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悟真感覺到身體里沉睡的野獸正在覺醒,趕緊以伏字訣立刻進行壓制。

陳悟真也不客氣,直接抬手一抹,將夏妍卿的傳訊中斷了。

……

大夏皇族,九龍正殿偏殿。

「陳悟真拒絕了你的傳訊。」

「陳悟真中斷了傳訊的進程。」

「陳悟真將你拉入封禁黑名單。」

……

夏妍卿俏臉上的嫵媚之色頓時僵硬了起來。

隨即,她絕美的臉上,那些嬌媚氣息全部消散殆盡,變得格外聖潔和無奈。

「唉,行不通啊。」

夏妍卿苦笑,隨即再次發送了一個好友申請,並配上可憐兮兮的聲音道:「陳公子,妾身錯了,以後再不會拿陳公子修鍊魅惑音功了,給妾身一個機會吧。」

她聲音婉約悅耳,卻也的確是誠意十足,還帶著一絲憂慮——害怕陳悟真不接受啊!

好在,片刻后,陳悟真還是通過了她的好友申請,這次,她才算是鬆了口氣。

「陳公子,我還以為你會狠心拋下奴家呢,嚇死奴家了。」

夏妍卿傳訊,語氣柔軟,如撒嬌一般,卻不敢用魅惑之音了。

陳悟真聞言,淡淡回應道:「有屁快放。」

夏妍卿無奈,回應道:「有件事,想請你幫忙推衍一番,你看,能行嗎?是關於我們大夏皇族的『九荒神凰塔』的事情。最近,發生了一件非常詭異、非常離奇的事情,以至於,我們皇族的太祖,不得不提前出世了。」

夏妍卿略微沉思,還是說了出來。

當然,她說歸說,卻根本沒有想過陳悟真會幫忙。

她說這些話,更多的在於,她想讓陳悟真明白——她對陳悟真,幾乎沒有任何保留,所有重要的信息,都可以共享。

「武道真丹領域的極道第九境,魂極境,他目前是不可能突破的。這是他的命,但我可以幫他破這一道桎梏。至於九荒神凰塔之中……應該是出現了大量的異族乾屍吧?這種情況,目前原因我也不得而知。

但,無需理會,那些乾屍,會自行離去。」

陳悟真想到了一些事情。

只是,他心中依然有些動容。

九荒神凰塔之中出現異變的事情,是在三十七年後,夏明淵出世之後。

當時也是出現了大量的乾屍,這件事,非常邪門。

陳悟真其實也並不知道這件事最後是怎麼解決的,但他知道,此事鬧得極為轟動。

而且,諸多參與各種秘境的域外天驕,全部死在了九荒神凰塔之中,成為了乾屍!

其中,有極大部分都是非常出色的聖女甚至於神女級的絕世天驕奇女子!

「陳悟真——你,你竟是知道,知道我大夏皇族太祖的……的秘密?」

夏妍卿這一驚,當真是非同小可。

便是夏妍卿身邊,根本沒有想過夏妍卿會成功的夏可卿,此時都徹底動容了。

「這陳悟真,是神級天命師吧?這麼厲害?!」

夏可卿驚呼,芳心也不由狂跳了起來。 「嗡——」

陳悟真發送了一道璇璣石的投影請求,卻取消了其中的現實投影功能。

廣告界天王 這一次,夏妍卿瞬間通過。

隨後,璇璣石顯化出一道碗口大小的光幕投影,投影中,夏妍卿和夏可卿的生活環境,完全呈現在了光幕中。

此時,夏妍卿和夏可卿,張大了嘴兒,顯得極為的吃驚,極為的動容。

「我之前就說過,我知道的東西,遠比你們想象的多。這樣的話,不用我下次再重複吧?」

陳悟真對於夏妍卿和夏可卿的動容表現,還是很滿意的。

心術 小丫頭,年紀輕輕,學什麼少年老成啊。

沒看到,我這個萬年老魔頭,都在裝嫩嗎?

