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天看到洞口黑乎乎的,但是走進去的時候,就感覺有些亮得晃眼了。葉藍捂了一下眼睛,纔算是適應了過來,心中說道:“怪不得人們都說龍族的人,都喜歡亮的東西,看來還是有些道理的。”敖天的整個洞穴之中都填滿了金幣,還有一些像鑽石一樣的石頭。

雲天心中說道:“你要這麼多的金幣有什麼用的,你是一個鬼魂就算是給你花的話,你也花不了哎。”

“主人,這些都是從那些冒險者的空間戒指裏面搜刮出來的,近萬年了,纔有這麼一點,唉。”敖天嘆了一口氣,想當初他就是在紫金幣堆里長大的,現在睡這個金幣還真有些不太舒服。

“你晚上就睡在這裏?”雲天雖然是想到了,但是還是小心的問了一聲。


“不錯。”敖天回了一句,雲天心中說道:“就這樣子你也能夠睡着,我真是服了你了。”

“你今後還有什麼打算沒有?”雲天又問了一聲。

“回主人,我想回龍族看看,順便把龍族的分裂局面給整合起來,神界還有一些龍族,他們的情況可能跟這裏的差不多,我打算再去神界一趟,把我們整個龍族都給整合起來,這樣就可以更好地幫到主人了。”敖天說道。

雲天聽了敖天的話,心中說道:“這個敖天還真沒有白收,不錯,這小子有前途。”

“嗯。”雲天點了點頭,“你先在我身邊待一段時間吧,到時候我們一起去。”其實雲天不去的話,憑着敖天的能力也是能夠做到的,但是雲天怕的是,這個敖天念在同族之情對那些背叛的龍族不下殺手,雲天雖然是不怕麻煩,但是還是保險一些的好。 一時之間,李秋水只覺得天旋地轉,想要說話,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她不敢想象,如果李嘉程真的熬不過這次劫難,她該怎麼去面對未來。

「老李到底出了什麼事兒,怎麼連你們醫生都找不到病因?」和李嘉程相交數十年,如今聽聞老友又陷入生死未卜的境遇中,再看到李秋水泫然欲泣的模樣,即便吳清風年逾八旬,也是急火攻心,沉聲道:「難道就連你們都信了外面那些人的胡話,不給老李仔細檢查?」

「李老先生送過來的時候是什麼情況,我們很清楚。而且外面發生了什麼,我們在裡面也根本不知道。」那老教授也是個硬骨頭,聽到吳清風質疑他的醫德,咬牙回敬道:「請你相信我們的醫德,我們做醫生的,不會因為搶救之人的身份,或者是做過什麼,就有所懈怠。」

「吳老也是心急,所以才說了這些話,您不要往心裡去。」林白當初在金陵建茶莊的時候,他沒少接觸龔育之從故宮博物院請來的那些老學者,知道他們這些人學問做得大,脾氣也跟著大,向來吃軟不吃硬。聽到這老教授的話,林白急忙起身,忙不迭的打圓場,

「你這小傢伙還算明白些事理。」老教授見林白服軟,心裡的怒氣這才平息了一些,盯著吳清風沉聲道:「李老先生這些年為港島做過多少善事,扶持過我們醫院這邊多少次,我們心裡比誰都清楚,我們也在竭盡所能的尋找病因。」

「吳老,您先別在這裡了,趕緊去警署那邊找一下白署長,讓他把那晚那倆王八蛋對我嚴刑逼供的監控錄像拿出來,再讓警方發個聲明。」林白知道現在是不能亂的時候,沖吳清風叮囑了一句后,對那老教授道:「我也懂些醫術,能不能跟你們進去看看?」

到了眼下,林白心中愈發篤定,李嘉程驟然昏迷,就是自己在醫院門口感受到的那股陰冷寒意所導致的,否則若只是單純因為急火攻心,這些醫生不可能找不出病因。相師的手段,就必須由相師來解決,這是術業不同,單靠這些醫生,八輩子都找不出病因。

