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龍天將最終將目光放在朱雀之柱的圓環上。

渾身是血的白虎天將掙扎着站了起來,他艱難的挪動着步伐,臉上盡是痛苦之色。

痛苦並不是來源於駭人的傷口,而是將右手中的全部靈力擠壓進食指的過程。

“進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右手中的光芒全部被推擠進食指,辛澤劍的痛苦也提升到了頂點。 郭陽也注意到了一步步走來的白虎天將,他認定對方的傷勢不允許辛澤劍在短時間內跨越這漫長的距離,所以郭陽無視了他,將寶石伸向圓環。

辛澤劍想奔跑,可破損的身體阻止他這麼做。

他的頭腦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到那裏去。

“那就去吧。”心底中有一個聲音如是說。

白虎天將的雙眼放射出乳白色光芒,他踏出致命的舞步。

辛澤劍與食指中的光芒融合在了一起,化爲一道乳白色的細線,瞬間貫穿白虎之柱與朱雀之柱之間的全部空間。

郭陽察覺到了,但他只來得及將升級版的雷絕劍斬向身後。

食指和劍刃交會了,兩者引發了撼天動地的靈力風暴,龍脈痛苦的咆哮着,頭髮和披風在風暴中呼呼作響,兩名天將以充滿執念的目光對視着。

“還不夠!”


辛澤劍拉開距離,將手指中的光芒繼續向前推擠,很快,乳白色的光芒攀升到手指的巔峯,他的指尖已經亮的無法直視。

郭陽攜裹着一股強大的威勢,他再次揮舞起雷之刃,劍刃與指尖交鋒了。

明明處在生死關頭,可辛澤劍的腦海中卻浮現出範曉玲舞着雙刀的身影,那曼妙的身姿一時間屏蔽住他的視線和思想。


就像熱刀切入黃油一般,雷絕劍安靜的折成兩段,劍的上半截在空中旋轉着。

化爲流光的手指貫穿了青龍戰甲,以及隱藏在後面的軀體。

“不珠寶玉,不御纖華。”範曉玲的身影逐漸消散在刺目的指尖中,辛澤劍保持着右手前指的姿態,“罪滅纖華。”

雷絕劍的上半截插在龍鱗上,隨後化爲雷光四處散去。

郭陽的胸口有一個乒乓球大小的孔洞,本來這種傷勢對天將來說是微不足道的,但郭陽卻覺得那個孔洞就像一個黑洞,身體和靈力都在向着那裏塌陷。

孔洞一點點擴大着,失去了力量的郭陽跪倒在龍背上。

指尖的光點也開始消散,辛澤劍的手臂終於支撐不住,右臂的靈力因超越極限的摩擦產生了類似蒸汽的白色煙霧,在空氣中嘶嘶的響着。

辛澤劍試着動了動,果然不出所料,手臂沒有了知覺。

就在辛澤劍以爲勝負已分的時候,郭陽突然撲向他,並用僅存的力量將最後的寶石扔向朱雀之柱。

辛澤劍將郭陽踢開,再想去阻止也來不及了,寶石準確無誤的飛進圖騰頂端的圓環中,朱雀之柱也變成了紅色。

龍脈發出聞者心痛的嚎叫聲。

“我…”辛澤劍的大腦卡殼了,“我到底是來幹什麼的?四個柱子全亮了誒, 七月末世 ?”

“你已經做的很好了,白虎天將。”龍脈的聲音非常虛弱,“只能說,一切都是無法抗拒的命數。”

“去他媽的命數!你還能挺住嗎?”

“我隨時都會失控。”

“你失控後會怎樣?”

“我會爆炸。”巨龍鱗片下透出紅色光芒,“這場爆炸過後,大地…應該不再是球形的了。”

“我膽小你別嚇我。”

巨龍的鱗片都變成了深紅色,所有鱗片都翻立起來,露出下面的血肉。

“撐不住了…”

失去意識的郭陽從天空中墜落,辛澤劍沒有管他,他走到龍頭,扶着一根沖天的龍角。

“快離開我…白虎天將…你必須活下去…”

“我當然不想死,但我更不能讓你爆炸。”

“我已經沒救了…”

“未必。如果你將體內的能量都傳導給別人,就像我剛纔爲你分擔壓力一樣,這樣可以嗎?”

“沒有誰能承受得起如此龐大的能量,即使是你也會在瞬間死去。”

“但我想有人可以。”辛澤劍注視着前方,“快要繞地球一圈了嗎?”

朱雀天將如花朵般綻開了。

仔細看去,原來是朱雀戰衣的雙翼上飄飛出不計其數的羽毛。

“朱羽箭!”

