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軒笑道:「其實高叔祖說的也不錯,先祖在最後關頭留下的那些東西,本就是為了我等後輩準備的,不過除了先祖特意準備的東西之外,其餘的東西都是無法得到的,哪裡雖然藏有無數強大高深的功法,包含了天域人族絕大部分的精華,但卻只是歸先祖保管,而並非屬於先祖,便是我,也必須達到先祖的種種要求,方才能夠得其一二。」(未完待續。) 葉文彥點點頭道:「自當如此,那裡所藏的都是人族的瑰寶,若是不加以限制,萬一落到別有用心之人手中,後果可就不堪設想了。」

「的確如此。」陸軒點點頭道:「雖然如今天帝宮在我的掌控之中,但卻並未認我為主,若是我發生什麼不幸,天帝宮將會再度封閉,等待下一位有緣之人。」

葉文彥大手一揮道:「不會發生此等事情的,哪怕拼著九華盟覆滅,我們也一定會保全你的性命,即便是這天劍大陸待不下去了,你也還是有地方可去的。」

說話間,葉文彥看了凌瑾一眼,陸軒頓時心中明了,暗道高祖爺爺不愧是曾經風頭冠絕天劍大陸的劍儒,他竟是早就幫自己想好了退路。

如果真的發生不幸,他們沒能擋住索爾,那封魔大陸反而是成了他們最後的避難之所,對付宣迦南,可遠比對付索爾要來得簡單,只要自己能夠在索爾打破封魔大陸的結界之前突破至超凡境,那麼一切困難便是迎刃而解。

「先不說這些了,現在遠沒有到山窮水盡的地步。」葉文彥道:「軒兒,你準備何時前去天帝宮?」

「現在二叔雖然身體有些好轉,但卻不宜有太多的運動,我估摸著七天之後二叔能夠恢復得七七八八,那我們便七天後動身。」

葉文彥點點頭:「如此也好,那便這麼定了。」

等葉文彥說完之後,葉無痕道:「到時候你們去便行了,九華盟如今局勢才剛剛穩定下來,我不宜離開,我便留在九華城中坐鎮吧。」

葉文彥輕嗯一聲:「九華盟如今是經不起第二次動亂,的確要有人坐鎮。不過我去祭拜完先祖之後便會回來,到時候九華城便交給我吧,無痕你也去天帝宮看看。」

陸軒稍稍吃驚道:「高祖爺爺您不去天帝宮中閉關嗎?那裡面有著先祖留下來的許多奇妙之地,對於修鍊之道大有裨益,別的不說,單單是那悟道閣。便足以讓天下人為之瘋狂,您若是在其中閉關個一年半載,說不定還能夠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說罷,陸軒隨即向眾人簡單的介紹了一下悟道閣的好處。

聽完陸軒的話,葉文俊不由得嘖嘖稱讚道:「蘊含無數大道於一處閣樓之中,這是何其雄壯的手筆,天下武者欲求一道而不可得,但在這悟道閣中,竟然隨時都有無數的大道理念環繞於身邊。」

陸軒笑了笑道:「先祖已達真神之境。更是無限接近於神王,已經站在了人族的最巔峰,什麼手段在他老人家手中那都不是不可想象的,到時候高叔祖你可以大飽眼福了。」

葉文俊嘿嘿一笑:「你這說得我都有些迫不及待的,有個好祖宗就是好啊,聽你說,天域人族想要進入其中修鍊非得立下大功不可,如今我們卻能夠輕易進入其中。當然,也虧得有個好後輩。哈哈。」

說話間葉文俊滿意的拍了拍陸軒的肩膀,陸軒汗顏道:「非常之時行非常之事,若是先祖還在世,自然不會徇私我等,但現在已經到了天劍大陸的危急關頭,天域人族也是興衰未卜。自然不必拘泥於那些規矩。」

葉文彥卻是看了自己這弟弟一眼道:「文俊,我必須得叮囑你一件事情,你是個劍痴,一片痴心可助你悟道,卻也能讓你誤入歧途。如今你好不容易從九華山中解脫出來,我可不希望你再度沉淪其中。」

