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隅笑道:「那可不行,這怎麼能是一個玩笑呢!要不這樣,我也給你一個選擇,要麼做我的僕從,要麼和我戰上一場,兩者你可以二選一,我這人很好說話的,絕對不會出爾反爾。」

聽到金隅這個條件,法清想哭的心都有,這樣的條件不就是要麼臣服,要麼死么。

妖孽來襲:逆天小凰妻 要說法清多麼有骨氣,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他唯一的底氣就是來自於宗門,所以法清略帶威脅地對金隅道:「金道友真的不肯放在下一馬么?要知道我太清仙門在仙界多少還是有幾分威望的,道友如果要讓在下屈就去做你的奴僕,於我太清仙門來說將是絕大的侮辱,到時候閣下勢必和我太清仙門水火不容,這又何必呢?咱們還是來談談賠償的問題吧!」

金隅笑道:「是嗎?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

自然是就是和你太清仙門水火不容,那又如何?

我難道還會怕你太清仙門么,我已經殺了你太清仙門五位道祖,再殺了你也不過是多了加一條命而已,我收你為奴也不過是再給太清仙門增加一點仇恨而已。

我不在乎。

已經被金隅逼到了牆角,法清一時間慌亂得很,有心找金隅拚命,但是內心的求生**卻又令他生不出反抗之心,他希望活下去。

掙扎,糾結。

法清的臉色不斷地變幻。

金隅冷然一笑,道:「給你十息時間考慮,十息一過,我就當你選擇和我一戰。」

「一!」

「二!」

……

金隅一臉輕鬆地看著法清在那裡掙扎,臉上儘是戲謔之色,就好像貓在盯著被自己逼入死角的老鼠一樣。

隨著金隅的數數聲從嘴裡蹦出,法清的臉色越來越蒼白,他臉上的掙扎和糾結之色反而越來越少了。

其實他心中已經有了答案,因為他輸不起,輸掉了就是生命的終點,所以他不想輸,也不敢輸。

在金隅數到七的時候,法清竟然屈膝跪了下去,對金隅叩首道:「主人在上,奴才法清給您磕頭了。」

金隅其實對於法清這個選擇毫不意外,因為之前他就已經看到了法清在青龍之主面前獻媚的一面。

金隅微笑點頭道:「很好,你既然選擇了投靠於我,那就先納個投名狀吧!去給我殺一位太清仙門的同門,我就收下你這個奴才。」

雖然法清已經低頭了,但是金隅依然沒有打算就此放過他,法清此人太過狡詐,必須讓他手上染上太清仙門門人的鮮血,才能夠讓他徹底歸心。

當然金隅對於法清並不是真的有多看重,他只是要讓法清從此和太清仙門無緣,斷了他最後的退路,這樣才能夠放心讓他為自己辦事。

不斷法清的退路,這傢伙絕對會腳踩兩條船。

果然聽到金隅如此吩咐,法清臉上有出現了糾結之色,金隅冷冷一笑道:「怎麼?你不願意?」

法清頓時渾身一震,忙磕頭道:「不敢,奴才遵命!」說完便直接起身轉頭面對不遠處的四個同門。 四個太清仙門的門人見轉頭一臉陰狠盯著自己的法清,他們一臉震撼地訥訥道:「法清師兄,你……」

法清冷聲道:「誰是你的師兄,我已經投靠金前輩,從此和太清仙門恩斷義絕,現在就要出手斬殺你們這些太清仙門的餘孽。」

我艹,這翻臉果然比翻書還快。

金隅對這法清的果決再次刷新了一個認識,如此快速地就適應了自己的新身份,並且面對自己的同門沒有半點不適,反而好像面對生死仇家一樣,這樣的人物絕對是一個梟雄。

那四位太清仙門的門徒見法清如此表現,他們是又驚又怒,一個個渾身都被氣得發抖,指著法清怒斥道:「無恥,無恥至極。你竟然如此輕易就忘記了宗門之恩,簡直就是白眼狼。」

法清冷哼道:「什麼白眼狼,本祖在宗門內何曾受過什麼恩義,能夠有今天的成就,還不都是自己一刀一槍拼回來的。宗門內本來就提倡能者上不能者下,我能夠在一眾同門內脫穎而出,還不是因為我夠勤奮夠狠辣。今天你們四人必有一人要死在我的手中,你們四人誰先出來領死?」