朱雀的羽毛與玄武的背甲紛紛撞擊着,兩者雙雙湮滅。

玄武背甲上橫七豎八的坐臥着數不清的劃痕,一些較小的劃痕正在急促的癒合。

霍佳提着那柄千米長的火焰槍,他看了眼小臂上的羽毛,眉頭緊鎖。

對瀕臨極限的霍佳來說,這枚羽毛是他最後的希望了,但敵人太強大,這股力量無法用來決定勝負。

總裁你只是備胎 ,他擡起頭,一顆火流星貼着大氣層的邊緣出現,它就像天國駛來的列車,拖着長長的尾跡向此處墜落。

那是一頭和玄武同等規模的深紅色巨龍。

它疲憊的睜着連寶石都爲之失色的眼睛,它的身體閃着紅光,它就像失事前的飛機那樣搖搖欲墜,但那頭巨獸不遺餘力的堅持着,爲了不讓自己爆炸,爲了讓自己飛下去,爲了達到白虎天將口中的終點。

“再堅持一下!”爲了讓龍脈撐下去,辛澤劍傾盡全力的吸收着龍脈的力量,“我們都再堅持一下!”

力量的失控和空氣的摩擦使巨龍的軀體比岩漿還要燙,但爲了不被甩下去,辛澤劍用冒着煙的雙手牢牢的抓着龍角。

“我們到了!龍脈!”

“太好了…”

“看見那頭大傢伙了嗎?就是那頭玄武!”

“我…已經看不見了…”

“沒關係,我指引你!”

“可是你…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來得及!來得及!”辛澤劍將吸收來的力量全部灌入雙腿。

隨着巨龍接近,玄武緊張了,它邁開擎天柱一樣的大腿狂奔起來。巨龍已經沒有力氣調整角度了,再讓玄武逃跑就會撞偏目標。

站在龍頭上的天將對着天空大喊:“霍佳佳佳佳佳佳佳佳佳佳佳——————”

朱雀天將回應了他的呼喚,霍佳將最後的力量灌入火焰槍中,當小臂上的最後一根羽毛消失時,火焰槍已大的超乎想象。

“再見吧!陸宇輝!”朱雀天將全力以赴的將這柄足以貫穿天地的巨槍投擲出去。

快的難以理解,甚至連飛行的過程都沒有,長槍脫手的瞬間就已經命中目標。

火焰槍將玄武刺了個透心涼,將它龐大的身軀釘在大地上。

看着巨龍到來,玄武驚恐的咆哮着,它徒勞的掙扎着。

“別了…白虎天將…”

“嗯,再見了,朋友。”

辛澤劍跳下龍頭,五秒鐘之後,東方龍脈和不甘的玄武撞在一起。

在霍佳的眼中,吞噬着一切的白色光芒不斷擴大,在光到來前,他平靜的閉上眼。朱雀天將墜落了。

不要說逃跑了,現在就連維持飛行的靈力都沒有了。

從白光中躥出一個身影,他穿着被燒紅的鎧甲,抱起霍佳逃離着爆炸。

“辛澤劍…”霍佳睜開疲憊的雙眼。

“不好意思,沒功夫陪你聊天!”

辛澤劍將從龍脈那裏獲得的靈力全注入了雙腿,此時的空爆每一步都能跨越萬米之遙。不消一會,兩人徹底擺脫了白光的追襲。

逃出爆炸範圍後,辛澤劍停下了冒着白煙的雙腿。

“能飛嗎?”

“可以了。”

辛澤劍放開霍佳,兩人並肩看着那團絢爛的火光。爆炸並不是只有一次,火團反覆出現了八分多鐘,兩人也沉默的看了八分鐘。

“那傢伙中途就掉下去了,沒被捲入爆炸。”火光弱下去了,辛澤劍打破了沉默。

“嗯。”

“人和人的關係真複雜。”

“嗯。”

“人人都知道四聖獸是青龍白虎朱雀玄武,身爲白虎天將,誰能想到我要與其他的聖獸天將爲敵呢?”

“…”

“誰又能想到我會和原本是夙敵的傢伙成爲朋友呢?”

“就算獲得了四聖獸的力量,我們也只是普通人罷了。”

“是啊,雲姐說的很對,以人類的思想使用非人的力量,真的會招致錯誤的結果。”

“…”

“但我知道,你是不會走錯路的。”

霍佳的表情有一絲動容:“爲什麼?”

“我就是知道。”

北冰洋。

暗無天日的深邃海溝中,一條身披鱗片的巨獸睜開幽綠色的眼睛。與此同時,大西洋和印度洋中也各有一條龐大的巨獸甦醒。

太平洋中的一座島嶼下方,一條白色巨龍眼皮動了動,隨即又合上了。 育林大學附近的商業街中,以雲寒露爲中心的衆人正在夜市中穿行。

王文志抓着一大把肉串邊走邊啃着,他把肉串向紀淑靈遞去,紀淑靈擺着手錶示拒絕。


“跟你說了多少次,別把我當成萬事通。”雲寒露不耐煩的撇過頭,“很多事連我都弄不明白。”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