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雲煙見她如此模樣,來到她身邊,柔聲問道:「蓮兒姑娘,你沒事吧?」

蓮兒搖了搖頭,輕聲道:「我……我沒事,我很好。」口中說沒事,眼淚卻在眼眶中打轉。小語居然成了思源哥哥未來的夫人,那我呢?我又算他的什麼人?我這算不算第三者插足?

龍飛雲的閱歷何其豐富,自然早就看出了蓮兒對程思源的心意,但是為了自己孫女的幸福著想,不得已才多次說出將小語許配給程思源的話,想以此來斷了蓮兒心中的念想。

但是讓一個小姑娘如此傷心,龍飛雲心裡多少有些不忍,輕聲吩咐龍飛行,讓他找幾個龍族的小姑娘來開導開導她,順便帶她去龍島四處遊玩一番,讓她散散心,別讓她胡思亂想,萬一憂鬱成疾就不好了。

葉知秋自然是看出了龍飛雲的用意,但他對這種事情也不好多說什麼,一切都得看程思源自己的意思。這一路走來,他看到了程思源對龍小語的關心是出自本心,對蓮兒的情意也是不假。自己這位義弟什麼都好,就是稍微花心了些。

但是無論程思源最終的選擇是什麼,他這個做大哥的只會支持他,祝福他。如果程思源不答應龍族的親事,不管龍飛雲如何用強,他也會竭盡所能將程思源安然無恙地帶回去,就算大戰一場也在所不惜。

片刻之後,就見到山谷上空飛來了幾位龍族的年輕姑娘,下來朝龍飛雲行了一禮之後,滿臉笑容地將蓮兒給拉走了。

龍飛雲將手一揮,「好了,小語的傷也不是一時半刻就能治好的,大家都別在這裡耗著了,都散了吧,該幹嘛幹嘛去。」然後來到葉知秋身邊,語氣溫和地道:「葉賢侄,風姑娘,你們兩人請跟我來,我帶你們去領略一番這龍島的風光,讓我略盡地主之誼。」

以龍飛雲數千歲的年紀,喚葉知秋一聲賢侄,實在是有些抬舉他了。但是葉知秋是天神傳人,以龍族對天神的崇敬程度,龍飛雲放低姿態自降身段地對待葉知秋,那也是應該的。

葉知秋點了點頭,「好,那就有勞族長了。」拉起風雲煙的手,跟在龍飛雲身後信步而去。

眨眼之間,除了那兩個守護光門的龍族之外,所有人都離開了此地。整個山谷之中瞬間安靜了下來,只有那兩個守護光門的龍族在悄然私語。 程思源進了光門之後,只覺得眼前一花,瞬間發現自己來到了一處奇異的空間之中。

這個空間並不大,方圓不到百丈,一個半圓形的灰色護罩將整個空間給籠罩了起來。至於護罩外面是什麼,卻是無從得知。

在這個密封風空間之中,程思源絲毫不覺得閉塞,反而呼吸極為順暢,而且渾身舒泰。因為此處的天地元力實在是太濃郁了,濃郁得就像粘稠的棉花,肉眼可見。這些元力拚命地朝他的毛孔之中鑽入體內,就算不用修鍊都可以清晰地感覺到自己的修為在緩慢增長。

這裡極為安靜,落針可聞。身後是進來時的那扇白色的光門,地下鋪的是白色的玉石。而對面也有一扇白色的光門,卻不知通往何處。程思源歪頭想了想,以黑白兩個龍族爭奪龍魂池守護權的事件來看,那扇光門極有可能是通往黑龍族。

除此之外,整個空間之中最為醒目的,是中間一個方圓數十丈的水池。讓人十分驚奇的是,水池中的水居然是七彩色的。赤橙黃綠青藍紫七種顏色,一層一層地疊加在一起,如同無數道彩虹一般。

無數道七彩色的光芒,從平滑如鏡的池水當中散發而出,將整個空間照耀得五光十色,美麗異常,如同夢幻。

程思源在心中驚嘆一聲,太美了,這就是龍魂池么?光看一眼就覺得如此神奇,不愧是龍族的聖地啊。嘖嘖,這天神遺留下來的東西就是不凡啊。

在龍魂池中間有一座雕像,高度大約是程思源的兩個身高。這是一個極為貌美的女子雕像,刻畫得極為逼真,那一頭被風吹揚的長發和衣角的輪廓都刻畫得惟妙惟肖,看起來就跟真人一樣。