「你也懂醫術?」老教授聞言有些詫異的朝林白望了眼,不可思議道。

「懂那麼一點點。」話說完之後,林白轉身握住李秋水的手,沉聲道:「你安心在外面等著,裡面有我在,老人家不會有事兒的,相信我!」

「小姑娘你也跟著進來吧……」老教授聽到林白這話,暗暗搖頭,目光有些憐惜的朝李秋水看了眼,緩聲道。他實在不相信就林白這個年紀,能有什麼扭轉乾坤的手段,可以找出連他們都無法探究到的病因,而且就李嘉程眼下的情況看來,怕是凶多吉少。

急救室雖然說嚴禁外人進入,但是念在舊日的情分上,如果李嘉程真出了意外,能讓他的親人陪在身板,也算是聊表往日他對醫院的照拂之恩。

「那醫院這邊就交給你了,我去警署!」吳清風一咬牙,沖林白拱拱手,扭頭就走。

看著吳清風離去的背影,林白握緊李秋水的手,跟在老教授身後朝急救室走去。他知道,就算吳清風能讓白相先拿出當夜嚴刑逼供的證據,一時間也難以扭轉乾坤。

之前經歷的種種,早已讓他無比清楚,如今越來越發達的網路輿論,已經變成了一把雙刃劍。雖說的確是能夠起到以往所無法達到的監督作用,但若被有心人運作起來,也是一把用來陰人黑人坑人的無上利器,眼下的情況就恰恰證明了這一點。

而且就眼下雙方的情況來說,隨著社會中負面因素的日漸增多,在面對這些謠言時,絕大多數的民眾都會跟隨自己個人的主觀判斷,來判斷事件的真偽。

尤其是像現在這樣,牽扯到如李嘉程這樣,不但擁有無上財富,又擁有絕對權勢之人的時候,輿論更是往往會出現一邊倒的情況,將他的聲望推入低谷。

即便是拿出真相,一時間也難以被這些人接受。甚至說不準會有很多人認為,這是權勢和利益私相授受之下,弄出來混淆視聽的東西。

最重要的是,能夠在短短時間內就招來如此之多的媒體,而且更是讓他們以最快的速度將事件捅出來,這更是說明背後正有一隻巨大的黑手在不斷推動這些事情。

而就林白看來,能夠做到這一切的,就只有孫家那些人!但讓林白不明白的是,孫潤一處心積慮的做這些事情是為了什麼,難道就為了那個小小的嫌隙?!

但如今想那些根本沒有任何作用,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要把李嘉程從生死存亡的危險線上拉回來,若是他老人家出了什麼變故,那時候才真是無力回天!

輿論一邊倒,而李嘉程又病危!就在此時,林白心中猛然一動,轉頭向李秋水望去,沉聲道:「秋水,你趕快去通知集團的高層,孫家的人要對公司下手!」

雖然到了眼下,林白對財富早沒了當初的那份熱衷。但他也清楚,自己想要繼續在港島布置五行風水局,就不能沒有李嘉程身後財團的支持,如果和黃垮了,那工程也就完了!

最重要的是,和黃是李嘉程這麼多年打拚出來的產物,如果如今趁著這節骨眼,孫家的人雀占鳩巢,就算是李嘉程能從昏迷中醒過來,聽到這個消息后,難免也會意識消沉,心如死灰。一輩子辛辛苦苦,最後化作泡影,在這種打擊下,保不齊他會做出什麼傻事。

「好,我這就去出去通知家裡人!不管是誰,我都不能讓他們這個如意算盤打成!」在危急關頭,有些人會茫然無措,但有些人卻是能住爆發出比以往更強大的心智,李秋水顯然是後者,聽到林白的話后,她銀牙微咬,緊緊的攥住了拳頭,沉聲道。

雖然李秋水並沒有染指家族財富的意願,對錢財更是沒有什麼**,但她知道和黃是爺爺一輩子的心血,一生的榮耀!她身上流的是李家的血,必須為爺爺捍衛這份心血和榮耀!