「悟道閣中留下來的萬千大道,那是先祖以絕頂之姿花了數萬年之久才悟出來的,你若是再度沉溺於其中,恐怕直到老死都無法出得了悟道閣,你若是不能保證這一點,這悟道閣,我看你不進也罷。」

「哎哎哎,別啊。」葉文俊連忙求情:「吃一塹長一智,經過九華山中的百年閉關,我早已經解除了心魔,你如今萬千大道就擺在面前你不讓我參悟,可不得逼我又生出心魔來不是。」

陸軒輕笑道:「高祖爺爺放心好了,天帝宮中一切由我掌控,萬一高叔祖真的沉溺於其中不可自拔,我自然有辦法讓他解脫。」

葉文俊聞言滿意的笑了笑,拋給陸軒一個還是你小子懂我的眼神。

前往天帝宮的事情便是這麼定了,九華城中再度恢復了往日的平靜,而陸軒也享受著久違的安寧,自從前往八方聖殿起,陸軒便是再未有過此等安逸的心情,即便是身處封魔大陸之時,陸軒也時刻惦記著修鍊與回天劍大陸的事情,心思半點不敢放鬆。

而盟主府中也是前所未有的熱鬧,林欣怡與趙冰兒等人自然是圍繞著陸軒一刻也不放鬆,這麼久未曾見面,甚至一度以為失去了陸軒,如今重逢當然滿腹衷腸需要傾訴,是以陸軒無論前往哪裡身後都跟著一群女伴,呃……除了晚上的時候。

第一晚陸軒是安歇在趙冰兒房中的,他們二人算起來是分別最久的,先是趙冰兒沉睡,隨後又是陸軒失蹤,哪怕是林欣怡這個大婦也不曾爭搶。

以往的冰霜美人難得的展現出了熱情似火的一面,十八般武藝紛紛施展出來,伺候得陸軒快活如神仙,無盡的愛意都在兩人的糾纏之中盡情釋放。

事畢兩人說著體己話的時候,陸軒才知道自己這七天的「行程」早已經被她們幾女給安排好了,第一天屬於趙冰兒的,第二天是屬於林欣怡的,第三天是夏晨曦,第四天是陳小涵的,第五天是張冬爽的,至於最後兩天,眾女就準備給陸軒放假了,好好休養休養,免得累壞了。

陸軒輕輕擁著趙冰兒,伸出手指颳了刮她的瓊鼻道:「你們倒是不客氣啊,把我當苦力使了是吧?你們這麼個用法,萬一給用壞了怎麼辦?」

趙冰兒輕哼一聲道:「誰叫你自己找這麼多的,我們都還沒說你呢,你倒是說起我們來了。本來呢,我們還跟那位凌姑娘商量著,要不要把最後兩天讓給她和她那位如花似玉侍女凌柔姑娘的,誰知道她只是紅著臉拉著凌柔匆匆離開了,也沒了下文。」

陸軒聞言苦笑:「我的姑奶奶,我跟凌瑾凌柔可真沒什麼,你們可別亂來,人家可是魔族的一方統領,發起火來,我都未必攔得住她。」

「是嗎?可我瞧著那凌姑娘的模樣,可不像是對你有什麼惡感。」

「……沒惡感也不代表非得發生點什麼吧?不過說起來,凌瑾真的臉紅了?我認識她這麼久了都未曾見過她臉紅的模樣。」

「好你個陸軒,躺在我床上還敢想別的女人?」趙冰兒露出了難得的刁蠻一面,捏著陸軒的鼻子直接翻身坐到陸軒身上,露出一片雪白的香肩,眉間露出一絲媚意道:「看來你還有所保留嘛,我倒要看看今天我這塊地,能不能累死你這頭耕牛。」