程思源從未見過如此美麗動人的女子,太美了,美得讓人窒息,讓人不忍逼視,用傾國傾城都難以形容她容貌的萬分之一。

精緻娟秀的五官,比最完美的藝術品都要完美,優美婀娜的身段,透出一股動人心魄的神韻。尤其是她那不食人間煙火的仙人氣質,更是有著一種致命的吸引力,吸引著眾生不由自主地生出一股要向她頂禮膜拜的衝動。

她眼望長空,眼神如水,似乎想要將這天地看穿。她臉帶憂傷,秀眉微揚,似乎有滿腹心事要對上蒼訴說。她出塵脫俗,似乎整個天地都要拜倒在她腳下。她雙手平伸,似乎想要抱住什麼。是想抱住上天降下的疾苦,還是想托起整個人間?

她漂浮在離池水三寸之處的半空中,就那麼靜靜地佇立著,就那麼定格了時間,定格了自己,也定格了整個世界。歲月不老,時光不淡,她就是天地之間唯一的永恆。

足足呆立了半晌之後,程思源才一步一步地走近了龍魂池。他的腳步很輕,生怕驚擾了此處的寧靜,更怕驚擾到那座雕像。

走到池邊之後,發現龍小語正端坐在龍魂池中,雙眼緊閉,池水剛好淹沒到她的肩膀處。這龍魂池的池水深度,據程思源估計,起碼有一丈之深,照理說,小語應該沉下去才對。可能池水之中有一股奇異的力量托住了小語,才讓她不至於沉入池底之中吧。

看到龍小語閉目修鍊的樣子,和平靜如水的神情,程思源那顆提起的心馬上放了下來。看來這龍魂池的確神奇,小語才被池水浸泡了這麼一小會,身上的傷勢馬上就穩定了下來,臉上再也沒有往日的那種痛苦之色了。

看了一會兒,程思源開始覺得有些無聊了。既然小語已經沒事了,他也不用再擔心了,於是在池邊一屁股坐了下來,就這樣靜靜地陪著龍小語。就是不知道她這個療傷的過程會持續多久,唉,管它多久呢,小語是因我而傷,我在她身邊陪著她也是應該的。

在這個元力極為濃郁的空間之中,程思源閉上了雙眼,不知不覺就進入了修鍊狀態。而且在這個空間之中,充斥著一種極為神奇的規則之力,幫助程思源不斷凝練體內的元力,鞏固境界。那些因快速提高修為而遺留下來的弊端,也在快速地消除之中。

不知過了多久,突然,龍魂池中發生了異變,整個空間之中的元力開始變得紊亂了起來,瞬間將修鍊之中的程思源給驚醒了。

睜開雙眼,程思源見到龍小語保持盤坐的姿勢飄飛了起來,一直升到了離池水三尺高的地方才停了下來。接著從池水之中散發出無數七彩色的光芒,朝她身上快速地籠罩而去。不光如此,從空間的上方也有無數灰色的光點,如同毛毛細雨一般朝她身上飄落而下。

程思源被這種情形驚呆了,瞪著大眼,不可思議地看著眼前所發生的一切。他不知道這種情況對小語是好還是壞,也不敢貿然出手打斷,只好在一邊靜觀其變。

很快地,程思源便發現,龍魂池中的池水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減少。而那些減少的池水竟然全部都化作了七彩光芒,朝龍小語的身上瘋狂地籠罩而去。

慢慢地,在龍小語的體外形成了一個八彩色的光繭,池水的七色加上空中飄來的灰色光點,剛好是八種顏色。隨著時間的推移,光繭如同滾雪球一般,越來越大,越來越濃,很快就看不見龍小語的身影了。

當光繭的密度達到一定的程度之後,開始慢慢凝固起來,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如同雞蛋一般的繭。緊接著,這個雞蛋好像有一股無形之力在牽引它一般,慢慢地飛了起來,飛到了雕像的雙手之上,剛好被雕像的雙手給托住。

