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即往着道觀門裏走去。

腳步剛踏入門檻裏面,卻被一股很強的力道反彈了回來。

“嘿嘿,師傅!是我,你將結鏡收回去吧。”雷動對着道館裏面一聲大喊。


“進來吧。”一息之後,只聽老者低聲一喊。

一道透明的光在雷動面前閃過,而後小步往裏走去。

“師傅,這次怎麼會這樣?”雷動對着正坐在地上療傷的老者說道。

“人有失手,馬有失蹄!烏袍老道我,這次運氣差。居然被這羣雜種追殺,不然兩個照面我就能將其打殘。”烏袍道人眉頭一皺,氣聲說道。

“嘿嘿,師傅,你每次都做爛好人!有什麼好做的!這次幸虧你跑得快,不然徒兒可見不到您了!”雷動微笑着對着烏袍道人說道,那一開始的陰霾之色已經開始淡去!

“你懂個屁,救人一命,別人也會就你一命。一命啊抵一命!可能因爲我今天救人一命,等我有危難的時候,就有人會來救我!”烏袍道人眼睛微閉起來,氣着罵道。

“雷哥,你師傅沒事吧!he,沒事我就回去了,he,跑的我累死了!”孫洪緩緩跑進道觀之中,喘着大氣說道。

“呵呵,沒事,沒事了,你先回去吧。這次謝謝你通風報信啊!”雷動撇過頭對笑着對孫洪說道。

“沒事?想走?”孫洪剛欲說話,一道蒼老的叫喊聲傳進觀中,而後一道白影慢慢出現在門口。

“你是?”看着白衣老者,雷動疑惑的問道。

“臨霸!”老者緩緩出口,淡淡的講出兩個字。

而後白衣老者一個閃身,出現在了雷動面前。單手成掌,抓向正在療傷的烏袍道人。

看着老者的動作,雷動右手一撇,將這老者的一掌阻絕開了。

“嘿嘿,臨老爺子,你打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傷員有什麼意思。來,小子我來和你過過招。”雷動身形一動笑聲說道。

右手手掌向着老頭招了招,臉上還帶着一絲譏諷味道。

“小子,勇氣可嘉啊!看掌!!!”老者回答少年的話後,突然一掌襲向雷動胸口處。

“呵呵!這裏不適合打鬥,我們還是去外面吧。”低聲冷笑的說了一句,雷動身形往着門外跑去。

一番追逐後,兩人來到一塊空地。

“火劈乾坤。”雷動在停住腳步之後,就是一回頭,雙手成掌,打了個偷襲,掌中火焰猶如一條紅龍一般襲向臨霸。

“呵呵,就這點本事?”老者不屑的冷笑道。

“青龍藤。”

老者看其動作,身形只是微微一退,而後口中一道低喝。


雙手成掌,掌心有着一條巨大的藤蔓飛向雷動,完全阻擋了火焰噴射而出的力量!只見那條手臂粗細的藤蔓飛向自己的身體。要將雷動圍繞起來。

被其輕而易舉的一招打斷了自己的武技,雷動心裏一急,左腳向左邊大步一跨!站成了一個練武時基礎動作,扎馬步的樣式。

“火變火麒麟!”一聲大喝,雷雷哥身上燃起熊熊火焰,強大的內氣威壓馬上從丹田之處滲透出來。

本身的一個實力也從6品內鬥士一下子漲到了3品內敗師。

而且那燃起的火焰將着快要碰到其身體的藤蔓那一小段燒成了灰燼。

白衣老者往後退了一步,口中吐了一口鮮血。

“小子,本事還挺大,居然將我本體精元轉化成的藤蔓燒成灰。今天要是不將你斬殺,日後我還有何臉面在白帝城中混!”老者擦了擦嘴角的血跡道。

“木槽籠”老者低聲冷喝道。

手中的藤蔓突然消失,在消失一會後,突然空中一道劇烈的風聲從雷動耳邊刮過!

隨即一個巨大的木製牢籠出現在其頭頂上方。 “轟”的一聲,巨大木製牢籠與着地面發出猛烈的碰撞聲響。

“小子,看你這次如何逃出我的手掌心。呵,哈哈·哈哈~”老者望着木牢與地面緊緊的貼在一起,眼神中露出一股陰狠,盯着雷動冷笑道。

“嘿嘿,老小子!你確定,你這個木牢能將我罩住。”雷動聳了聳肩,不屑的道。

那俊俏的笑臉上,多出一抹猥瑣的笑容!

