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墨像是沒有想過她會這麼說,在心裏默默嘆了一口氣。

因為生在那個年代,所有人都認為只要地位卑賤的,為了能夠爬上主子的床那都是賤人,用心不良無所不用其極的賤人,可是又有幾個人能設身處地的為那些人想過呢?有幾個胳膊可以擰過大腿的,就算她可以那她的家人呢?在一個可以掌握天下生殺大權的人面前抗拒又意味着什麼?不是沒人不懂,只是權力太誘人了,所以不願把人往好了想。

青墨苦笑了一下繼續說道:「我母親在知道這件事情之後,也有些動容,那個庶弟年紀那麼小,怎麼能被吊一天都沒有人管呢?那麼小一個小孩子,畢竟之前有一次我貪玩一個人去撿掉在湖裏面的風箏,不小心掉在湖裏。他正巧路過救下了我,之後連一句話都沒有說,把我背了回去,扭頭連賞賜都沒要就走了。

我們之前一直覺得他的性格有一些冷酷孤僻,讓人有些不寒而慄,但是經過那一次,完全使我們改觀了,大概他是被欺負怕了。不想給他的母親惹麻煩。

我想換做是其他兄弟路過,可能會袖手旁觀更有甚者希望我一命嗚呼吧。畢竟生長在那樣的地方,權力可太誘人了,就這樣,我母親當時也是身居高位,救下了他,救回來時他已經奄奄一息了,我母親和我就這麼不分晝夜的照顧了整整兩天兩夜終於把他從鬼門關里搶了回來。後來,一來一回的,我們就熟了,再後來,我發現我好像越來越喜歡他,對他產生了不一樣的情感。」

說完這句話,青墨一片深情的嘆了一口氣。

我靠,萬惡的年代啊,不對啊,剛剛還不是,這,這······

他這是什麼表現啊,他對庶弟,這麼一句不陰不陽的話這這這,這一片深情啊,看起來到現在還是意難忘啊,欸,不過凡凡怎麼辦啊,,,哎,可憐啊他還不知道

屋子外的凡凡:「阿秋」「阿秋」誰在念我呢。。 萌萌撅起了小嘴,一屁股坐在我床上。

「當然是早上啦!怎麼,很失望?我不過就離開了一天,你就打算不要我了?」

我白她一眼,這小丫頭也不知道和誰學的,天天插科打諢,小嘴叭叭說個不停。

「你幹什麼去了?」

我下床往外走,一邊問她。

萌萌像是一條小尾巴一樣跟在我後面,嘟囔了半天。

「哎呀,我回了一趟赤金墓去!」

這我還是知道的,這小妮子因為跟了我,現在也算是赤金墓的女老大了,那群石頭人都聽她的話。

我哦了一聲,從桌子上拿起來了一個蘋果啃一口。

「是嗎?那你回去幹什麼去了?」

說起這個,萌萌小臉板了起來,嚴肅了不少。

「你還記得那條巨龍嗎?」

我回憶了一下,想起是那條冥河裏的生物,也是石頭做的。

「它突然不見了,冥河裏也沒有。」

不見了?我詫異地看着她,要說飛了跑了被打碎了我都能理解,但不見了是個什麼情況?

