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沒有察覺,但,孤月消失在對面的一瞬,6青峰當然知道對方是朝著自己殺來,神體迅向後移動出去。

所以,當孤月出現在6青峰對面的同時,6青峰已經向後退了出去,只因為時間過於倉促,退出去的距離不是太遠而已。

就算這樣,也暫時躲避了孤月的全力一擊,神體出現在十幾米外的同時,心神一動之下直接收起了神火蛇矛槍。

6青峰算計到了孤月接下來的打算,沒有了順手的兵器后,必然會空手赤膊和自己決鬥,這本身也是孤月事先曾經說過的。

以孤月的空間跳躍水平,只要他願意,絕對能直接出現在他對面兩尺內,雖然這樣對於孤月來說不是很安全,卻也是不得不採取的辦法,手中沒有了兵器,他只能如此。

因為孤月的度比他快,如果非要採取近身戰,6青峰只有面對,這麼一來,就算單手拿著蛇矛槍也很不方便,倒不如騰出一隻手來。

6青峰剛把神火蛇矛槍放進天域神戒中,孤月的身影瞬間出現在他對面兩尺內,與此同時,揮動拳頭向6青峰面門轟擊而來。

孤月的度勢必6青峰快不假,但,6青峰是以靜制動,神體幾乎不再移動,這樣就多少彌補了一些度上的劣勢。

孤月的拳頭上包裹著一層神力,轟然向6青峰面門砸來,只見光芒一閃,拳頭已經到了眼前。

就在孤月揮拳轟擊過來的同時,6青峰的拳頭也動了,他沒有去攻擊孤月的神體,而是直接朝著攻擊過來的拳頭迎擊而去。

嘭!

『嘭』的一聲響,兩隻拳頭頓時迎面碰撞在一起,孤月的神體只是微微後仰了一些,但,瞬間就站直了神體。

6青峰則不一樣,神體直接向後翻滾出去,眨眼到了千米之外,勉強在半空中站穩后,張嘴噴出了一口血。

這口血噴出后,6青峰的臉色頓時變得蒼白了,因為這口血不是普通的鮮血,而是他體內的精血。

精血是人體內血液的精華,其中混含著最為精純的神力,不用太多,只要連續噴出五口精血,就能直接導致元氣大傷。

「哈哈,姓6的,你的體質不是非常特殊么?怎麼也禁不住的我的一拳,剛才吐出來的是精血吧!很好,我看你還能承受我幾拳。」

孤月的話音還沒有落下,身後的空間突然出現了一絲微弱的波動,隨後,天劍帝君的身影閃現出來,直接揮拳朝著孤月的後腦勺砸去。

天劍帝君做事從來都是光明磊落,從來不做這種偷襲的事,這次例外了,是因為他看到6青峰吐出了一口精血,但心6青峰出現生命危險,這次不得已採取了這種他認為見不得光的事。

孤月說著話的時候,正要再次向6青峰瞬移過去,這時候突然察覺到身後有人攻擊而來,在場的除了他和6青峰以外,只有天劍一人在遠處旁觀,不用猜也知道,除了天劍帝君沒有別人。

純粹是出於本能,孤月連頭都沒有回,直接抬腿向身後一腳踹了過去,他的度同樣孤月的快,想要順利躲開也不容易。

這一腳下去,絕對是孤月本能的反應,出於對自己神體的保護,他沒有躲避天劍帝君的攻擊,而是簡單粗暴地採取了移動制動的策略。

嘭!咔嚓!

