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這倆人真在一塊兒了?

沒等周正多想,其他人的聲音陸陸續續跟着響起來,並不像陳德功剛才問話時那麼積極。

看來自己的管理之路任重而道遠啊。

「嗯,我希望下次這個回答更加整齊些。」

周正向宋傑微微點頭說道:「盛洋玩具廠易主,但不會有太大的變動,尤其是在崗的普通職工,只要踏踏實實幹活,不偷奸耍滑都不用擔心失業的問題。」

這句話一出,給在場的所有普通職工吃了一顆定心丸。

當然,有些聰明人還是聽出新老闆的話似乎別有深意。「我沒事。」

林若說著,抬手用袖子將臉上的淚水擦乾。

他其實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哭,甚至在博諾瓦提醒他之前,林若都沒有意識到自己流淚了。

只是在擦乾眼淚之後,林若低頭再看手中那個表面銘刻著花紋的金屬小盒時,腦海中已經多出了一些信息。

那是在剛剛突然出現的,林

《詭秘:外神竟是我自己》第一百八十四章林若:莫非我曾經是外神?(求訂閱) 「動手?」

「正合我意!」面對費仁的舉動,王開也是輕笑一聲,下一刻身形暴射而出。

「龍爪手!」

左手五指扭曲化為一種詭異的爪勢,只見王開整個人如同化作一道鬼影,當即朝着對面的費仁殺去。

霎那間,爪勢橫空,元力席捲四射,一股極為恐怖的氣息波動也朝外散發開來。

身為潛龍榜上赫赫有名的天驕之一,王開的實力確實有兩下子,眼前這一爪之威便不是尋常武者可以抵擋,武靈境四重以下若是硬挨上一擊,哪怕不死也是重傷!

「唰!」

看到王開率先動手,費仁眼瞳中同樣噴湧出無窮戰意,隨後右手掌心緊握青龍星辰戟,一個斜挑正面迎上對方這一爪。

「鏘鏘…!」

長戟劃破空際,隨後只見青龍星辰戟的鋒利戟首和王開的左爪狠狠地轟擊在了一起,靈紋力量和星辰之力同時爆發開來,傳出一陣清脆刺耳的金鐵叫響聲,彷彿擊打在了一塊堅不可摧的鐵板之上。