「你回去安心處理和黃的事情,爺爺這邊有我,一定能保證他老人家沒事兒!」林白捏了一下李秋水柔弱無骨的小手,溫聲給她打氣道。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這兒女情長!」老教授看著這倆人的模樣,嘀咕了一句,把李秋水滿臉通紅的羞走之後,催促林白換上消毒服之後,領他走進急救室,望著那一眾正在忙著抽血化驗的醫生,沉聲道:「你們發現李老先生身上的病因沒有?」


「沒有,找不到半點兒病因!而且檢測的結果非常奇怪,李老先生的身體很健康,根本沒有老年人常有的心血管疾病,也沒有急火攻心導致的腦溢血現象!」那些醫生搖了搖頭,有些不確定道:「我們暫時得出的結論是因為心火旺盛,而導致的意識昏迷!」

「你這得出的都是什麼結論,有什麼依據論證你的觀點么,我教你的嚴謹精神都學到哪去了?!」老教授怒斥了那名顯然是他學生的醫生一句,然後轉頭望著林白,沉聲道:「你在外面不是打包票說你能看出來老李的情況么,你過去看看!」

雖然這老教授剛才的話是在訓斥自己的學生,但實際上剛才檢驗的時候他也在場,如何不明白自己這學生也是沒奈何下得出的結論。而且林白剛才在外面各種大包大攬,他的確是想看看這年輕人究竟是有什麼本事,才會說出那種大話。

「吹牛的話誰不會說,虧得您老還相信他!」看到林白的模樣,剛挨了訓那醫生顯然有些不服氣,小聲在那嘀咕道,他說話的聲音雖小,但還是清晰傳進了急救室每個醫生的耳中。

而且在這些正在做各種檢測的其他醫生心中,這名醫生的話可謂是說出了他們的心聲。就這小傢伙的模樣,就算真是學過幾天醫術,但是至多也不過是掌握了一些皮毛,又能學到什麼真材實料的東西,估摸著剛才是想虜獲小女友的芳心,所以才在那大吹大擂。

聽到這話,林白的臉色也陰沉下來,任是誰被人這麼嘀咕,都難免會有些難堪。

但他也知道,現在不是跟這些人做意氣之爭的時候,當務之急是要找出李嘉程身上的情況,確認他是不是因為某種術法,而導致此時陷入昏迷。

就在林白一步步靠近李嘉程的同時,一群染著黃毛的小年輕也衝進了港交所的大廳。

看到這些往昔在街頭作威作福的小混混,港交所里的人心裡不禁一沉,但朝這些人身上一掃,卻是不禁有些驚訝。這些習慣興風作浪,恨不能每次出門身上都帶滿傢伙的小混蛋,這次手上竟然什麼都沒有帶,反倒是捧了一大堆如傳單般的東西。

「今天股市的獨家秘辛,有沒有興趣玩一票大的!」就在大廳內這些散戶詫異的時候,那些滿臉神秘微笑的小混混已經靠近他們身邊,一邊往他們懷裡塞傳單,一邊神秘兮兮道。

見這些小混混沒有惡意,那些散戶將信將疑的拿起傳單,這一眼掃去,眼睛瞬間發直! 什麼是叛徒?不服從雲天的就是叛徒。

這個敖天心中也是十分的疑惑:“憑着我現在的實力,就算是對上光明神的話,我也不怕,怎麼主人難道是對我的實力還不放心嗎?”這個敖天雖然覺得奇怪,但是也沒有想到雲天的真正意圖。

“是主人。”敖天說了一聲。

“有一個疑惑我想問你一下。”雲天問道。

“主人請問?”敖天恭敬的說道。

“這裏已經臨近了魔獸森林的內林了,怎麼我在東面卻是沒有看到一隻五六階的魔獸呢?”雲天問道。

“對呀,就是。”葉藍也是十分的疑惑,“一路上都是一些一二階的魔獸。”

“這個我也不知道,我那個時候剛來這裏的時候,實力還很弱,就算是一個三階的魔獸我都對付不了,但是,我也發現了這個地方的魔獸等級都很低,我也是十分的疑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經過了這一萬年,我漸漸的感覺到,這個地方好像有什麼神祕的力量在壓迫着那些高階的魔獸,不讓他們過來。隨着我的實力漸漸地提升,我的感覺也是日益強烈了。”敖天說道。

雲天有些疑惑的說了一聲:“神祕的力量?”

“不錯。”敖天說道,“我還感覺到了這股力量十分的強大。就算是那個時候我已經恢復了實力也是不抗拒不了的。”

雲天心中想到:“這個世界除了創世神外,還有什麼人能夠有這個實力,難道是達到了不滅神的境界了嗎?”雲天用自己的那個變態的神念掃了一下,方圓萬里的地方,心中笑了一聲:“原來是他!”

