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一胎補養好了,不但懷孩子媽體格好生的孩子也壯實,改明兒再懷孩子都容易又好養!

連月可盼著嫂子能好好補養,順利生下這一胎,早日懷上第二胎給她生個白白嫩嫩的親侄子呢。

別不別的,就瞅嫂子和大哥這長相,改明兒她這大侄子、大侄女的模樣就肯定沒得挑兒!

連山在一旁憨笑不吱聲,顯然也是跟連月一樣的想法。

還是淑珍說這麥乳精裡面有麥芽的成分,並不適合孕婦喝。倒是能給仨小孩子加點營養,讓連月趕緊幫著帶過去,也是借花獻佛表了她這當大娘、當舅媽的一份心思了。

話說到這兒,連月才喜滋滋地拿著那罐子麥乳精走了。

那半斤白糖卻是說啥也沒拿,只說那玩意兒沒啥忌諱,正好留著給嫂子沖點糖水。

淑珍搖頭,無奈而笑,轉身進廚房把那一斤來的肉切片用炒了炒又多放了把鹽給腌上了。

這時節買點豬肉不易,難得見點葷腥,淑珍難免捨不得吃。就打量著想要腌起來,擱在涼快地方。想等著過些日子秋收的時候拿出來,一頓擱裡面幾片兒讓大傢伙吃得稍微好點,好有力氣撐過這累死人的秋收。

是的,大傢伙兒。

知道自家男人肯定捨不得自己懷著孩子跟著下地搶收,淑珍也沒想著勤勞點去爭取下地掙一分是一分啥的。

就琢磨著在家裡養雞、種木耳,連帶著經管著婆家娘家總共五個小蘿蔔頭,再把午飯和晚飯給張羅起來。也算讓他們幾家在忙碌秋收時候能歇歇,喘口氣的意思。

當然這年月糧食珍貴,為防止娘家哥嫂和婆家的小姑子、小叔子們不好意思過來,淑珍會讓他們自帶糧食。

按著一人一天都少糧食估個數出來,拿她這兒來她給做,也不過就是多費點事兒而已。

當然私底下她肯定悄悄點亮金手指,讓大傢伙吃飽吃好之餘還剩下不少的糧食。

淑珍擱這計劃的挺好,卻沒想著劉家哥倆是寧可自己累死也不想小妹為難的性子。蘇紅英更是想著小姑子這好容易二嫁攤上個正經爺們兒,盼著她能和和樂樂地過上好日子還來不及呢,哪會把孩子活計的都扔給她,讓她挨累犯難?

連月和邱芳倒是有心呢,那也得看人連山舍不捨得讓媳婦捱累又操心不是!

伺候孩子可不是啥好活計,尤其是這孩子中還有個連傑這麼傷了腿得小心照顧著的病號時。

收拾好了這肉,淑珍又把鍋刷了又刷添上了大半鍋的水。打量著等連山整治好了那蚓床之後倆人都洗洗澡,再把今兒才上身的新衣服給洗洗。好好晾晾,好收起來改明兒再穿。

不想這一等,就硬是等到了月上中天時候。

原來連山急著要把蚓床給鋪排好了、澆透了,好早點抓蚯蚓進去養,也早點養成了好養雞。

淑珍這都快仨月了,幫年前後就得生孩子。到時候下奶,坐月子、養身子的,可不哪兒哪兒都少不了雞湯、雞蛋的?

連山就琢磨著要是這蚯蚓養殖的法子能成,他咋也得再淘騰個幾十隻小雞崽子過來養活著。

好好餵養著,改明兒公的剁了給媳婦燉湯喝,母的留著下蛋給媳婦煎著、煮著、蒸著各種吃。實在吃不了的,咱再留著換點兒油鹽。

有著這樣的小心思,他可不就比誰都著急鼓搗這蚯蚓養殖的事兒么?

為了加快速度這位愣是拽了連海和寧建設兩個,趁著天色還沒黑上了山。哥仨來來回回幾趟,就摟夠了鋪蚓床的腐殖土。

然後又借了鍘刀,把連山昨晚才放倒的苞米稈子都給細細鍘瞭然后堆在一起漚上,打量著改明兒給蚯蚓們當餌料使喚。

瞅著七月十四的大月亮地幹啥也不耽誤,這哥幾個還直接挑水澆了蚓床。要不是時間不早,這挖蚯蚓當種苗的活也實在是忒墨跡不招人得意。說不得連海和寧建設倆能繼續幫忙,直接把蚓苗的問題給解決了。

忙忙活活地幹了這老些個事兒,等整完可不就正經不早了么?