陳悟真的話后,夏妍卿和夏可卿好一會兒才恢復了鎮定的神色。

「陳悟真,我大夏皇族太祖,其一生,從不求人。他,真的不能依靠自己突破嗎?」

夏可卿美眸流轉著一絲憂慮之色,俏臉也略微有些蒼白。

她神情雖極力保持著鎮定,卻也依然很是不安。

「夏明淵不求人?那是你們沒看到他求人的時候——」

陳悟真嗤笑了一聲,沒繼續說。

要知道,重生前那一世,夏明淵可是沒少求他陳悟真——求他娶夏妍卿為道侶。

奈何,陳悟真當時認定了夏妍卿是個綠茶,怎麼看怎麼不順眼……

「好吧,或許是我們不了解皇族太祖,陳悟真,那……你能幫幫他? 漢宮斗紀 還有,九荒神凰塔里的事情,又該怎麼處理呢?」

夏妍卿沉吟了片刻,又詢問道。

陳悟真凝視著夏妍卿。

夏妍卿也沒有迴避陳悟真的目光。

她沉思之間,反而更靠近了璇璣石的投影法陣,以至於陳悟真眼前那碗口大小的光幕,幾乎擠滿了她美麗的臉。

兩人對視了好一會兒,陳悟真才露出了一絲凝重之色,隨即運轉《伏天古經》,衍化一絲天樞奧義之後,更仔細的凝視夏妍卿。

夏妍卿更顯出了幾分不安。

這時候,她當然不認為陳悟真是被她絕美的容顏給迷住了。

她很清楚,陳悟真是在運轉類似於『天命師』的能力。

陳悟真又觀看了十個呼吸的時間,才收回了目光,神情凝重的道;「九荒神凰塔,暫時關閉掉,不要進去,也不要參與其中的任何事情。這種因果,不要沾染上。」

陳悟真剛說完,他渾身一震,竟是無法自控的一口血噴了出來。

「噗——」

那一口血噴在了光幕上,光幕,竟是瞬間炸開,陳悟真手中的璇璣石,猛的一震,直接粉碎。

以他的身體強度,拿著璇璣石的手,也不由有些血肉模糊。

「夫君。」

「陳公子。」

方凌曦和林詩琴察覺到異常,瞬間站了起來,來到了陳悟真身邊。

「沒事,璇璣石質量不好,陣法爆炸了。」

陳悟真壓下心中的駭然,神色努力的保持著鎮定,平靜說道。

「嗡——」

一縷縷《伏天古經》的力量流轉,久字訣的奧義顯化,陳悟真的手,一點點的恢復了起來。

很快,他的手恢復了正常,而方凌曦和林詩琴又很是吃驚——這樣的恢復手段,實在是太厲害了!

「夫君,等到了皓月學院,我給你買個價值五萬元晶的璇璣石,用質量好些的。」

方凌曦有些心疼的說道。

她縴手伸出,拉起陳悟真的手,輕輕揉了揉。

「嗯,凌曦你真好。」

陳悟真柔聲笑道。

「應該的,還是夫君對凌曦更好。凌曦,反而拖了夫君的後腿呢。」

方凌曦輕嘆了一聲。

「凌曦,你永遠都不會拖我的後腿。沒有你,我的一切,毫無意義。」

陳悟真將另一隻手放在方凌曦的手上,捂在手心。

原本無比擔心的林詩琴,美眸之中顯出一抹黯然傷神之色,隨即很快的恢復了明凈。

她默默的後退了回去,並沒有打擾這兩個人的恩愛。

她也知道,陳悟真對方凌曦用情很深,但方凌曦是否真的愛陳悟真,卻很難說。

任何事情,總歸是會有個過程的。

只要這個過程,在不斷的變好,就是一件好事。

而方凌曦,也嘗試著在努力的去將一顆芳心更多的放在陳悟真身上。

這一點,林詩琴欣慰陳悟真付出開始有了回報的同時,也難免有些失落。

……

大夏皇族。

「陳悟真。」

親見傳訊在陳悟真說完之後忽然異常斷開,並察覺到了一道血光一閃,夏妍卿也不由芳心一緊,頓時意識到出事了。

天命師可怕,但同樣因為涉及到了一些天機,因而多半會遭受到一些反噬。

一些天命師一旦實力強大到了一定的程度,堪破各種天命之後,往往也會引來詭異而離奇的劫難。

這世間的天命師的珍貴,便在於,天命師的稀少。

而天命師既然如此強大逆天,又為何會稀少?

便在於,其會非常詭異的消失,或者是遭遇劫難!

陳悟真之前出現的情況,瞬間連璇璣石都綻放出了血光,顯然不是普通的事件。

這時候,夏妍卿已經不僅僅是擔心,甚至於有些自責了。

她讓夏柯凡去幫助、討好陳悟真,未必不是送人情。

現在開口尋求幫助,解決大夏皇族太祖的事情,卻瞬間被陳悟真說破了很關鍵的東西。

這些不算天機,也並非是很重要的秘密。

但,大夏皇族太祖要突破天命桎梏,踏入武道真丹領域的極道境界,那就不同了。

陳悟真自信可以解決這樣的問題,甚至還給出了九荒神凰塔之中詭異事件的解決之法。

可在這解決之法說出的瞬間,就遭遇到了反噬!

這事情之可怕,已經超乎想象!

「可卿,剛才的傳訊過程,有記錄下來嗎?」

夏妍卿略微沉吟,詢問道。

「嗯,有的,不僅有璇璣陣法自行的記錄,還有我的璇璣石投影也開啟著。有記錄的。」

夏可卿當即聲音凝重道。

「嗯,那就好,將記錄都調出來,我們去見明淵太祖。」

夏妍卿語氣極為嚴肅,同時她美眸之中,也有著深深的擔憂之意——陳悟真到底怎麼了?會不會因為這劇烈的反噬,而出事?

她甚至於不敢去想。

夏可卿沒有遲疑,立刻將偏殿之中的璇璣法陣開啟,並調取其中的投影記錄。

只是,原本充滿了期待的夏可卿,卻在此時顯出了驚訝以及極為難以置信之色。

「怎,怎麼可能?!」

她忍不住驚呼出聲。 「怎麼了?」

這時候,夏妍卿立刻來到了夏可卿的身邊,同時本能的看向璇璣法陣之中的能量樞紐區域。

醫道版玄幻 能量樞紐的區域里,並沒有什麼天晶石的損耗。

或者說,其中的天晶,最近半個時辰里,幾乎沒有任何使用過的痕迹。

也就是說,之前的璇璣法陣,完全失效了。

「沒有記錄嗎?不是一直會自動持續記錄的?調取記錄看看。」

夏妍卿這時候也吃驚了起來。

很快,她將璇璣法陣之中的璇璣石拿了出來,然後查看其中的記錄。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