。」

「說白了還是內心蠢蠢欲動吧?」金泰妍揶揄的開口。

鄭宰元語氣一滯,半晌後手往上放了放,平靜開口:「你還會用成語了你?那你現在能感受到我的蠢蠢欲動不?」

「呀!」金泰妍哭笑不得的拍開他的手。

鄭宰元也是憨笑著。

明天還要早起,兩人也聊了挺久,都有些困了,沒多久就相擁而眠。

最後金泰妍沒再多問,鄭宰元也沒在多講。對於金泰妍來說,只要知道他不會有什麼問題就好了,至於他的工作,沒必要刨根問底,知道就行了。

第二天一早,鄭宰元拿開橫在自己身上的美腿,小心翼翼的穿衣服洗漱。他現在都有些習慣了,金泰妍睡覺和八爪魚似的,有時候自己讓她弄的半夜都容易熱醒。

洗漱完,他回房間把金泰妍叫醒。

「泰妍啊,醒醒了。」

「嗯…….」金泰妍翻了身,但沒睜眼。

「去晚了,可就只能在最後一排看了啊。」鄭宰元笑著開口。

金泰妍依然沒動靜。

鄭宰元沒再叫,反而走到金夏妍門口敲了敲門。

「夏妍啊,起來沒。」

結果剛問完,房門就打開了,金夏妍這會都洗漱完,穿戴整齊了。

「正好,你去負責把你歐尼弄起來,我下樓給你們買早餐,吃完我們就出發。」鄭宰元指了指一旁的卧室門說道。

金夏妍笑著敬了個禮:「姐夫放心,保證完成任務!」

PS:感謝驀然01大佬盟了本書,激動之心無以言表,只能用加更表達。十更,今天先來三更! 鄭宰元笑著點點頭,然後直接轉身出門。

就在他走到玄關剛換好鞋的時候,卧室里金泰妍的聲音就傳了出來。

「我要睡覺!!」

「啊啊啊啊!」

「呀!金夏妍!我是你親歐尼嗎?你竟然用涼水噴我?」

「金夏妍我殺了你!!」

聽著這動靜,鄭宰元忍著笑,放心的出門去買早餐了。果然啊,姐姐還是需要妹妹來抗衡,不過….想起自己的姐姐和妹妹,鄭宰元不禁打了個寒顫。就Jessica和Krystal拿起床氣,鄭宰元永遠不想叫她倆起床,真的是要人命的那種。

記得還小的時候,有一次鄭父鄭母第二天一大早要帶三姐弟出去踏青還是什麼的,結果就鄭宰元起來了,那倆都還在睡著。那時候鄭宰元和Jessica也就15歲,Krystal更小。鄭父交待讓鄭宰元叫醒她倆,結果給鄭宰元胳膊上抓的都是指甲印子。

最後要不是鄭父大發神威,恐怕那倆能睡到日上三竿。

想著小時候的趣事,鄭宰元也到了早餐鋪,買了點包子油條豆漿。想想早餐鋪也不容易,這會也才凌晨四點多一點,人家就已經出攤了。

等到鄭宰元拎著早餐重新回到家,之間金泰妍面無表情的坐在沙發上,而金夏妍則是一臉委屈的坐在旁邊。

聽到開門聲響,金夏妍立馬大叫:「姐夫救命啊!歐尼她打我!」

「呀!」金泰妍瞪眼看著滿身是戲的金夏妍。

「哈哈,好了,趕緊的吃了早飯我們走了。」鄭宰元笑著走上前,把買好的早餐放到茶几上。

金泰妍對鄭宰元也沒好臉,不過也都是起床氣,鄭宰元完全不在意,甚至覺得瞪眼的小短身還挺可愛的。

他拿出來吸管給兩人的豆漿插好,然後一人一杯遞過去。

也許是豆漿挺甜的,金泰妍喝了一口,然後長舒一口氣,好像也沒那麼精神萎靡了。

一頓早飯吃完,鄭宰元帶著兩人出門。

初春的京城,已經有了些許春意,也沒那麼冷了。不過三人出門的時候,天還是蒙蒙亮。金泰妍穿著一件白色大logoT恤,外面罩著墨綠色夾克,下身黑色牛仔褲。金夏妍則是牛仔扣大衣,外加一雙黑色小皮靴。鄭宰元就比較簡單了,黑色皮夾克,裡面也白色T恤。

