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絕殤緊緊的摟住,將下巴抵在雪蘿玥的肩膀上,「我可能要回去了」。

這話一出,雪蘿玥忽然停下動作,「哦…..」。

一聽到雲絕殤說要回去,她的心裡竟然有一些不舍,是了,雲絕殤出來這麼久,一定有一大堆事情等著他去處理。

「不打算跟我說點什麼么?」雲絕殤溫熱的氣息傳入雪蘿玥的脖子里,令她忍不住縮著脖子。

「說,說什麼?」雪蘿玥眸光微閃,眼底有些慌亂。

雲絕殤抿了抿唇,笑笑,然後掰過雪蘿玥的臉,「玥你會想我么?」。

濃烈的男性氣息頓時鋪而來,那股淡淡的清香蘊繞在鼻尖,雪蘿玥的大腦有一瞬間的短路,微微張開嘴巴卻什麼也沒說。

她不知道,這一刻的她在雲絕殤的眼底有多美,多麼的誘惑。

雲絕殤的眼神炙熱的盯著雪蘿玥的粉唇,喉嚨無意識的上下滾動。

再傻,雪蘿玥也感受了雲絕殤的變化,不由得緊張的舔了舔嘴唇。

但是她忘了,這隻會加深誘惑,令雲絕殤變得更加難以把持。

果然。

雲絕殤的眼神暗了暗,火熱的盯著雪蘿玥的嘴巴。

頓時,雪蘿玥忍不住紅了臉,垂下眼眸。

深深的呼吸一口氣,雲絕殤沒有動,他害怕他這樣會嚇著雪蘿玥。

過了一會,雪蘿玥抬頭看著雲絕殤,他的眼底已經沒有了剛剛炙熱得彷彿要吞了她的那種眼神。

而眼底不變的是那雙寵溺溫柔的眼神,彷彿兩股漩渦讓人忍不住沉醉進去。

雪蘿玥不禁覺得有些失落。

鬼使神差的,雪蘿玥自己竟然慢慢的湊過去,輕輕地吻在雲絕殤的唇角。

吻完,她有些愣了,沒想到自己竟然有這豪爽的一面,頓時像做錯了壞事一樣。

但是,這在雲絕殤看來,無疑是給他最大的鼓勵。

看著迷糊的雪蘿玥,雲絕殤勾勾唇,一首扶著雪蘿玥的後腦勺,印上他早就垂衍的紅唇。

雪蘿玥一愣,就聽到雲絕殤充滿磁性且迷人的嗓音,「閉上眼睛」,而她則是乖乖的閉上。

整個房間一時間充滿了甜蜜的氣息,旖旎一室。 不知道過了多久,雲絕殤才放開了酥軟無力,雙眼迷離的雪蘿玥。

因為要是他再不放開,可能就要玩出火了。

雲絕殤才發現,自己一直以來引以為傲的淡定在雪蘿玥的消然於無形。

將雪蘿玥摟在懷裡,雲絕殤靠在她的肩膀上,呼吸急促,狠狠的咽了一口氣,雲絕殤這才與雪蘿玥對視。

這個時候,雪蘿玥也恢復了正常,看著雲絕殤眼中消散下去的****,緩緩的勾起唇角。

一個男人能夠在最關鍵的時候控制住自己不去傷害你,那麼他一定是愛你的。

只有為對方著想的人才會不惜忍耐自己,成全對方。

這瞬間,雪蘿玥發現,雲絕殤是這麼的可愛。

「絕,謝謝你」雪蘿玥勾唇調皮的戳了戳雲絕殤滾動的喉結。

只不過,她沒有想到的是,雲絕殤的眼神忽然就變了嚇得她趕緊把手收回來。

絕美的臉上閃過寵溺之色,微微有些腫得嘴唇顯得格外迷人,「調皮,看我怎麼懲罰你」。

雲絕殤故作生氣的模樣,緊緊盯著雪蘿玥還泛著水光的粉唇,眼神眨了眨。

雪蘿玥想也不想,雙手捂住嘴巴,驚愣的盯著雲絕殤。

看著如此可愛的雪蘿玥,雲絕殤無奈的搖了搖頭,「我有這麼可怕」。

雪蘿玥忙不迭的點頭,隨後又搖搖頭,「沒有」,她才不會這麼傻,會在他的面前說實話。

她是發現了,雲絕殤是那種高冷腹黑,還能偶爾賣萌的貨,她是不會上當的。

「呵呵」雲絕殤爽朗的笑著,輕輕撫摸雪蘿玥身後的秀髮,一隻手捏住白玉簪子,瞬間將它扔到外面去。

剛剛的時候都忘了有這傢伙在,真是失誤,但是接下來不會了。

白玉簪子瞬間被雲絕殤從窗戶之間鏤空的位置,扔到外面的地上。

「哎喲,好疼啊,都說了我是裝飾品,我什麼也沒有看到,主人,救我!」白玉簪子飛到窗戶旁邊,可憐兮兮的對著雪蘿玥喊。

雪蘿玥聳聳肩,表示愛莫能助,這種事情,她當然也不願意有觀眾,所以,只能委屈小玉了。

看著雪蘿玥的樣子,小玉也知道自己被拋棄了,但是,它可不是這麼容易忽悠的。

隨後,小玉落在了窗台上,「不讓我看,我偏要看」

雲絕殤餘光瞧見,伸手一揮,設下一個靈力結界,一瞬間,小玉只覺得自己的面前灰濛濛的,什麼也看不見。

「哼!小氣」小玉鬱悶的說道,無奈的在窗台上躺了下來。

但是,事實上人已經不在屋子裡了。

房頂上,兩個擁有絕世容顏的男女互相依偎著。

男的將女的密不透風的摟住,深怕這寒夜的濕氣會讓女子著涼,而這兩人就是小玉鬱悶得以為在屋子裡的雪蘿玥和雲絕殤。

漫天的繁星閃爍,靜謐的夜裡,淡淡的月光籠罩著兩人,一黑一白,但是顯得這麼般配。

「以後,我會經常陪你看星星,你說好不好?」不知道怎的,雪蘿玥忽然很小女孩子氣得說出這句話。

雲絕殤眼前一亮,「好」簡單的一個字,剩下的深情都在他的眼裡。 兩人就這樣,安靜的享受著這深夜的星空。

晚風習習,雪蘿玥卻感受不到任何的意思冷意,反而有種淡淡的安全感。

連闊的星空,每一顆星辰彷彿都會移動,都在閃爍。

一旦心裡住著對方,哪怕是在一起,默默的,不說話,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不知道過了多久,這一段時間以來的辛苦和疲憊,漸漸襲上腦海,在這溫暖的懷抱里,雪蘿玥漸漸閉上雙眼。