兄弟反目,同門鬩牆。

轉眼之間,法清就和四位同門反目成仇了,這樣的變化實在是太快了,以至於讓一旁的法藏和天魔老祖他們都有些震驚不已。

誰也沒有想到法清竟然是這樣一個人。

那四位太清仙門門徒陰沉著臉,恨聲道:「好,既然你背叛宗門,那我們就來清理門戶好了。」

四人對視一眼,直接就聯手針對法清展開了圍攻。

法清面對四人聯手,竟然也毫不示弱大打出手,以一敵四上手就開始搶攻,實力果然不弱,竟然壓得四人守多攻少。

金隅微笑著站在一旁觀戰,對於法清的實力,金隅之前倒是沒有料到有這麼強,在他看來法清的實力應該和法藏不相伯仲,可法清在太清仙門中也僅僅只是一名長老而已,實力肯定不如掌門,由此可見太清仙門的掌門必然更加強大,金隅估計如果自己沒有得到天道珠的話,想要和太清仙門的掌門一戰,估計勝負應該在五五之數。

法清的實力至少可以在自己手中堅持百招以上,自己想要斬殺他可不容易,還好他生性謹慎怕死,被自己一通威脅之下竟然輕易就屈服了下來。

法清在和同門大戰,金隅看了一陣之後轉頭向法藏看去,開口道:「法藏道友傷勢如何?」

之前法藏被青龍之主一擊差點破去金身,被打得吐血,金隅也不知道他有沒有傷到根基,對於法藏,作為同盟者金隅自然要客氣地關心一下。

法藏面對金隅的詢問微微搖頭道:「並無大礙!」

金隅微微點頭,便沒有再多言,而是轉向天魔老祖笑道:「天魔道友,你可有點不厚道哦,之前在上面也沒有為我說一句公道話,這件事要不稍後咱們聊一聊?」

金隅這話中揶揄之意更多一些,有些半開玩笑的成分在其中,但是天魔老祖卻不得不重視,誰叫金隅現在實力深不可測,擊殺太清仙門五位道祖,這樣的戰績實在是太彪悍了,所以天魔老祖忙拱手道:「金道友如何說,天魔就如何辦。」

金隅見天魔老祖態度誠懇,微笑點頭道:「那好,這件事我就不再追究道友的責任了,道友將貴宗的天魔功秘典給我一觀就好。」

天魔功秘典傳說是天下魔功的起源,只是這部典籍並沒有記載具體的修行之法,反而有些類似於地球上的道家經典《道德經》一樣,是一部講究領悟魔門大道的典籍,所以金隅的這個要求並不過分。

天魔老祖想了想,便點頭答應了下來。

這個世界很高能 金隅見天魔老祖答應了自己的要求,便笑著道:「如此,我們之間的盟約就還存在,等這邊事了,我們三人好好聊一聊修復世界的大計。天道已經被我修復,接下來修復世界還需要你們兩大聖地多多支持,至於太清仙門,之前悍然撕毀了盟約,我們就直接把他們排除在外,不知道兩位意下如何?」

嘶!

聽金隅終於道出了天道的下落,天魔老祖和法藏兩人又驚又喜,他們沒想到金隅在那種情況下竟然還保住了天道,甚至從骨塔之中奪取回來了最後一枚天道碎片將天道徹底修復了,並且願意繼續和他們兩大聖地合作,這樣的事情他們怎麼可能拒絕。

所以兩人毫不猶豫地點頭答應了下來,而這兩大宗門的門人一個個聽了也很興奮。

要知道修復世界對於他們來說絕對是有大好處的,現在天道雖然掌握在金隅手中,但是他手中沒有人手,需要藉助他們兩大宗門的力量,那麼也許最後他們兩大宗門能夠得到的好處,甚至會比金隅還多也說不定。

金隅隱約能夠猜測到天魔老祖他們的心思,不過這也是他有意給天魔老祖他們放出這樣的消息。

獨家星婚 這天道都被金隅給煉化了,修復世界之後,他將是這方世界最高的主宰,能夠獲得的好處又豈是天魔老祖他們能夠想象得到的,他之所以拉攏天魔洞和靈隱寺兩大聖地,目的還是為了制衡太清仙門。