就在三環住著,也沒坐地鐵,鄭宰元開車帶著兩人直奔廣場。

那附近停車很費事,不過在旁邊的京城賓館可以停車,就是比較貴,一小時要30塊。但現在也顧不上那麼多,所以到了以後,鄭宰元直接把車停在賓館里。

從不賓館出來沒多久就到了安檢口。這時候已經快到4點40了,入口是50分開啟,所以鄭宰元拉著金泰妍飛奔,金夏妍則在後面跟著。

「呼…..」早算是到了入口,金泰妍跑得都有些喘。

而鄭宰元和金夏妍一點事沒有。

「很累嗎。」鄭宰元關心的問道。

金泰妍擺擺手,示意她沒事。實際上,主要還是因為她戴著口罩,所以跑完以後有些喘。真要說體力的話,金泰妍肯定也不會差。畢竟紙片人什麼的只是人設,能把演唱會唱跳下來的女人,體力自然不會很差。

入場后,找了個不錯的觀旗點,三人總算站定。

金泰妍回頭看了看身後瞬間就被填滿的幾排,她喃喃道:「每天都有這麼多人來看嗎?」

鄭宰元點點頭:「基本上吧。」

大概到了5點20左右,升旗就開始了。

鄭宰元上一世就是天朝人,對於這個儀式自然是感同身受,感受天朝的強大、繁榮。他抬眼看了看身邊同樣被震撼住的金泰妍和金夏妍,內心不禁想到,也許對於高麗人來說,可能這種感同身受永遠無法擁有。

因為高麗……終歸還是個沒有自主權的那啥,財閥控制經濟命脈,米國駐軍,談自主都基本上是奢望了。

很快結束了,熱鬧的人群逐漸散去。

鄭宰元沒那麼無聊問兩人的感受,只是笑著說道:「現在給你們兩個選擇,一個是回去補覺,醒來以後再繼續去玩。還一個選擇,就是直接出發去下一個目的地。」

金泰妍或許是被震撼到了,也不犯困了,只是好奇問道:「這個時間的話,有景點開門嗎?」

「所以,如果現在出發,那我們就開車去遠一點的地方,到了也正好景點開門了。」鄭宰元笑著開口。

金泰妍看了看金夏妍,兩人都沒太困,而且坐車的話,也能補覺。

「姐夫,我想看長城!」金夏妍舉著小手叫道。

「呀!」金泰妍打開她的手,瞪了她一眼,之前來的時候都交待過的,這會這妮子又忘了。

實際上也不怪金夏妍忘了,主要是和鄭宰元在一起,金夏妍完全沒覺得這是外人,對這個姐夫也有種自然的想要親近。沒當是外人,自然也就顧及不了之前金泰妍交待的那些話。

「好!那就去八大嶺!我們出發!」鄭宰元絲毫不猶豫,直接點頭。

「耶耶耶!」金夏妍歡呼著。

事已至此,金泰妍也只能想著等回去再收拾這個妮子。

換了目的地,開車可就不近了。好在鄭宰元也帶了背包,但出去玩的話,還是買點零售什麼的帶著。

三人附近找了找,也巧了,正好有一家每日生鮮便利購。

看著那個每日生鮮的logo,金夏妍笑著叫道:「這個我認識,是姐夫公司的標誌!」

金泰妍順著看過去,還真是,她更了解了,因為是代言人。

「姐夫姐夫叫的那麼親,那你試試你姐夫能不能讓你隨便從他店裡拿東西!」金泰妍沒好氣的開口,因為她想起來之前在金陵,買東西還要付款的事了。

「歐尼你這就不懂了吧,就算是自己家的店,但是也要付錢啊,畢竟別人收銀員要入賬的,直接拿走了,不就給別人造成麻煩了嗎?」金夏妍一本正經的開口。

「噗!哈哈哈哈!」鄭宰元笑了出來:「我們快去買吧,不用理你歐尼,她沒上過大學,不懂!」

「呀!」金泰妍跺腳,也顧不得金夏妍在了,撲到鄭宰元身上就是一頓撓。

「我沒文化!就你有文化!讓你說!讓你說!」 買好零食都放好,鄭宰元帶著姐倆也就出發了。從廣場這邊去八大嶺確實不進,得先上復興門,然後走西二環,在到北二環,最後上京藏高速。

