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這個人的自信是假裝的?子虛心中失望,涼透至極!

「哈哈哈!!」那邊的弟子紛紛開始敞開心懷,痛快的大笑起來!

(本章完) 「呵呵……小鬼,你現在插翅也難飛!哈哈!」無山此時在肆意的恥笑,屁的神通都沒有幾個,法寶一個都沒有也敢和他較量?

簡直就是找死!

他滿臉得意,已經在思考怎麼奪回雷磁山!

然而!在雷網接觸顧凌的一剎那,他的臉色突然變了變,滿臉愣然,「怎麼回事?」

「真是爽快……」

顧凌咧開嘴,滿臉享受的暢快!在恐怖的雷霆之中竟然只是皮開肉綻!而且那些雷霆全都噼里啪啦的湧入他的渾身,讓他變得雷光四射,耀眼無比!

「怎麼可能!!」

頓時!無山大驚失色,渾身的靈氣還有那些雷體的能量竟然頃刻間開始不停的輸出,全都湧入顧凌的身體!

而他的身體,竟然比雷體還耀眼和滲人!

「紫霞驚雷之體?」他的臉色陰晴不定,滿臉驚然和不可思議,「還是天雷之體?」

剎那間,他思緒萬千,竟然轟然的停止神通,收回雷體,還有雷蛟!

嗖的一聲,四周猛然靜悄悄的,那些弟子一個個懵然的全都跟見了鬼一樣!

「怎麼回事?師祖,怎麼不打了?」

「那惡賊還沒有死啊!」

而子虛卻是極其的駭然和驚喜!

剛才那一瞬間,他看得清清楚楚,那雷網竟然對這個吳道完全無效!!

反而還增加他的氣勢和力量!

這讓他想到了一個天化宗內最恐怖的傳說之身!

雷中之聖!天雷之體!!

只有這種聖荒才能夠不畏懼任何雷電!

當然,在無山師祖的皇級神通之下能夠如此的還有至尊荒蕪的紫霞雷荒!

但他卻是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天雷之體!

畢竟以道宗都沒有的修士,想要對抗一個王級荒蕪的靈王,也只有聖荒才能辦到的事情!

「師侄!!」

頃刻間,無山已經撤回所有的攻擊,滿臉笑容的說道,「真是不打不相識啊!

吳道師侄,想不到你年紀輕輕有如此實力,著實讓師叔心驚啊!」

顧凌笑了笑,也不動手,卻是在雷霆的汪洋仍然回味無窮!

而他的骨頭開始發生噼里啪啦的鼓動,就像即將蘇醒的猛獸一般,令人心生恐懼和駭然!

這讓他不禁想到了之前在死寂之地,重鑄金身的時候,引來的天雷!

看來,那天雷湧入了他的聖骨,讓他的身體也有了天雷之體的一些神通!

只不過因為雷能量過於稀少,才導致天雷的威力一直未成展現!

而如今在無山的雷動之下,他的身體竟然再次提升一絲!

論全力的爆發之下,他甚至都能感覺轟碎幾百米高的巨峰!

見顧凌笑而不語,無山正想說點什麼,卻只見他的身影突然消失!

這讓他臉色難堪的同時,又不願意隨意動手!

「師祖!!救我!啊!!」

顧凌沒有皺一絲眉頭的將背叛他的十幾名弟子,一個個轟成灰燼!

而他面帶微笑的看著無山道,「多謝師叔手下留情!」

「師侄過譽了!」無山心中凜然,不是因為打不過他,而是因為打不動他!

不管他是至尊雷荒,還是天雷聖荒都是他的雷術傷害不了的!

如果他的修為不高倒也算了,關鍵是他的修為和肉體,還能與自己想抗衡!

這是他不容小覷的地方!

也是他現在的法寶和神通不能夠擊殺得了的!

而且,這等體質已經讓他感到害怕和震驚!

他們雷隱天化宗除了第一任掌門是至尊雷荒之外,已經幾千年沒有人超越過皇體!

而如今卻出現了一個至尊,甚至是天雷之體的恐怖妖孽!

這如何不讓他心驚,如何不讓他對自己剛才的動手感到後悔不已!

難怪無生那老小子會收他為徒!

可是你媽的,你自己死哪去了?收了這麼恐怖的弟子,讓他回宗門又是為了什麼?

一時間,他思緒萬千,總感覺心緒不寧!感覺這個吳道就是卿無生喊過來對付他們的!

「剛才師叔多有得罪!還望師侄不要見怪啊!」無山滿臉歉意,語氣竟然有些求和,他笑著道,「這子母雷磁山,以後就是師侄的峰座!

誰要是敢得罪你,我無山第一個替你出頭!」

嘩的一聲,四周的弟子全都一片嘩然!個個滿臉震驚和不可思議!

再次看向子虛時,見他的臉上沒有多少震驚,個個心中無比的佩服和慶幸!

「那就謝過師叔了。」顧凌淡然笑道,也沒打算動手。不說能不能殺了對方,就算能,也不可現在動手。

不然,那就是他出師無名……

聽到對方冷淡的口氣,無山心中有些涼意,不由得堆笑道,「師侄,你看,你還是在怪罪於我啊!

其實我也是在氣頭上,畢竟我的徒兒和徒孫都死了,心裡難免會難過。

師侄,這樣,今天我無山給你大擺恭迎宴!給師侄接風洗塵!

順便,我再送師弟一份大禮!咱們就一笑泯恩仇!如何?」

「那倒不用了,無功不受祿啊。」顧凌淡笑一聲,「師叔你也大可放心,我吳道也不是心胸狹窄之人!

今天的事情我就當沒發生過,日後還仰仗無山師叔多多照應啊!