程思源心下瞭然了,原來那座雕像的雙手是為了托住這個雞蛋。如此說來,這個空間中的一切都有可能是為小語準備的。

雞蛋還在變大,越來越大。當龍魂池的池水全部消失之時,天空中也不再降下灰色光點,而這時雞蛋的直徑也達到了一丈,變成了一隻巨蛋。

一切又恢復了寧靜,只有時間在靜靜流逝。望著那個巨蛋和沒有池水的龍魂池,程思源搖了搖頭,重新坐了下來,只是他的心情再也難以平息。 在龍飛雲的親自陪同下,葉知秋和風雲煙兩人粗略地在龍島游周圍逛了一圈,然後來到了龍島中央的那座最高的山峰之上。

在石凳上坐了下來,龍飛雲取出一些茶具放在石桌上,開始泡起茶來。

茶泡好之後,龍飛雲倒了兩杯遞給葉知秋和風雲煙,道:「此茶名為龍霧茶,是莫問天當年在我們龍島逗留時所栽。此茶產量極少,每年只採得三兩三。而且每日必須得以元力灌溉,方可出茶,所以此茶極為珍貴。此茶喝之,對我們修鍊之人大有裨益,二位請品嘗。」

葉知秋舉起茶杯一飲而盡,茶水入口清苦,而後甘甜。隨著茶水入喉,似有一股道的意蘊在體內遊走,讓人渾身舒爽,回味無窮。

葉知秋閉目感受了半晌,然後睜開雙眼,由衷地讚歎一聲道:「好茶!」

風雲煙舉杯微呡一口,舉止極為優雅。而後神色間透露出一絲震驚之色,顯然也感受到了此茶的不凡之處。

龍飛雲爽朗地大笑一聲,「既然兩位如此喜歡,不妨多飲幾杯。」

葉知秋點了點頭,「族長如此大方,葉某求之不得。」

茶后,龍飛雲取出一個棋盤,與葉知秋對弈起來。風雲煙則坐在一旁,取出瑤琴,雙手輕輕撥弄琴弦,動人心弦的琴音便悠悠地傳了出來。

龍飛雲讚歎道:「呵呵,葉賢侄,你有如此良人常伴左右,好不令人羨慕啊!」

葉知秋點了點頭,「能得雲煙相伴,是葉某上輩子修來的福氣。」臉上蕩漾出一抹溫柔之色,輕輕地看了風雲煙一眼,從眼眸深處流露出來的深情,足以讓時空沉醉。

一邊落子,龍飛雲一邊問道:「你可知我這龍島之中為何不見人類,甚至還非常排斥人類的到來?」

葉知秋迴轉頭來,「葉某不知,還望族長相告。」

龍飛雲輕嘆一聲,「遠古時期,在天神的帶領下,我們龍族與人類並肩作戰,共抗妖魔。打敗妖魔之後,龍族與人類和睦相處,互為唇齒。那時的龍島經常有人類修鍊者到來,互相印證修為,很是熱鬧。而跟我們龍族一起浴血奮戰過的元帝,成為了我們龍族最好的朋友,也是我們最值得信賴的好兄弟。可惜人類的壽元短暫,連修為通天的元帝也沒能活過千年,最終羽化而去,唉。」

龍飛雲接著道:「元帝在臨死之前,將他的後人託付給了龍族,同時將他的王朝託付給了龍族,也將整個人類的未來託付給了龍族。雖然知道責任重大,但我們龍族還是應承了下來,英魂終有埋骨處,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我們龍族是最講信義的種族,這麼多年來,我們龍族甘願充當人類的保護傘,去保護人類的和平與安定。而元帝的後人也對龍族保持了足夠的尊重,連皇位更替都要來請示我們。」

葉知秋也不插話,只是靜靜地聆聽著。

龍飛雲眼中露出一絲回憶,「在我們龍族的監督下,人類有序而安靜地度過了數千年。可是就在一千多年前,突然有一天,莫問天來到龍島,向我提出了一個極為狂妄的要求。他要求龍族不能再干預人類的發展,人類的未來應該掌控在人類自己的手中。莫問天之所以提出這種要求,是因為當時的開元帝國腐朽墮落,民不聊生,他是想要變天啊。」