「我開車,你們也能睡會,困了的話就睡吧。」鄭宰元開著車,笑著說道。

金夏妍是真困了,都管鄭宰元,上了車暖風一開,她在後排直接躺倒睡了。

「沒事我不困,我是那種,只要醒來了,就很難在入睡的那種。」金泰妍發現妹妹睡著了,抬手把車載音樂關小,然後開口說道。

「不行的話我來開吧?你早上起的比我倆都早,休息會吧?」金泰妍有些關心的問道。

鄭宰元笑了出來:「這是天朝,你在漢城都要用導航。」

「切,不就都是按照導航走就行嗎?在哪個地方開車不都一樣?」金泰妍不屑的開口。

「說是這麼說,但這裡是京城,只要上了橋,有導航也沒用,路不熟的話,你可能繞十幾圈都下不來橋。」鄭宰元笑著回應道。

金泰妍剛想說你就唬我,結果看著前面快到西二環立交,小短身突然發現,還真是挺複雜的。

「那還是你開吧,我可不想在橋上繞圈!」金泰妍果斷開口。

「我看夏妍和你關係挺親密的。」鄭宰元好奇問道。

金泰妍扭頭看了看熟睡的金夏妍,這會車上也暖和了,她直接把外套脫下,然後給她當被子蓋在了身上。

「我和夏妍年齡差的不小,去當練習生的時候她年齡還小,後來見面也就漸漸少了。還記得之前咱倆一起sm看她練習那次嗎?」金泰妍開口說道。

鄭宰元回想了一下,金泰妍應該說的是還沒確定關係的時候,自己第一次來跟sm正式談合作的那次。

「記得啊,去的夏妍的練習室,看到她練習來著。」他點頭開口。

「在那之前我已經找過她一次,當時她就說是想當藝人。直到後來有一次回家,我問我阿爸為什麼幫夏妍當練習生嗎,你知道阿爸怎麼跟我說么?」金泰妍壓低聲音開口。

鄭宰元想了想,然後開口:「是因為夏妍想離你更近一些,想跟自己歐尼親近?所以只有一起成為藝人,你們才能經常見面?」

金泰妍不敢置信的看著鄭宰元:「這你都能猜准?」

「這還有什麼難度,上次看夏妍練習就看得出來,她是個能吃苦的。那麼之前如果想當明星,肯定早就纏著去練習,何必等到後來?突然想當練習生,肯定是覺得小時候疼愛自己的歐尼,現在很忙,兩人很少見面,也沒有共同語言。」鄭宰元低聲說道。

金泰妍有些震驚,自己這男朋友觀察力也太強了,一語中的。

過了半晌,金泰妍才緩緩說道:「當時阿爸跟我說了夏妍的想法,我才意識到,我這個歐尼沒做好。所以從那以後,我經常跟夏妍聊天,而且夏妍就在公司,我也經常去看她。」

鄭宰元點點頭,然後開口:「所以之前我說讓夏妍來華高娛樂,你說讓她還是先在sm練習,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金泰妍沒說話,也算是默認。

不過兩人都沒注意,後排的金夏妍嘴角彎起,很明顯是都聽到了。

「對了,那你呢,記得上次去宿舍,你和Krystal的關係好像看著比跟西卡要親密的多。」金泰妍看著窗外,半晌后開口問道。

聽到Krystal的名字,鄭宰元彎起嘴角開口:「怎麼說呢,小時候我和秀晶在家的時候最多。她比我姐晚進sm練習,所以很長一段時間都是我和秀晶在一起。」

金泰妍點點頭,也沒再多問。

兩人隨意的聊著,很快金夏妍也醒了,三人說著話,一個多小時很快就過去了,也到達了目的地。

說起八達嶺,這是明長城中保存最好的一段,也是最具代表性的一段,是明代長城的精華,是長城重要關口居庸關的前哨,海拔高達1015米,地勢險要,城關堅固。八達嶺長城史稱天下九塞之一,是萬里長城的精華和傑出代表。八達嶺長城是萬里長城向遊人開放最早的地段。

因為不是旺季,人流量也不是很大,所以這次金泰妍也就把口罩摘掉了,只帶上墨鏡。

鄭宰元背著包,裡面都是兩人選購的零食、飲料之類的。而金泰妍和金夏妍兩人歡樂的在前面走著,時不時的拿相機拍拍這個,拍拍那個,兩個的背影,形成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這邊爬著長城玩著,鄭宰元自然是早就來過這裡了,所以也就是陪著兩人玩。三個人搞怪合照,還一起拍不到長城非好漢的照片。

到了中間休息的地方,鄭宰元把吃的喝遞給兩人,然後看著時間也差不多了,於是撥通了小馬哥的電話。

「馬總,我想好了,併購沒什麼問題,但是,有條件。」鄭宰元說的很直接。

小馬哥沒有絲毫的意外,如果鄭宰元還看出來的話,他反倒要降低對鄭宰元的評價了。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