『嘭』的一聲悶響,孤月踹出去的這隻腳,直接和天劍帝君的拳頭接觸在一起。

接著就是『咔嚓』一聲響,天劍帝君的整隻手臂瞬間爆碎,直接變成了一塊塊骨頭茬子和無數的碎肉飄落。

瞬間再生了新的手臂,天劍帝君的臉色越蒼白了,神體迅向後退了出去。

「天劍,你馬上有多遠滾多遠,你不是我對手,如果再要湊上來,可別怪我下狠手。」

天劍帝君的突然出手,直接打斷了孤月迅向6青峰殺過去,以便不給對方喘息機會的打算,這才得以讓6青峰迅調整了自身氣息,天地混沌訣飛運轉,蒼白的臉色很快回復了正常。

「唉!」

天劍帝君一聲嘆息,神體懸浮在幾千米之外,自言自語道:「看來我老了,天帝神域百舸爭流,以後的無盡歲月就是青峰這一輩人的天下了。」

天劍帝君嘴裡自言自語著,心中卻是感覺到一陣陣的苦澀,6青峰是因為自己才和孤月結了仇,這次也是為了幫助自己而來,可是自己呢?想幫幫6青峰的能力都沒有了。

「帝君,你站在那裡給我掠陣,把孤月老匹夫交給我就行了。」

6青峰很快就恢復了元氣,第一時間囑託天劍帝君不要干預他和孤月的戰鬥。

6青峰本來就是遇強則強,越是在這個時候,他越是不會後退。

「姓6的小子,我很佩服你的勇氣,不過我還是要告訴你,不行別勉強,還是你們兩個一起上吧!」有了剛才的一腳后,孤月心中有底了,就算兩人聯手,他也不在乎了。

「我試試能不能調用混沌道力,如果能調用一絲,孤月肯定架不住我的全力一擊,一拳殺了他有些誇張,讓他遭受重創還是沒有問題的。」

對天劍帝君說完,6青峰馬上就按照自己的思路,開始運轉天帝混沌訣,力圖調用混沌道力,功法在體內運轉了一個周天後,丹田內佔據了八成的混沌道力沒有一點反應。 「該死的混沌道力,這時候不聽我的使喚了,哪怕像以前那樣只能調用一絲,戰勝孤月的難度也會馬上減輕了。筆趣Ω閣『.」

天帝混沌訣在體內運轉了一周,混沌道力依舊沉寂在丹田內,6青峰直接放棄了這個打算,既然一個周天沒有反應,就算再運轉十個周天也不會有一點動靜。

既然混沌道力不能調動,現在就只能依靠混沌神力對戰孤月,只是這麼一來,6青峰也沒有了絕對的把握。

不管怎麼說,6青峰不會就這麼直接退走,再說了,就算自己想走,孤月也不可能讓他走,也就是說,6青峰只能戰不能退。

孤月說完后沒有動,依然在原地站著,眼神不時的在天劍帝君和6青峰兩人間遊動,他在等著兩人的聯手進攻。

剛才赤手空拳的一戰,孤月的信心頓時爆棚,就算兩人聯手也毫不在乎了。

「不用帝君出手,有我6青峰在,你今天想走都難,多說無益還是戰鬥吧!」

6青峰也願意在這裡耽誤過多的時間,食神獸、金象和天狼三位老酋長,已經回到了各自的星球,不一定什麼時候就帶回來有關天妖的消息,一旦得知開戰的準確時間,他就要馬上著手準備。