不過,我希望師叔不要將我的事情告知他人!我並不想有什麼麻煩。」

無山聞言雙眼一抬,心中吃驚!一時間捉摸不定!他不禁乾笑道,「師弟當真是孑然一身!

我這裡有一份大禮,師侄要是不嫌棄,他日可要照料師叔一二啊!」

說完,他嗖的一下扔了一道玉簡給顧凌。

顧凌一看,竟然是通幽丹的煉製大全!

他笑了一聲,拱手道,「師侄先謝過師叔,照料談不上,我還希望師叔到時候在玄幽靈境中照料師侄一二呢!」

「放心!師侄大可放心!」聞言,無山露出一絲喜色,心中的顧慮減少了許多!

同時,他的心裡又開始新的搗鼓!

「那師侄,你先收拾山峰,回頭我會再給師弟做些補償!」

無山拱手滿臉真誠的告退,騰雲而去。

顧凌也是淡漠的看著他遠去,心中沉思不已!

而沒過多久無山一臉徜徉的感嘆道,「無良啊無良……恐怕你的如意算盤要落空咯。

以這個小子的實力,他已經不落於我等!如果讓他成長起來,恐怕天化宗這是要逆天崛起啊!

無生!你倒是收了一個好徒兒!

看來,我要為自己打算了!」

他喃喃自語,神色變幻莫測!

(本章完) 「什麼?無山什麼也沒幹也不追究就離開了?」此時在天雷山上,天陽滿臉愕然和驚動,不可思議的對著前來彙報的弟子說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具體的,弟子也不清楚!」那人回道,「我只看到在峰頂上應該是無山師叔祖和吳道師叔公大戰了一場,但最後不知道為什麼不了了之!

事後,我找機會問了雷磁山的弟子,他們也一概不知!」

「怎麼會這樣?沒道理啊!」天陽驚疑不定,讓那名弟子下去之後,突然的對著身後的天霞說道,「這無山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竟然拱手相讓?還是他和這個吳道又秘密達成什麼協議?」

「哼!我看這個吳道肯定是被無山給打蒙了!」天霞不滿的冷笑道,「不得不服軟,然後答應了無山的條件!苟活於世!」

「也不應該啊!」天陽有些急色,「這殺徒之恨,奪峰之仇,無山逮住了機會,不可能不動殺心的!

他再怎麼樣也會動用自己的人去管理山峰!不對,這件事肯定有什麼貓膩!」

「師兄,我看你別花心思在他上面了!」天霞長嘆道,「我答應你就是了!」

「哎,」天陽也嘆氣道,「就算度過眼前這個難關,以後我一個人也孤掌難鳴啊!

這個吳道,我還真想他能夠給我一點驚喜,能抗衡無字輩的師叔就好了!

師妹,不如這樣吧,明天你再去試探一下他,到時候,我順便讓凌空過去找你,讓他給幫忙掌掌眼!」

「師兄,你太信任師傅了!」天霞滿臉苦笑,「也許是我們都猜錯了,是師傅實在沒辦法了將自己的一切埋葬起來,讓這個吳道碰巧得到了。

一開始我和你一樣,期待這個吳道的實力,可是他的行為讓我覺得有失師傅的名聲!

反正,我不太想去找他。」

「主要是讓凌空道友看一看,」天陽滿臉無奈和無助的看著她。

做掌門,做到他這個份上,也真是苦逼啊!

「好吧……」天霞最受不了天陽的無奈和滿臉的哀求。

隨後兩人沒見多久,天霞就離開了。

不過此時的天陽臉色卻陰沉了下來,嘴角喃喃自語,雙眼冰冷,「吳道!我就不信,這樣也看不穿你的修為和實力!

想來我天化宗分一杯羹,也得看你有沒有這個福分!

不過,你要是再多鬧騰,呵呵呵,我還真希望你使勁的鬧!可別中看不中用,那麼快就死了!」

……

「哇!!這麼大的山峰,這麼大的道觀宮殿!」此時,除了秦子鄧,歐陽雅等人全都從雷竹山接了過來。

一路上,歐陽雅又是興奮又是滿臉放光,連連感到痛快不已!

甚至都感覺自己在做夢一樣!

她眼冒精光,臉色通紅,激動的道,「以後,我們就在這裡修行了嗎!」

「是的!!」陳浩重重的點頭,滿臉大笑的說道,「我現在終於可以給我堂哥一個大大的驚喜了!哈哈!」

而子辛生此時恍然如夢,從接到這個消息到現在,他仍然不敢相信!

這才多久啊!從今天上午到現在也不過七個時辰!

這個師公這麼快就搞定了?

而且連無山都沒有說什麼,追究什麼,一切都順理成章?

這也才容易了吧?

一時間,他心臟狂跳,興奮驚喜的同時又感到如夢如幻的不真實!

其餘的弟子也是做夢一般的四處張望,有一種守得雲開見月明的感覺!

「辛生師弟!」這時,子虛一臉淡漠的走了過來,看著子辛生說道,「我已經給你們安排好了一切,你們先好好休息吧。

哪位是歐陽清?」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還在四處張望,好奇不已的歐陽清身上。

「師公找你!」

「師公?」歐陽清聞言有些突然,「額,好。」

說完,子虛就帶她進了內殿。

而其餘人,包括子辛生都是一臉妒忌和羨慕!

以前那是虛心假意,現在這個師公擁有這麼一大片地盤,那是要什麼有什麼!

能讓他看中,那就是天大的福分啊!

「真是讓人羨慕!!」子悠滿眼妒火,「不就是長得美點嘛,什麼資質嘛,能讓師公這麼看中!還收她為徒?」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