頓時,有幾個如花似玉的美人掩面而逃,她們正被楚南這英俊瀟洒的公子哥的風采所折服,突然遭此打擊,怕是一輩子都有陰影了。

「我的好弟弟,我們得快點啊,雖說像我們這樣的人受萬眾矚目是應該的,但我們得趕到帝都去見見你末來的媳婦啊。」楚南不動聲色的化解了。

「可是天歌,你明明知道,人家喜歡的是你嘛。」左北川扭著「小蠻腰」泫然欲泣的模樣,頓時引來一片乾嘔之聲。

「唉,你是我親弟弟,別耍脾氣了。」楚南嘆著氣,目光瞥了他一眼,再玩下去,他就使出大絕招出來了。

左北川原本只是發泄報復一下,正事為主,做得太過了,真的引來別人懷疑就得不償失了。

兩人來到了半月城的玄力飛船基地,這裡主要是發向周圍幾個城市的短途飛船,其中當然包括到輝煌城的飛船,每隔兩個時辰就有一趟。

這裡果真也有嚴密的布控,人數有那麼多,但警覺性卻沒有那麼高,主要是他們恐怕在心裡就認為左北川不可能會出現在這裡。

楚南與左北川的組合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有不少人沖著他們指指點點,或嘲笑,或譏諷,又或者感覺噁心,但是卻沒有人懷疑,這才是最重要的。

兩人買了飛船票,開始等待,距離下一班飛往輝煌城的飛船出發還有半個時辰。

只要過了這一關,到了帝都,一切都將塵埃落定。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終於,通往登陸飛船的通道口打開,開始驗票。

楚南與左北川對視一眼,齊齊鬆了一口氣,看樣子沒有什麼意外發生了。

但是,意外往往就發生在人們認為不可能發生的時候。

「十皇子殿下……」身後突然傳來一個聲音,瞬間將楚南與左北川驚得亡魂直冒。

「鎮定,裝成看熱鬧。」楚南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立即鎮定了下來,一道意念向左北川發去。

(可能今天也只有一章,12點半以前沒出就沒有了,無論如何,明天會恢復正常的兩章。) ?不得不說,左北川的演技也是一流,他很快反應過來,裝作看熱鬧一般四下到處張望著。

楚南轉首環顧著,目光往後一瞥,瞳孔頓時一縮。

諾溪嵐雪!竟然會在這裡遇到她,但是她是怎麼認出左北川的?

對了,好像是聽說左北川看中了她,所以給藥王宗打了招呼要招收她,只是就算是這樣,她也不可能認出經過精心偽裝的左北川的。

兩人裝傻的四下張望,楚南卻聽到左北川苦澀的聲音:「她能認出我,因為我之前送給她一塊雙子玉,另一塊在我身上,她能憑藉那塊雙子玉感覺到我的存在。」

「我日,我看你遲早要死在女人的手中。」楚南咒罵一聲,裝瘋賣傻的衝上了前,一臉激動的望向了諾溪嵐雪。

「我的公主,我終於遇到了你,你是第一個把我當成皇子的人,我太激動了。」楚南說著便伸手握住了諾溪嵐雪的手。

諾溪嵐雪大驚,這個男人漫不經心的一伸手,她竟然完全反應不過來。

楚南的手能量一震,頓時一股能量沖向了諾溪嵐雪手心中握著的雙子玉,直接破壞了其中的天然磁場。

雙子玉之所以能在一定的距離內相互感應,是因為兩塊玉原本就是一體,在經年累月的時間裡產生了一種宇宙磁場,分開之後,在一定的距離內,只要手握此玉,就能感應到另一塊玉的存在。

這咱雙子玉雖然少,但卻談不上有什麼大價值,一般都是紈絝子弟們用來泡妞的。

但是,現在這泡妞神器卻成為了作死的大殺器。

諾溪嵐雪失去了雙子玉的感應,她剛剛感應到的應該是另一個人,不過,難道是有誤差。

不對,他剛剛說的話不應該是十皇子左北川說出來的。

「你是誰?」諾溪嵐雪甩開楚南的手怒聲道。

「你剛剛不是叫我嗎?現在怎麼翻臉不認人了。」楚南大聲道。

這時,左北川也走了過來。

諾溪嵐雪看到左北川的模樣,不由雞皮都起來了,好吧,她剛剛一定是認錯了。

十皇子一向驕傲,絕不可能把自己弄成這模樣。

「我是叫你嗎?自作多情。」諾溪嵐雪冷然道,如果是在七星大陸,她早發飈了,但在輝煌大陸,特別是在飛船基地里,她可不敢隨便得罪人,因為她現在是無根之木,她以最底層雜役弟子的身份進入了藥王宗,原本以為在左北川的支持下很快就能脫離苦海,但是左北川卻似乎是根本忘記了有她這號人,這令得藥王宗的同門一開始還有所顧忌,之後見沒有動靜,便將她當成普通雜役弟子,甚至對她比對普通雜役弟子還要狠。