雖然青龍星辰戟乃是七品靈寶,不過王開這一爪同樣威力不俗,而且對方似乎體魄強勁,尋常靈寶難以破開其防禦。

因此,費仁僅憑這一擊還無法令對方受傷,只能算是五五開。

「嘭!」

化爪為掌,臨空一擊拍在青龍星辰戟的戟身之上,下一刻王開的身形也是化為一道殘影落至天空後方,臉色微訝。

「好強橫的力道,這小子的修為雖然只有武靈境四重,但是無論力量還是爆發力一點都不弱於我…」

先前那一次交手雖然只是試探,不過眼前費仁的實力已經足夠令他感到驚訝。

畢竟,對方只有武靈境四重的修為,僅僅憑藉一件七品靈寶便能和他這個潛龍榜天才平分秋色,實在難得。

雖然在先前的對拼當中,王開沒有動用全力。

不過,其心裏也十分清楚,眼前的費仁既然有膽量出手和他搶奪一座釋念台席位,手中必然也有底牌未使出。

「唰!」

王開退去之後,費仁並沒有第一時間趁勢追擊,僅是暗中調動元力,同時長戟收回垂於腳旁。

對方是一個勁敵,而且還是潛龍榜上的天驕,短時間內他想要解決王開並不容易。

「好厲害的傢伙,竟然能夠和潛龍榜排名第一百六十七的王開戰至不分上下….」

「區區武靈境四重的修為,雖然手裏擁有一件七品靈寶,但也不足以彌補兩重小境界的差距,此人應該也是某個宗門家族勢力的後輩天才….」

「沒錯,只不過王開這個傢伙可不好惹啊,聽聞其掌握有先天霸體之力,尋常同階武者並非其一合之敵….!」

看到費仁和王開二人在天山之巔出手對拼,為了爭奪一座釋念台席位,附近一眾旁觀武者也是議論紛紛,看向二人的神情皆是震撼不已,瞬間吸引了不少的目光過去。

畢竟,哪怕是在天妖秘境內,眾人也很少有機會可以見到王開這種潛龍榜上的天驕出手。

和尋常武者相比,能夠位列潛龍榜的年輕天才,無一不是實力強大之輩,越階戰鬥更是不在話下。

「這個人似乎是烈陽宗弟子,好像叫做什麼費仁?」

人群中,一名散修低呼道,似乎認出了費仁的來歷。

「費仁?」

「烈陽宗是什麼東西,好像不是什麼強大的宗門吧,這個名字聽都沒有聽說過啊….」

「誰知道呢,或許這小子還真的有機會打敗王開….」

眾人又是議論道。

「你們不要忘了,王開到現在都沒用動用先天霸體的力量,這個費仁必定不是其對手….」然而,旁邊一名光頭男子突然沉聲道,語氣不屑,似乎並不看好對方。

….

天山之巔,費仁和王開的戰鬥依舊激烈,然而卻是雷聲大雨點小,只見到各種元力攻擊互相對轟,雙方卻僅是衣袍有些破爛,並沒有受到什麼傷勢,場面有些詭異。

「你的實力不錯,值得我動用全力….」

「哈!」

又是一爪轟出,將襲來的青龍星辰戟拍飛,下一刻王開也是暴喝一聲,同時整個人氣質大變,雙眼眼角處浮現出一道奇特的花紋,如同京劇中的丑角。

「霸體,開!」

雙手合二為一,化為某種法印,隨即只見一股磅礴無窮的元力氣息從王開的周身上下湧出,朝外四散而開,同時其後背也是劇烈抖動,竟是活生生冒出了六隻新生的手臂,如同神話里的哪吒一般,甚是奇異。

「這傢伙終於打算使出全力了么…」

天空對面,看到王開的身體產生了異變,費仁亦是深吸了一口氣,眼神肅穆。

對方除了身體上的變化多出了六隻手臂之外,同時元力修為也在這一刻大幅上漲,如今已是無限接近於武靈境八重!

赫然,王開動用了先天霸體的力量,打算速戰速決,將費仁徹底擊敗。

「是先天霸體!」

「終於出現了,王開的壓箱底絕學,這個費仁估計要完了….!」

「聽聞王開的八臂通靈體無比強悍,不僅可以提升武者本身的實力,而且八隻手臂還可以互相配合,一起施展毫無死角的聯合攻擊,令人難以躲避,甚至是防不勝防!」

此時,觀戰人群中也是傳出數道驚訝聲音,似乎是有人認出了王開的先天霸體。

「八臂通靈體,這就是那個傢伙的先天霸體么…..」

一縷琉璃火浮現於掌心,費仁同樣施展出達摩金佛體,一道金佛虛影在其身後浮現。

誠然,對方無論在元力修為還是霸體這一方面都佔據着優勢,不過他手裏還有煉仙神鼎這一張王牌!

煉仙神鼎的吞噬之力可不是徒有虛名,當初就連施展了無極冰皇體的天機宗弟子墨傳道,都在煉仙神鼎的吞噬之力下,被費仁活生生斷了一臂。

由此可見,煉仙神鼎的威力。

「後天霸體?不過也是徒勞,在我的八臂通靈體之下,你終究要敗!」

看到費仁施展出達摩金佛體,天空對面的王開先是臉色微訝,隨後化為一抹狠厲的冷笑,語氣不屑道。

「唰!唰!唰!」

只見王開的八隻手臂齊齊朝外攤開,如同八爪章魚一般,雖然有些搞笑,但卻散發出令人心悸的元力氣息。

「那你便試一試!」

見此青筋,費仁也是嘴角流露出一抹冷笑,隨後身形暴射殺出,夾雜着達摩金佛體的力量,橫空一戟狠狠地朝着對面的王開刺去。

先下手為強,為了奪得釋念台的一席之位,這一戰他不容許失敗!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等一下。」

雲軒停下腳步,他走進小如,將自己的仙力匯進小如體內。小如此刻還有意識,體內的封印還沒有完全打開,她現在還是半仙半魔的狀態。只是走了這麼久都沒有見到鳳凰先祖的蹤跡,他想刺激一下小如的封印,看看這迷宮般的地下涌到會不會有異樣。

