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這些能吞噬靈魂的邪蠱,徐海寶二話不說發出一道冰焰,令其瞬間布滿自己的護盾之上,形成一道淡藍色的屏障。亡命撞擊的噬魂蠱,很快被燒出灰燼。

這種能吞噬靈魂的邪蠱,即便在古代也令很多修士談之色變。現在看來,早前沒破開黑玉棺,是多麼明智的選擇。讓這玩意鑽進腦袋,那就真的必死無疑。

好在冰焰一如既往給力,加上先前通關已經鍛煉的無比純熟,徐海寶才能如此迅速發出這道法術。換成以前的話,沒等他豎起屏障,噬魄辜已經開始吃他的腦子了。

正當徐海寶慶幸之時,白骨堆開始上下翻滾起來,先前存在的天梯,也開始陸續崩塌。覺得這大墓有可能要垮塌,準備縱身離開時,白骨堆很快消失。

望著如同煮開的水一般,不斷吞噬白骨堆的黃*色液體,還有不斷飄散開來的霧氣,徐海寶愣了幾秒,露出見鬼般的表情道:「黃泉之水?」

這種傳說來自冥河,萬物皆腐的水,具有強烈的腐蝕性不說,其產生的霧氣也有劇毒。意識到這種情況,徐海寶恨不得立刻插翅而逃。

結果更令徐海寶詫異的是,始終盤據在腦海中的無名珠,這次卻突然閃現而出。一道無形的波動出現之後,令修士聞之色變的黃泉之水,卻被無名珠吞噬。

看到這一幕,徐海寶一臉驚駭的道:「握了個草!這珠子到底是何神物?連黃泉之水都敢吞噬,這是要逆天嗎?」

不論徐海寶怎麼想,無名珠不斷吞噬著白骨溝中的黃泉之水。在這個過程中,徐海寶也看到原本封閉的地下洞穴,很快湧出一股股巨大的暗涌之水。

等到無名珠將白骨溝中的黃泉之水吞噬乾淨,沒給徐海寶任何反應的機會,又竄回了徐海寶的腦袋裡。看到無名珠產生的波動,徐海寶知道無名珠這次應該大有收穫。

唯一可惜的是,他暫時進不去空間了。看到不斷被水填滿的洞穴,徐海寶只能加速離開。回到先前的平台上,徐海寶也開始原路返回準備離開墓穴。

令徐海寶有些意外的是,想象中墓室塌陷的情況並未出現。等他來到墓室入口時,還是在外面觀察了一段時間。也很快看到,養在墓中的毒蟲開始亂竄。

看到這些毒蟲,徐海寶想了想道:「還是留在這裡吧!真讓它們活著離開,只怕會帶來很大的麻煩。這古墓,還是有必要清理乾淨的!」

墓中最有價值的東西,都被徐海寶收入囊中。剩下那些徐海寶尚未去過的側墓,應該存放了不少陪葬品。若是有可能,徐海寶還是希望交與國家。

別的不說,單單古墓中發現的那些隕鐵打造之物,上交到特事院,也能鍛造出一批法器來。這樣的話,無形中也能增加特事院的實力。

自己吃肉,總要給別人喝點湯吧!

站在墓穴入口,徐海寶不斷滅殺那些從墓穴中逃竄出來的毒物。大到巨鼠,小到吸血蚊這種東西,徐海寶通通都將其滅殺在墓穴出口。

或許因為黃泉之水被收納乾淨,先前精神力還受阻礙的徐海寶,此刻卻能觀測到墓中的一切。先前涌水的洞穴,水位並未湧出地下洞穴。

這也意味著,原以為墓室有可能被淹的徐海寶,暫時可以放心下來。至於這座墓會不會塌,或許還需要耐心等上一會才知曉。

雖然此次探墓驚險無數,可結果還是值得慶幸。尤其最後出現的黃泉之水,徐海寶覺得若非無名珠出手,或許這座墓真有可能倒塌。

失去控制的黃泉水,會在極短時間腐蝕墓穴的根基。等到墓穴的根基被催毀,只怕夢仙湖也有可能瞬間垮塌,那種情況下進墓之人,也絕無倖存的可能! 通過一座湖底大墓,徐海寶第一次見識到很多傳說中的邪物。最令其震撼的,無疑還是萬物皆腐的黃泉之水。這種東西,即便上古時期也很罕見。