龍飛雲手舉棋子,久久沒有落下,「當時的我正值壯年,修為早已達到了紫級圓滿,自認為天下無敵,加之龍族自古以來的承諾,便斷然拒絕了莫問天的要求。於是一場大戰,就在我和莫問天之間展開了。那場大戰,沒有想象中的激烈,更沒有想象中的持久,只在數招之間,我便敗於莫問天之手,而且輸得心服口服。」

搖了搖頭,龍飛雲輕嘆了一聲,「我從未見過如此天驕般的人物,他實在是太強大了,舉手投足間天地變色,我甚至都不知道他的修為達到了哪一步。最終我不得不做出讓步,與莫問天達成協議,我們龍族不再干涉人類的發展,也不再保護人類,但是人類必須保證元帝的血脈不斷。這一千多年來,龍族與人類斷絕了一切往來,超然物外,對人類發生的任何紛爭都一概不理。只要元帝的血脈不斷,我們便不會出山,連當時的開元帝國分裂為三個國家時,我們也沒有去出手阻止。」

葉知秋沉吟了半晌,雖然龍飛雲講得很模糊,好多地方都是一帶而過,但他還是能將整個過程猜個大概,低聲道:「沒想到龍族還有這樣的往事。不過這樣也好,如今的人類越發壯大,百姓生活幸福安康,而你們龍族也得以繁衍生息,過得自由自在。」

龍飛雲苦笑了一聲,「呵呵,好么?那只是對於你們人類來說吧。我們龍族不但失去了一切權力,還因此而分裂為黑白兩族,唉。」

對於龍族內部的事情,葉知秋也不便發表意見。一陣沉默過後,葉知秋二人跟著龍飛雲離開了此地,回到了龍族為他們準備的暫住之所。

接下來的幾天,葉知秋與風雲煙就在龍島安心地住了下來,日子過得極為悠閑。白天就在龍島之中隨意地閑逛,看藍天白雲,看大海,看日出。夜晚就一起坐在沙灘上,看天上的點點繁星,聽大浪淘沙的聲音。

這種不一樣的海島風光,這種安靜祥和的環境,讓葉知秋的心胸更為開闊,境界愈發穩定,意境逐步攀升,甚至隱隱然還有一種要突破修為的趨勢。

我曾經在時光里跌跌撞撞地成長,然後一點一滴地離開了最初的模樣。走過了多少長短不一蜿蜒曲折的路,經過了多少喜憂參半不堪回首的人和事,品過了多少苦澀酸甜難以體會的人間百味。這就是人生,這就是經歷,這就是修行!

緊握愛人之手,跟隨時間的腳步,心中無比溫暖。時光,就在無聲無息間流淌,心裡充溢著瀲灧幸福。如果能一直這麼生活下去該多好啊!希望時光的腳步能夠再慢一些,讓我能夠永遠留住這無比溫馨的時刻。 在龍小語和程思源進入龍魂池的第七天,龍飛雲正在自己的洞穴之中與葉知秋閑談。突然龍飛行快步走了進來,向大家報告了兩道極為震驚的消息。

第一道消息是,魔族打過來了!

魔族五萬大軍,在霸刀的帶領之下,不到一日的時間就突破了南牆的防禦,逐步向昭雲國內部推進。一時之間,人類死傷無數,哀鴻遍野,根本無法阻擋魔族進攻的步伐。魔族所過之處,魔氣滔天,風雲雷動,天地變色,人人聞風喪膽。

人類遇到了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機。各大修鍊門派和修鍊世家摒棄成見,紛紛派出人手趕赴前線,對抗魔族。連西陵國的不少修鍊門派也派出了許多弟子前往,此外,還有無數的散修正向昭雲國的南部彙集而去。

第二道消息是,魏王起兵造反了!