陸軒目瞪口呆之際,趙冰兒已經一言不和就開始下一輪征程了,春色滿屋……(未完待續。) 餘下的幾日,陸軒自然是清閑無比,或是帶上一壺小酒,找名為叔祖,實則與朋友無異的葉文俊大談劍理,或是叫上陸瓊前去找陸羽,一家三口共享天倫之樂,或是調教唯一的弟子秦月怡,或是帶上阿狸敖澤上街大肆採購一番,回來紛紛將禮物送給眾人,偶爾興之所至也會去找葉無痕,關心一下九華盟的事務。

除此之外,堂妹葉萱萱也會時常過來玩樂,讓陸軒出乎預料的是,跟葉萱萱關係最好的竟然是凌瑾與凌柔,有著這位九華盟的大小姐帶著,凌瑾主僕二人在九華盟中倒也待得不錯,雖然並非同族,但終究都是女人,有的是話說。

總而言之,陸軒這幾日過得是忙中有序,充實無比,這兩年來到處奔波的勞累,在這短短几天之間便是已經緩解了大半。

可惜,快樂的日子總是短暫的,七天的時間轉瞬即過,二叔葉浩然已經恢復得七七八八了,早在四天前便能夠下地行走與常人無異,隨後每日勤加修鍊,恢復得比陸軒想象中還要快上不少,畢竟他的底子擺在那裡。

而這幾日葉無痕雖然號召九華盟屬下所有人大肆尋找索爾的蹤跡,但卻並沒有半點相關消息,只是沒有消息,便是最壞的消息。

第八日清晨,一大早眾人便是濟濟一堂,齊聚於盟主府中,按照之前商議的,陸軒今日便要帶他們前去天帝宮了。

除去葉無痕之外,其餘眾人皆是準備跟陸軒一齊前去,除了去瞻仰天帝宮的神跡之外,也是為了祭拜一下葉家先祖葉天,於情於理,他們自然都該前去。

本來陸軒是沒準備帶凌瑾二人前去的。那裡畢竟是對人族來說最重要的地方之一,不過葉萱萱跟她們二人相處甚好,央求了陸軒半天,連續叫了幾天的好哥哥,說是自己在那裡修鍊也無聊,陸軒想了想。也就乾脆一起帶上了。

畢竟將凌瑾二人留在九華盟中他也不放心,還不如帶在身邊來得安心,反正一入天帝宮便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也出不了什麼亂子,更何況以凌瑾的實力,即便是想要破壞天帝宮也做不到。

為了保密起見,陸軒讓所有人都進入了太乙鼎之中,外人雖然知道石城附近有一處遠古大能的遺迹,卻並不知曉其中便是天帝宮的所在之地。具體如何進入天帝宮更是無人知曉,唯一一個之情之人若相依,如今卻已不在了。

要知道索爾乃是魂族之人,搜魂這種手段對他來說實在是輕而易舉,若是陸軒輕易的將進入此地的辦法暴露出來,然後再被索爾找到一個落單之人搜魂,天帝宮可就徹底的暴露了,由不得陸軒不謹慎。

石城之中是有傳送陣的。倒也免了陸軒一番跋涉,直接通過傳送陣陸軒便是飛快的來到了石城。隨後自然再不耽擱,徑直飛向那片世人眼中的遠古遺迹。

籠罩住這片遺迹的光幕依然如初,這些年也有不少武者試圖從這裡闖進去,搏得一份機緣,可惜沒人能越過這道光幕,大多喪生於此。

陸軒運轉起太乙歸元訣。在太乙之力的護身之下,乳白色的光罩不曾給陸軒帶來絲毫的阻礙,輕易的便讓陸軒進入其中。

熟悉的遠古森林出現在陸軒眼前,對此他早已輕車熟路,徑直飛向血脈護罩所在之處。

不多時。冷清的天帝宮中閃過一道人影,闊別多時的陸軒終於又回到了這裡,一切如初,只是……

陸軒朝迴廊的盡頭看去,那裡曾是若相依的居所,當初他們在這裡的一年之中,若相依便是住在那裡,阿狸層不止一次的在若相依洗澡的時候將陸軒騙過去偷看,如今物是,人已非。

阿狸沒有進太乙鼎,它不喜歡呆在那裡面,一路都是趴在陸軒的肩頭,看著陸軒轉頭看過去,阿狸心情也有些低沉,小爪子無意識的在陸軒的肩頭上撓了撓,低聲道:「相依姐姐不在了。」

陸軒回過神來,摸了摸阿狸順滑的腦袋,強笑一聲道:「我們會給她報仇的。」

說到這,陸軒緊了緊拳頭,一個索爾算什麼,他不僅要殺了索爾,還要步入天域,殺盡那魂族!