就這,被淑珍催著趕緊洗洗趕緊睡的連山心裡還琢磨著:嗯,是得早早睡,明兒亮天就起來。給媳婦做了飯就挖蚯蚓苗兒去,等他忙活完一陣兒后,再回來陪媳婦把那催了芽兒的各色菜籽給種下去。 婚後三天,連著三天晚起讓老爺們做飯。其中有一天還被小姑子給逮了個正著兒啥的,淑珍的心裡真心不是一般二般的囧。

這天晚上她都下了狠茬子,說啥第二天早上也得早早地起來。

可是等第二天睜眼一瞧,好么,這人又早早地起炕去忙活了。

被子疊好放在炕櫃里,飯菜也都做得擱在鍋里保溫著。

梳妝台上又留了個字條,說他趁著早起這功夫去挖蚯蚓了。飯菜都在鍋里,讓她自己先吃。等會兒八九點鐘他就回來,跟她一起種菜。

說起種菜,淑珍就想起了昨晚被她浸了種,正擱濕布蓋了催芽的菜籽們了。

忙上西屋的窗台上找到那幾個裝著各色種子的小盆,揭開上面蓋著的濕布一看,好傢夥!不過是一宿黑的功夫,這原本也就胖乎點、冒個小白芽的各色種子們都已經長出了壯實的芽子。那芽子頂端都有些放綠,底下都要探出根子來啦!

明明,她昨兒就是想要試試看能不能用異能優化下這些菜籽,對它們釋放的異能微弱到可以忽略不計的。

現在看來,不但這發芽的速度變快了,質量似乎也有所提高的樣子。

也許,她的異能真可以提高種子的活力與純度,讓它們生根發芽之後有更有的長勢和收穫呢!

淑珍心中存疑,打算有機會多多嘗試下。

要是真的能用異能優化種子,提高糧食產量啥的,她這個金手指可就真正逆了天了。

到時候讓她們家連山去上工農兵大學鍍個農學系的金,『學成』之後她來做他的助力。把異能掛在科學的牌牌,她們夫妻倆的『研究』分分鐘能驚動世界。

等這場運動結束了,她們兩口子就捯飭個種子公司啥的。

優化些個果苗、菜籽、糧食種子啥的。

只保證了產量、品質與口感,那就是分分鐘賺到盆滿缽滿的節奏啊!

有了強大成功的事業作為憑仗,不僅孩子們能當上金光閃閃的富二代。有足夠的資本讓他們幾個小的將來能任意選擇將來的路,發揮各自的所長、鑽研各自的愛好、實現各自的理想,再不用考慮啥經濟因素。

更重要是有了這麼層子依仗后,她們夫妻倆的知名度、社會地位啥的也會自然而然地水漲船高。

自然而然地,就讓那對缺德帶冒煙連自己孩子都養不出來,只能打量著坑蒙拐騙從她這下手的渣男賤女多了不少的顧及。

至少再想像前世那樣威逼利誘輪番登場,對她們一家子肆意氣壓掠奪是不能夠了。

站在道德制高點的她如果願意,甚至完全可以金錢開路。製造出鋪天蓋地的輿論出來,把那對披著真愛皮兒的渣渣給黑出翔來!

一想想他們倆被千夫所指,成為渣渣不二代名詞啥的,淑珍這心中就滿滿的躍躍欲試。

嗯,今兒是七月十五鬼節,不適合可哪兒得瑟亂溜達。

等明兒去市裡收購站賣蘑菇和木耳的,說啥也得給自家連山淘弄套初高中課本出來。

不然就他那麼點水平,就是靠著根紅苗正、為社會主義發展建設做出過積極貢獻的名頭擠進了工農兵大學裡面,那也學不著啥不是?

買了書來在家自己學,初中課程有她,高中就交給大哥二哥。

離著劉家村有推薦名額還整一年呢,一點點慢慢教唄!

正挖著蚯蚓的連山狠狠打了兩個噴嚏,還當自己是起得早著了涼氣呢。

瞅著挺大的瓦罐里已經裝了大半下子的蚯蚓,再看看已經挺高瞅著少說也有八點半的太陽,連山乾脆收拾收拾就往家走了。

把這些個蚯蚓放進蚓床里,再扒拉口飯,他還得跟媳婦倆一起種菜去呢。

打算包攬刨坑、澆水、埋土這幾樣力氣活,只叫媳婦拿著小盆跟在後邊點個籽兒啥的連山不由加快了步伐。就怕媳婦不停說,硬逞強,懷著身子還要跟爺們兒對著干。

這要是萬一抻著,累著了她,可得多叫人心疼?

