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他不是很清楚,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白扎克說的沒錯,那是一個非常自傲的傢伙。

一直都在探尋神域的基層法理,甚至基層法理也不是過她探尋整個神域結構的一種手段而已。

這樣的人竟然要跟巨人聯手,也是令人吃驚不已。

「是真的!現在天堂之內已經混亂不堪…」

「黛安娜大人!」

黛安娜剛剛說完,貞德趕忙阻止喝道。

這不是將弱點暴露給了對手么?

這樣的話,白扎克再提出什麼條件,她們也幾乎無力抵抗了!

畢竟現在已經表明,天堂已經出現了大問題,要不然也不會這麼快,趕忙派人前來跟陸觀結盟。

畢竟陸觀剛剛斬殺加百列才多少天。

這樣快的低頭就連陸觀自己都沒有料到,不過現在看來,這不是沒有原因的。

天堂也到了崩潰的本源!

「難道說,地獄的解體也不過是一個開始?」

陸觀狐疑起來,講真未來之門上,他研究過第四次神域大戰。但很多事情都說的很含糊。

不,準確來講,應該是視界問題。

視界影響了他獲取第四次神域大戰的信息,導致陸觀對自己人有一定了解,卻對整個局勢沒有太多的了解。

不過這也正常!

未來視界本身非常奇妙,視界可以阻止你看到你無法理解的東西,也能夠讓你看到你能理解的東西。

這本身就是一個很微妙的界定。

也是因為如此,陸觀當時如果看自己活著跟自己相關神祗信息的時候,就會呈現出一種特殊的狀態。

在視界的影響下,未來是不可被觀測的。

但在視界的影響下,陸觀身邊的人是可以被觀測的。

結果就是陸觀獲得了一定的信息,比如第四次神域大戰的導火索是地獄解體。

因為陸觀本身那個時候還屬於地獄。

可陸觀就不知道天堂在第四次神域大戰扮演了什麼角色,因為陸觀對天堂的認知幾乎為零,無法理解其中的原由也很正常!

原精靈黛安娜這個時候也放開了,可愛美麗的大眼睛望著陸觀,精緻的五官露出楚楚可憐的模樣說道:「現在老師孤軍奮戰,已經快要不行了。我們在深淵的隊伍已經跟全軍覆沒,所以梅塔特隆到底已經跟巨人聯合到什麼程度,我們不知道。可現在有一點可以肯定,天堂已經沒有人能夠制約梅塔特隆了!」

「沒人能夠制約?不可能,天堂不是她梅塔特隆的!」

白扎克倒抽一口冷氣,這句話的分量就有點大了。

「黛安娜大人,您,您真的要說?」貞德臉色難看問道。

這個時候白扎克看看周圍的人,周圍的眾神紛紛退卻離開,只留下了這四個人在會議室內。

在陸觀的實力保證下,幾乎沒有人能夠偷聽。

得到了黛安娜的肯定之後,貞德沉重的說道:「如今天堂幾乎是所有的勢力全部都已經倒向了梅塔特隆,因為她已經成功弒殺了吾主,成為了接替吾主的新主人,很快就會執掌整個天堂!」

「什麼?怎麼可能?」

白扎克震驚地瞪大眼睛,這件事情她怎麼不知道?

不,應該說竟然一點點波瀾都沒傳出來,這也太太不可思議了!