世界修復也不是那麼簡單的,這個過程甚至還會有些漫長,在這過程中絕對不能有任何差錯出現,否則很有可能會功虧一簣,所以金隅必須要有一股勢力來制衡太清仙門。

太清仙門之中肯定不止一位神境強者,如果在自己修復天道的過程中遭受到太清仙門的狙擊,那麼自己依然有可能身陷險境,所以他需要拉攏天魔洞和靈隱寺兩宗的神境強者來為自己護法,這樣才能夠確保萬無一失。

這一切金隅早有盤算,到時候還需要和天魔洞以及靈隱寺兩宗的神境強者達成一系列的協議,將利益瓜分好,這樣才能夠讓他們兩方盡心儘力替自己護法,並且拚命維護好自己的利益。 金隅為什麼要讓天魔洞和靈隱寺兩大宗門和太清仙門對戰,當然也是有著自己的目的。

太清仙門太過強勢了,金隅現在手中還沒有一股足以與之抗衡的勢力,到時候自己就算修復了這方世界,太清仙門、天魔洞以及靈隱寺這三方勢力必然進入快速發展期,最後崛起的必然也是這三方勢力,如果自己不能夠趁機削弱他們,最後也許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會處於主弱臣強這樣一種狀態中。

這三大宗門也許會因為金隅掌控著天道而不得不聽命於他,而金隅手中沒有人手可用,也將會不得不用這三方的人為自己征戰,可是這三方勢力未必會真心臣服,在戰場上甚至有可能直接出賣他也說不定,到了那個時候金隅就將面臨極大的風險了。

所以金隅不得不為自己的將來做打算,要將這三股勢力分化,並且令他們相互之間成仇,這樣用起他們三方人馬來,就可以讓他們互相牽制,甚至形成競爭對手的關係,到時候金隅就能夠輕鬆駕馭,並有時間來暗中培植自己的勢力。

金隅的時間不多,這三大聖地作為現成的可用之兵,金隅也不得不打一打他們的主意了。

當然這番心思金隅不會告知他們,現在他要做的就是挑撥他們之間反目成仇,為將來收服他們做準備。

那邊法清五人的戰鬥正進行得如火如荼,不過法清雖然實力高出四人一籌,但是終究做不到以壓倒性的優勢來壓服四人,所以隨著戰鬥進入白熱化,他也戰得頗為艱難。

金隅對此早有預料,所以一臉雲淡風輕,並沒有因此而有任何失望之色浮現,好似只在看一場漠不關心的好戲而已。

不過金隅表現得越淡漠,法清心中就越沒有底,戰鬥起來也就越瘋狂,甚至在戰鬥動用了秘術,給對面兩人造成了不小的傷勢,可是終究獨木難支,沒能成功擊殺一人。

金隅見法清的戰鬥力越來越差,便知道再繼續下去也沒有任何意義,不過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讓對面四位太清仙門門人知道法清是真的對他們起了殺心。

最後只是因為實力不濟,這才沒能成功,這樣一來法清就再也不可能有機會回到太清仙門。

法清和四人之戰,最後以法清重傷力竭而終結,最後還是金隅出手救了他一條小命,然後一臉嫌棄地把他扔到一面,對太清仙門四位門人冷著臉道:「回去告知你們掌門,來日有瑕,本尊必定登門造訪,讓他洗乾淨脖子等著本尊。現在你們可以滾了!」

本來以為自己四人必死無疑,卻沒想到最後金隅竟然會放他們四人一馬,雖然態度囂張,但是他們卻不敢放任何狠話,灰溜溜地就向深淵上空奔逃而去。

解決完了此事,金隅對法藏和天魔老祖兩人拱手道:「兩位道友走吧,我送諸位一程。」

現在可沒有天道碎片守護,只是因為之前金隅和青龍之主大戰才將這方空間的時空潮汐給掃蕩一空,所以金隅提出送法藏和天魔老祖他們一程時,兩人欣然應允。

至於太清仙門四位門人的死活,金隅相信他們四人最終必然會有幾人活下來,要知道只要有一位道祖自爆就能夠輕鬆從這深淵之中打出一條通道送其餘人上去。

金隅帶著天魔老祖一群人飛身回到域界深淵上面,便直接和他們告辭,畢竟他現在身上有傷,還不宜前往兩大聖地商談相關事宜。

天魔老祖和法藏兩人也不敢挽留,所以便各自分開。

金隅抓著法清直接進入太清仙門疆域,有法清在自然很輕鬆地尋了一處相對安全的地方閉關療傷。

金隅的傷勢雖然重,但是他現在的療傷手段極多,天道珠可以助他調集世界之力來修復洞天神國,月華之力可以助他恢復肉身傷勢,所以哪怕他的傷勢再重,恢復起來也極為迅速。

金隅只花費了兩個月的時間就讓自己的傷勢盡復,實力更是更進一步,因為有天道珠助他,他的洞天神國變得越發的強大,對於天道的領悟也越發的通明,已經很多通悟不透的地方此時輕鬆就悟透了。