滿滿擔心的連山這會兒還不知道,在不久后的將來,他又會多了項自學成才上工農兵大學的艱難道路。

要是知道的話,他肯定好說好商量各種求放過的。

小時候就沒上過幾年學,忙忙碌碌這些年又早都就飯吃了。

現在背個語*錄還磕磕絆絆呢,還自學初高中、準備上大學啥的,這簡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然而一個不知道再加上一個沒抗住,就讓連山一個猛子扎進淑珍挖好的坑裡。心甘情願地把自己變成拚命吸收知識的海綿,努力奮戰在學渣逆襲成學霸的艱難道路上。

這小子未來的艱難咱現在不說,現在就說他看了淑珍催芽后的各色菜籽一路猛誇。直說他媳婦就是心靈手巧,連催芽都這麼厲害,伺弄莊稼那肯定是百里挑一的能耐。

改明兒好好伺弄伺弄,沒準兒他們家的大白菜啥的就後來居上,比他們先種的還長勢喜人呢!

滿臉真誠無偽的誇讚自豪,全無半點兒懷疑驚詫。

讓淑珍好笑之餘,也是放心了不少。

自家男人不注意這些個小細節又對她這個媳婦信任滿滿,那麼她以後可操作的空間就多了是不是?

精心伺弄著同時悄悄輸入點異能,就是大白菜比人家早種的不差啥、蘿蔔、布留克、芥菜等等比人家早種的還有過之而無不及也沒啥。

畢竟她們家地好,催芽種的種子也不錯。精心伺弄著,澆水、除草又捉蟲,還上了不少旁人家沒有的蚯蚓糞啥的。長勢良好啥的,那也是在情理之中的對不對!

淑珍壞笑,決定繼她們家這有勁的地之後,再把這蚯蚓糞的功效好好吹噓一波兒。

本來么,那蚯蚓糞就富含有機質,氮磷鉀,二十多種氨基酸啥的,是農林、花卉、城市綠化的優質有機肥。

好東西么,被埋沒了多可惜呢?

把人們探究的目光統統轉移,改為研究這能入葯,可餵雞鴨鵝魚等成為優質飼料,連產糞都能當化肥般使喚的好物。

真要是能以蚯蚓養殖為突破口,逐漸拉開生態養殖、種植的序幕。

讓後人不再受飼料禽畜肉、化肥農藥超多殘留的糧食、蔬果之苦。淑珍覺得,她這擋箭牌舉的,也算是功德無量了。 按說七月十五中元節,那是得上墳壓紙祭先祖的日子。

可是現在運動進行的轟轟烈烈,號稱打倒封、資、修,消滅帝、修、反,橫掃一切牛鬼蛇神。

上墳什麼的,那絕對是封建迷信頭一條。

打從進了七月開始,林遠志那貨就開始用廣播喇叭一天好幾遍的喊。嚴禁社員們上墳掃墓,誰要是敢違規掃墓就送誰去公社進行教育。發現誰偷偷買紙燒紙,屢禁不止的就乾脆平了誰的祖墳。

又不斷舉例子說前村、后村那XX家的XX就是不聽勸告,屢次偷偷上墳。現在家裡的祖墳都被推平,人也被送到公社進行思想教育了等等。

如此高壓之下,誰還敢頂風上呢?

要一個不幸被碼著須子了,自己被說服教育的列為封建迷信的典型事小,真的連累了祖先們死了都不得安寧就罪孽深重了。

經歷過那瘋狂的年月,知道平墳什麼的絕對不是危言聳聽。

淑珍自然不敢心存僥倖,不但勸服了蠢蠢欲動的連山。還早兩天就叫他給連月、連海和自家倆哥哥捎信兒。

讓他們在這形勢嚴峻的時候都規矩點兒,真孝心的話不在這一時一事的表現上。不然執意頂風上,小心坑了自己不說還帶累得祖先們不得安寧。

幾人誰也不是棒槌,見連山的態度這麼正經嚴肅,也就熄了起早或者趕晚偷偷去的念頭。

心裡不放心,又聽了小姑子讓妹夫過來再三告誡越發不放心的蘇紅英乾脆回了趟娘家。

好聲好氣地對歲數越大,越在乎這些個孝道禮節事的爹媽勸了又勸。嘴皮子差點磨破,才叫兩老死了指派八個兒子想轍買紙錢元寶的心。

也就是之為這,七月十五這天下來突擊檢查。發現哪家墳頭上有燒紙、壓紙痕迹就一律平墳並帶走這家裡的直系子孫進行問訊,對被確定的封建*迷信分子帶到公社進行思想教育的信兒傳出后,這幾家人都對淑珍表達了無盡的感激之情。

