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千幽沉默了一會,只能坐在床邊。

但她才剛坐下,卻覺得天旋地轉,下一刻,她也躺在了床上。

「你幹什麼!」

她驚叫一聲,就要爬起來。

但下一刻,一隻腿壓住了她的雙腿,一隻胳膊橫跨過來,將她給按壓下去。

「陪我睡一會。」

百里溯塵沙啞的聲音在她的耳邊響起,帶著一絲懇求。

雲千幽原本還想掙扎,但聽了這話,卻慢慢安靜了下來。

「你讓我出去,我幫你準備一些吃的。」

「不要。」他拒絕,「我好睏。」

「先吃了東西再繼續睡。」

「不。」他堅定拒絕,「不要說話了,我好累。」

說完后,他收縮手臂,將她攬入了自己的懷中,然後雙目一閉,平緩綿長的呼吸聲響起。

雲千幽僵住了,這變故讓她措手不及。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啊?

剛才被抱了那麼長時間,現在竟然還要陪睡?!

瘋了吧!

她想要掙脫百里溯塵的桎梏,但猶豫了好一會,聽著耳邊傳來的呼吸聲,她只能微微嘆息一聲,然後放鬆了身體。

算了,就放任他這一次吧!

當然,若是他敢做什麼過分的事情的話,她一定讓他好看!

心裡發誓,她慢慢放鬆下來。

很快,她也跟著睡了過去。

過了好一會,感覺她已經熟睡了,百里溯塵才小心地睜開眼睛,但他的呼吸並沒有變。

在夜色中,他那雙漂亮的眼睛彷彿熠熠生輝,透著讓人心動的光芒。

感覺懷中那溫軟的身軀,還有那張平和的睡顏,他只覺得從內而外透出一股滿足。

他這是終於有突破了!

果然,這樣的無賴辦法,才能拿下雲千幽!

他心裡滿意點頭,決定之後要好好對待提供了這個意見的關今。

今晚關今就說了,烈女怕纏郎,只要他臉皮厚一點,雲千幽也扛不住。

當然,這種事情的前提是,女孩子對男孩子要有點意思。不然的話,直接會被人當色狼打出去的!

聽了關今的意見之後,百里溯塵也做了決定。

像雲千幽這種人,普通的動作和話語是無法讓她軟化的,

所以,一定要換一種方法!

而他這也是在賭,賭雲千幽對他是有意思的!

好在,他賭對了!

他可以肯定,要是其他人的話,早就被她打出去了,哪裡還容得下一起睡一張床?

就算她打不過,但她還有很多其他辦法。

不說其他的,她要是用毒的話,就算是他也無法完全抵抗。

不過,她今晚雖然生氣,但並沒有想過要用毒——這可是天大的榮幸啊!

想到這裡,他就滿心的滿足。

看著她美麗沉穩的睡顏,他心裡一動,湊過去吻上她的唇。

剛才只不過是打了她一個措手不及,也沒有什麼時間慢慢品味。

現在是最好的時機。

他細細描繪著她的唇,感受著那不一樣的甜美。

「嗯……」

感覺到嘴上有蚊子叮咬的異樣,她在睡夢中嘟了嘟嘴,眉頭皺起。

百里溯塵嚇了一跳,趕緊放開。

好半天後,他才鬆了一口氣,還好,她沒醒。

他勾起嘴角,露出一抹讓人心跳的笑容。

要是被其他女孩子看到這一幕的話,肯定會尖叫不休的。

但可惜,除了雲千幽,其他人還沒這種榮幸見識他這一面。

又親吻了好幾次之後,他才滿足地抱著雲千幽,也跟著一起沉睡。

他也是有分寸的人,沒有在雲千幽的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再怎麼說,雲千幽也還小,他再怎麼禽獸也不可能做出那些事情。

再說了,他要是敢做出那種事情,他只有一種下場——死!

現在的進展已經很讓他滿意了,怎麼可能還自掘墳墓呢?

而且,他也不可能枉顧雲千幽的意思,她是要被放在手心裡疼愛的。

——嗯,剛才做的這些都只是意外!對,意外!

雲千幽原本還以為自己會睡不著,但沒想到,竟然那麼快就睡著了。

百里溯塵的氣味淡淡的,但卻帶著強烈的男性氣息,將她包裹著。

在睡夢中,她又夢到了之前發生的事情。

她夢到,百里溯塵又不要臉地湊過來吻她了。

而更不要臉的是,她竟然回應了!

