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沒人和雷動說過,但是有一次在豹二在責怪雷動的時候說漏了嘴,這才讓雷動得知這件事情的。

“那就好。麒七大哥,你不知道。你暈過去之後,鳳一老大就親自陪在你身邊照顧你。但你醒來之後發現實力大漲,就要和鳳一老大比試。這才讓得她很不開心的!”妮子眨着明亮的雙眼輕聲說道。

說來好笑,雷動其實在沒聽到這句話語之前一直沒搞懂這鳳一爲何會生氣,聽貓九這麼一說啊,雷動此刻纔是明白。

苦笑了一下,雷動無奈的搖了搖頭, 古武狂少 ,請說說道:“原來是這樣,算是我魯莽了。明日我立馬去負荊請罪!”

“嘻嘻。”雷動這麼一說是直接讓得小妮子噗嗤笑出了聲來,月光底下,一男一女安翔的看着天空上的月亮,顯得如此的安靜和諧。

“起牀了,起牀了!!!”

“都日曬三更了!還不起牀!麒七你是不是不想幹了????”

鳳一用力的敲打着房門,對着雷動房間內大聲喊鬧着。

“嗯???”聽聞門外的大聲喊叫,雷動也是立馬爬起了牀。

推開房門,太陽光直接是照射到了他的臉色,眼前此刻就站立着一個兇巴巴的女人,雖然女人是如此的美麗,但是此刻卻是被一股巨大的恐怖氣息的掩蓋着。

右手摸了摸脖頸,雷動打了個哈切,也不知道自己今天爲何會睡的這麼熟,至少以前雷動絕對是沒有過的。

無辜的看着眼前的鳳一,雷動不知道說什麼好。

“昨天還有力氣和我比試,今天居然賴牀?有任務你不去做????”

鳳一雙手插着自己那玲瓏的水蛇腰,對着雷動大聲罵道。

聞言,雷動只能無奈的底下了頭,任眼前的鳳一各種謾罵,但謾罵還是有限制的,只是說了一些“豬狗不如”啊“懶蟲”啊這類詞語。

過了幾分鐘後,鳳一也是罵夠了,很享受的看了雷動一眼,緩緩的走入雷動的房間。

“我說你任務還做不做了?不做了趕緊走人,我們獸門鏢局可不要一個紙老虎,實力雖然是夠了,但是拿不出去!放在家裏就和這花瓶一般,有何用處!”

鳳一也是直接一句開門見山,就將雷動想說的給堵住了嘴。

望了一眼鳳一,見她其實並沒有那麼生氣,雷動也是尷尬的笑了笑:“鳳一老大,請聽我說。我不是不做,而是突然突破。你不是看到了嗎?不就是那個什麼P的5靈嘛!我麒七出馬還不是馬到成功!”

“呵呵!馬到成功?上次去那個胖子家裏,晃悠了半天,居然偷了一個假的出來。還有臉在這裏說馬到成功???”見雷動這麼自信的說話,鳳一立馬是一盆冷水澆了上去。

“額……!”


額了半天雷動還真不知道說什麼好,只是門口突然緩緩走入一個身姿矮小的身形,這蘿莉身形的人啊,就是貓九。

見雷動支支吾吾講不出話來,這蘿莉立馬上前解圍,對着鳳一解釋說道:“鳳一老大,麒七大哥其實也是盡力了!他那天真的是犧牲了色相。你說你個大男人被一個男人整天抱着,你會怎麼想!”

快穿:男神,給個面子

“呼!算了,這件事就不和你計較了!也是你運氣好,現在情況有變。聽城裏的官員們說了,這格弗斯皇室中有一個貴人得了一種奇特的病!這不,麒七聽你講過,你是製藥師啊!而且聽說,如果能制好那貴人的病,火靈和水靈就算是醫治費用!”鳳一擺了擺手,對着雷動二人輕聲說道。

見鳳一這樣說了,雷動心裏也是鬆了一口氣,但是慢慢的聽着鳳一講着她所安排的任務,雷動松下去的心,有被狠狠的拽了起來。

“什麼時候行動?”雷動思緒了一番,緩緩擡頭對着鳳一輕聲問道。

“現在!” “喲,這不是水典工。號稱水典落雨的那位製藥師嗎?怎麼您也來和我們槍這一碗飯?”