雄才大略的魏王,經過多年的精心準備,終於一朝發難。魏王打著推翻昏君的旗號,親自率領二十萬精兵,揮軍北上,不到數日的時間,已佔領了兩郡之地。還有很多地方跟著起兵呼應,紛紛歸順魏王,整個開元國一片混亂。

魏王大軍所過之處,軍紀嚴明,秋毫無犯,四周百姓無不舉手歡迎。顯然在當今開元國那位昏君的統治下,民不聊生,百姓苦不堪言,都希望魏王能儘快取得皇位,施行仁政,還大家一個太平盛世。

聽到這兩道消息,葉知秋和龍飛雲的反應各不相同。

葉知秋對開元國的內訌沒什麼感覺,反而對魔族的動向很是關注。他與魔族之間的仇恨不共戴天,早晚都要清算,就算魔族不打過來,他也準備在龍島的事情處理完之後,孤身前往魔族,毀家滅族之恨,必須要用鮮血來清洗。

龍飛雲對魔族與人類的戰爭不感興趣,倒是對開元國的內戰頗為關心。開元國皇室是元帝血脈,是他們龍族要保護的對象。如今開元國皇室兩兄弟之爭,他也不知道該幫那一邊才好,心裡極為煩躁。

龍飛雲在心裡暗罵了一聲,這元帝的後人也太不爭氣了,現在居然手足相殘起來,難道一個皇位對他們來說真的那麼重要嗎?權力對他們來說,就真的勝過一切嗎?如今看來,也只能靜觀其變了,希望那兩個渾小子在互相殘殺之中,千萬別同歸於盡了才好。

如果元帝的血脈就此斷絕,龍族無法向死去的元帝交代,也無法對他們曾經的承諾交代。為今之計,也只能先派出一些人手前往開元國,密切關注事態的發展。如果事態超出控制,他準備親自去一趟,將那兩個渾小子統統拿下,用武力結束兩人之間的紛爭。

龍飛雲極為頭疼的拍了拍頭,然後揮了揮手,示意龍飛行退下,他要好好地思索一下這些亂七八糟的局勢。

而此刻在龍魂池中,程思源仍舊緊張地看著那顆巨蛋,心神一刻也放鬆不下來。

突然從雕像的雙眼之中流出了兩滴眼淚,這兩滴晶瑩剔透的眼淚無聲地劃過雕像的臉龐,向下滴落而去,剛好滴在那顆巨蛋之上。

「嘀嗒」,在這無比安靜之地,淚水滴落的聲音極為清晰地傳了出來。

程思源心下一震,這個地方還真是奇怪,連雕像都流出了眼淚。難道說這個雕像並不是真正的雕像,而是一個活人?程思源搖了搖頭,覺得自己的想法太過荒繆。

如果這個雕像是個活人的話,自己來了這麼些天,怎麼就沒看到它有一點反應呢?但是如果不是活人,他又無法解釋雕像流淚這個怪象。最後只能歸結於天神的神通太過匪夷所思,她能做到一些令自己想象不到的事情也不足為奇。

突然,一聲細微的「咔嚓」聲從巨蛋上傳了出來。

程思源向巨蛋上看去,只見在雕像眼淚滴中的地方,突然裂開了一道很小的縫隙。緊接著「咔嚓」聲不斷,這道縫隙越來越大,並且從縫隙處閃耀出一道奪目的七彩色光芒,似乎有什麼東西正準備從巨蛋裡面出來。

程思源心下一喜,難道是小語的傷勢已經痊癒,準備出來了?

當縫隙大到一定程度時,整個巨蛋幾乎都快分成了兩半,然後令程思源更為震驚的一幕出現了!

從巨蛋裡面突然飛出了一隻有一人大小,並且有著七對七彩色翅膀的蝴蝶。這隻蝴蝶異常美麗,赤橙黃綠青藍紫,每一對翅膀就是一種顏色,七對彩翼上散發出七色的光暈,將整個空間映照得五光十色,異常動人。

只見這隻蝴蝶出來之後,張開嘴巴,猛然一吸,瞬間將整個蛋殼都吸入腹中。然後這隻蝴蝶開始迅速變大,最後變成了翼展有三丈多長,身體也要比程思源大一半的巨大彩蝶。

程思源揉了揉眼睛,不可思議地看著眼前這隻停在半空中的蝴蝶。突然,他好像想起了什麼,心下猛然一沉。怎麼就出來了一隻蝴蝶?小語呢?我的小語去哪兒了?