雲絕殤低頭看著呼吸綿長,嘴角掛著笑容的雪蘿玥,寵溺的勾起唇角,輕輕撫摸了一下她的臉頰。

然後抬頭看著天空,一動也不動,但是卻小心翼翼的將身上的披風往雪蘿玥那邊送了送直到將她全部裹住。

睡夢中的雪蘿玥撇了撇嘴,繼續沉睡。

就這樣,一人睡著,一人守著,直掉天邊開始翻出肚白,光明開始來臨。

而空氣中的溫度也開始漸漸變暖。

雲絕殤看了一眼還沒有醒的雪蘿玥,輕輕的將她靠在一旁,並且設下結界,以免她掉下去。

隨後,雲絕殤輕輕的吻了一下雪蘿玥的發間,幾個輕點離開了這裡。

在雲絕殤離開以後不久,雪蘿玥的睫毛微顫,緩緩睜開了眼睛。

那眼中一閃而過的情誼,跟雲絕殤看她時候一模一樣,眼神通透明亮,說明她早就醒了。

或許是因為她裝的太像了,所以雲絕殤並沒有發現。

而實際上,她只不過是不想要看著雲絕殤離開的背影而已。

在這世界上,沒有人願意看著自己重要的人離開的背影,雪蘿玥她也不例外。

靜靜的靠著,雪蘿玥沒有動,她彷彿還能夠感受到雲絕殤溫熱的氣息,沒有消散。

緩緩的勾起唇角,雪蘿玥微笑的閉上眼睛。

「咦?寶貝徒弟,你怎麼睡在這裡?不怕掉下去?」一道好奇的聲音在雪蘿玥的耳邊響起。

隨即,雪蘿玥急忙睜開眼睛,一臉淡定,「師傅,沒想到你有偷看徒弟起床的癖好」。

老頭一噎,「我才沒有,對了,那小子呢?」老頭東看看西看看,都沒有發現雲絕殤的身影。

臉上露出疑惑的神情,這傢伙,看他徒弟像看什麼似的,現在居然不在,奇怪。

「他有事回去了」雪蘿玥淡淡的說道,隨後將身上的暗紫色披風收入戒指里。

老頭眸光閃了閃,「哦,回去了也好,省得回頭看你辛苦學習會心疼」,老頭擠眉弄眼的看著雪蘿玥。

沒想到那小子這麼緊張自家寶貝徒弟,不錯,不錯。

「切,懶得跟你說」雪蘿玥無語的看了一眼老頭,站起身來就要跳下去,但是卻撞上一道柔軟的力量。

雪蘿玥眸光閃了閃,散開了雲絕殤布下的靈力結界,隨後一翻身,穩穩落在院子里。

「哎呀,徒弟,你等等我嘛」老頭看著雪蘿玥這麼一翻,差點沒把他給嚇出心臟病來。

你說,女孩子就不能溫婉一點么,心裡無奈的想,老頭也跟著落在地上。

這個時候,窗台上的小玉感受的雪蘿玥的氣息,詫異的道「主人,你不是在房間里么?」。 說完,小玉往房間里一看哪裡還有人。

雪蘿玥嘴角抽搐,她人都在這裡還有必要看房間人還在不在么,隨後拿起白玉簪子插在頭上。

「徒弟,這玩意你哪來的,竟然還有靈性,不錯嘛」老頭好奇的看著她腦袋上的白玉簪子,眸光一閃一閃的。

雪蘿玥挑了眉,「自己送上門的」可不就是自己送上門的么。

雖說是在奇怪的時候白衣女子將白玉簪子給了她,但是後來知道有靈智,主動跟她契約的。

「送上門這麼好?」老頭撇撇嘴,他這徒弟運氣也太好了點吧,這麼有靈性的東西能夠自己送上門。

反正他是不信的。

只不過,他也知道雪蘿玥不想說,那他就不問,他能夠感覺得到,雪蘿玥的防備心理還很重,他不會逼她的。