“呵呵,哪裏哪裏!慣工過獎過獎!您不也被世人尊稱爲慣里長江活丹丸嗎?”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此時,格弗斯城正中心皇宮宮門外面,兩個長鬍子老者相互嘲諷着說着對話,雷動也只是隨意瞥了一眼,從兩個老匹夫身邊穿過。

像這樣的人,雷動也不是見過一次兩次了,應該說哪個地方都是有的,可是這看起來都半百的人了,還在這裏妝模作樣,實在好笑。

望着身邊這麼多人在等待着能進入皇宮,治好那谷二皇帝貴人的病,雷動也是心裏微微一緊。實話說,按照現場的陣勢,雷動能斷定了這將近一百名左右的製藥師中起碼是有7成是6品製藥師,這從他們身上佩戴的一塊翠綠色的玉佩上就能看出。

而另外三成就是那種可能是隱士的高手,或者是民間製藥師,而雷動認爲自己是一個民間製藥師。

也是不知道喧鬧了多久,過了一會後,皇宮的宮殿大門緩緩被打開,而後走出一個身穿紫色錦袍的中年男子,對着眼前的百名製藥師拱了拱手後,說道:“各位,安靜,安靜一下。在下是洛菲特,皇帝身邊的御賜侍衛龍頭。我知道各位都是傳說中的那些有名有號的人物,但是今天在皇宮大門口,我洛菲特,也不仿直接告訴大家。”

只是遠處還是有點吵鬧聲響傳出,這洛菲特立馬眼神一撇,正是雷動身後的兩名老者,乾咳兩聲說道:“咳咳,那邊請安靜一下好嗎?”

見着洛菲特的眼神朝自己方向看過來,雷動也是隨機一撇身後,身後這兩個裝逼的人還是依舊在談論着他們的事情,彷彿洛菲特的話語並沒有入他們二人的耳朵之中。

洛菲特也不說話了,兩隻眼睛一直死死的盯着不遠處的兩個剛纔互相吹捧的人。

此時雷動也是站不住了,回過頭對着二人說道:“兩位老者你們好,不知二人是否聽到洛菲特侍衛說的話,請兩位安靜一會吧!”

“水典工,不免你說,自從上次看過你寫的《水典工製藥心得》後啊,我真是學習了太多太多。對了現在你還有其他的書籍心得嗎?再讓我過過眼癮啊!”慣工輕聲問道。

“哦?哈哈,你這**子,你還看我的心得? 重生八九甜蜜蜜 《慣工製藥》不是也不錯?我的幾個徒弟真是非常的愛慕你啊!”水典工輕聲語道。

兩人彷彿也是沒有搭理雷動的意思,依舊還是在互相攀談。

也是此刻,那洛菲特臉色一變,有點承不住氣了,身形緩緩向着雷動方向走着。衆人的目光也是隨着洛菲特的走動,被慢慢的吸引道了雷動身後的二位老者身上。

雷動本以爲這二人只是簡單的互相吹捧幾下就好了,可是沒想到居然這二人還吹捧上癮了!

“咳咳,貌似二位有點太清高了一點吧。我是洛菲特,是皇帝身邊的御用侍衛,不知道二位是否聽到剛纔我的話語呢?”洛菲特緩緩走到了二人的中間,對着他們低聲問道。

但洛菲特說的話語好像還是沒能入這兩個老活寶的耳中,還是自顧自的在那裏攀談!

“哼,既然二位這麼不給我面子,來人,把這兩人給我轟出城!”此刻的洛菲特是氣急了,至少從來沒有人這樣無視自己,立馬怒喊一聲,右手一招,瞬間從皇宮內部衝出一大堆人流,向着洛菲特身後聚集着。

這聚集的過程之中,還將那些製藥師們給硬生生的撞開了原地,雷動也是一不小心被一個粗壯的男子撞倒退了幾步。


這整整齊齊的侍衛軍還是特別的顯眼的,各個都是一臉怒像,彷彿這周圍的人全都是他們的仇人似得。

看着身後的侍衛軍已經到了,洛菲特隨即右手一指,指了指眼前的這兩個老頭子,只聽“啊!”的一聲,一大堆人從洛菲特身旁經過,就向着兩個老者聚集過去。

二話不說有一個男子就立即向着那水典工的肩膀上抓去,彷彿是直接想將他擒住,只是沒有想到,男子好像手滑了一般,居然是沒有碰到這人的肩膀。

隨後則是侍衛軍將近20幾人向着這兩個老者身上各處抓去,可依然是毫無用處,老者彷彿身上塗了一層油一般,就算是剛要碰到,也是在一瞬間抓向他的那隻手就會滑落。

此刻大家也是被這突然而然的打鬥吸引了過去,只是可笑的是侍衛軍的人襲擊這二人,二人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侍衛軍還是連根毛都碰不到,最最可笑的是,這二人還是一直在互相攀談,這讓的一旁看戲的雷動也是不由自主的笑了笑。