諾溪嵐雪一怒之下,就脫離了藥王宗,萬里迢迢的要找左北川問個明白,畢竟,整個諾溪家族的光榮都繫於她一身,即使一開始有抗拒,但現在的她卻是進退維谷,所以,她必須找到左北川問個清楚。

只是,她小看了輝煌大陸的複雜程度,這期間她經歷了幾次危機,幸好安然度過,並且還有收穫。

也因此,諾溪嵐雪在感應到左北川後會這麼急切,甚至都忘了所處的環境。

「不是叫我?你明明叫我石德才皇子的,石皇子嘛,要說我石家確實算是皇族遠親了……」楚南挺著胸脯傲然道。

「懶得理你,我叫的人剛剛在你們前面,讓開。」諾溪嵐雪繞過兩人走遠。

楚南與左北川對視一眼,傳音道:「我們被盯上了,這妞也被盯上了。」

「沒辦法了,我們自顧不暇,祝她好運吧。」 農家醫女:神秘相公寵上天 左北川嘆息了一聲,他泡的妞這麼多,如果不是諾溪嵐雪出現在他眼前,他還真的把她給忘記了,以他的身份,註定身邊美女少不了。

楚南心中暗自搖頭,左北川此人濫情卻薄情,他想讓自己助他,就算自己有心投資,也不可能剖心對他,即使他是左心蘭的親弟弟。

唉,自己想左心蘭幹嘛呢,其實自己挂念的只是配種村裡單純善良的心兒,而並非高高在上的天才九公主,她的記憶里根本沒有了他的存在。

這時,有幾道意念在楚南與左北川身上掃來掃去,而更有幾個人從各個方向包抄了過來。

左北川望向楚南,目光有些慌亂,經歷過死,就更怕死,那種滋味,他永生不想再嘗第二遍。

楚南給了他一個安心的目光,突然,他拿出一張信箋,一翻,一個大印的微光遊離了出來。

那幾個包抄過來的人顯然接到了什麼命令,中止了一開始的計劃,朝人群中散了開來。

左北川有些驚訝的望了楚南一眼,那個遊離出來的大印微光,懂行的一看就知道是南域域主的大印。

「放開我,救……」不遠處,傳來了諾溪嵐雪的驚叫聲,只不過,她話末說完,全身都被封鎖得動彈不得,直接被人用麻袋一套打包走了。

附近有人看到這一幕,卻是立刻當什麼都沒看到一樣。

很簡單,能在這飛船基地擄人的,那絕對是牛逼閃閃的人,不想永遠都閉嘴,那最好就是現在閉嘴。

左北川望了一眼,隨即收回了目光,顯得十分冷漠。

楚南正義感也沒有這麼過剩,他現在都自身難保,還能為了一個與自己無關的女人去拚命?這與她有關的男人都無動於衷。

「走吧,上飛船。」左北川道。

兩人朝登陸通道走去,不緊不慢,他們都知道,只要上了飛船,危險就算是過去了。

兩人進入了通道,來到了基地裡面,不遠處一架玄力飛船打開艙門迎客,這讓他們都鬆了一口氣。

「小果兒。」一個溫柔的女聲突然在後面響起。

「誒……」左北川本能的應了一聲,朝後扭頭。

但是,他的腦袋扭到一半,突然醒悟過來。

不止他自己醒悟了,楚南也迅速反應了過來,因為身後根本不是一個女人而是一個中年男子,他在左北川鬆懈的當頭突然喊了這麼一聲,這應該是左北川的乳名,而這聲音應該是他最親近之人的。