「我沒有收到一點點的消息,她就算是再厲害,也並不可能瞞過所有人,就算我沒有消息,但其他神國那邊…」

陸觀沉默了一下,緩緩開口道:「可能是法理吧?她們現在在我的保護下,這次啊不受到梅塔特隆法理的影響。好強大的法理,恐怕層次一點不次於你!」

白扎克愣了下,頓時沉默了下來,她竟然都沒有感受到對放的法理,也就是說對方的法理也是基層法理了。

而且能夠另立新主的層次,也就是說梅塔特隆早就已經突破了。

但她剛剛突破,沒有感知到也是在情理之中。

「她,她什麼時候突破的?」

白扎克沉聲問道。

「這個,我們也不清楚,但至少在一千年以前了!」

「也就是說,天堂已經改頭換面了一千年了?」陸觀吃驚問道,按照這樣推算的話,梅塔特隆突破的時間可能還要比這個一千年要早很多。

畢竟剛剛領會法理的神祗,是不可能立馬擊敗已經沉浸多年的神祗。

就好像白扎克立馬面對加百列,最後的結果也只是不敵。

如果不是陸觀,白扎克這一次可能就掛了。

「她算到我突破,專門拍的加百列出現的?」

白扎克感覺到自己的對手強大,不過她也做對了一件事情,就是直接跟陸觀結盟了。

而且梅塔特隆也不是無敵的,至少她沒有動米迦勒,不,應該說是以米迦勒為代表的一系神祗都在抵抗梅塔特隆的統治。

「這我們就不太清楚了。但我們接收了陸觀大人擊敗了加百列的消息,於是第一時間就趕過來了。希望可以代表米迦勒大人,與兩位大人達成聯合。」

貞德如實說道。

陸觀想了想,突然笑了起來:「所以,梅塔特隆也沒有反對?因為她本身也是這個意思么?」

「什麼?」

貞德和黛安娜愣了下,她們跟梅塔特隆又不是同一個陣營的,怎麼可能梅塔特隆沒有反對呢?

「不是的,梅塔特隆已經開始跟巨人合作,她怎麼可能允許我們…」

「但你們能夠走到絕望山城,不,能走出天堂,這本身已經代表了梅塔特隆的意志,不是么?」

陸觀反問道。

既然梅塔特隆這麼厲害,想要捏死你們簡直比捏死螞蟻還要容易。

那麼她既然沒喲管那你們,要麼就是她不屑於管你們,要麼就是她本身也是這個意思。

但陸觀不覺得梅塔特隆對他依舊不屑!

如果這樣的,那麼梅塔特隆就等著被他收拾掉好了。反正基層法理是遲早要突破的。

「不是的,這是米迦勒大人利用本身實力護持我們離開的天堂!」

「呵呵,如果米迦勒能夠利用本身的實力跟梅塔特隆對抗的話,那麼他找我們幹什麼?你們不覺得這自相矛盾么?就算是實力微微不及,但也不至於對外求援。畢竟現在看來,巨人還是在深淵困著無法出來,不是么?」

陸觀笑了笑,巨人只要再深淵一天,那麼巨人所形成的威脅就一直都是個笑話。

沒有出現的巨人族,就沒有任何的威脅。

哪怕巨人在第二次和第三次神域大戰期間都想辦法衝出了深淵,但這並不代表他們單憑自己的命名號就能威脅到眾神。

巨人強大,而且很團結,沒有那麼多神國,只有一個帝國——巨人帝國!

不顧只要一天巨人沖不出來,這種威脅充其量也就是嚇唬嚇唬神祗,震懾神祗的存在,任何想要逐鹿整個神域的主神,就必須將這個因素考慮進去罷了。

「…這個,也對,但…」

貞德想要爭辯,但還是黛安娜一手按住,而黛安娜期待的望向了陸觀問道:「那麼,陸觀哥哥,你能不能告訴我們,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你們都不知道,我更加不知道了!」

陸觀一副你以為我是全知全能的樣子,實際上他也在揣測,不過現在看樣子,黛安娜和貞德是不可能說謊的,米迦勒也沒有必要那種事情開玩笑。

畢竟這事情一旦傳出去,恐怕整個神域都會一片嘩然。

最重要的是,這下奧林匹神國和奧丁神國就不會再作壁上觀了。

他們肯定會打破現在平靜的局面,發動神祗大戰,雙雙夾擊天堂,從而瓜分天堂的勢力。

這樣,他們就剩下了對方作為對手。

到時候,整個神域的陣營就會分成兩種,一個是奧丁神國,另一個就是奧林匹神國。

似乎就會又走到前幾次神域大戰的老路上! 「好吧,那麼二位大人,你們是否準備接受我們的提議呢?」

貞德也明白,就連她跟黛安娜都搞不清楚的事情,陸觀和白扎克怎麼可能清楚?