“嗯,憑你的實力是對付不了他的,雖然現在他就只剩下了一道靈魂了,但是在這個世界,就算是創世神不刻意搜查的話,也是看不到他的。”雲天笑着說道。

“什麼?難道是說那個人已經達到了不滅神的境界?”敖天驚了一聲,心中說道:“雖然有不滅神的這個境界但是還從來沒有聽說有人達到過呢。”

“就算不是的話,也是差不多的。”雲天笑着說道。

“你認識那個人?”葉藍問了雲天一聲,敖天也是豎着耳朵等着雲天的回答。

“不錯,我是認識他,但是他不一定就認識我。”雲天笑着說道。

“那他是誰?”葉藍又問了雲天一聲,心中說道:“這個葉雲天也真是的,問一句他才答上一句。不就死認識兩個人嘛,有什麼了不起的。”

“紅雲老祖。”雲天淡淡的說道。

“紅雲老祖?”葉藍跟敖天對視了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不解,他們都不知道這個紅雲老祖是何許人也,在大路上也是沒有聽說過他的名字。


“我們在大陸上沒有聽說過這個名字,這是怎麼回事,神界的事情跟凡界的事情,我知道的不少,要是真的有這麼一個高手的話,我應該也是聽說過得,但是我怎麼會沒有聽說過呢?”敖天說出了心中的疑惑。

“我也是,大陸上的那些高手差不多都會有一個傳說,這個紅雲老祖,我也是沒有聽說過。”葉藍也是十分的疑惑。

“額,這個紅雲老祖根本就不是這個大陸上的人,你們沒有聽說過也是應該的。”雲天摸了摸鼻子說道。

“那你···。”葉藍想問的是“那你是怎麼知道的呢?”但是這句話還沒有說出口,就被雲天給打斷了。

“你是不是想問我是怎麼知道的,對不對?”雲天問道。看到葉藍點了點頭,雲天接着說道:“很簡單的道理,我也不是這大陸或者說是這個世界的人。”

“你不是這個世界的人?!”葉藍口中驚了一聲。

“那主人,你在那個世界的實力如何?”敖天問了雲天一句。

“可以這樣子說,現在憑着我的實力,再加上一些厲害的法寶,勉強能夠跟着天道一戰,但是還是輸多贏少。”雲天嘆了一口氣說道。雲天的意思就是現在的實力還不及別人了。

敖天心中說道:“主人的實力都已經這麼強了,那比主人還要高強的人實力會強橫到什麼地步呢?”

“好了,你現在也不用驚慌,那個人就只有一個。”雲天說道。聽了雲天的這句話敖天心中穩了一下,但是雲天的後半句又把這個敖天嚇了一跳,“但是吧,能夠跟着你們創世神抗衡的最少也有一二三四五六,最少也有六個人。”雲天伸出了手指查了一下,這六個人就是三清,女媧,接引,準提,至於鴻鈞嗎,殺了這個創世神也是很輕鬆的事情。還有一個就是化身六道輪迴的巫族祖巫后土,不過因爲她化身六道輪迴,是不能夠出來的,暫且不算。


“不是我說你們,你們這些主神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對手。”雲天笑着說道。

“不會吧,就算是我們不是那六個人的對手,但是對付別人也是應該有一戰之力的吧。”敖天不服氣的說道。

“呵呵,等會啊,我給你算上一算,有多少能夠跟你們這些主神境界的人抗衡的人。”雲天掰着手指算了一下,算了一下雲天就沒有再算,因爲人數實在是太多了,就光算雲天知道的,也會有二十幾個人。元始天尊手下的十二金仙(雖然有四個人去了西方佛教),現在應該也是準聖或者是亞聖一級的實力了,老子手下的玄都大法師,長眉真人,還有玉帝王母,如來,燃燈(雖然不是元始天尊的徒弟,但是在闡教的地位極高,相當於是副教主,可以說是一人之下十二人之上),趙公明,三霄,鎮元子那就更不用說了,跟女媧同一時期的人物,就算是資質再怎麼平庸也是能夠達到亞聖的境界了,還有孔宣,在封神之戰的時候就是聖人之下第一人,現在的修爲還真是不清楚。這就已經有多少人了,還有一些闡教的三代弟子,雲天現在還不知道他們的具體的修爲,但是應該也是能夠跟他們有一戰之力了。