……

《從前有隻小鳳鳥》第七十二章怪物 褚洲也不隱瞞她,說道:「其實之前韓夢就對你們下過必殺令,還讓韓墨陽親自除掉你們。」

他頓了頓,又看了褚臨沉一眼,「我把消息告知了阿沉,讓他提前做好防範,同時利用韓墨陽對韓夢的防備心,假意跟他合作,說服他調整了行動計劃,這才沒出什麼大事……只是,我們還是低估了韓夢的手段,竟然藏了一個宋梅在你們身邊。」

「韓墨陽?」

秦舒想到自己好歹幫過韓墨陽幾次,想不到他卻反過來要她和巍巍的性命,虧他以前信誓旦旦說他不是個恩將仇報的人,真是讓人失望。

而褚洲接下來的一句話,卻讓她陡然愣住。

只聽他有些遺憾地說道:「韓墨陽……已經死了。」

秦舒看著他臉上露出凝重的神色,忍不住大膽猜測:「難道是、韓夢做的?」

「嗯,是被活活燒死的。」

褚洲憶起韓墨陽死前的畫面,眼裡露出一絲不忍,又很快便消散,說道:「韓夢知道當初韓笑的死跟他有關,其實一直在利用他,只是一直等到了現在才動手。」

秦舒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韓夢比她想得要可怕一百倍!

記住網址et

韓墨陽至少是她名義上的老公,就這麼把人活活燒死?

就算是為了給韓笑報仇,這樣的手段未免……太過殘忍!

她已經不敢去想,巍巍落在她手上,會遭受到怎樣的對待了。

秦舒突然打了個寒顫,快速地看向褚臨沉。

現在這裡除了他,沒人有能力可以跟韓夢抗衡,把巍巍救出來了!

褚臨沉不用秦舒多說,便懂了她的意思,他堅定地點了點頭,承諾道:「我不會讓巍巍有事!」

秦舒現在也只能相信他。

雖然,在深刻了解到韓夢的可怕之後,她心裡的絕望早已超過了期望……

秦舒思索間,褚臨沉已經讓衛何去屋裡幫他拿上了西裝外套。

男人將外套往身上一披,沉聲道:「衛何,我們走。」

秦舒瞥見他離去的步子,猛然回神,拉住了他的手。

褚臨沉轉過頭,俊眉微蹙地看著她,說道:「你就好好留在這裡,等我的消息。」

秦舒恍若沒聽到這話,她緊緊地看著他,喉嚨有些發緊。

片刻,下定決心一般,說道:「褚臨沉,只要你把巍巍救出來,我就讓孩子認你當爸爸!」

褚臨沉原本陰沉晦暗的眸子,因為她這句話,陡然一亮。

「你願意答應我了?」

他有些驚喜地問道,理所當然地將秦舒說的讓巍巍認他當爸爸,和她帶著孩子嫁進褚家大門,劃上了等號。

只要他把孩子找回來,秦舒就願意嫁給他!

秦舒沒有深究他過於激動的反應,而是垂眸壓下眼裡的苦澀,說道:「沒錯,所以只要你能把孩子帶回來,我就不跟你爭了。」

連保護孩子都做不到,她算什麼合格的母親,還一心想把孩子帶在身邊?真是太不自量力了。 自己的清白和名聲,傅君年已經不是很看重了。

反正這兩樣東西,對他而言也不是十分重要。

但是,他一定要保障余卿卿的安危。

畢竟對於華森來說,搞死余卿卿,可比搞死自己容易多了!

他看着余卿卿臉上的不忍,又強調了一遍:「這件事兒,以後都不要再提,記住了么?」

余卿卿抿了下唇,終究還是點了點頭:「嗯!」

傅君年這才放了心,開車離開了高爾夫俱樂部!

回市區的途中,剛好趕上了堵車。

車子走走停停,等到了家裏時,天都已經擦黑了。

傅君年去車庫停車,余卿卿先進了屋子。

她先上樓,準備換身衣服,再下樓來吃東西。結果,經過客廳的時候,看到了茶几上放着一個大紅色的信封。

伸手拿過來打開,是一封party請柬。

是唐安暖派人送過來的!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