和天妖即將到來的大戰相比較,此刻和孤月的一戰就顯得微不足道了,天妖才是6青峰重點關注的對象。

說不定,此刻天妖已經派人去了三位老酋長所在的星球,並且確定了攻打青峰星域的時間,如果不儘快的結束和孤月的戰鬥,他心中總是有點不踏實。

想到這些之後,6青峰馬上就打定了主意,為了能儘快的結束和孤月的這場打鬥,不得不採取一些極端的措施。

「孤月,和你打還用不到我和天劍帝君聯手,有我6青峰一人足矣。」

話音剛落,6青峰整個人瞬間消失不見,十七道不太明顯的空間波紋直奔孤月站立的方向而去。

「哈哈,太好了,既然不採取了主動進攻的方式,那就等於是在找死。」

見6青峰不再以逸待勞,孤月頓時大喜過望,一聲大笑后,神體同樣消失在原地,直接迎著6青峰沖了過去。

孤月的想法都在6青峰的算計之內,早就料到了對方不會等著衝到面前。

「這個青峰,還是我眼中的那個做事沉穩的人么?這麼做不就等於上了孤月的圈套了么?」

看6青峰主動向孤月衝去,遠在數千米之外的天劍帝君著急了,雙拳緊握著,隨時準備衝上去幫助6青峰。

但是,下一刻天劍帝君猛然睜大了眼,天劍帝君自認為很了解6青峰,其實他還是低估了6青峰的智慧。

6青峰身後的十七道空間波紋一閃,隨機消失不見,6青峰的本體直接出現在百米之外,拳頭上包裹著一層混沌神力,直接向虛無之處轟擊而去。

6青峰拳頭轟擊的地方,正是孤月瞬移后將要出現的位置,說著說,是孤月瞬移的必經之地。

如果孤月沒有料到6青峰會出現在百米之外,那麼,這時候的他還沒有施展完空間跳躍,6青峰這一拳的轟擊,就會直接打斷了他的瞬移,下一步,6青峰就佔據了山峰。

如果孤月料到了6青峰會有這一手的話,6青峰的拳頭已經先於孤月轟擊到了空間波紋之處,也等於是佔據了先機。

6青峰的算計不可謂不精妙,但別忘了,孤月的靈魂之力高於6青峰不少,一個是天帝第八層初期,另一個則是天帝第八層巔峰,兩者不是一個數量級。

另外,孤月也是一個老奸巨猾的人物,加上他本來就不相信任何人,一向行事多疑的人,不可能會輕易的上當。

因此,就算孤月在展開了空間跳躍的時候,神識依舊向周圍掃描著,當他現空間波紋即將奔潰時,立馬想到了6青峰,一定在空間波紋的另外一面動了攻擊,試圖打斷自己的空間跳躍。

孤月不加猶豫,直接揮動包裹著神力的拳頭,朝著即將碎裂的空間波紋猛擊過去,隨即抬腿邁步,一腳從即將崩潰的空間波紋之處走了出去。

隨著孤月從即將崩潰的空間波紋處一腳邁出去,包裹著神力的拳頭在前面開道,有他越了6青峰的靈魂之力搜魂,瞬間和6青峰轟來的拳頭親密接觸在一塊。

6青峰這一拳帶有偷襲的性質,就算是孤月反應的再怎麼快,拳頭上的神力也是倉促間凝聚而來,和6青峰包裹著渾厚混混沌神力的一拳相比較,無疑就相差了很多。

嘭!

嘭的一聲響,6青峰的拳頭和孤月的拳頭,瞬間迎面撞擊在一起,雙方包裹著拳頭的神力頓時潰散,直接變成了硬生生的拳頭對攻。

蹬蹬蹬……

孤月一個站立不穩,神體頓時不受控制的向後退了出去,兩隻腳凌空踏步不停地後退,頃刻間退到了千米之外。

總裁老爸你丟了媽咪 咻!

6青峰的情況比孤月可就嚴重了太多,神體直接向後面仰倒下去,接著,神體不停地向後翻滾,后滾翻一個接著一個不停地翻滾,兩千米之外才好不容易停了下來。

神體停下來的一瞬,筆挺的腰身直接向前彎曲,雙手扶著膝蓋低著頭,張嘴噴出了一口血。

孤月神體懸浮在千米之外,臉色也是瞬間蒼白,喉嚨傳來一陣腥咸之感,這是要張嘴吐血的徵兆。

「這個姓6的小子不容易對付,被他偷襲的我這次吃了大虧,差點噴粗一口血來。」

孤月心中想著被對方算計了,同時,眼看就要噴出的鮮血,讓他猛然一口咽了下去,硬是沒有讓這口血噴出體外。

孤月身為一大星域之主,自身的傲氣比6青峰有過之而無不及,讓他當著6青峰的面吐一口血,比殺了他還難受。

自身功法飛運轉,臉色眨眼回復了正常,這才抬起頭向6青峰看了過去。

「哈哈,姓6的小子,還要依靠偷襲取勝,簡直是做夢,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陰謀詭計都是枉然。」