最令徐海寶意外的,還是無名珠竟然能吞噬黃泉之水。這無形中說明一種情況,無名珠的等級比黃泉之水還要高。那麼無名珠,其真身又究竟是何神奇寶物呢?

感受著腦海中還在滴溜溜轉的無名珠,徐海寶知道無名珠的進化還未完成。此次大墓收穫最大的應該是無名珠,其次才應該是徐海寶。

看著眼前這座被自己一路橫推的大墓,還有耳室中的諸多陪葬物,徐海寶覺得剩下的東西,還是交由特事院聯合考古院挖掘比較好。

可為了安全,他免不了需要做段時間的保鏢。儘管主墓室最大的威脅被其解決,可耳室的威脅跟機關依舊存在。普通的先天武者進來,也絕對會飲恨於此。

想到時間應該過去不短,徐海寶最終還是覺得先出去再說。關於墓室的一些情況,他也有必要跟考古專家組商討一下。這座大墓,想完整發掘出來只怕很難。

除此之外,為確保大墓的安全,階段性挖掘之後,應該將大墓給封堵起來。那個盜洞,繼續保留的話,還是存在一定的風險。墓中毒物,一定不能讓其流竄出去。

沿著先前下來的盜洞,徐海寶決定先出去。那座已經被水填滿的地下洞穴,依舊散發著惡臭之氣。先前那些毒物瘋狂逃竄,也是感受到那些惡臭之氣的威脅。

即便是毒物,面對沾有黃泉之水的毒氣,也會嚇的倉皇逃竄。先讓墓室的氣體流通一段時間,也有利於接下來的發掘跟勘探。要不然,帶防毒面罩進入都沒有。

水下洞穴飄出的惡臭之氣,跟普通的毒氣完全不一樣。如果不是無名珠吞噬,徐海寶也很擔心,先前他能否走出墓室。面對黃泉之水,即便元嬰修士也忌憚無比啊!

沿著盜洞逆流而上,徐海寶也沒擴大洞穴的面積。對他而言,這座盜洞最終還是要封堵起來。要不然的話,時間一長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何種變化。

若大一座夢仙湖,將來也有可能被大墓的毒物所佔據。到時候,再想清剿乾淨的話,難度也會非常大。普通人對於豢養在墓中的毒物,絲毫沒有抵抗之力。

正在湖邊執勤巡邏的戰士,看著突然從湖中竄出踏水而行的徐海寶,也有些激動的道:「有人出來了!有人出來了!快,快把消息彙報上去!」

得知這個情況,抵達夢仙湖將近兩天的玄機道長,二話不說直接竄了出來。跟其一起的,還有即將準備離開的趙極等人。原因是,徐海寶先前的交待,他們不敢不聽。

現在聽到徐海寶從墓中回來,他們無疑最為高興。跟著玄機道長,一路狂奔到湖邊,看著從湖中踏水而來的徐海寶。這一幕,確實令很多巡邏的士兵覺得震撼。

可對玄機道長等人而言,看著一身衣衫變成乞丐裝的徐海寶,身上還殘存著厚厚的血痂,都覺得非常震撼。他們知道,徐海寶在墓中,應該經歷過諸多血戰。

唯一令玄機道長等人慶幸的,還是徐海寶看上去精神狀態還不錯。等徐海寶看到前來迎接的玄機道長,也很意外的道:「道長,你怎麼來了?」

「我能不來嗎?出了這麼大的事,我又怎麼坐的住。底下,究竟什麼情況?」

面對玄機道長的詢問,徐海寶苦笑道:「差點栽了!這座墓穴之中的詭異之處,絕對超乎我們的想象。值得慶幸的是,我最終還是活著回來了!」

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徐海寶並未透露太多墓穴中的情況。有些事,不適宜普通人知道。即便那些長老隊的成員,暫時也不宜知曉太多,以便引起恐慌。