“火劈乾坤。”低喝一聲,掌心中射出一道火焰。

與着上次雷動發出的火焰不同的是,這次的火焰顏色更加紅豔了。

只聽“哄”的聲響過後,那木牢已經被雷動的火焰懶腰折斷開來。

“怎麼樣?臭老頭,你就這點本事?是不是該換我了!”兩個手掌將手心裏的灰塵拍了拍,眼神射出一股狠毒,掌化成拳,向着老者衝擊過去。

“奶奶的,這小子還真有兩下!哼。”老者卻不以爲然,身形擺了擺正,手型爲掌想擋住雷動那一拳。

嘴巴一斜,雷動丹田內部內氣促動,那波濤洶涌般的內氣聚集到雷動的手臂之處。

“砰”的一聲巨響,一拳一掌想胡碰撞在一起。

拳腳互相觸碰之時,雷動和老者身邊捲起一股狂躁的塵土。

“喝!”雷動大喊一聲。又是一股強大內氣衝擊到了雷動手臂之處,而後傳遞到那拳頭處。

“噗”老者喉嚨口一熱,一道血液從嘴裏留出。老者的身體因爲少年拳頭中巨大的能力波動,退了數百步遠後,兩腿一軟,坐倒在地。

因爲他的那種小看人的心理,導致自己被他一拳擊傷,毫無還手之力。

“嘿嘿,怎麼樣!老匹夫,還繼續嗎?”雷動擺了擺拳頭,向着倒地的老者揮了揮,眼神帶着一股狠辣笑着說道。

“別,別別。”老者兩眼盯着雷動擺動的拳頭,驚恐萬分的道。

“咱,有話好好說。咳咳。”老者卻因爲自己的傷勢咳嗽起來,想站起身來,卻站也站不起來。

看向已經起不來身的老者,雷動眼睛中突然出現一抹凌厲的殺意。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雷動冷聲說道,最後4個字說的,連雷動自己都感覺毛骨悚然。

“嘿嘿,這樣應該嚇到他了吧!”雷動心裏偷笑着道。

身形一動,雙拳中含着巨大威懾力擊向倒地的老者。

“別,別,別打!我賠錢,要多少錢,我都給!別,別!”看着擊向自己的雷動,老者雙手護住自己已經白髮蒼蒼的頭,話語中透出一股驚悚的味道說道。

“嘿嘿,是嗎?我說多少,你給多少?”雷動聽到錢這個字眼後,停下了已經快要貼向老者手臂的雙拳。

隨即坐在老者對面的地上,嘴角浮現一抹微妙的浮動道。

“呼,是,是,你說多少,老夫我給多少。”感覺那那股拳頭中的能力波動消失後,老者鬆了一口氣。

對於錢和自己的命相比,老者更珍惜自己的命,畢竟活了這麼長時間了,更會怕死一些。

“好,我就喜歡你這種直性子。30萬光明幣,我也不多要。嘿嘿,對於你們臨家而言,這30萬光明幣不算少吧?”雷動陰笑着道,那俊俏的小臉之上多出一抹狡黠眼神。

而後兩眼散發着些許光芒的望着現在正在擦拭自己嘴角血液的老者。

“額,嘶~小兄弟,這30萬,似乎有點多。。。”老者臉部有點略微抽筋般說着。

“多?多嗎?你這條命不值30萬是嗎?那算了,我就要50萬了。嘿嘿不要還價哦?在還價,價越高了哦?” 醫見終擒:壁咚試婚嬌妻 ,淫。蕩的光芒,雙手也是在來回搓動着,陰笑着道。

“好,好,不多,不多,咳咳,30萬就30萬。”老者急忙應聲說道。

他被雷動的一席話氣得又是咳嗽起來,那已經被其衣袖擦乾淨的嘴角,現在也是慢慢留有一點些許血液流出來,嘖嘖,被氣得不輕啊。

“我說30萬嗎?我剛纔說50萬,你沒聽見嗎?現在我要70萬了,聽清楚哦?不然!”雷動撓了撓頭,緩緩說道。

眼珠一轉,說道“不然”這兩字後,假裝舉起拳頭,砸向老者的頭部。

“別,別打,小兄弟,我聽清楚了,70萬,就70萬!”望着雷動揮舞的拳頭,老者又是將雙手舉起,擋住自己的頭部。

“嘿嘿,這樣纔對嗎!我雷動最尊老愛幼了,起來吧,來我扶您。”雷動嘴角微微一笑,猥瑣的道。

這樣厚臉皮的話都能說出口,好像自己不承認剛纔發生的事情。

“呃~。”

