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月掩面笑道:「那是你成長太快,從未聽說過你這類的怪物。」

「怪物?」林凡看向青月。

青月笑道:「自古而今,就從未聽聞過有人能站在主宰大境界中,卻是可以橫擊臨神,你是開天闢地頭一遭。」娃

「喲呵……你這是在提醒,你出生在史前,坐觀了歲月沉浮,看慣了滄海桑田?」林凡嬉笑。

「你想要說什麼?」

青月眼神危險的眯起。

她最在意的就是這件事。

「所以……你的本意是想,讓我知難而退,不要嫩牛想要吃老草?」林凡笑哈哈,結果,臉色突然變了。

青月嘆了一聲:「你這人總是這樣,每次我好不容易將心湖撫平,你卻是要來挑撥起漣漪,你當讓我怎樣才好?」

「對不起。」林凡鄭重抱拳道歉。

他的根本,依舊是在那顆水藍色的星球上,習慣了口花花,習慣了撩騷,卻是真的沒有想到,他現在所處的這個世界,與那個世界的截然不同。

青月忽而笑道:「何必那麼嚴肅?我也只是說笑。」

林凡苦笑。

青月突然做出極為妖嬈與勾人的姿勢來。

她很美,在林凡所前去過的那個時代,其號稱天下第一美人,身姿窈窕,容顏絕美,此時,其刻意為之,那般的誘惑,可以輕易的讓這世間最是君子的老學究都鼻息粗重,都可以讓最是清規戒律的老僧面色發紅。

但林凡卻是不敢去看。

「若……我讓你吃呢?」青月話語中充滿了蠱惑,予取予求,一臉嬌羞,都通紅,但膽大的盯着林凡在看。

「算了算了,鄙人才疏學淺,修為淺薄,可不敢去摘你這顆只因在九天高掛的圓月。」林凡尷尬一笑。

「你心中真無我嗎?」青月看向林凡,眼神略帶憂傷。

林凡不答。

「我是不信的。」青月笑了:「若你心中無我,豈會替我擋下那三劍,又豈會以自己殘軀去為我抗下主宰的天劫?既然你心中有我,為何……」

林凡嘆了一聲,平躺在虛空:「何必說這些?」

「我不強求,不需要名分,只求在尋到最合適的安置星空前,你我如夫妻一般共渡可否?」青月流淚,無聲的滑落。

她敢愛敢恨,曾請夢神的一縷殘念上身而去與天斗。

只不過,這些記憶像是被封禁,可林凡卻是曾親眼目睹那種風華。

此時,她卻是那般的卑微。

像是求而不得的小女子。

「那對你與我及她人都是不公的。」林凡搖頭:「如你一般,高潔如九天玄月,何必如此?你與我之間,何必一定要發生些什麼?就這般藏在心中,我覺得最好,我怕我最好背負不住。」

「你可知,一眼萬年?」青月忽而俏皮起來,她看向林凡:「又可曾聽過,只求暫時擁有不奢望天長地久?」

「我聽過。」

就在此時,那個放言要將青月捉去的臨神來了,帶着貪婪的神色,一直盯着『搔首弄姿』的青月。

林凡眼眸微眯:「你是來死?」

喜歡至尊武魂請大家收藏:()至尊武魂。 黃錦說道:「是,陛下,奴婢回頭便讓人挑選一些適齡的宮女給景王殿下送去。」

嘉靖皇帝沒有說話,又沉默起來,過了好一陣子才淡淡的問道:「黃伴兒,白伴兒,你們說說,你們覺得那封信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嘉靖皇帝生性多疑,雖然蘇超和黃錦以及白老虎都說了,那封信不可信,他也認同了這一點,但是他心中終究沒有完全的相信那封信是假的。

這也是他為什麼聽了蘇超的建議之後,即刻就決定讓景王就藩的主要原因。

在他看來,如果那封信是真的,那麼自己只能賜死景王了。

如果當成假的不去理會的,誰知道會不會真有此事啊?