萌萌嘆了口氣,坐在沙發上也抱着一個大蘋果啃。

「就是不見了!也不知道去哪兒了,我也沒找到。」

我哦了一聲,這時蘇白玉回來了,我很快就把這件事拋到腦後去。

她看到我之後表情柔和了一些,又摸了摸萌萌的腦袋。

「醒了?」

我點點頭,又問她。

「你剛剛乾嘛去了?」

蘇白玉坐在了我旁邊,撐著下巴慵懶說道。

「剛剛卞家來了電話,他們在村口發現了巫醫的屍體。」

她沒有再說什麼,不過我大概明白了。

巫醫應該是能跑出去的,但是她不想出去。

世事無常,做事要問心無愧啊。

我感慨了一聲,神奇的是一覺起來我的肋骨已經不怎麼疼了。

蘇白玉正準備回房間去,想起什麼來又淡淡看着我說。

「如果沒事了,那你就趕緊回去吧。」

這是攆我走呢?我捏著萌萌的臉蛋嘆口氣道。

「我答應過要幫你的,怎麼能反悔呢?」

關於火葬場的活屍和送葬人,雖然之前猶豫過,但一想到那些送葬的白衣人會對蘇白玉產生什麼傷害,我就沉不住氣。

蘇白玉聽了複雜地看着我,一雙像琉璃一樣的美眸中多了些異樣的情緒。

「你想好了?這件事要比我們之前經歷的任何一件事情都可怕,連我和師父都解決不了,你……」

我站起來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堅定道。

「你幫了我那麼多次,現在我要是對你的困難視而不見,也太不是人了。」

蘇白玉垂下了眼瞼遮住眼中的情緒,她也不是墨跡的人,很快又抬起頭來,不再勸我。

「好,那我們之後去找師父商議。」

說起這個來我才發現屋子裏沒有林婆婆的身影,奇怪道。

「林婆婆呢?」

蘇白玉對我眨眨眼,看向門外。

「今天店裏有客人。」

說完后她還評價道。

「真稀奇,好久沒見過客人了。」

我正想應和的時候,萌萌突然用不大的聲嘀咕起來。

「你倆羞不羞!這裏還有小孩子呢!」

這時我才發現我還抓着蘇白玉的手腕,而且我們貼的很近。

我有點尷尬,趕緊放開了蘇白玉。

蘇白玉也有點不自在,丟下一句我進屋換衣服之後就把門關上了。

我坐在沙發上沒好氣地白了萌萌一眼。

「你還不如不回來呢,怎麼這麼不會說話?」

萌萌看起來比我更生氣,一根小指頭都快戳我臉上了。

「你怎麼這樣?你還記得孫潔姐姐嗎?渣男!」

我又一陣語塞,悲催地發現我沒辦法反駁她!

最後只能丟下一句大人的事情小孩少管,之後和蘇白玉說了一聲就出去了。

我想去看看昨天撞上的那堵牆,可能就是為了給自己添堵吧,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應該去看一下才行。

這裏就算白天也陰沉沉的,瘮人的陰冷到處蔓延,穿的再厚也擋不住這種冷,我感覺自己的腳已經凍僵了。

好不容易走到昨天滾下去的地方,這裏的確是一片很大的荒地,不說人影,連雜草都沒看見幾根。

我在心裏悄悄嘀咕,要是在這地方殺人,估計過半把個月也不會有人發現。

昨天我撞上了一堵很高的圍牆,我站在牆下往上面看,只能看到裏面房子的尖尖還有半個落地窗。

裏面應該是一棟很大的別墅,我打量了圍牆一眼,雖然對裏面很好奇,但我絕對不會自找麻煩的。

就在我打量房子的時候,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肩膀被拍了一下。

這地方能給人嚇出心臟病來,我魂兒都快飛出去了,回頭一看,是一個模樣清秀的女人,身上的衣服很舊,說話也帶着點口音。

「你在這兒幹什麼?」

她警惕地看着我,好像我是小偷一樣。

我沒想太多,隨口道。

「我路過,就隨便看看。」

女人一點都不相信我說的,冷笑一聲。

「快走!你是來踩點的小偷吧?這地方鳥不拉屎的你怎麼路過?」

一時間我竟然啞口無言,說的好像的確有幾分道理,我總不能說自己是去火葬場路過這裏吧?

「你在這兒住?這裏不是已經被荒廢了嗎?」

我撓了撓頭,問道。

女人也許看我長得帥不像壞人,不情願開口了。

「算是吧,我是這家主人雇的保姆,負責打掃衛生。」

這也挺合理的,畢竟這麼大一棟房子,不住也要按時打掃一下嘛。

我迅速打消了翻牆過去看看的慾望,隨便說了點什麼就走了。

走的時候我回頭看了一眼,發現她還在原地看着我。

這個女人可真夠奇怪的……

我摸了摸自己的腦瓜子,又跑到林婆婆的喪葬用品店裏去溜達了。

林婆婆果然在,而且裏面還有不少人,看起來像是一家子,特意來找林婆婆買東西的。

也就是一些紙紮和香,我雖然覺得奇怪,但也沒有想太多。

還沒進門,我就聽到林婆婆的聲音了。

「是誰讓你們來的?」

那些人面面相覷,最後一個男人站了出來,聲音帶着祈求。

「求求您救救我們吧,我們也實在沒有辦法了!」

。 三年之內,進入《天榜》前十。?rane?n????.?

即便是對自己的實力十分自信的敖心顏,也不敢說,三年就能做到這一點。

別的人,自然就更加不可能做到。

太難了!

靈樞半聖掃視了一圈,道:「既然你們沒有人主動想要擔任第一組的組長之位,那麼,就由我來認命。張若塵,你有沒有信心,在三年之內,進入《天榜》前十?」

張若塵道:「有。」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