爲什麼這麼一羣人都是抓不住這兩個老頭,可能別人沒有看見,但有一幕小細節卻是被雷動給瞧見了,兩個老頭看似一動不動,但實際上,他們是用一種極爲迅速的身法躲過去了侍衛軍的招式。

如果要說老頭們真要生氣了,可能眼前這羣侍衛軍不知道會死去哪裏。

這場鬧劇足足弄了有20幾分鐘之久,侍衛軍等人也是累了,這羣侍衛軍一開始用蠻力去抓,沒抓到,而後是用內氣武技去攻擊,卻是被自己的武技給打退了回去。

侍衛軍面面相視之後,緩緩的退了回去,兩眼散發着驚恐的神色,而雷動也是瞧見了原本站在其前面的洛菲特此刻不知道去哪裏了。

“水典工,今天也差不多了,我記得我們好像還有正事要做,不是嗎?”慣工嘴角微微一笑輕聲說道。

隨即那水典工也是立即點了點頭,當他們回頭看向皇宮大門的時候啊,只是一羣人愣楞的眼神將二人給包裹住了。

“怎麼,怎麼了?你們看着我們二人幹嘛?”慣工眉頭一皺對着衆人低聲問道。

聽這話語一完,所有人又是愣了愣,我們看着你們,還不是你們做的某些事嘛!都是苦笑了一下。

只是衆人的苦笑還沒結束,身後就傳來一個女人的話語聲:“南重水典工!北重慣工!歡迎來到格弗斯皇宮。皇帝陛下有事不能親自過來,所以小女來迎接二位,二位可不能生氣哦!” 只是衆人的苦笑還沒結束,身後就傳來一個女人的話語聲:“南重水典工!北重慣工!歡迎來到格弗斯皇宮。皇帝陛下有事不能親自過來,所以小女來迎接二位,二位可不能生氣哦!”

這女人身材嬌媚,卻端莊大方,頭上戴着一個金色皇冠,衆人動動腳趾也是應該能猜到這人應該是這皇宮之中的公主級別的人物,因爲只有身份高貴的人啊,才能佩戴的上如此華麗的皇冠。

女子話語清淡,舉止優雅很快,身形就是向着那兩個老頭身邊走去,那婀娜多姿的身段也是讓的衆人浮想翩翩。

在走動的時候啊,周圍的話語也是開始多了起來了,雷動側耳一聽,也是聽到了一些鎖言雜語。

“什麼南重,北重的?我都沒聽說過,大家聽說過嗎?”

“這南重北重你都不知道,還敢來這裏???南重水典工!!!這真是分量極重啊!這一重天總共有着4個方向,每個方向到極之處,被稱爲重,那是通往另外一個神祕地方的入口,但也可以說成出口!只有嚮往外面世界的人才能住在那裏!而且那裏住的人要麼是那些實力極爲強悍的高手,要麼則是像這二位,有着3品製藥師的能力!”

聽這後面傳來的細細碎碎的話語聲,雷動兩眼瞥了一眼遠處那兩個看起來有點木訥,實際上有點傲慢的兩個老者。

“呵呵!這不是諾兒公主嗎?嘖嘖,越長越漂亮了啊!”水典工眉頭微微一皺,笑呵呵的道。


也是這諾兒公主離那二老越走越近,那水典工居然是和她打了個招呼,這下這些人都是看出來了,這兩人實際上就是在賣弄自己的身份罷了!

很多人的心中此刻也是將這二人鄙視到腳底下去了,只是他們其實是在羨慕這二人的實力罷了。

雷動心中也是無奈的發出一聲冷笑,自己看過很多喜歡裝X的人,只是這麼大庭廣衆之下裝X的人真的是爲數不多,雷動也是知道了這二人這樣做的意思,他們倆在告訴衆人,可以走了,一羣沒有什麼實力的人。

這諾兒公主和兩位交談甚歡,其餘人也是隻能耐心等待,也是過了有5分鐘之後,終於有一個人是忍不住了,大聲喊道:“管你是什麼南重,北重!現在最重要的是陛下身邊的貴人的安全,你們二位是不是太清高了一點!如果可以了,大家就進去看一下那人的傷勢如何?”

也是被這突如其來的說話聲給怔住了,衆人紛紛撇頭看了過去,只見一個體格瘦小的中年男子正氣呼呼的看着諾爾公主三人。

被這麼一說,衆人之中也是有着很多人開始發出相同意思的話語!

“好了,安靜,安靜一下!”