被雷動大力的扶起之後,老者發出一陣痛意的**聲。

隨後雷動從胸口處拿出一張黃紙,黃紙上雷常金剛剛隨意寫了一點東西,就等着老者簽字。

“好了,在這上面籤個字吧,別以爲我不知道你想着什麼?等下你就留在我家道觀,派你的徒孫把這張東西拿回你臨家去,讓他們乖乖來贖人!”雷動將紙遞了過去道。

“唉,好。咳咳。”老者低聲應了一句。接過紙和筆,看着雷動紙上寫的東西。

“你家臨霸老爺,來我烏袍道觀鬧事,被我師傅烏袍道人擒了,若是要贖人,拿100萬光明幣來,不然明天準備好棺材!”

被這幾句話氣得又是咳了一下,那剛剛被擦拭掉的血跡的嘴角,又流出一道血液。這明擺的被氣的啊!

這次老者可不敢頂嘴了。一頂嘴就多20萬!20萬吶!整整半天武館的收入,就被這小子直接撿了去。

“走吧!咱們回去。這次要和我一樣,要乖乖的哦!不然!”雷動收起老者簽完字的紙條,舉了舉手中的拳頭,眼神透露着陰狠對老者說道。

“我都依你,都依你!”老者現在真是苦不堪言啊,臉上的委屈已經突出的不能再突出了。

因爲老者接了雷動那一拳,走路都是很困難,在雷動的一陣催促下,也是到了烏袍道觀。

“嘿嘿,師傅啊,我回來了。”雷動對着坐在地上療傷的閉着眼烏袍道人高興的說道。

“怎麼樣,這個厲不厲害?”烏袍道人突然一起身,一陣光芒閃過,身上剛纔破碎的衣裝已經消失不見,對着雷動問道。

“吃了我一拳,就敗了。師傅你說呢?”雷動不屑的說道。

而後向着正緩緩走向雷動等人的老者招了招手。

“呀,烏袍師傅!你沒受傷啊!哎~ 嚇死我了。呼!”孫洪鬆了一口氣道。

一旁的孫洪聽着這一老一少的對話,又看了看老者的身形。嘖嘖。這兩人居然是扮豬吃老虎啊! “孫洪!你這也太小看我師傅了,要不是師傅裝慫了。還有你的本能反應,這臨家怎麼會上當!哈哈~哈哈~”雷動聽聞孫洪的話後大聲笑道。


身後的老者聽者這三人的講話啊,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嘖嘖,自己是被人仙人跳了。搖了搖頭!緩緩向着雷動走去。


“孫洪,你去外面隨便找個臨家武館的人,將這張紙給他,讓他給他們武館管事的。啊!好累啊!”雷動伸了懶腰,將着手中的紙條塞到了孫洪手裏。

孫洪接過紙條,將其打開後,臉色一變,而後腳步一退。

“哇擦!雷動啊!你好狠啊!嘖嘖,100萬光明幣,這下子可真賺發了。哈哈!雷哥,你看我也有演出的份上!是不是分我一點。”看着這麼大一筆數字後,孫洪也禁不起心中的激動,對着雷動大聲說道。

“去去去,先把這件事弄好!”雷動擺了擺手,直接將着孫洪的話給甩到一邊去了。


“哦~。”孫洪無奈的走出門外。

“師傅啊,徒兒這次可是累死了。這次能不能把錢分我一點啊。”雷動緩緩走向烏袍道人,雙手也是給這烏袍道人錘起了背。

“不行。我不是說過嗎?拿到的錢全部給窮人。不然我們這樣和普通的強盜沒區別。哼!”烏袍道人冷哼一聲說道。

“師傅,這次可是100萬光明幣啊!給窮人,要給到什麼時候是吧!那個。。”

“那個什麼那個,爲師累了。去休息了。”雷動話還沒說完就被老者的話堵住了,徑直走入小屋。

望着進入小屋的烏袍道人,無奈的聳了聳肩。隨即坐在地上修煉起來。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