似乎看出徐海寶的顧慮,玄機道長也很快道:「安全回來就好!其它的事,等下再說!你這傷,沒什麼大礙吧?要不要回去休息一下?」

「先回營地吧!有些事,等下還需跟幾位供奉商討一下。此墓危機四伏,可內中安葬的一些東西,我覺得有必要取出來。具體怎麼做,卻需好好商量一番!」

「行!那就先回營地再說!」

回到營地換了身乾淨的衣服,來到臨時搭建的指揮室,徐海寶也很直接的道:「開通視頻連線!想發掘湖底那座古墓,唯有出動先天強者。普通長老,只能打打下手!」

此話一出,玄機道長也沒多說什麼,立刻命令身邊的助理,跟供奉院的幾位供奉取得聯繫。連線過程中,整個指揮室都被長老隊看管起來。

等遠在京城的供奉,陸續出現在視頻中,看到徐海寶時,眾供奉也笑著道:「徐顧問,出來了!這次連線,想必有什麼大事吧?」

「確實有大事!關於夢仙湖底的這座大墓,我覺得有必要挖掘一下。可墓穴之中的風險很大,普通的長老級高手根本不頂事,唯有請幾位前輩出馬了。」

「以你的能力也解決不了?」

在眾位供奉看來,如果徐海寶都解決不了,他們去了又有什麼用呢?