因此直到聖旨都發出去了,他依然沒有放下此事。

黃錦看了看白老虎,然後一邊快速的思考著一邊說道:「皇上,這封信不管是真還是假,您如此處置都是再正確不過的了。

皇上您這麼做,朝堂上就安穩了,再不會因此爭來爭去的了。」

嘉靖皇帝輕嘆了一聲,說道:「是啊,不管是真是假,這事兒也只能如此處置了。」

白老虎說道:「皇上,那封信是寫給董參將的,您看是不是要查一下那個董參將啊?」

「是啊,怎麼就把這事兒忘了?」嘉靖皇帝睜開眼睛,說道:「朕只是想著圳兒和垕兒了,忘了那個傢伙。

黃伴兒,那個董什麼的事情就交給你了,找個理由將他下獄就是了,全家送去北疆。

還有,跟那個董什麼交好的人也要過一遍,該抓的抓,該撤的撤,好好的梳理一遍。

身在軍中,居然交往藩王,豈有此理。」

黃錦忙應了一聲是,說道:「奴婢今天就叫人去辦這件事。」

「嗯,還有,查一下這個董參將是誰提拔上來的。」嘉靖皇帝又加了一句。

再說蘇超到了榮國府,榮國公居然沒有在府中,府中的人說張煥中午吃過飯之後便出去了,說是成國公府上辦堂會,他去聽戲去了。

聽到蘇超是來宣旨的,榮國公府的管家即刻將蘇超迎進府中,在客廳里做了,然後便派人去成國公府上去找自家主人回來。

成國公府與張煥的府邸離著也不遠,不過就是幾條街而已。

蘇超在客廳里坐了,上了茶來,榮國公府上的管家瞿俊在一旁陪著說話。

「成國公府上今日唱什麼戲?」閑著無事,蘇超便找些話來說,不然他不說話,瞿俊也不好說什麼,兩個人就得大眼瞪小眼的相互看著。

瞿俊笑道:「聽說主戲是《寶劍記》,是浙江請來的大家唱的,我家公爺最喜歡武劇,因此便去看了。」

蘇超對大明這個時代的戲曲沒有什麼興趣,而且這個時候京劇可是還沒有興起,天下最為流行的是崑腔。

崑腔起源於江浙一帶,蘇超一個後世穿越來的人,對京劇的興趣都不大,更別說根本聽不懂的崑腔了。

不過這《寶劍記》他也看過一次,還是陸炳在世的時候擺堂會的時候,他去看過。

這寫《寶劍記》的作者叫李開先,這位老先生如今還活著呢,他寫這本《寶劍記》的時候,是嘉靖二十二年,那個時候他剛剛被嚴嵩給踢出了朝廷,賦閑在家。

而這《寶劍記》寫的就是林沖被逼上梁山的故事,這位老先生將林沖塑造成為一位勇於向高俅、童貫鬥爭的英雄,以此表達他對嚴嵩的不滿和抗議。

「這不年不節的,成國公府上擺什麼堂會啊?」蘇超喝了一口茶,問道。

瞿俊說道:「成國公府上的老祖奶奶今日八十大壽,這才擺了堂會,好好的熱鬧一下。」

蘇超點了點頭,笑道:「八十大壽,是要好好的熱鬧一下啊,這是人瑞了,見到皇帝都不用行禮的。」

知道成國公府的老祖奶奶擺大壽,卻沒有請自己去,蘇超便知道自己還沒有被大明的勛貴階層完全接受。

這大明的勛貴圈子也是分層次的,蘇超這樣的後進侯爵在那些傳世的勛貴家族眼中就是一個幸進的後輩而已,用後世的話說,就是一個土豪暴發戶,根本就融不進他們的圈子。

當然,這也跟蘇超的做事風格有關係。

自從蘇超接任錦衣衛指揮使以來,他的行事風格還是十分低調的,甚至比前錦衣衛指揮使陸炳更加的低調。

這也就讓京城裡的這些個勛貴沒有將蘇超這個錦衣衛指揮使放在心上。

蘇超也察覺到了這一點,但是他也不想改變什麼,讓他為了威名去加害一些人,他還是做不到的。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這是蘇超一直以來的行事準則。

瞿俊笑道:「誰說不是呢,這兩年成國公家的老祖奶奶過年和中秋的時候進宮覲見皇后,都是皇后親自攙扶著的,榮耀無比。」

蘇超笑道:「看來本侯也要努力的活才行,也活成個人瑞,讓所有的人都供著。」

「小的相信侯爺一定能活成人瑞,到時候您和我家公爺走到哪裡,都會被當成老神仙供著。」瞿俊笑道。

蘇超指了指瞿俊,笑道:「你還真是一個稱職的管家,什麼時候都不忘了你家國公。你這馬屁拍得不錯,回頭我就跟你家國公說,你希望他活成個人瑞。」

瞿俊朝著蘇超抱了抱拳,笑道:「那小的可要多謝侯爺了,要是沒有侯爺幫著,小的這馬屁就算是白拍了。」

兩人說笑了將近兩刻鐘的時間,榮國公張煥便推門進到客廳里。

一進來,張煥便對蘇超施禮說道:「張煥見過欽差上使。」

蘇超是來宣旨的,這就是欽差的身份了,因此二人相見,張煥便要先跟蘇超敘公事,然後再聊私事兒。

蘇超站起身來,對著張煥虛扶了一下,說道:「國公客氣了,咱們還是先把公事辦了,然後咱們再聊。」

「上差說得對。」張煥對蘇超抱了抱拳,然後便對管家瞿俊說道:「老瞿,趕緊擺香案。」

瞿俊說道:「是,小的已經叫人準備好了,很快便擺好。」

說完,他便快步的走出去,對著外面候著的人說道:「趕緊,把香案擺好。」

。 把老媽發給自己的地址告訴了小王。

在蘇穆的開快點的要求下,賓利基本上一路都是風馳電掣地行使的。

好在沒有遇到交警,要不然罰單肯定是免不了的了。

說不定還會有「好心」的交警一路護送蘇穆到達目的地呢。

因為賓利的價格,路上其他車敢和它靠得太近,怕一不小心碰到了刮到了自己賠不起。

就算不是自己的責任,也沒有人上前和賓利搶道。

萬一車裡坐的是自己得罪不起的人那就得不償失了。

所以,雖然是下班高峰,賓利還是開出了自己的瀟洒。

有驚無險的,蘇穆總算是比自己老媽提前到達了目的地。

蘇穆剛下車,白秀萍的座駕也停在了旁邊。

「小穆」

降下車窗,白秀萍叫了自己兒子一聲。

看在兒子守時的份上,白秀萍決定就不追究蘇穆掛自己電話的事情了。

「老媽,恭迎大駕。」

蘇穆一邊嬉笑著,一邊幫白秀萍打開了後座的車門。

抬起左手胳膊,白秀萍自然地伸出右手挽了上去。

從老媽那裡,蘇穆知道了,慈善晚會是華東市的某個類似於慈善機構的單位組織的。

基本上每年都會舉行一次。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