太乙鼎被陸軒取了出來,一道白光將身處太乙鼎中的人全都送了出來,一時間這天帝宮的中央大殿中便是濟濟一堂。所有人或好奇,或莊嚴的打量著四周的場景。

沒有人亂動,哪怕是對悟道閣惦記已久的葉文俊此刻都滿臉肅然,這裡,便是先祖的隕落之地,是人族至高無上的宮殿!當年在天域之中,天帝宮便是人族心中的聖地,只要天帝宮在,人族便無憂。

「這就是天帝宮了?先祖隕落之地?」葉文彥打量著這座宮殿道。

陸軒點點頭:「不錯,先祖當年被一眾強者追殺,無奈之下封鎖天劍大陸,隻身下界,只可惜其時他已經油盡燈枯,回天無力,布置好傳承之後便是隕落了。」

「那……這裡可有先祖坐化的屍身?」

「這倒不曾見到,當年先祖只留下了一道虛影,跟我絮叨了一些當年的往事,以及一些遺願。」陸軒搖了搖頭,但隨即他又道:「不過我有一個猜測。」

見眾人看向他,陸軒也不賣關子,直接說道:「我猜想先祖可能在最後關頭以身化道,散盡數萬年修為,這才成就了那悟道閣,否則的話很難解釋悟道閣這等神奇之地究竟是如何來的。」

葉文彥聞言輕輕點頭:「這倒是有很大可能,先祖真乃奇人啊,這一生為人族操碎了心,即便是隕落之後也不曾留下屍身,反而以身化道,留給後人無盡財富。」

「您也不必悲嘆,先祖乃是豁達之人,肉身對他來說只是一具皮囊而已,又豈會計較這些。」

說完話,陸軒伸手指引道:「隨我來吧,這間密室便是先祖留下虛影,給我留言之地。」

眾人步入這間不算大的密室,其內陳設十分簡單,陸軒當初退出去便再也沒有動過這裡的任何東西,僅僅帶走了葉天留給他的東西。

輩分最高的葉文彥當頭,其餘人等緊隨其後,所有人都懷中一股敬畏之心,不僅僅是因為葉天是先祖,更因為他是天帝。

走到當初葉天擺放丹藥功法的那張桌案之前,葉文彥拂去全身塵土,雙手前伸,雙掌相疊,緩緩跪下,余者包括陸軒在內亦是緊隨其後跪倒在地,齊行吉禮。

看著旁邊的人都跪了下去,凌瑾微微有些窘迫,這裡的人除了她之外都是葉氏後人,便是林欣怡等人雖然與陸軒尚無夫妻之名,卻有夫妻之實,自然也應該行禮,唯獨她算個外人,不過微微一遲疑之下,她也是下跪行禮,她如今已知曉跪的是誰,天族天帝,此等人物,祭拜一番也無妨。

「葉氏第三百七十三代後人葉文彥,領子孫五代,祭奉先祖,叩拜祖恩!」

葉文彥叩頭,撞地有聲,余者照做,三揖三跪三叩。禮畢之後,葉文彥率先起身,隨即取出一塊紫檀木所制牌位,恭恭敬敬的擺放在了桌案之上。

看到這一幕,陸軒心中暗道慚愧,他在這裡呆了這麼久,竟然都沒想過給葉天立一塊靈位,還是高祖爺爺想得周到。

陸軒往靈位上看去,只見其上書有「人族天帝,葉氏先祖葉天之靈位」幾個大字,每一筆每一劃都出自葉文彥之手,葉文彥被稱為劍儒,這一手字的造詣,絲毫不遜色於他的劍道功夫。