孤月嘴裡在哈哈大笑,其實在他的心中早就氣炸了肺,讓一個只有天皇第七層的小輩偷襲了一拳,並且差一點盯著對方的面出醜,實在讓他難以忍受。

孤月的最後一句話還沒說完,人馬上消失不見,等到了6青峰對面時,最後一句話才說完,下一刻,揮拳向6青峰砸了過去。

「不要臉,天帝第八層的強者,曾經的一大星域之主,也會玩兒這種偷襲的小把戲。」

6青峰沒有像上次那樣運功回復蒼白的臉,眼神始終盯著遠處的孤月,孤月雖然咽下去了那口血,但,卻沒有逃過6青峰的神識掃描。

見到孤月那張蒼白的臉瞬間恢復了正常,6青峰馬上想到對方做了什麼,孤月讓自己偷襲吃了暗虧,接下來就會猛烈地報復自己。

6青峰那張蒼白的臉色依舊雙拳上卻是同時包裹上了一層混沌神力,只等對方主動攻擊古來,他就可以接著以逸待勞。

果然,孤月按照6青峰事先的預測衝過了上來,瞪著一雙充滿了血絲的眼,直接揮拳向他迎面擊來。

嘭嘭嘭……

這一次,雙方誰都不再開口,兩雙拳頭輪動開來,不停地向對方一陣猛攻,不到一盞茶的時間,沒人都砸出去了上完拳。

在這一盞茶的時間裡,6青峰和孤月的每一次近距離對攻,神體都會瞬間退到千米之外,孤月則是緊跟著瞬移追過去,直接輪拳就砸。

在這期間,6青峰再次噴出了三口血,這三口血都是他體內包含最精純神力之血,三口血噴出去后,臉色更是蒼白的可怕。

「6青峰,小輩!你已經噴出了三口精血,加上之前的一口就是四口了,只要再有一口血噴出來,你就算不是也會元氣大傷,接下來看你還有什麼辦法,天劍,不服氣了你過來幫他。」

最後一拳擊中6青峰后,6青峰讓孤月直接擊飛到三千米外,親眼見到6青峰噴出了一口精血,直接單膝跪在了空中,孤月頓時扭頭看向天劍,嘴裡一陣哈哈哈大笑。

「孤月說的沒錯,人只有五口精血,全部噴出去后,就算不是也會元氣大傷,我還有一口留在體內,一旦噴出來就是孤月想看的結局。怎麼辦? 曾經現在內心的抉擇 如果現在和帝君逃走,孤月勢必會窮追不捨,結局會更難預料。」6青峰飛思考著接下來應該如何去做。

「也罷!如今已經到了這個地步,絕對不能讓孤月追到天劍星域或是我星域,面對孤月,沒有人是他的對手,現在只能借用五大分身的力量。」

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下,6青峰不想這麼做,現在讓6青峰逼得沒了退路,他瞬間做出了決定。

想到這裡,6青峰猛地站直了神體,6青峰突然出現的舉動,孤月看后,神體不由得向後退出了幾步,凝神仔細的看了過去。

神體筆直的屹立在星空,6青峰張開了雙臂,對著遙遠的星空,出了一聲大吼。

「五大分身,請借給我神力!」

只是短短的十個字從嘴裡無聲的吼出,下一瞬,從青峰星域帝星的方向,五道光芒乍現,幾乎照亮了整個青峰星域的夜空。 天才3秒記住本站網址【筆迷閣.】五道光芒照亮了整個青峰星域的夜空,頓時吸引了孤月的目光看去,以孤月的閱歷,眼就看出了奇怪之處。