金隅不禁有些感慨,這天道珠果然不是一般的神物。

恢復傷勢之後,金隅開始參悟這天道珠,因為他需要藉助天道珠來修復世界,所以他需要先了解這天道珠究竟如何修復世界。

隨著深入研究,金隅明白過來,這天道珠乃是這方世界的核心,它主宰著這方世界的運轉,就像人的大腦一樣,失去了大腦的控制,人體就會癱瘓,手腳無法自理。

現在這山河社稷圖的這方世界就好比是被人打傻了的一個人,當然腿腳也被人打折了,但是只要腦子恢復正常了,便能夠想辦法來恢復傷勢。

現在金隅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把自己手中的這顆腦子給這方世界安裝上去,然後讓手腳四肢還有軀幹重新納入大腦的掌控之中,然後才能夠驅動人體的自動恢復功能,也就是讓這方世界有序地進行運轉。

想要將這個腦子安裝回去,就必須先找到這方世界的大腦所在位置。

其實太清仙門說得沒有錯,想要修復這方世界,首先要找到上古時期存在於九天之上的天道台,那就是這方世界的大腦所在之處。

可是九天已經崩毀了,天道台存不存在還不知道呢,金隅又不是真的是九天之上的遺脈,他見都沒有見過天道台長什麼樣子。

金隅埋頭苦思,他並不希望天道脫離自己的掌控,所以他不打算再走上古時期的老路,甚至在金隅看來上古時期鑄造天道台本身就是一個錯誤,要不然上古時期面臨天地大劫之時也不會輸得那麼慘。

金隅覺得天道還是掌控在人的手中比較好,既安全又便捷,隨時隨地自己都能夠通過天道監察整個世界,甚至藉助天道之力自己可以去洞悉世界之外的情況。 如果非要給天道找一個承載體的話,那麼自己本身承載天道那是最好不過了,隨時隨地將天道攜帶在自己身邊,這樣的話,自己隨時隨地都可以掌控著整個世界的情況,這裡將成為自己的根據地。

金隅的思路就是如此,但是想要讓自己成為天道的載體的話,就必須要讓自己成為這方世界的一部分,讓自己融入這方世界,成為這方世界首腦一般的存在。

如何融入這方世界,唯有讓自己的神國世界成為這方世界的一部分,這樣才能夠做到這一點。

幸虧金隅的神國世界特殊,已經可以堪比真實世界,所以想要與山河社稷的世界融合倒也並非難事。

只是如果洞天世界和真實世界相融合的話,自己再想調用世界之力為自己所用可就有些麻煩了。

不能懈怠在自己身邊的力量,可不是金隅想要的。

金隅思來想去,最後覺得如何自己想要真正主宰這方世界,並將這方世界的力量為自己所用的話,最好的辦法是讓自己的洞天世界直接將這方世界吞噬掉。

這個想法看似瘋狂,但是以金隅洞天世界的吞噬之能來說,還真是有可能辦到。

只是在吞噬世界之時,絕對不能夠出現任何意外,否則不但無法修復這方世界,甚至還有可能令金隅自己的洞天世界受到損傷甚至直接崩毀。

金隅思索良久,最終還是決定冒險,因為這是掌控這方世界最好的辦法,同時也是他達成目的最快捷的方式。

只有將天道和世界納入自己的掌控之中,自己才能夠掌控這方世界中的所有人員,然後才擁有資本去和外面的敵人相戰相爭。

金隅心中有了決斷之中,便開始透過天道仔細研究這方世界的現狀,只有徹底摸索清楚了這方世界的現狀,他才能夠以最快的速度來恢復這方世界。

金隅花費了十個月的時間研究世界,透過天道他能夠清晰地感受到這方世界已經處於破碎的邊緣,如果不是這方世界之中並沒有神境強者存在,或者說神境強者不敢妄動的話,這方世界恐怕早就已經崩毀了。