「走。」楚南暴喝一聲,反手數十顆玄力彈丟了出去。

(第二章晚一點,還沒碼完,這幾天有點難產。) ?不怕神一樣的敵人,就怕豬一樣的隊友。

兩次失誤都發生在左北川身上,明顯第一次引起了懷疑,才有了第二次的試探,這一試探,什麼底都露了。

在巨大的爆破氣浪中,楚南與左北川幾乎同時衝天而起。

而就在這時,兩道刺目的黑光如同天邊的流星一般擊向了楚南與左北川,一道長長的扭曲空間十分駭人。

楚南心中一跳,身形赫然間消失在原地,而左北川的身形也在剎那間飄忽了一下。

楚南已經衝出了飛船基地,出現在千米之外,左北川竟然也不慢,他的那個身影是個幻象,此時已經變淡消失,這也不奇怪,一個帝國皇子又怎麼會沒點手段。

「我靠,五個四級以上的玄王,一個七級玄王,你哪位哥哥這麼強的實力……」楚南一邊問,一邊逃竄,身後六個頂尖的強者正快速追上來。

「你走吧,他們要的是我的命,應該不會花代價來對付你。」左北川咬著牙道。

楚南心裡倒是有些驚訝,在這關頭還為他著想,難得啊,估計他也是認為就算自己在也無濟於事吧。

不過想想,似乎也的確如此,他自己能逃得性命就要謝天謝地了,還想跟這六大玄王拼?這可不是剛踏入玄王境界的一級玄王。

「那我走了,你保重吧。」楚南立即道,身形一橫,往斜里電射而去。

左北川有些受傷,說是這樣說,但他可不希望楚南真的這樣做啊,不過他轉念一想,如果是他,估計他也一樣。

而就在這時,追擊的六大玄王已經將左北川給包抄了,領頭的是一個有著詭異紫眉,看不出多大年紀的男子,他的皮膚沒有一絲皺紋,但你卻有可能會覺得他像一個七老八十的老者。

「紫眉山人,你好大膽子,敢行刺本皇子。」左北川厲聲道,此時也沒必要偽裝了。

紫眉山頭沒有理會他,他一抬手,便聽得一聲驚呼,諾溪嵐雪自天邊射來,重重的摔落在左北川的面前。

諾溪嵐雪掙扎著坐了起來,一口鮮血噴在一邊,她抬眼看向左北川,自嘲的笑了笑,道:「你竟然真的是十皇子,不知道為什麼,我竟然沒有多大失望的感覺,或許在我心裡,早就認定你就是這種人,又或許說,如果站在我自己的立場,我根本不在乎你是什麼樣的人。」

左北川哪有心情去聽諾溪嵐雪說什麼,驚恐在他的心裡蔓延,他倒是寧願紫眉山頭立即了結了他,也不會讓他因為清醒的知道自己的下場而讓恐懼不斷的放大。

「十皇子殿下,你知道嗎?我紫眉山人除了殺人之外,最喜歡就是玩遊戲了,你在這個女人面前高高在上,我偏喜歡倒過來。」紫眉山人哈哈笑著,對著諾溪嵐雪道:「小姑娘,我給你一個報仇的機會,現在這位高高在上的十皇子殿下就是你的一條狗,你盡情的去折磨他,如果讓我高興了,我就把你放了,並且給你一個平台讓你發揮。」

諾溪嵐雪怔了怔,而左北川已經大叫起來,他吼道:「紫眉山人,你敢如此辱我?」

「蠢狗,當初看到你時就知道你是個自大無知的傢伙,如果你沒有披著皇子的身份,你早就是一具枯骨了,現在還認不清楚狀況,你真以為你還是一位皇子嗎?現在你就是一條狗。」諾溪嵐雪站了起來,一邊說一邊走到了左北川的面前,說到最後一句,她突然抬腿一腳蹦向了左北川的下體。

「賤人。」左北川大罵一聲,伸出手就要擰斷諾溪嵐雪的腦袋。

就在左北川的手伸到諾溪嵐雪的脖子時,突然動彈不得,而下一秒,諾溪嵐雪已經重重的踢中了他。

左北川頓時臉龐扭曲,眼珠子都快要爆出來,半晌,他的身體才恢復了行動力,雙手捂著下體跪了下來,他能動,但是玄力被封。

「你才是天下第一賤男,人渣。」諾溪嵐雪這時揪住了左北川的頭髮,一個一個耳光扇了過去,只聽見啪啪啪的聲響連成一片。

所以說,千萬不要得罪女人,一個女人愛起來可以付出性命,一個女人恨起來卻能狠得六親不認。

紫眉山人看著諾溪嵐雪折磨左北川,一臉爽快的模樣,就像是便秘之後突然暢通無阻了一般痛快。

諾溪嵐雪將左北川狠狠掀飛在地,手上多出了一根帶著倒刺的鞭子,她一張絕世容顏此時因仇恨而面目可憎,她沖著左北川道:「我是一個玄藥師,這鞭子的倒刺被我浸過了刺心草析出來的浸膏,當初藥王宗那個欺負我的雜役小管事,就在這根鞭子下哀嚎了七天七夜,最後我也沒有讓他死,他只瘋了而已。」

