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就是黑暗鴉的負重裝置,他原本的負重已經不太適合他了,這次青木買的這個的負重上限高達200斤,相信足夠黑暗鴉用到進化之前了。

給呆呆獸準備了一套念阻珠,不僅可以鍛煉,還可以計算超能力強度,這個東西青木自己也可以用,算是一舉多得。

然後給鬼斯通買的還是一份毒瓦斯,質量也和上次的差不多,鬼斯通的毒系屬性需要繼續開發,這種東西現在已經不能斷了。

狃拉的是一種類似學習裝置的彈力背心,幫助他鍛煉四肢力量,最近他的技能掌握還不錯,但是身體力量已經有些跟不上他的升級速度了。

至於大奶罐,青木對她沒有太大的要求,只要穩定身體上的鍛煉,並且保證健康就行了。

而鉗尾蠍,青木可是花了大代價,給他買了一份價格最貴的鈣片,鉗尾蠍現在已經成長到了正常鉗尾蠍的大小,但是在晶元的掃描下得知,他還能夠繼續成長。

那麼青木就乾脆助他一臂之力,看他到底能夠長到多大。

鉗尾蠍狀態時長大越大,那麼進化成為龍王蠍之後的體型就能夠提升多少。

青木對鉗尾蠍的期望可是不低。

之前購買的一份毒系屬性道具,也差不多就可以給鉗尾蠍使用了,讓他也將自身的毒系開發起來。

就這樣,青木身上再次只剩下了二十萬聯盟幣,花錢如流水。

還有之前的四張技能光碟,原本青木是準備給呆呆獸學習的,但是想到最近這段時間他的成長速度太快了,學習太多技能未必是好事。

所以青木準備暫時先放一放,等待一下時機。

——————————————————

第三更!求月票!推薦票!訂閱!各種求!不停求!各種姿勢求! 第二天,早晨。

用了一個晚上時間將所有能量方塊製作完成的青木揉著肩膀拉開了窗帘。

讓清晨的陽光能夠照射進房間。

然後。

玉魂錄 房門被敲響了。

青木打開房門。

就看到一個身高和自己差不多的老者,笑容滿面的模樣站在門口。

柳生老爺子!

「你這個臭小子,離開了也不說一聲!」看到青木后的柳生老爺子原本開心的心情一下子平復了下來,上來就是劈頭蓋臉一頓罵。

青木尷尬的笑著將柳生老爺子請了進來,沒敢多說什麼。

天王級強者說你,就老老實實的接受著。

特別是人家的確是在關心你。

而你則正好需要人家的身份給你幫助的時候。

「你知不知道,昨天我收到消息之後立刻從枯葉市趕到了金黃市,然後連夜坐飛機到豐緣地區,再用精靈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了這裡!」柳生老爺子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對著青木就是一頓說明,自己的不容易。

青木也是非常詫異,知道聯盟會來人,但是沒想到來的居然是柳生這個實力強大,並且身份貌似也不低的老頭子。

柳生老爺子也是不廢話,喝了一口水之後立刻說道,「趕緊的,別墨跡,我也時間很寶貴。」

「啊?」青木有點不知所措。

看到青木的模樣,柳生老爺子頓時眉頭一皺,「你個臭小子故意在船上接近我,不就是為了拜我為師嗎?你估計早就認出我了吧?你說的那些個長輩們,估計還有幾個是我的老朋友吧。趕緊的,拜師,拜完我還有別的事情。」

這麼一個好苗子,還是趕緊收下,免得到時候被自己的那幫「老朋友」搶去了,自己都沒底哭。

為了暫時將青木的事情掩蓋住,他可是廢了不少勁。

「啊,哦,好,好的。」青木有點哭笑不得,感情自己做的事情,柳生老頭就是這樣腦補的?