面對眾位供奉的詢問,徐海寶笑著道:「墓室之中,最危險的主墓室已經被我找到並且催毀。可側墓室跟存放其它墓葬品的墓室,依舊存在諸多機關。

如果讓我出手的話,墓室中真有什麼好東西,那我肯定不會放過的。而且我提議讓院里主導此事,也是希望來一次大練兵,挑選經驗豐富的長老下墓。

另外明遠大師這邊,最好選兩到三名佛法精通之人過來。說實話,這次我能安全回來,多虧早前借來的高僧舍利,配合六字大明咒,我才稍稍佔據一點上風。」

將墓中碰到的一些怪物,徐海寶簡單的說明了一下。除了黃泉之水沒說之外,單單九頭靈獸巨蟒跟飛僵還有紅衣女屍這樣的存在,就令一眾供奉頭皮發麻。

「飛僵!此等邪物,我等碰上也難有倖存之理!此墓,果然大凶啊!」

簡單說明墓中的一些情況,徐海寶也很直接的道:「墓中雖然危機四伏,卻也藏有很多對我等修鍊有用之物。那些兵俑使用的兵器,大多都是秘煉之器。

若是能收集起來,有些也能重新煉製成法寶這樣的存在。側墓我並未去探,卻知裡面存有不少隕鐵煉製的兵器跟珍貴玉器。這些,都可做為修鍊資源。

早前院里不是說,很多長老希望衝擊先天嗎?我覺得,這次可以給他們一個機會,讓他們下墓充當勘探隊。到時,以功勛值兌換相信的突破資源。

唯一需要說明的是,即便到時我們陪同下墓,也不敢絕對保證他們的安全。因此,這即是他們的機會,也有可能葬送他們的性命。如何選擇,讓他們自己決定!」

還是那句話,溫室中出不了強者。武者想成就先天,必須打破自身的極限。在徐海寶看來,側墓中那些白僵跟黑僵,都是最好的實戰對象。

真碰上飛僵那樣的邪物,徐海寶等人也會出手。即便這些供奉,相信也有年頭沒真正全力出手過。而這次,也是一個不錯的練兵機會。

經過一番商討之後,明遠大師將從國內選擇三名佛法及武技精通者,跟他一起參與此次挖掘古墓的行程。還有一名先天武者,也打算親自出手。

即便這名先天武者年齡很大,氣血也開始衰敗。可這名供奉直言,希望借這次探墓行動,替家族賺取一些功勛值跟修鍊資源。至於院里的長老,則全憑自願。

反觀徐海寶這邊,只帶趙極等人下墓。有他在一旁看著,應該能確保趙極等人的安全。讓他們多接觸一些東西,也有助於開拓他們的眼界。

上岸之後,徐海寶又等待了將近兩天,無名珠的進化終於結束。再次探入無名珠空間,徐海寶發現空間已經變成一片大海,空間海島的面積也擴大了數倍。

最令徐海寶驚嘆的,還是空間的靈氣濃度,比之前又提高了數倍。早前養殖在空間的魚類,此刻看上去大多靈性十足。海島下的靈石礦脈,也延伸了近兩公里。

除此之外,在海島之中還有玉脈的出現。至於早前栽種在空間的藥草,有不少都開花結果,成為真正的靈草靈果。這種變化,簡直超乎想象。

早前一直待在空間進化的蛇王,也得到極大的進化。龐大的身軀,開始在空間中上下騰飛,令徐海寶詫異的是,蛇王竟然生出了兩隻前爪。

加上蛇頭之處,已經露出的蛟龍之角。從這種進化程度來看,蛇王隨時都能渡劫,進化成真正擁有四爪的蛟龍。感知到徐海寶的到來,蛇王也顯得很興奮。

從空中飛過來變身,依舊變成徐海寶最熟悉的體型,小腦袋興奮的吐語道:「主人!」

感知到腦海中傳來的稱呼,徐海寶滿臉震驚的道:「小金,你會說話了?」

「嗯!謝謝主人!」

做為徐海寶最早收服的靈獸,蛇王非常清楚跟了徐海寶之後,它得到了多大的機緣。如果沒有徐海寶,它想進化到現在的這個境界,還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呢! 為了無名珠的空間進化,捨生冒死潛入大墓,最終斬獲甚多的徐海寶,終於等到無名珠進化結束。再次進入空間,才意識到這次無名珠的進化跟跳級一樣。

如果說早前的無名珠空間,只是一個面積不小的湖泊。那麼此刻的空間,卻變成一片面積遼闊的海洋。加上延伸的空間島嶼,徐海寶覺得無名珠真有可能變成小世界。

最令徐海寶意外跟欣賞的,還是無名珠空間出現的一些植物跟生物。 婚情蜜意,寵妻無上限 感受到無名珠開始反哺,徐海寶卻壓制了下來。原因是,接受反哺的好處,他就要面臨結丹。