時至今日,距葉天隕落以逾萬年,他終於得到了後輩的祭祀,一生可堪圓滿。(未完待續。) 靜默片刻之後,葉文彥出聲道:「讓先祖安歇吧。」

眾人隨即依次退出房間,陸軒走到前頭領路出聲道:「天帝宮中最重要的地方有四處,分別是典藏閣,珍寶閣,悟道閣與戰神殿,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地方種植了不少珍稀的靈材,以供煉丹之用,不過這些地方都是設有禁制的,沒有達到對應的實力之前是無法動用的。」

葉文彥略微一思索便道:「先去典藏閣看看吧,天劍大陸在萬年前一役中,無數宗門被魂族魔族所滅,以致傳承丟失,想要讓天劍大陸重回當年的巔峰,唯有找回那些丟失的傳承了。」

陸軒點點頭,引領著眾人前去典藏閣,不過如今他也僅僅只能讓眾人開開眼界罷了,按照葉天定下的規矩,除去之前挑選的東西,以他現在的實力也僅僅只能夠再挑選五件而已,根本不可能恢復天劍大陸昔日的榮光。

進入典藏閣,眾人瞬間便是被那密密麻麻的書架給震驚了,均是一副口呆目瞪的模樣,他們何曾見過如此之多的典籍。他們本以為九華盟收藏的功法武技就已經夠多了,但跟天帝宮的典藏閣一比,連小巫見大巫都算不上,簡直就是冰山一角,九牛一毛。

看著眾人的表情,陸軒莞爾一笑:「我第一次見到典藏閣時也如你們一樣震驚,這裡面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包羅萬象,只有你想不到。沒有它不曾收藏的,這裡,是整個人族智慧的結晶。」

葉文彥終歸定力十足。雖然說一開始被這無數典籍晃花了眼睛,但隨後便是清醒過來,輕輕點頭道:「我們先看看吧,唉,天域人族失了這麼多的典籍,也不知道如何了。」

隨即眾人三三兩兩的開始分頭行動,目光被書架上的珍貴功法所吸引根本移不開。時不時的能聽到驚嘆之聲,隨即又是傳出一陣惋惜之音,顯然。他們都嘗試過了,這些典籍他們的根本拿不下來的。

陸軒也開始尋找典籍了,不過他早已經將這裡看了個遍,自然不用一一看過去。徑直便來到了儲藏劍道武技的地方。

跟隨在陸軒身邊的除了阿狸之外。還有一人卻是葉文俊了,看著身後的葉文俊,陸軒忍不住笑道:「叔祖,你老跟著我幹什麼,這裡這麼多典籍,難道你就不去看看。」

葉文俊嘿嘿一笑道:「看了又有什麼用,無非是開開眼界,或者跟他們一樣驚叫兩聲。然後留下無盡的嘆息,平白給自己添堵。我還不如眼不見為凈。」

頓了頓,他又道:「但是跟著你就不同了,你可是能從這裡面取出典籍的,你想想啊,咱倆都是習劍的是吧,這你能用的,我自然也能用,可不比他們強多了?」

陸軒笑著搖搖頭:「若是高祖爺爺他們有什麼需要的,如果我能取得出來,我自然也會拿出來送給他們的。不過叔祖你跟著我也好,我們一起參詳一下,看看哪些劍法的性價比更高。」

葉文俊笑靨如花,連連點頭道:「正是如此!」

陸軒也不多說,開始看向書架上所盛放的典籍,他也是時候需要補充一些強力的武技了,如今他的實力已經今非昔比了,昔日的許多劍招都感覺有些根本上他的實力了。

如今能拿來對敵的武技,僅僅只有三套,一套天劍九重,但如今他僅僅只掌握三式,一套星空劍訣,這套劍訣陸軒自得到以來便是在不斷的完善,威力亦是不俗,對付普通的太虛境後期武者足以一戰,至於另一套鳳翔九天劍法,陸軒卻是越用越不順手了,無他,只因為他體內的冰鳳血脈太過稀薄,雖然這套劍法在冰靈手上能發揮出強大無比的力量,但對他而言甚至還不如星空劍訣來的順手。

