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被看穿了?

如果是這樣,這人實在是是太可怕!

葉寒大步走到曹悅面前坐下,端起酒給自己倒上一杯。

「你在這裡,那就說明我的計劃失敗了。」曹悅的神色平靜,彷彿失敗的人並不是他。

「其實挺險,差點就讓你計謀得逞。」葉寒笑了笑。

阿翁趕忙拿出手機打給幾個心腹,確認現在的情況,得到的結果讓他心底一涼。

曹悅從阿翁震驚的神色中,已經得知道了一切。

「怎麼發現的?」曹悅端起酒杯跟葉寒碰杯后問道。

葉寒笑著說道:「仔細想想就明白其中原委。」

「願聞其詳。」

「我拜讀過你的事迹,倒背出師表。」

「在別人眼裡,這種事迹,是個笑話。」

「我也見識過你的刀法。」

「在你貪狼面前,這種刀法,更像雜技。」

「可是這樣的刀法,加上你這顆聰明的腦袋,以及你如今的地位,曹家怎麼樣也不可能是今天這個局面。」葉寒直戳要害:「那為何這些年,曹家在七大家族中始終排名末流?你明明很強,卻一直如腳一樣藏在鞋裡?」

曹悅喝了口酒,仍舊平靜的說道:「因為無人可用。」

「真是這樣?」葉寒冷笑著反問道。。 兩人並沒有接他的煙,周坤冷冷的說道:「姚老闆,你這個店到底還想不想開了?」

「那肯定是要開的呀,不開的話我靠什麼生活呀。」

見周坤不收自己的煙,姚東也意識到自己的店出大事了。

他有些驚恐的說道:『周哥,我這個店裏的藥材都是從正規渠道進的啊,絕對沒有假藥!』

「我沒有說你店裏有假藥。」周坤說道,「但是你這裏宰客,簡直離譜到了天際!」

聽到周坤說自己的店宰客,姚東心裏一涼,然後趕緊去問旁邊的女服務員了。

把事情的經過了解后,姚東也嚇得出了一頭的冷汗,因為只要周坤不留情面,絕對可以讓他的店關門整改一個月。

姚東心想,麻痹的,這SB娘們竟然背着自己瞎賣葯!

估計她趁著自己不在店裏的時候宰客,錢都進了她口袋裏了。

一想到這裏,姚東就生氣,因為沒賺錢是事小,但是一旦名聲壞了就再也無法翻身了。

尤其是醫藥行業,如果賣天價葯,以後誰還來你這裏買葯呀!

甚至人家還會恥笑你,說你大發人難財,脊梁骨都會被戳爛的啊!

「你已經被開除了,從現在開始,你已經不是本店的員工了。」姚東冷冷的對那個女服務員說道。

那個服務員心裏也一涼,因為她靠背着姚東賣天價葯賺了不少錢,現在讓她走了,那估計她在山南縣都會混不下去了,因為沒有人會雇一個背着老闆亂來的員工呀。

但是她轉念一想,雖然自己走了,那就走了唄,大不了換個地方再找份工作,不是一樣可以很舒服嗎?

但就在這個時候,姚東對她說道:「慢著,你還不能走。」

說完,姚東就從口袋裏拿出了手機,然後激動的對着手機說道:「喂,110嗎?我要報警……」

姚東十分乾脆,把女服務員利用職務之便貪污和欺騙消費者的事報警了。

那女服務員一見姚東竟然報警了,她嚇得跌倒在地上。

她抱住姚東的大腿,慌張的說道:「老闆你就原諒我一次吧,我以後再也不敢了,你要多少錢我都賠,千萬不要報警……」

「貪污的事先放一邊,因為我現在沒對賬,還不知道你到底貪了多少,但是你欺騙消費者和對前來買葯的病人作威作福的時候,有沒有想過有會有這麼一天?」姚東憤怒的說道。

姚東的話剛說完沒多久,外面就進來了兩個民警,他倆進來的時候看到了周坤,於是很客氣的向周坤問好。

姚東把事情的經過簡單的跟兩位民警說了,那兩位民警也有些憤怒了。

因為誰也不能保證自己這輩子不會生病呀,他們也有家人呀,要是生病了來買葯遇到這麼一個二百五,那真的是倒了八輩子大霉了!