可是任他四處尋找,也沒有發現龍小語的身影。程思源都快哭出聲來了,完了,完了,小語不見了,我說這幾天我的眼皮一直在跳,估計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沒想到果然如此,小語丟了,我該如何向族長交代?現在怎麼辦?我出去會不會被族長給打死?

其實這隻蝴蝶就是龍小語。在葉知秋殺死西山下面那個山洞中的那隻七彩翼蝶后,那隻七彩翼蝶便進入了輪迴,並且選中了龍小語,在她體內種下了進化的種子。所以當時的龍小語才會產生異變,長出了不同顏色的頭髮,而且修鍊的速度突然變得飛快。

之後龍小語受傷昏迷,在葉知秋體內那龐大的時間之力的刺激下,她體內的種子迅速發芽壯大,難以控制,令她痛苦萬分。最後在龍魂池中吸收了如此多的元力之後,才最終完成了進化的過程,破繭成蝶,一朝成神!

這一切可以說極為巧合。如果沒有葉知秋的刺激,龍小語的進化斷然沒有這麼快,起碼要經過數十年的時間才能完成。而龍小語進化為七彩翼蝶,需要極為龐大的天地元力,如若沒有龍魂池的幫助,龍小語非但進化不成,還會有性命之憂。 在遠古時期,異彩大陸來了兩位天神,一位掌控的是時間之力,另一位掌控的是空間之力。這兩位天神分別擁有自己的坐騎,時間之神的坐騎就是這七彩翼蝶,而空間之神的坐騎則是鳳凰。

七彩翼蝶與它的主人一樣,掌控的是時間之力,極為恐怖。而鳳凰不知因為何故,居然產生了變異,不但掌控了空間之力,更是掌控了火之力。之所以鳳凰的速度天下無雙,是因為它是直接穿透空間來飛行。

鳳凰可以幻化出人形,可以與正常人一樣通過語言來交流。而七彩翼蝶只能終生保持這種蝴蝶形態,而且在成蝶的那一刻就被天地規則剝奪了語言的能力,最多只能傳遞出一些簡單的信息而已。

而造成這一切的魁首,正是天地規則的一種制衡!

因為時間之力太過逆天,必須從其它方面來削弱。你時間之神擁有了如此強大的力量,就必須讓你失去些什麼。那就讓你永生孤獨吧,即使是你的坐騎也無法陪你說話,讓你在時間的長河中,永遠承受孤獨與寂寞的煎熬。

龍小語在破繭而出的一瞬間,瞬間被自己身上鎖發生的變化驚呆了。她突然發現自己無法開口說話了,想對程思源說些什麼,卻什麼聲音都發不出來,就是想哭都哭不聲來,只能無聲的嗚咽。

在這一刻,龍小語害怕極了。她竭力地想要變回人身,就算是變回龍身也好,卻猛然發現,自己無論如何也變不回去了。

正在龍小語驚惶之時,從她腦海中突然閃過一些信息,正是上一代七彩翼蝶所留下來的傳承。她在一瞬間便明白了自己的使命,明白了自己最終的歸宿,她必須要回到時間之神身邊,回到她主人身邊,永遠陪伴著他,度過無盡歲月。

龍小語在最初被程思源摸了龍角和逆鱗之時,還不懂什麼是愛,只是迫於龍族自古流傳下來的規矩,才跟著程思源,要當他的妻子。

後來在與程思源相處的一段時間之中,龍小語發現自己深深地愛上了那位英俊不羈的少年,深陷泥沼無法自拔。所以她才在小松崗一戰中,不顧自身危險,冒死去救程思源。

如今變成了如今這副模樣,愛不能語,情不能表,滿腹愁苦不知向何人訴說。我深愛的人兒啊,漫漫地人生路,我再也無法陪你走下去了,我要去追隨我的主人,完成我的使命,享受永生的孤獨去了。

我念念不忘的情人啊,我有很多話語想要對你訴說,可是再也開不了口了。我多想與你漫步天涯,花田月下,與你說盡綿綿情話,可是我再也做不到了。

上天為何要如此待我?為何偏偏要選中我來繼承七彩翼蝶?我好不甘心啊!

可是不甘心又能怎麼樣?我都變程這個樣子了,思源哥哥還能接受我么?就是他能接受,我也必須得離開他,我這副模樣如何跟他在一起?