他相信,等到時候,雪蘿玥要是想說的話,一定會告訴他,他堅信,那一天會很快到來。

「嗯,是的」雪蘿玥星眸垂下,掩住眼底淡淡的愧疚。

隨後,雪蘿玥從戒指里掏出一壺酒,「師傅,直到你喜歡喝酒,送給你,對了,還有這個,聽說將它和酒兌在一起更好喝」。

雪蘿玥勾唇,故作神秘的說道,然後輕輕打開酒壺的蓋子,小手調皮的煽動。

老頭雙眼一亮,鼻子嗅了嗅,「好酒!寶貝徒弟,你真乖,算師傅我沒有白白疼你」。

老頭的身影快速的出現在雪蘿玥的身旁,一把抓過酒壺,對著壺口狠狠的嗅了一把,一臉陶醉,「徒弟,這是什麼酒,我怎麼聞不出來?」。

好酒是好酒,但是竟然是他沒有喝過的那種,此酒很濃郁,帶著淡淡的桃花香,但是又不絕對是桃花酒那樣。

他敢肯定,這壺酒,一定要比上等的桃花酒要好上十倍以上。

雪蘿玥笑了笑,「怎麼,師傅不敢喝?」雪蘿玥戲虐的看著老頭,手掌拿著另一個拳頭大小的瓶子,像是丹藥瓶。

老頭皺了皺鼻子,「誰說我不敢!」老頭看了一眼雪蘿玥,對著壺口喝了一大口。

隨後,老頭的眼神亮了,看著雪蘿玥久久不說話,仔細感受這酒在嘴裡的感覺,已經溫潤的流入喉嚨之中,滿嘴的酒香。

雪蘿玥得意的勾起唇角,伸手在老頭的眼前揮了揮,「師傅,好喝么?」。

老頭的神智頓時被拉回,「好喝,實在是太好喝了!」說完,老頭像寶貝一樣將酒壺摟在懷裡。

心裡有些後悔自己為什麼喝了那麼一大口,應該慢慢品嘗才對。

可惜,就是這酒太少,以後他要省著點喝,咦?不對,徒弟手裡應該還有。

這個時候,雪蘿玥靠近老頭「師傅,把酒壺給我」。

老頭一聽,警惕的後退一步,「送出去的東西哪有收回去的道理,更何況,我已經喝過了」。

以為雪蘿玥是反悔了,要將酒收回去,頓時,老頭就不願意了。

雪蘿玥一臉黑線,「我沒有說要拿回來,只是說讓你放點這個東西進去會更好喝」。

心裡嘆了一口氣,雪蘿玥很是無奈,沒想到自家師傅遇到了酒,會這麼大反應,像個小孩子似的。 「真的?」老頭一臉懷疑的看著雪蘿玥。

忍住想要揍人的衝動,雪蘿玥無語的說道,「真的,我自己送出去的東西我怎麼可能還會要回來,而且,這個也是給你的」。

聽完雪蘿玥的話,再看看雪蘿玥手上的瓶子,老頭眼前一亮,緊緊盯著,不會又是酒吧。

雖然小了點,但是有總比沒有的好,老頭這才放下防備。

扭捏了會,老頭講酒壺還給雪蘿玥,「你小心點,別弄灑了」,那心疼緊張的樣子,讓雪蘿玥有一種沉重的感覺。

拿著酒壺雪蘿玥甩掉被老頭營造起去奇怪跡象,打開瓶子,將液體全部倒進去。

老頭的眸光微閃,什麼的東西,好濃的靈氣!。

「好了,還給你,喝一口試試,肯定很好喝」雪蘿玥將酒壺遞給老頭,一臉狡桀的說道。

老頭接住酒壺,將信將疑的對著壺嘴,鼻尖縈繞著濃郁的靈氣。

隨後,老頭喝了一口,不同於剛才喝的那一口,這一次的酒不僅溫潤香醇,那濃郁的靈氣頓時順著喉嚨往下。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