那就正好免除了自己事先準備好的措辭,馬上端起茶水,站到柳生老爺子的跟前,乖乖躬身將茶遞了上去,恭敬的喊了一聲「老師」。

柳生老爺子滿意的點了點頭,端起茶水一口喝了下去,也沒有什麼高人風範。

同時,心中微微鬆了一口氣。

精靈世界中,就算是師父教徒弟,大部分都是以老師為稱呼,並且並不限制一個人只能拜一位老師,只是第一個是比較關鍵。

柳生老爺子算是搶到了第一個的位置。

「我之前告訴過你,我姓柳生,名叫剛,全名是柳生剛,現在全部告訴你,免得你出去都不知道自己的老師叫什麼名字。」

青木默默的將這個名字記在了心中,柳生剛,聯盟的高級培育家,天王級強者。

自己這算是在聯盟中,拉到了一個很大的靠山吧?

彷彿看穿了青木的心思,柳生老爺子再次說道,「你別想著用我的名頭在聯盟里得到什麼好處,我的名字知道的人不多,都是一些老人,你說出去也未必有什麼用,想要得到什麼東西,還是要靠你自己,我自己都是一窮二白的,否則也不會像抓山本大和換點錢了。」

「明白了,老師。」青木很快就留將自己的身份代入了進去。

反正一位天王級強者的名頭,哪是錢能夠衡量的,有便宜不佔是白痴。

青木只是要一個名正言順的身份,而不是用柳生老爺子的身份得到什麼實際上的利益。

成功將青木收入門下之後的柳生老爺子感覺一身輕鬆,以後那些老伙子找自己吹噓的時候,自己也算是有一點資本了。

「你的培育家天賦不弱,不要丟棄了,雖然我並不反對你成為訓練家,但是到要取捨的時候,你還是需要做好準備的,一個人的精力畢竟有限,很難在兩個方面都達到極致的。」

「我這輩子估計也就這種程度了,但是你不一樣,以你的天賦,如果專精培育家的話,說不定能夠衝擊到最高的那個層次。」

柳生老爺子感慨道。

青木是他現在見過在培育家上最有天賦的少年,所以他才迫不及待的的想將他收入門下,其實與老朋友炫耀只是一個次要原因,主要原因還是不想看到一塊這麼好的璞玉就被訓練家這個職業給耽誤了。

「當然,選擇還是你自己做,我只能說,如果成為一名頂級的培育家,那麼精靈的實力是絕對弱不了的,想必你自己現在也有點感覺了。

只不過在對戰方面可能會稍微弱上一籌罷了。」

青木點點頭表示同意。

他當然知道培育家在培養精靈上的優勢,這對於別人來說,可能是一種艱難的選擇題,但是對於青木來說這其實是一道單選題。

他能夠製作能量方塊,全靠晶元,只要晶元中的數據量足夠,他就能夠製作出各種能量方塊。

所以所謂的時間損耗,對他根本不成立。

只是這些東西他無法說而已。

看到青木的眼神,柳生老爺子就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他明白青木的想法,年輕人總之志氣衝天,總覺得別人做不到事情,自己就未必做不到。

他自己年輕的時候,又何嘗不是這樣想的。

所以他現在是一位天王級訓練家,同時是一位高級培育,他想在這兩個職業中同時做到兼顧,但是現在的結果是,他的這兩個職業都沒能達到巔峰。

還是差了一點,但就是那麼一點,卻困了他半輩子。

原本只是將自己的經驗之談告訴青木,但是想必青木也不會接受。

「一切都隨你,不過我想說,你現在十五歲快十六歲,如果在二十歲之前沒能夠成為天王級訓練家,那就果斷捨棄訓練家這條路,培育家將更適合你,剩餘的時間給你衝擊培育家,未必沒有機會達到高級培育家之上的層次。」