思源哥哥,對不起,我們這輩子註定不能在一起了。我只能將這份愛珍藏在心底最深處,讓它永久塵封,不敢想,不敢忘。

龍小語向程思源飛去,想最後再認真地看一眼程思源,用手撫摸他的臉龐,就當是最後對愛的告別吧。以後再見,我們不再是愛人,不再有深情,最多只是人與蝶之間純粹的友情。最好不再相見,這樣我才可以在時間的長河中淡忘這一切。

看到那隻蝴蝶向自己飛來,程思源嚇了一跳,準備向旁邊躲去。突然從蝴蝶上傳來一股悲傷的情緒,讓程思源生生停住了腳步。

蝴蝶飛到程思源跟前,用翅膀輕輕劃過他的臉龐,像是情人在溫柔地撫摸他的臉,溫暖他的心,傳遞最後的愛。

慢慢地,程思源完全感受到了蝴蝶的情緒,也明白了一切。他滿臉憂傷,伸出雙手,輕輕撫摸蝴蝶的翅膀,柔聲道:「小語,是你么?你怎麼變成了這副模樣呀?你這丫頭,讓我好一陣擔心。乖,別玩了,快變回來,啊!」

蝴蝶輕輕搖了搖觸角,那一對複眼上似有淚花閃現。然後扇動著翅膀飛了開去,張口一吸之間,將整個空間中的元力全部吸空。

程思源獃獃的看著蝴蝶,心中猛然一痛,眼眶漸漸發紅。他這時終於明白了,小語不可能再變回來了,他永遠失去小語了。

程思源的聲音顫抖了起來:「為什麼會這樣?怎麼會變成這樣了呢?老天爺,小語到底做錯了什麼,你要如此對她?啊……」

突然,龍魂池中間的雕像緩緩地倒了下來。在倒地的過程中,雕像的身體從頭部開始迅速消失,最終變為一抹飛灰消失在這個空間之中。雕像一消失,整個空間開始變得不穩定了,接著劇烈地搖晃了起來,似乎馬上就要崩塌了。

沒過多久,空間上方的護罩之中出現了許多漆黑的裂縫,並且從裂縫之中傳出一股極強的吸扯之力,將空間裡面所有的一切全都吸了進去。這些裂縫就像是填不滿的無底洞,所有的東西進去之後,瞬間消失不見,而且那些裂縫還在不斷地擴大。

蝴蝶飛了過來,一把抓起還在發獃的程思源,朝那扇光門迅速飛了過去。終於,在空間崩塌前的最後一刻,蝴蝶帶著程思源通過光門飛了出來。

蝴蝶剛一飛出來,身後那扇光門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飛快地縮小,最後變為一個白色的光點一閃而逝。

空間崩塌,光門消失!同時也意味著龍族永久地失去了龍魂池,失去了他們的聖地。

此時守護在光門外的兩個龍族嚇呆了,看到了程思源與一隻七彩色的蝴蝶飛了出來,並沒有看到龍小語的身影,而且光門又突然消失了。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這兩個龍族那簡單的腦袋怎麼也轉不過來,根本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

蝴蝶抓著程思源,完全不理那兩個龍族的反應,繼續向前飛去。循著氣息感應,蝴蝶很快就飛到了葉知秋與龍飛雲所在的洞穴之中。 剛聽到那兩道消息,還未回過神來的葉知秋與龍飛雲等人,突然看到一隻巨大的七彩蝴蝶迅速飛了進來,而且在蝴蝶下方還吊著一個人。大家凝神一看,那吊著的人正是程思源。

心情極為煩躁的龍飛雲,見到居然有一隻蝴蝶怪居然敢闖入他的洞穴,不由分說,抬手就準備將之擊殺。

葉知秋連忙揮手制止了龍飛雲。一則他怕誤傷到程思源,二則是他發覺自己的心神與那隻蝴蝶有著一絲奇異的聯繫,而且隨著蝴蝶離他越來越近,那種聯繫就越來越緊密。

將程思源丟在地上之後,那隻蝴蝶便飛到了葉知秋的頭頂上方,觸角輕輕晃動間,向他傳了一段信息過去。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