兩位民警二話不說,就拿着手銬把這女服務員給拷上了,那服務員現在就像如同打了霜的茄子,徹底蔫了。

她嘴裏只是不停的念:「對不起,對不起……」

但是民警很快就把她帶到外面的警車上,帶走了。

見到警車離去了,姚東苦着臉對周坤說道:「周局長,你也看到了,我真是倒了血霉了,雇了這麼一個SB服務員……」

「行了行了,你這個店以後絕對不能再出現欺客的現象,如果被我發現還有類似的情況,那就直接封店了。」周坤語氣緩和的說道。

姚東小雞啄米似的點了點頭,說道:「我把她騙你們的錢還給你們,那……周局長,你看我這個店是不是,整改的事……」

周坤也知道得饒人處且饒人,而且這個事本來就跟姚東沒有直接關係。

現在把始作俑者抓進去了,他也就不太好罰姚東整改了。

周小碧也覺得點到為止,於是他笑着說道:「坤哥,我先出去了。」

等到周小碧出去后,周坤對姚東說道:「本來是最少都要你關門整改七天的,但是情況我也都看到了,這樣吧,你給我寫份保證書,我帶回去保管。」

「好好好,我立馬就寫,我保證我的店以後絕對不會再出現欺客的現象了,我等一下就讓我老婆來看店,再也不雇這種不靠譜的人了……」

姚東喜出望外,於是趕緊拿出紙和筆寫保證書了。

周小碧從裏面出來后,胡天正在外面的花壇旁抽煙,他遞給周小碧一根煙。

周小碧接過煙點燃抽了一口,十分舒暢的笑着說道:「天哥,那服務員被警察抓走了。」

「嗯,我都看到了。」胡天也感覺大快人心了。

剛才胡天在門外,其實用透視把裏頭的情況看的一清二楚,他也知道這個女服務員完全是自作自受,完全不值得同情。

可能這就是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吧,而且這人也壓根就不可憐。

胡天笑着對周小碧說道:「我知道對面有一家藥店,我們去那裏買點中藥就回去吧。」

「好。」周小碧點了點頭,然後跟着胡天去對面的藥店買葯了。

胡天給周小碧的爺爺買了一些調理身體的中藥,然後開車回酒店了。

胡天把葯交給周小碧,告訴他每服藥要用文火三碗水熬成一碗水,連續喝半個月左右,老爺子的身體就能得到的改善。

雖然今天胡天用仙氣給老爺子治療了,但是老人畢竟年齡大了,身體的各項機能都下降了,胡天也不可能天天給他輸入仙氣呀,所以得用中藥調養一下。

胡天直接就讓周小碧安排人去煎藥了,因為現在快五點了,他知道老人快要醒來了。

果然,五點半的樣子,老人就悠悠醒轉了。

老人醒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身上的被子給掀開,甚至還把身上的睡棉衣給脫了。

老人名叫周擎天,在整個山南省都是比較有名的人。

因為他是上個世紀山南省十大民營企業家之一,是周家的上一代掌舵人,只不過現在他退居二線了,把位子讓給他兒子周大山坐了。

大概是十多年前,他就得了這個怪病,一直困擾他到現在。

現在的他完全一改之前病懨懨的樣子,他的精神好的很,剛起來就下床對他兒子周大山說餓了想吃飯。

周大山也開心呀,他立馬吩咐廚房去做大餐,但是他想到胡天說老人必須要喝半個月的白粥,於是他只好讓廚房上粥了。

胡天得知老人醒來了,於是他提出了告辭,因為天色要黑了,他得趕回去呀。

但是周小碧從酒店裏跑出來,對他說道:「天哥,先別急着回去,我爺爺想要見見你。」 【感謝四三四的一百幣打賞,感謝書城那邊仙的一百幣打賞】

徐慧的律師第二天中午就把相關文件送到了小青山農場,蘇輕把所有文件都拍了照,傳給胡蕊,讓她幫自己找律師看一下。

下午蘇輕沒有去牧場,而是來到菜地,補種蔬菜,這一次種的不多,主要種類些自己經常吃的種類,也沒有急著注靈,打算先放著任由它們自然生長,等把原先注靈的蔬菜都吃完了再說。

菜地上一批種的蔬菜剩的不多,但是如果不釀酒,蘇輕一個人吃的話,也夠他吃好一陣。

胡蕊辦事的效率一如既往的高,蘇輕剛剛從菜地回到別墅,她電話就打了過來。

「先生,您發過來的文件我讓專業的商業律師看過了,沒有問題。」胡蕊猶猶豫片刻,又道:「這個徐靜我以前也聽說過,商業圈子裡的名聲很好,都說她做生意很誠信,而且很厲害,短短二三十年積累的財富就超過了很家族幾代人的努力,昨天你讓我調查的時候,我還特意找人了解一下她,此人不但在市裡、省城、以及和青陽相鄰的幾個省有餐飲酒店、房地產生意,四五年前還和人一起做起了國際跨域貿易,主要是把仙國的一些小商品、農產品賣到小世界去,所以我想她投資這個農產品加工廠,肯定是胸有成竹的預定計劃,從此人以往的發展軌跡來看,這家農產品加工廠,未來是值得期待的……希望能給您提供一些有用的參考。」