除此之外,陸軒僅有一招靈犀一劍能勉強用一用,如此算來,天劍三式,星空三式,再加上靈犀一劍,陸軒僅僅只有七招可以,實在是太過單一,若非他還擅長符道,加上煉體神通威力不俗,對付那些頂尖強者根本不夠看。

而陸軒接下來的目標,已經不再是司空正卿這等天劍大陸上的巔峰武者了,而是曾經的半步魂聖——索爾。

司空正卿再強,那也有著葉文彥等人能夠對付,但對付恢復了部分實力的索爾,哪怕是葉文彥與葉文俊加在一起也不夠看,整個天劍大陸上,唯一有希望擊敗索爾的,僅有陸軒一人,而且,那還必須是突破了超凡境的陸軒。

葉文俊也開始隨著陸軒一起查看書架上標註的種種強大劍術,雖然對於這裡存放的劍術之強大早有心理準備,但真正仔細的查看之時,葉文俊還是忍不住有些失態,忍不住的不停咽口水,對於一個劍痴而言,還有什麼誘惑比眼前的這些劍術來得更強大呢?

「好劍法啊……這一劍,嘖嘖,哇,這一套更強,斬斷逝水流,一劍動九州……」

葉文俊目光不斷的在一眾劍術典籍之上移動,口中無意識的驚嘆出聲,他恨不得每一套都拿出來研究一番,每一套都有可取之處,可惜他知道有些劍法雖然無比強大,但根本不是自己如今能夠修鍊和研究得透徹的,而且,陸軒也未必拿得出來。

不過很快,葉文俊便是盯上了一套劍法,連忙叫陸軒過來看,被葉文俊拖過來看了一眼之後,陸軒便是笑了出來,沒想到葉文俊跟他的審美觀完全一致,葉文俊看上的這套劍法,名叫末日流星劍,分明就是陸軒第一次入典藏閣便看上了的一套劍法,乃是入聖境的末日尊者所創。

「這套劍法雖妙,但現在我恐怕是拿不出來的,而且……如今我並不缺這種類型的劍法,若是叔祖你喜歡,我可以將另一套靈犀一劍交給你,雖然不及末日流星劍強大,但威力也是不俗的。」

聽完陸軒的話,葉文俊咂吧著嘴,顯然很是惋惜,口中念念有詞的道:「末日流星,捨身一劍,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多麼瀟洒帥氣的一劍啊,這才是真正的劍客啊,可惜了,可惜啊……」

陸軒笑了笑,不管葉文俊在那邊犯癔症,而是繼續搜尋合適的劍法,一瞬間,陸軒的目光在一套劍法的身上停了下來,輕聲喊道:「叔祖,過來看看這一套劍術。」

葉文俊狠心將目光移開,走向了陸軒那邊,五個大字瞬間映入他的眼帘——三清破魂劍。(未完待續。) 「三清破魂劍……」葉文俊喃喃的念了出來:「一劍三式,玉清破人魂,上清破地魂,太清破天魂……余鑽研魂道三千年,特創此三式,破盡天下魂族,自此書成,隕於余劍下魂族者,魂聖二十有餘,魂尊數百,魂皇以下不計其數……」

認認真真的看完這套劍法的介紹,葉文俊帶這樣一絲驚訝看向陸軒道:「這門劍術,竟然是專門針對魂族的?」

陸軒點點頭道:「不錯。你看,這玉清尊者也是入聖之境的實力,但他在創下這門劍術之前便斬殺了二十多名同境界的魂族,可見其實力究竟如何,待得此書成了以後,說不定還有更多的魂聖被其斬殺。」