這樣猙獰的表情出現在這麼漂亮的臉蛋上,竟然看著比出現在一張兇惡的臉上更加的恐怖。

左北川瞳孔劇縮,哪曾想到他堂堂十皇子,天賦在整個皇室都算得上是佼佼者的他,竟然有朝一日會落到這等田地,被人當狗一般折磨。

「不甘心啊,你嘗嘗味道再想想你是不是有資格不甘心。」諾溪嵐雪嘴角斜挑起,手中的鞭子如同靈蛇一般卷向了左北川。

可憐左北川一級玄王,被封了玄力后卻也只能任人折辱。

「啪」

左北川的衣裳被掛開,但到了玄王境界,就算不是體修,身體的強度也比普通人強太多了。

諾溪嵐雪這一鞭,只是掛開了很淺的表面,血珠慢慢才開始滲出來。

但是,只是那麼幾秒的時間,便傳來了左北川非人的慘叫聲,他瘋了一般在地上打滾,刺心草提煉出來的浸膏,只要皮膚破了一點,就能如無數根帶倒鉤的針一般不停的刺向心臟,讓人生不如死。

看到左北川的樣子,諾溪嵐雪目光里卻閃現著興奮的神色,以前高高在上能決定她整個家族生死興衰的人物現在就在她的鞭子下凄厲慘叫,這種感覺簡直讓她著迷。

「啪啪啪」

又是幾鞭過去,左北川整個人抽瘋一般,口吐白沫,他想昏死過去,卻偏偏不能如願。

「你只要跪在我面前說你是一條狗,我就不鞭打你了。」諾溪嵐雪誘惑道。

「賤……人。」左北川抬起頭,呲牙裂嘴,牙齒上全是鮮血。

諾溪嵐雪大怒,他不屈服,她怎麼能得到認可?她可不想給左北川陪葬,於是,她直接拿出一把利劍,就要斷其一臂。

「鐺」

突然間,一點金光點在諾溪嵐雪的劍身上,直接將她的劍擊得脫身飛出。

而就在這時,一團光芒閃現,六大玄王齊齊變色。

… ?閃爍著銀芒的光團就這麼突兀的出現,它旋轉著,如果視線足夠好的話,能夠發現它的光芒在閃爍間是極其優雅的,宛如世間最完美的藝術品。

但是它的出現,卻讓六大玄王心中敲起了猛烈的警鐘,他們幾乎都沒有思考,便做出了閃避動作。

而領頭的紫眉山人在飛離之前,竟然還把諾溪嵐雪給帶上了。

只不過,預想中的爆炸並沒有發生,這光團停在了半空緩緩旋轉著。

一道身影鬼魅般出現,提著狼狽不堪的左北川便跑。

「站住。」一個玄王厲喝一聲,話聲還末落,正準備阻攔的他突然瞳孔一縮,就見得那銀色光團已經近在咫尺。

「轟」

整片空間瞬間扭曲,緊接著就是彷彿從扭曲空中湧出來的疊加的氣浪,氣浪中蘊含著恐怖的高溫,任何東西一觸及就化為了灰燼。

瞬息間,千米之內變成了一片灰白的世界,光彩在這一方土地上被生生抹走了,就似一幅彩筆畫中央突兀的成了黑白色彩。

有三個玄王臉色難看的站在邊緣,身上衣衫破碎,有絲絲血跡滲出。

而諾溪嵐雪獃獃的坐在不遠處的地上,目光獃滯,不過紫眉山人與另外二名玄王卻是不見了蹤影。

百里之外,臉色泛白的楚南正近乎拖著左北川狂奔,直到踏入一片山腳下的低矮草地上,兩人身影憑空消失了。

楚南把左北川拋在一旁,成大字般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著。

剛才那一個靈玄火爆,是楚南第一近將身體所有能量渡入到了其中,而讓他感到極度疲憊的卻是對靈玄火爆的控制,這對他來說是極其不容易的進步,這短短數秒的控制,卻是壓榨了紫月神晶上的能量才辦到,副作用就是現在半死不活的樣子。

這時,左北川才回過神,他望著看起來極其疲憊的楚南,沉默了一會兒,問道:「為什麼要來救我?你知道這會是什麼後果。」

「很簡單,我答應要將你護送到輝煌城,既然接下了這一單任務,我也不能食言是吧。」楚南的呼吸平穩了一些,枕著手臂道。

左北川的目光閃過一絲異色,道:「你不怕死?」

楚南笑了笑,道:「誰不怕死?我當然怕,但總有些事情比生死更加重要的吧。」

左北川愣了半晌,呼吸越來越急促,表情也激動起來,他大聲道:「如果這番我們能活著回帝都,從今往後,你就是我大哥。」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