「這是五中屬性的神力,此時出現必然是為人所用,會是誰呢?」

孤月看出了五色光芒映照的夜空,也看出來了這是五種屬性神力急而來,卻不知道是被6青峰召喚而來。

五道神力之光太快,眨眼就進入了三人視線中,孤月立馬扭頭向6青峰看去,當他看見五道神力之光進入到6青峰體內時,頓時明白了切。

只是這個時候明白也晚了,五道神力之光就像是五道匹練般,更像是五條連綿不絕的星河,在進入到6青峰體內的瞬,6青峰的修為迅開始了突破。

6青峰突破修為耗費的時間,用瞬間形容都有些太長了,可以說等孤月明白過來扭頭看去時,他已經完成了突破。

修為直接從天皇第七層初期到了後期,中期的過程閃而過,然後馬上就是天皇第層,眨眼到了天皇第九層巔峰。

修為停留在天皇第九層巔峰不再突破,6青峰握了握雙拳,頓時感覺到渾身充滿了力量。

「現在的我擊敗孤月不費吹灰之力,怪不得第任天道執行者曾說,只要我的修為到了這個階段,天帝神域隨便個天帝再也不是對手。」6青峰心中默默的說道。

「姓6的,沒想到你還有後手,不過那又如何,就算是借用了神力,修為也不過天皇巔峰,在本帝面前還是不夠看。」

冰山總裁:嬌寵寶貝情人 孤月瞬間明白了切后,並沒有馬上衝過去和6青峰決戰,此刻的孤月,對再次和6青峰決戰能否取勝,心中沒有多大的把握了。

心中雖然沒有了多大把握,但,從他嘴裡卻是不會說出來的,那樣就直接落入了下風,這種事情他做不出來。

「老匹夫,6某就算只能突破到天皇巔峰修為,也同樣打得你滿你找牙,不信就過來試試。」

五大分身的神力進入到他體內的瞬,天帝混沌訣立馬開始了運轉,之所以刻都不停留,他是要試試如今的修為能否調用絲混沌道力。

天帝混沌訣運轉的瞬,在6青峰的有意操控下,佔據了丹田體積成的混沌道力,頓時出現了絲鬆動。

6青峰心中陣驚喜,只要能夠調用混沌道力,接下來戰勝孤月將沒有任何困難。

天帝混沌訣在體內迅運轉,眨眼完成了第二個周天,這時候,就看見,佔據成丹田空間的混沌道力被剝離出來了絲,直接接入到運轉的混沌神力中。

「太好了,天皇第七層時不能調用混沌道力,旦突破到了天皇第九層巔峰,馬上就可以再次使用,孤月老匹夫,你就等死吧!」說這話的功夫,6青峰不由得再次握緊了雙拳。

其實6青峰不知道,之所以到了天皇第七層時不能再次挑用混沌道力,是因為受到了宇宙規則的限制。

試想下,如果能隨便使用混沌道力這種出了人們想象的力量,那麼,以他天皇第七層的修為,就能在整個天帝神域沒有對手,這明顯背離修鍊的各個等級劃分,宇宙規則不許可這種情況出現。

借用了五大分身的力量后,修為直接突破到了天皇第九層巔峰,按照修鍊等級劃分,這時候的他依舊不能戰勝天帝強者。

但,這裡面有個重要的因素,他是第任天道執行者指定的繼承人,既然制定他成為了繼承人,他就絕對不會在這時候隕落。

因此,第任天道執行者曾說,他到了天皇第九層巔峰后,任何個天帝都將不是他的對手,第任天道執行者的話,等於是專門為6青峰解除了宇宙的規則制約。

天道執行者本身就是代替天道執行天道規則,為了天道執行者的順利延續,他的這句話就是言出法隨,6青峰現在不知道這些。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