葉文俊表示明白,隨即道:「你是想學習這套劍法來對付索爾了?」

「是啊,如今我們最大的敵人便是索爾了,在除掉他之前,誰也不敢提心弔膽,若這套劍法真的對克制魂族有奇效,那您和高祖爺爺學會之後,說不定有著與索爾一拼的實力。」

「說得有理,總不能讓你一個人背負對抗索爾的重任,我們這幫老東西能幫上一些忙自然最好,不過,你能取出這套劍術么?」

陸軒轉頭看向這套三清破魂劍,咬咬牙道:「試試看吧,這套劍術雖然強大,但畢竟是專門針對魂族的,要求未必會有多高。」

說話間,陸軒已經伸出右手朝放置三清破魂劍的柜子中探了過去。

而就在他的手距離典籍還有三寸之遙時,一道結界的光芒亮了起來,被結界所阻,陸軒前伸的手頓時被擋了下來,哪怕陸軒用盡全身的力量,也無法再向前延伸半分。

葉文俊眉頭一皺,露出一絲惋惜之色,看來這三清破魂劍陸軒是拿不出來了。陸軒倒是不想放棄,難得遇到一套專門針對魂族的劍術,若是就此擦肩而過實在是可惜,而且,他總覺得這結界給他的感覺似乎有些怪異,似乎並非是強行阻擋自己一般。

撤回右手,陸軒端著下巴思量起來,見他如此,葉文俊勸道:「算了軒兒,咱們也沒必要跟他死磕,沒了這門劍法,未必就不會是索爾的對手了。」

陸軒擺擺手,示意葉文俊不要打擾自己,隨即伸手取向了那套末日流星劍,葉文俊看到有些納悶,陸軒剛剛不是還說那套書取不出來嗎,怎麼還去嘗試?

而在陸軒取向末日流星劍之時,一道禁制頓時出現,牢牢的護住了這套典籍。看到這熟悉的一幕,陸軒頓時笑了,果然如他所想,他明白了。

不再理會末日流星劍,陸軒這一次繼續嘗試取出三清破魂劍,葉文俊卻是被陸軒這一番莫名其妙的動作搞得有些摸不清頭腦了,不過他相信陸軒不會無的放矢,就站在一旁看著陸軒。

眼看著陸軒就要觸到典籍,結界再度出現,而在這道結界出現之後,陸軒並未撤手,反而不住的緩緩挪動手掌,似乎在對那個結界動什麼手腳一般。

很快,出乎葉文俊預料的一幕出現了,那結界在閃了兩下之後竟然消失了!沒有了結界的阻礙,陸軒很順利的便是將這套三清破魂劍拿到了手。

葉文俊瞪大著眼睛指著陸軒手中的典籍道:「這……軒兒你是如何辦到的?」

陸軒笑了笑道:「雖然之前被結界所阻攔,但給我的感覺卻不太像是先祖布下的禁制,我在末日流星劍那裡試了一下之後發現果然如此。如果我所料不錯,剛剛那結界應該就是這本書所自帶的,也就是那位玉清尊者所設下的結界,目的就是為了考驗修習者,若是無法破得了那個結界,自然沒資格帶走他嘔心瀝血創作的劍術典籍。」

葉文俊聞言恍然:「原來如此,倒沒想到其中還有這等巧妙,還是軒兒你觀察仔細。」

陸軒不無得意的道:「不瞞你說,這典藏閣中許多典籍我都嘗試取過,失敗的次數佔了九成九,先祖禁制跟普通結界的差別我還是能夠分得出來的。」

成功拿到三清破魂劍,陸軒心情大好,拍著葉文俊的肩膀道:「叔祖,你有沒有想要的武技,我送你一套。」

葉文俊擺擺手道:「還是不用了,好鋼要用在刀刃上,這裡這麼多東西,總有不少你能夠拿得出來的又實用的。」

說到這,葉文俊頓了頓道:「再說了,現在我看上的你也拿不出來,這退而求其次吧,不是我的風格,你懂的啦。」

陸軒忍不住笑了,說道:「後面這句才是實話。」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