以他現在的境界,如果不衝進金丹的話,丹田完全容納不了反哺的靈氣。在徐海寶看來,此番探墓結束,也有必要閉關結丹,先把丹田跟假丹修鍊出來。

等渡劫之時,讓金丹歷練天雷,將其轉變成真正的先天金丹。至於空間的奧妙,徐海寶覺得等回到玄武島后,閉關后再慢慢了解也不遲。

其次還有一點比較重要的,便是煉製相應的渡劫法寶。單純以肉身之力抗擊天雷,徐海寶覺得渡過天劫的機率太小。唯有削弱天劫之力,才能確保自身安全。

看著煉化橫骨,已經能口吐人言的蛇王,徐海寶也笑著道:「準備好渡化蛟劫了嗎?」

面對徐海寶的詢問,蛇王搖頭眼睛忌憚般道:「暫時還不行!我想再修鍊一段時間!」

「行!你已經開啟靈智,距離蛻蛟之路也不遠。為了確保你成功渡過化蛟之劫,等回玄武島之後,我們一起閉關吧!在我渡金丹劫前,你先渡化蛟劫!」

「主人,為什麼呢?」

「你提前渡劫,我還能在一旁替你照應著。如果情況不對,我還能將你收進空間保你一命。如果我先渡劫,真出了什麼事,你的結局也很難預料。

放心,早前斬殺的八枚蛇珠,我都替你保留著。等這次回去之後,我再給你煉製一些丹藥,還有替你布下相應的避劫陣,削弱天劫之力,力保你能成功化蛟!」

「謝謝主人!」

聽完徐海寶的解釋,已經開啟靈智的蛇王,也清楚渡劫之時,徐海寶確實幫不上什麼忙。可渡劫之前,徐海寶卻能替蛇王提供一些幫助,減輕它的渡劫壓力。

如果蛇王成功渡劫蛻變成蛟龍,那麼徐海寶後期渡劫,也能真正的放下包袱。有一頭金丹境的蛟龍護佑玄武島,即便徐海寶不在,誰敢打徐海寶家人的主意呢?

說到底,一頭蛟龍的震懾力,遠比田浩明那種新先天武者更具威脅。即便徐海寶不在了,蛇王也能庇護徐海寶家人安全。待劉曉涵跟徐清雅修鍊有成,徐家依舊無人敢惹!