最誇張就是二嫂蘇紅英的爹媽,這兩老竟然當天就親自拿東西到了劉家村,非要當面謝謝淑珍和連山。

說虧了淑珍這三番兩次的提醒,才叫他們閨女起了重視,回娘家走了這麼一遭。

不然的話,他們這一把老骨頭被帶去思想教育還是其次。要真之為他們而讓祖先們慘遭平墳,落個死無葬身之地的下場……

那他們這做晚輩的,真真是死都沒臉下去見祖先了。

滿滿對著恩人的架勢,拿了兩瓶子水果罐頭、整整二十個雞蛋。死說活說的非要讓她們兩口子收下,不收他們老兩口不安心,不收就是沒拿他們當長輩親人的樣子整的淑珍半點脾氣沒有。

想著留飯之餘再準備點兒回禮吧,二老又絲毫不給她們這機會。

只說這些年凈是老閨女回娘家,他們這當爹媽的還就沒咋端過閨女的飯碗。二話不說地就轉戰了二哥劉守義家,讓淑珍和連山想要留人都無從留起。

淑珍無奈,只得划拉划拉家裡剩下的那點麵粉都用上。巧手捏了一大鍋的花饃出來,有送給老人祝福老人福壽綿長的面人;送平輩祝平輩連年有餘的面魚;還有給小孩子,希望他們乖巧孝順的面羊。

用白面精製,巧手捏成又用黑豆做了眼睛。

出鍋后簡直栩栩如生,好像工藝品一樣。

按著老頭老太太加上福祿壽喜吉祥如意八大金剛家的人數,每人一個的花饃送上。雖沒有老人家那兩瓶水果罐頭排場,也勝在別出心裁上。

好看,好吃,寓意好,誰收到這樣的回禮心情都會不錯的,至少蘇家二老看著淑珍和連山的目光就慈愛了不少。

老太太更是小孩子似的把那栩栩如生的面人擱在手裡看了又看,一疊聲地誇淑珍心靈手巧。

饒是淑珍自詡活了兩輩子,臉皮厚度直線上升,這會兒也不禁被老太太給誇得臉色通紅坐立不安的。

忙對自家二嫂使了個求救的眼色,卻不想這還是個賣獃兒不怕事大的。

話題是幫著轉移了,卻轉移到了種木耳、搭蚓床養蚯蚓上面去了。詳詳細細地給二老講了又講,全方位播報了她的心靈手巧見識多。連婚禮花車上摘下來晒乾的那些個花瓣都沒忘下,誇得二老眼睛鋥亮地看著淑珍。

又跟著她回去看了看已經種植成功,冒了不少小木耳的木頭墩子。

眼見為實后,這二位可就樂得更加見牙不見眼了。

直說這趟來得值,回頭就讓八個臭小子的一起上山,也琢磨回來些個帶著菌絲、小木耳的爛木樁子回來。也試試這人工養木耳,給家裡添點活躍錢兒。

請連山侄子有功夫的時候幫著搭把手,也在家裡整幾個蚓床試試這不費一點糧食就能養出好雞的法子。

本就是借鑒而來的法子,淑珍自然不介意再被親戚朋友的給借鑒了去。如果可以,她還巴不得生態養殖、種植的法子傳遍大江南北呢!讓蔬菜瓜果、雞魚肉蛋和糧食的產量都大幅度提高,提前結束票證時代的同時。也叫後人免受那飼料豬、雞,化肥農藥殘留超標的糧食蔬果之苦。

蘇家老太太這話一出,淑珍就趕緊笑著稱是。說今兒不早了,忙活完非貪黑不可。這大七月十五的走夜路終歸不好,不如就明兒下午。等她們兩口子去市裡看看,打聽打聽市裡收購站的榛蘑是個啥價兒,看看她特意整治出來那些個有藥用價值的乾花能不能賣出去。

早早去早早回來,用不上半天的功夫。

等她們忙活了這個轉身就跟二哥過去,保證把蚓床給弄得妥妥貼貼的。

也手把手地教,半點不藏私地告訴嫂子們這木耳是咋個養法兒。

話說到這兒,不僅是蘇家兩老,就是蘇紅英看著淑珍的目光都是滿滿的感激了。

畢竟這年頭人窮路子窄,上頭的限制也是多到不行。

像養蚯蚓餵雞,自家養些個木耳啥的,絕對來錢又不犯忌諱的事兒真心不多。淑珍能半點不介意蘇家跟著干,還毫無芥蒂地提出幫忙啥的,可見是真心敬重蘇紅英這個嫂子,連帶著這嫂子的娘家也被她有意無意的可照顧到了。 在淑珍看來不過小小不然的事兒,卻被蘇家上上下下的記在心裡。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