在夢裡,倆人抱在一起,拚命地親吻著。

那架勢,好像天地快要崩裂一樣。

彷彿無盡的親吻過後,她被兩聲凄厲的尖叫聲驚醒了。

「小姐?!」

娉娉婷婷早上進來服侍雲千幽洗漱,卻震驚地發現,雲千幽的床上竟然還躺著一個男人!

那男人的模樣看不清楚,但云千幽嬌小的身軀卻乖巧地蜷縮在他的懷中。

而且,那男人的手腳都困住雲千幽,一副生怕她跑了的模樣。

要不是倆人的衣裳都穿在身上,她們還真的以為昨晚發生了什麼事情。

但是,這事情也足夠嚴重了!

這是哪裡來的登徒子色狼啊!太過分了!

倆人不由自主尖叫了起來,「啊——!」

這尖叫聲將倆人給吵醒,百里溯塵皺眉抬頭。

在看清楚這登徒子的模樣后,倆人的尖叫聲戛然而止。

外頭傳來一陣匆忙的腳步聲,「怎麼了?有刺客?!」

倆人尖叫過後,立刻反身將大門關上。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

外頭的人在拚命敲門,生怕裡頭發生了什麼危險。

「沒事。」

她們輕咳一聲,一副平常的模樣,「只是剛才看到了一隻蟑螂而已,沒什麼事情,你們回去吧。」

外頭眾人面面相覷,都傻眼了。

只不過見到一隻蟑螂?需要那麼大的反應嗎?嚇得他們還以為發生什麼危險了呢!

不過,就算她們的實力再怎麼厲害,可畢竟也是一個小姑娘,遇到這些噁心的蟲子會害怕是正常的。

等外頭的人們散去之後,她們才鬆了一口氣,然後轉身回來。

看著她們那一臉的震驚和疑惑,再看到自己和百里溯塵的姿勢,雲千幽頭疼極了。

「小姐……」

「閉嘴,我們什麼事都沒發生。」 被驚叫聲吵醒,雲千幽第一眼就看到百里溯塵那張成熟了許多的臉。時間彷彿回到了很久以前,讓她有點恍惚。

但下一刻,她卻是頭疼了。

天!她怎麼會也跟著一起睡著呢?

而且,還被人捉……啊呸!被人發現了!

看著娉娉婷婷倆人的表情,雲千幽恨不得將她們催眠過去,讓她們忘了之前的事情。

「我們什麼都沒發生,你們別胡思亂想。」她說道。

當然,這話她是這麼說的,可娉娉婷婷她們不相信啊!

而且,倆人被子下方的雙腿還交纏著呢,沒有半點說服力。

天!她們家小姐竟然和一個男的躺一張床上!而且那姿勢,讓人不胡思亂想都不行!

小姐和李溯的關係什麼時候那麼親近了?

雖然她們都知道,雲千幽和李溯,哦不是,百里溯塵的關係很親密,畢竟當初他們倆人總是會一起消失。

但是,她們沒想到,他們的關係竟然到了這種地步!

她們小姐還那麼小啊!

娉娉婷婷的表情十分震驚,有點難以接受眼前這一幕。

面對雲千幽的否認,百里溯塵挑眉,那雙漂亮的桃花眼中彷彿透著邪魅的光芒。

「對,我們什麼都沒發生,你們別胡思亂想。」他也跟著補充一句。

不過,娉娉婷婷卻清楚地看到,他的表情有點委屈。

天,難道是她們家小姐主動強迫的?!

倆人的眼睛都瞪大了,表情都有點扭曲了。

這個想法一出,她們心裡立刻就肯定了。

她們家小姐那麼厲害,如果她不願意的話,誰也強迫不了她。可是,若她想強迫別人呢?

好吧,她們家小姐也不會做出這種沒有道德的事情。

但是,百里溯塵那一臉的委屈,讓她們也忍不住心疼了。

別誤會,這是對弱者的同情。

雲千幽正一臉無語呢,並沒有發現他們三人的異樣。

「溯少爺,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娉娉小心問道。

「昨天晚上。」百里溯塵回答。

「晚上?」

因為雲千幽不喜歡她們打擾,所以晚上的時候,她們都是在自己房間里休息的。

因為對雲千幽有信心,加上對雲家的護衛力量有信心,所以她們也沒擔心雲千幽的安危。

可沒想到,不過一個晚上的時候,百里溯塵就冒了出來,而且還跟她們小姐睡同一張床上!

天!這意外也太意外了吧!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