“算了,我也不算了,因爲人數實在是太多了。”雲天嘆了一口氣說道。

“額,我們在那個世界裏就只能算是一個二流高手?”敖天有些不相信的問道。

“不。”雲天說道。

聽到雲天的話,這個敖天心裏還安慰了自己一下,“看來咱也算是一個一流高手。”但是雲天的後一句話,可是把這個敖天給打擊壞了。

“二流高手,你們還算不上,三四流吧。”雲天說道。

“三··四流?”敖天還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實力在那個世界竟然會這麼弱。

“嗯,”雲天點了點頭,“你放心吧,只要是你跟着我的話,我一定會把你**成一個超一流的高手。”

“謝主人。”敖天恭敬的說了一聲。

“好了,不用客氣了,我們還是先去看看那個紅雲吧。”雲天笑了一聲,帶着敖天跟葉藍一個閃身就來到了一棵樹旁。

周圍的樹都是綠色的,而這一棵竟然是紅色。

雲天對着樹說道:“紅雲,現在還不現身,更待何時!”雲天的這一聲喊聲可是帶着雲天的一絲氣勢,雖然僅僅是一絲氣勢,但是也是把這個紅雲老祖給逼了出來。

“你是何人?!”紅雲老祖驚問了一聲,他在這裏已經近千萬年了,還從來沒有人能夠找到自己,而且還知道自己的名字。

雲天看着眼前的這個人,一身紅色的衣服,一頭紅色的頭髮,相貌像是一個老年人的,但是卻是滿臉紅光的。

“你就是紅雲?”雲天問了一句。

“你是誰?”紅雲問了雲天一聲,爲了保險起見,他又祭起了自己的法寶,就見紅雲取出一物,有三尺三寸,通體火紅晶瑩的葫蘆,正是先天一點靈根長成的寶物,被紅雲取來,煉了無窮歲月而成的先天靈寶——九九紅雲散魄葫蘆。

雲天也是知道這個九九紅雲散魄葫蘆的,裏面的紅沙神妙無比,並且還可攻可守,還能夠攻擊元神。也是一件極其厲害的法寶。

“收起你的破葫蘆吧,它對我沒有什麼作用。”雲天淡淡的說道。

“你們真是欺人太甚,我都已經逃到了這裏,爲什麼還不肯放過我,休得再說,看法寶。”紅雲怒說了一聲,紅雲打開葫蘆便往下一倒,只見無窮紅沙涌出,鋪天蓋地。雲天淡淡的一揮手,一座七層玄黃色的寶塔就把自己這一方的三個人罩在了裏面,雖然雲天是不怕這個紅沙的,但是葉藍他們可是不行。

天地玄黃玲瓏塔發出的玄黃之氣擋住了紅雲葫蘆發出的紅沙,紅雲看到雲天他們頭頂上面頂的這個玄黃色的寶塔口中驚了一聲:“天地玄黃玲瓏塔?!”他也在紫霄宮中聽過鴻鈞講道,知道這個天地玄黃玲瓏塔,但是卻沒有見過。他真有些奇怪,眼前的這個年輕人是怎麼得到這個寶物的。

雲天淡淡的笑了一下,就只是揮了揮手,紅雲的那個九九紅雲散魄葫蘆就到了雲天的手上,而且還禁制住了紅雲的元神,以及身體。

“你是誰?!”紅雲驚問道,他知道就算是聖人來的話也絕對是不可能這麼輕易就取走自己煉化多年的寶物的。但是三界成聖的人他都認識,眼前的年輕人自己以前根本就沒有見過,但是對於雲天的實力他還是很震驚的。 和黃集團遭遇信任危機;李嘉程病危,已被醫生下達病危通知!

這兩個消息一出來,頓時在港交所大廳炸了鍋。和黃集團乃是港交所最大的上市股份公司之一,他的業務範圍更是遍及港島以及國外,乃是不折不扣的大型跨國企業。港交所內無數人基於對李嘉程的信任,手中都持有大量和黃集團的股票。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