郭達樹說過,徐靜這個人向來是謀而後動,而且她也在計劃書中強調過自己有廣泛的銷售渠道,所以蘇輕對胡蕊說的倒也不是太意外。

「你有心了。」

雖然胡蕊說的情報對自己沒什麼用,但是這份心意自己得領。

能想著提前幫忙搜集商業情報,說明她真是真心地在替自己考慮問題,很難得。

蘇輕的話讓胡蕊內心雀躍,嘴上卻笑著說:「我就是自己好奇,所以打聽一下。」

根本不提那是自己千方百計才打聽到的情報。

又聊了一會,約好明天胡蕊帶著閨蜜到農場做客后才掛了電話。

傍晚蘇輕還是到牧場那邊去了一趟,跟郭樹偉和孔馬生活:「你們晚上要去鎮上小酒館的話,就早點過去。」

郭樹偉知道老闆是指什麼事,他搖頭道:「我和孔馬都沒打算去,我們兩個都是兜里乾乾淨淨的窮光蛋,去了也沒用。」

蘇輕笑著道:「如果你們真的看好徐娘子要開的這個農產品加工廠,想要入股,我可以提前預支一筆工資給你們,或許這是個機會。」

本來今天他沒打算到牧場這邊來的,臨時過來,就是想起晚上小酒館有農產品加工廠集資的事,他想當一個能設身處地為員工著想的好老闆,所以才來的。

郭樹偉的經濟情況不用說,孔馬的經濟情況也不好,郭樹偉跟蘇輕說過,孔馬和他前妻離婚後,考慮到孩子跟著前妻生活,他直接凈身出戶。

經過這段時間相處,發現這兩位都是踏實做事的好員工,所以蘇輕也願意關鍵時刻當個好老闆。

郭樹偉一時不知道說什麼,沉默好一會,才道:「您這樣的為人真是太少了……我之前預支過一萬的工資,這次就算了,您給孔馬預支一筆吧,能投資徐娘子開的工廠,的確是個難得的好機會,孔馬需要這樣的機會多賺點的錢,將來才有本錢重新組建家庭。」

蘇輕看向旁邊的孔馬。

孔馬更不善言辭,只是憨笑。

蘇輕拿出手機看了下時間,道:「你們都去參加吧,先看看情況,如果真的決定加入進去,就來找我預支工資,預支工資還是要打收條的,所以不用不好意思,也就是提前把工資發給你們。」

聽完蘇輕的話,郭樹偉和孔馬都心生感激,最後一商量,決定還是先到小酒館去看看。

兩人走後,蘇輕也沒有立馬回別墅,而是在牧場里到處看看,既然都來了,那就照舊給那些狀態最差的小雞小鴨學小羊和小牛犢子注入一點靈氣。

靈氣雖然不如靈力那樣能長久的留存在它們體內,頂多兩三天就散盡了,但至少能讓他們成長的更好,以後帶來更好吃的雞肉、鴨肉、羊肉和牛肉。

為了美食,蘇輕願意多付出一些精力。

一番查看之後,蘇輕離開牧場返回別墅。

牧場有監控系統,不用時刻守在那。

回去的路上,他在考慮明天胡蕊帶著她閨蜜來農場做客的事,以前胡蕊來都是有事,這一次算是正式上門做客,而且還帶了她的閨蜜,出於禮節,蘇輕也應該好好招待一下。

招待客人自然要有美食,他盤算了一下,自己可以做哪些美食來待客。

晚上十一點多的時候,蘇輕正準備睡覺,郭達樹的電話打了進來。

「唉,今天晚上太熱鬧了,最後我就拿下十萬的股份。」郭達樹的話里充滿了遺憾。

蘇輕問了一句:「你堂叔和孔馬是多少?」

「他們和大部分人一樣,一人投資一萬,我堂叔說你答應再給他們提前預支一筆工資了?」郭達樹在電話中笑著道:「可以啊,你那還缺人嗎,我也去給你打工,有你這樣的好老闆,工作累點也願意啊。」

蘇輕道:「行了,現在投資的事算是全部定下來了,徐娘子有沒有說項目什麼時候啟動呢?」

「徐娘子和王力明天到市裡去彙報,彙報完之後就會啟動吧。」

第二天早上,蘇輕先做早課,把體內的靈力累積到2798點,然後做早餐,八點鐘的時候,郭樹偉和孔馬道別墅來送預支工資的字據,蘇輕給他們每人轉了一萬。

「對了,那三匹馬怎麼樣?溫馴嗎?」想起今天要招待客人,除了吃吃喝喝,總要有點遊玩項目,轉了賬之後問道。

郭達樹回道:「那三匹都是馴好的本地土馬,非常溫馴,老闆你是想騎馬嗎?」

「今天我有朋友來農場玩,可能會去騎馬。」

孔馬接話道:「那等下回牧場我先把馬刷一下。」天狼之主突然消失……一個個宇宙之主十分的疑惑,連忙聯繫天狼之主。

「天狼?!」

「你怎麼會突然斷開虛擬世界鏈接了?」一個個宇宙之主開始聯繫天狼之主,可卻沒有得到什麼結果。

一個個妖族強者對視一眼,似乎明白了天狼之主的結局。

「天狼隕落了?」

「這倒是

《吞噬星空之賽亞人》第376章認慫的妖族 就在容思婼滿是失望的時候,林萱她們也是快馬加鞭的往回趕。

玉蘭微笑着說道:「思婼姑娘請放寬心,我家夫人和姑娘再晚今天也會回來的,所以思婼姑娘不妨先在這邊用了午膳后休息會,說不定一覺醒來我家姑娘就已經回來了。」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