如果這兩個人清楚的話,她反而要懷疑了。

雖然她不明白米迦勒為何要讓她降臨下界,喚回陸觀,但從現在的情況來看,喚回陸觀挽救了整個天堂,甚至整個即將陷入大決戰的神域!

貞德摸不準陸觀的想法,於是很直接地問道:「只要兩位大人願意合作,條件可以慢慢協商。」

陸觀看向白扎克,說好讓白扎克自己決定,陸觀自然等待白扎克的決定。

對於他來講,跟天堂米迦勒合作還是跟梅塔特隆合作都沒什麼區別。

雖然黛安娜跟他有過交情,但也僅僅是交情而已。

白扎克沉默了一下道:「合作可以,但你們必須答應我的三個條件!」

「您說,我會跟米迦勒大人如實彙報!」

貞德凝重地說道,她當然是沒有辦法拍板做主的,她也只是個傳話的。

帶黛安娜出來,實際上能夠跨域神域如此遙遠的距離聯繫米迦勒的人就是黛安娜。

所以,黛安娜這才會被米迦勒派出來。

「第一個條件,我們暗地結盟,不能擺到明面上!」

白扎克豎起一根蔥鬱般的手指,嚴肅認真地提出了第一個條件。

貞德沒有說話,她只是聽著,剩下的已經超出她的能力了。

不過在她看來,第一個條件並不困難,或者對雙方都好。

畢竟天堂和地獄已經對峙了無數個歲月,忽然天堂的榮耀之光,令人敬仰的大天使長米迦勒跟惡魔結盟,確實有點令其他神祗無法接受的。

「第二個條件,你們必須釋放鎮壓我神系的幾箇舊部!」

這個是個很正常的條件,既然要結盟,那麼就不能再繼續抓對方的人了不是?!

「第三個條件,必須情報共享!」

「好吧,我們這就回去跟米迦勒大人商議!」

貞德站起來,鞠躬行禮之後,帶著黛安娜離開。

等兩人離開,陸觀翹著二郎腿,悠哉悠哉地說道:「情報共享,這個難度有點大吧?」

「是,具體怎麼實行,到時候我們互相派遣使者進駐對方的大本營就知道了。」

白扎克平靜地說道。

「你是想要安插眼線么?」

陸觀微微一笑,他似乎明白白扎克的想法了。

「不錯,米迦勒屬於沒有太強進取心的神祗。他如果真的想要成就一番霸業的話,實際上在第三次神域大戰,他完全可以獨立出去,帶領自己麾下的天使族跟路西法一樣建立自己的神國。」

白扎克緩緩說道:「所以,我對他其實比較放心。當然,他也不會傻到將所有的情報對我公開。」

「你安插線人是為了梅塔特隆吧!」

陸觀幽幽道出了白扎克的目的。

傻子都明白第三點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十分困難,幾乎可以說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而白扎克提出來,也不是為何米迦勒,實際上她安插自己的人進入天堂就是要了解梅塔特隆的動向。

只是她打了個幌子罷了。

「不錯,至少我必須對那個傢伙的動向有所了解。沒想到這次她給了我這樣大的一個驚喜!」

白扎克沉聲道,她本來以為她這一次成功突破到本源級主神是一種意外之喜。

本來按照她的設計,恐怕還需要三千年到五千年不等的時間才有可能的。

沒想到這次被敵天堂刺激,再加上一場生死大戰,以及陸觀的刺激,反而成功突破了。

她說不開心是假的。

但經過黛安娜這一行人來了之後,得知了梅塔特隆竟然早就突破,白扎克感覺到自己被人家甩開了一定距離。

這讓她原本不錯的心情變得沉重。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