所以金隅明白自己的任務很艱巨,想要成功修復這方世界,也許需要一個漫長的時間。

這個時間也許至少需要數百上千年,不過這是一個必須的過程,畢竟世界殘破不堪。

磨刀不誤砍柴工,只要將這方世界修復成功,這方世界將成為金隅手中最大的一張底牌。

再加上這方世界本來就是一件遠古神器,他修復的同樣也是一件神器,將這件神器吞噬之後,他就徹底將神器煉化了,這件神器將成為他的本命法寶。

想到這些,金隅心中變得一片火熱,當斷不斷反受其亂,所以金隅打定了主意就這樣這麼辦了。

金隅開始按照這個思路進行規劃,首先還是要讓靈隱寺和天魔洞兩大聖地協助自己,但是自己必須許諾一些足夠的好處給這兩大宗門,否則對方絕對不會全心全意協助自己。

金隅覺得自己需要先給兩大宗門一些看得見的好處,所以在自己修復世界之前,想要協助兩大宗門把他們的宗門洞天進行一番改造,令兩大宗門的神境老祖恢復自由,這樣既可以得到兩大實力強勁的助力,同時也能夠讓兩大宗門賣力為自己辦事。

接著金隅需要這兩大宗門的老祖開始壓制太清仙門,令太清仙門的神境強者不敢妄動,這樣才能夠讓自己放手修復世界。

金隅將策略制定之後,便開始放手實施,他先前往靈隱寺小西天境域,和靈隱寺的老祖顯法禪師進行了一番深入的交流,然後在利用天道珠開始對小西天境域進行改造,令顯法禪師得脫自由,靈肉合一可以發揮出神境強者真正的實力。

在靈隱寺談妥一切之後,金隅又趕到了天魔洞,先和天魔老祖見面,然後在對方的引薦下見到了天魔洞的神境老祖血魔,金隅同樣對血魔進行了一番許諾,然後把血魔從中解放了出來。

做完這一切之後,金隅依然沒有立即進行世界修復,他直接前往太清仙門。

這次來到太清仙門,金隅可就沒有那麼客氣了,直接以叩關的方式殺進了太清仙門,來清算上一次被太清仙門算計的仇。

面對強勢無比的金隅,太清仙門上前道祖紛紛現身,想要阻攔金隅,可是金隅手持天道珠直接將他們一一鎮壓,並出手擊殺了上百道祖境存在,終於將太清仙門的神境強者惹了出來。

太清仙門的神境強者現身竟然可以動用自身的力量,又此一點便可以證明太清仙門的底蘊遠不是靈隱寺和天魔洞可比。

金隅對此早有預料,所以並沒有任何慌張,面對神境強者的強力出手,金隅手中天道珠調動強大的世界之力和對方硬撼。

神境強者可以動用自身的神國力量,這種力量和世界之力沒有任何區別,一時間雙方戰得驚天動地,整個世界都出現了動搖。

對此金隅並沒有任何顧忌,即便是這方世界崩毀了,金隅也有把握通過自己的洞天世界來吞噬掉這方世界的殘骸,因為他手中擁有完整的天道珠,只要將這方世界的殘骸收集齊全,金隅就有辦法可以令這方世界慢慢恢復過來。

不過如果世界崩毀的話,整個太清仙門可就沒有立錐之地了,尤其是現在大戰所在的位置就是太清天境域,首先要崩毀的也是這太清天。

金隅的強勢令太清仙門的道神境強者異常無奈,他們就像躲在自己洞府內的地老鼠一樣,根本無法出去,被金隅堵在自己的洞府內,在自己家大戰,反正即便洞府被打爛了金隅也不會心疼,而他們如果失去了太清天這個藏身之地,就將面臨整個世界之力的絞殺,而他們面對世界之力的攻擊不能還手擊毀這方世界,因為他們需要這方世界來庇護自己。 太清仙門的人,或者說這方世界的人都有著血脈問題,他們的血脈不為外面世界認可,如果他們從這方世界出去,將接受天劫的洗鍊,如果不能夠在天劫中存活下來,那麼他們就灰飛煙滅。

而這種天劫不會因為你修為強大而有所改變,它是遇強越強的,無論你修為有多強大,都必須要過這一道生死大關。

據說到自古便有這個規矩,而從古至今好像從來沒有聽說過有一人成功渡劫,這也是太清仙門為什麼會打金隅主意的原因。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