諾兒公主見情勢不太對,立馬舉起雙手示意安靜。

只是話語還沒說完,就被一旁的慣工制止了,腳步向前微踏一步,說道:“哼,我們三人講話,礙着你們的事了?若是覺得慢,你們可以自己走入皇宮之中,或者是離開此處。”

慣工如此傲慢的話語,也是讓的衆人愣了愣,連雷動也是被眼前這個一開始看起來貌不驚人的老者嚇了一跳,說出這句話實際上是在得罪在場的所有人啊,只是雷動也是知道,對於他們二人來說,得罪這些人,不足爲據。

慣工的一席話一出,一開始衆人七嘴八舌的話語也是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某些人的離場,某些人低頭不語。

“哈哈哈,南重北重,嘖嘖,真是沒想到,現在的南重北重居然是如此的傲慢!哈哈!哈哈!”

隨着衆人安靜的話語一落,也不知道在哪個角落此刻發出一個老者的大笑聲,而後只是短短的半息時間一道黑影從衆人之間穿過,站到了慣工的面前。

只見一個衣服破破爛爛,頭髮雜亂不堪,臉頰上還有一絲喝多了醉醺醺的微紅,雖然貌不驚人,穿着打扮也是讓別人對他的印象有點不太好,但是敢於這般笑出聲來,還有那瞬間移動的身法,也是讓的衆人對這人刮目相看了!

“嘖嘖,這不是西重丹丸之家的舵主,洪七工嘛!嘖嘖,想不到這麼有名的人物,今天也會出現在這裏,哈哈哈!”見着眼前的破爛老頭站在自己面前,這慣工居然不惱,反而說出一些具有深意的話語,讓得在場的人都是愣了愣。

場面開始微微有點尷尬,此刻在場的許多人,也是覺得今天是來錯地方了。各種製藥師中的佼佼者今天都是來到了此處,想必是對自己充滿信心,很多人也是開始默默的退場,

雖然幾人的對話都是發出呵呵的笑聲,但雷動能從中聽出這幾人想表達的意思,北重西重的兩位製藥師高手,雖然誰也不服誰,但是關係還能算得上是一般,但此刻這二位相視的眼神之中,雷動是看出來了,這兩人肯定是有摩擦的。

話語聲一落,洪七工還有慣工這二位互相怒視着對方,讓的站在幾步遠的諾兒公主微微有點難堪,對於格弗斯城的公主來說,自己在這種場合如果丟了面子,那麼整個格弗斯城的子民都是很難堪的,若是傳到別的兩座城裏,可定是要被笑死的。

但是對於自己的身份和眼前這三位高手的身份來說,諾兒公主還真的不敢得罪這三人,就算是自己沒了面子,總是要比多出了一個強大的敵人要好吧!

那彎眉微微一挑,閃亮眼眸子微微一轉,那如翠玉一般的右手緩緩擡起,隨即捂住自己的小嘴,輕聲笑着道:“呵呵。你們三位都是製藥師之中的巔峯人物,何必在我們這些小輩失了分量呢?慣工,洪七工,我知道你們以前可能有點小摩擦,可是今天來到了格弗斯城,希望二位前輩能給小女子一個面子,來,有事進去說,在這裏不就給小輩們看笑話嗎?”

這一口氣就是將整件事解決了,一點都不拖泥帶水的,一開始雷動還在看着這女人到底該怎麼辦,可現在諾兒公主的一席話語,真是讓雷動驚呆了。

“一人一個巴掌,一人一半,誰也不得罪誰!嘖嘖,這女人是個狠角色啊!” “一人一個巴掌,一人一半,誰也不得罪誰!嘖嘖,這女人是個狠角色啊!”

雷動心中喃喃一句道。

兩眼此刻不得不重新打量眼前的這位身材猶如魔鬼一般,但渾身上下散發的氣質卻是非常高貴的諾兒公主了。

也是聽了這諾兒公主的這般話語,這三個有名有份的老頭子,此刻都是臭臉一甩,誰也不去瞧見誰了。

見着三人都是不講話了,諾兒公主此刻是轉頭微微一笑,至少她把這場鬧劇的損失降到了最低了。

緩緩的又從人叢中經過,此刻的諾兒公主才發現,這在場的原本有百十來人的製藥師,現在已經少了有20來名。

雖然諾兒公主也是不寄希望於這些人的身上,但是諾兒公主也是很快的一個鞠躬,對着衆人說道:“想必各位都是從天南海北的佼佼者,諾兒在此替父皇感謝大家能來此地。現在大家請往裏面走,有專門的宮女會替各位帶路的。大家請裏面請!”

諾兒公主的話語很簡單,但是卻讓的這些留下來的人心中都是暖暖的,至少諾兒公主的話語中沒有透露出對自己可能實力低微的不屑,反倒是非常的客氣。

一旁的雷動也是感受到了眼前這諾兒公主的幹練了,緩緩的點了兩下頭,隨後隨着人流緩緩進入皇宮。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