看到無名珠空間進化結束,從特事院緊急調集來的探墓隊,最終也陸續抵達現場。三位先天級供奉外加徐海寶,無疑是此次下湖探墓的主力。

剩下的探墓隊員,無一例外都是化勁期的高手。在下墓之前,徐海寶還是給趙極等人,準備了相應的兵器。在徐海寶看來,下墓后火器基本無用。

其餘緊急召集來的長老級高手們,也大多都穿戴整齊。集結到湖船之上,徐海寶才道:「等下我跟明遠大師還有玄機道長先下水,你們在湖面等待。」

考慮到人數有點過多,徐海寶也無法帶領這麼多人一次下水。經過一番考慮之後,他決定先帶玄機道長跟明遠大師先下水,讓他們先在暗河岸邊接應等候。

做為此行的負責人,其它人自然沒什麼意見。此次帶領三名佛修高僧而來的明遠大師,也將前番請來的舍利,一併帶來了此地。

「道長,大師!我們先下水吧!虎鯊,你們幾個也一起過來!」

「是!」

下水之前,徐海寶先給眾人施加了一道防護罩。入水之後,徐海寶又道:「盜洞中水流頗急,落水之後,你們不用擔心溺水,卻要控制好身體別撞到盜洞上。」

感知到身邊的防水防護罩,水性不佳的明遠大師也很感興趣的道:「有此待防護罩,下水確實方便許多。下面的事,就勞煩徐顧問多費心了。」

「大師客氣!接下來的探墓,只怕需要大師出力的地方更多!」

根據這幾天的觀測,徐海寶發現湖底大墓,依舊存在不少毒物。至於那些邪物的話,因為機關沒被激發,依舊還躺在棺木之中。等探墓隊進去,邪物也會隨之出現。

依舊是徐海寶打頭,其餘人跟著徐海寶鑽進了入口頗大的盜洞,為了避免撞到盜洞,徐海寶還給趙極等人配備了潛水頭燈。那樣的話,也能提供一些照明。

進入盜洞的玄機道長,看到這條開鑿於石山之中的盜洞,也頗為震驚的道:「古代之人,能挖掘出如此洞穴,著實令人驚嘆啊!」

「道長,真正驚嘆的還在後面呢!湖底那座大墓,其規模只怕不輪秦皇陵多少啊!」

引眾人入盜洞,終於進入垂直下降區,徐海寶又交待道:「虎鯊,馬上進入急流區,注意控制身形。要是撞到石壁上,估計也夠你們受的。」

「明白!」

隨著盜洞垂直流入地下暗河的水流加速,趙極等人也感覺到,身體開始被水流包裹著被沖著走。始終握在手中的兵器,很快成為他們的方向控制器。

相比之下,玄機道長跟明遠大師的控制力,還是要強上不少。直到眾人墜落暗河,徐海寶依舊傳音指示眾人跟在他身後,繼續往上游潛水而行。

墜落地下暗河的明遠大師,很快眉頭緊皺的道:「此地陰氣極重!此等暗河之水,極陰極寒。看來徐顧問說的沒錯,此地確實頗為兇險!」

遊了一段時間,終於聽到徐海寶說可以上浮,藉助頭頂的潛水燈,趙極等人陸續鑽出水面,來到了暗河溶洞區,也看到溶洞區地面的情況。

就在此時,遠處飛來的零星鬼蝠,瞬間引起了玄機道長跟明遠大師的注意。看到這些面孔猙獰的邪物,玄機道長二話不說,揮劍便斬道:「此物不可留!」

聽到此話的徐海寶卻笑著道:「這座溶洞中生活的鬼蝠數量眾多,之前我已經清理過一遍。可洞穴中,應該還有一些漏網之魚。 霸道總裁的甜心嬌妻 接下來,就勞煩兩位坐鎮了。

虎鯊,以你們的實力,對付這種鬼蝠應該沒什麼問題。戰鬥的事,交由你們負責,兩位大師會替你們看場子。這種歷練機會難得,你們一定要把握機會!」

「是,我們一定努力!」

聽著徐海寶的交待,玄機道長也很感嘆的道:「他們能有你提攜,未來大有可期啊!」

「道長!他們跟我一樣,都是炎黃子孫。當祖國需要之時,他們也會挺身而出的!」

這話中的意思,無非就是告訴玄機道長,趙極等人雖然不屬於特事院,卻也會做於國於民都有利的事。真當國家需要時,他們也不會坐視不理的。

離開之前,徐海寶又感應了溶洞中的情況一番道:「道長,大師,這溶洞暗河之中,早前還棲息了一種巨型蠑螈。雖然被我清理乾淨,卻不知是否還有遺留。

除此之外,那些溶洞的小洞穴中,生活了不少劇毒蠍子。等下它們如果出來,還請兩位大師出手。我現在回去,接長老隊過來。這段時間,就勞煩兩位了。」

「放心!區區一些毒物,我們還是不懼的!」

重新入水的徐海寶,又通過盜洞接應下一批長老隊成員下水。等到這些長老剛剛浮出水面,便看到溶洞岸上,正在跟鬼蝠還有毒蠍交手的玄機道長等人。

「都別愣著,趕緊把這些毒蠍跟鬼蝠清理掉!這只是外圍的毒物,還是被我清理過的。戰鬥的事交給你們,我去接剩下的那些人!」

聽到徐海寶的吩咐,這些剛剛下墓還有些暈頭轉向的長老們,也紛紛加速上岸,加入到斬殺毒物跟鬼蝠的戰鬥中。畢竟,這是他們此行的使命。

當最後一批人手抵達,溶洞附近的戰鬥也宣告結束。只是這輪戰鬥中,依舊有兩名長老不幸受傷。好在徐海寶抵達及時,給他們服下解毒丸后,兩人傷勢也無大礙。

聽著兩名長老的感謝,徐海寶也很認真的道:「諸位,墓中的情況,之前我跟你們已經強調過非常兇險。因此,接下來你們都必須打起精神來,切記不能大意。

這些豢養在墓穴中的毒蟲邪物,都有劇毒。 總裁戀上野蠻小妞 即便是我,也不敢擔保能解所有的毒。為此,接下來的戰鬥中,要盡量避免受傷。否則的話,諸位會有性命之憂的!」

「多謝顧問,我們會小心的!」

所有隊員在溶洞中集結完畢,開始向入墓口推進之時,來到鬼蝠棲息之地,堆積的夜明砂也令很多長老欣喜。在他們看來,這種好東西自然也是多多益善。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