對此青木果斷同意,自己即將十六歲,離二十歲還有四年。

有數據齊全的晶元幫助,如果四年都無法成為天王級訓練家,那乾脆就不要做什麼訓練家了,也不要再火箭隊中混了,實力不夠的人遲早是要被淘汰的。

淘汰也就離死不遠了。

重生之春秋戰國 之後柳生老爺子也就沒有在這件事情上面多說了。

他該說的已經說了,後面就是看青木自己的選擇了,他現在能夠做的,就是解惑。

傳道授業解惑,這是老師應該做的事情。

至於選擇,那是學生自己所需要去做的。

——————————————————

第四更!各種求了!大家多少給點唄? 當柳生老爺子也青木講了兩個小時關於精靈的知識之後,房門再次被敲響了。

「看來你今天還挺忙的啊。」柳生老爺子失笑道。

如今將青木收入門下,他感覺是一身輕鬆,彷彿就看到了他的那幾個好夥計們羨慕嫉妒的眼神。

青木笑著將門打開,只看見一身正裝的大吾就直挺挺的站在門口,彬彬有禮的模樣讓人一眼就覺得是那種由內到外的素質。

「大吾君。」

青木聽到敲門聲時就知道來人是誰了,也不避諱什麼,直接請大吾進來。

當大吾看到坐在沙發上的人時,頓時表情一肅,走到柳生老爺子面前,恭敬一禮道,「茲伏奇大吾,給柳生大師問好。」

柳生老爺子在青木開門的時候,也就知道是誰了,笑著擺了擺手,「茲伏奇家的小子,不錯、不錯。」

同時不住的點頭,自己新手的這個弟子能夠與茲伏奇大吾交好,讓他非常欣慰。

德文公司的大少爺,那實力和能力是不用多說的。

都說物以類聚人以群分,能夠與天才結交的,往往也都是天才。

聽到柳生老爺子的話,大吾微微一笑,謙遜的點了點頭。

柳生老爺子和他父親算是朋友,面對長輩,該做到的還是要做足。

而且柳生老爺子不僅是一位天王級高手,還是一位高級培育家,不論哪一個身份,都值得他尊敬。

「好了,你們年輕人都溝通溝通吧,我也差不多要回去了,還有實驗沒有做完呢。」 斗破九淵 柳生老爺子站了起來。

「青木,記住我說的話,你天賦不錯,不要浪費了。」臨出門前還不忘叮囑青木。

「是,老師。」青木恭敬的應道。

看著青木恭敬的模樣,柳生老爺子不住的搖了搖頭,青木答應的是乾脆,可是真要讓他這麼做顯然也不現實,都是從年輕的時候經歷過來的,也理解。

也就不再說了,消失在了樓道中。

將門關上之後,青木才毫不掩飾的鬆了口氣,然後擦了擦額頭虛汗,「呼,壓力真大。」

然後就看到大吾一臉好奇的看著青木,站起來圍繞他轉了幾圈,好像要重新認識一番。

「青木君,你說的家裡長輩,該不會就是柳生老爺子吧?」

青木用一種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眼神看了他一眼,然後搖了搖頭一屁股坐在沙發上。

看到青木的眼神,大吾好像一下子就明白了,「肯定是他吧,對不對?」

「也對,也就柳生老爺子這種聯盟的老一輩,才能如此快的做出這麼難得專屬能量方塊配方,我爸以前可是經常在我面前提到他的,只是最近這幾年,他開始銷聲匿跡了,沒想到居然在你這裡遇到了他。」

越說越肯定,大吾已經將腦中的東西全都自動補充完整了。

青木嘴角保持上揚的狀態,沒有說話。

這可是你自己腦補的,我可沒說!

然後從戒指中拿出了一盒精緻包裝的能量方塊存儲盒,推到了桌子邊上。

「這裡面是你要的能量方塊,不過跟你說的要求略微有點差距,他不能完全不增加金屬怪的重量,但是可以讓其增重降到最低,當然正常成長上的營養是一點都不缺的,甚至可能效果還要好。」

青木有點心疼,為了製作出這個能量方塊,他可是把剛剛從無名小島上獲得的,半個拳頭大小的中型能量結晶,切了八分之一塊進去,那效果能不好嗎?

聞言,大吾瞬間眼睛一亮,直接拿出精靈球,將一隻金屬怪召喚了出來。

青木下意識的掃描了這隻金屬怪的數據。

看到金屬怪的等級時,青木眼睛微微一亮。

不愧是有錢人,才過去多長時間,這隻金屬怪的等級就從三十級達到了三十五級。

而且大吾的能力是真的強,金屬怪等級提升這麼快,一點副作用都沒有,看來平時能力的鍛煉也沒有落下。

大吾也一點都避諱,直接打開盒子,拿出其中一枚能量方塊,直接餵了金屬怪。

看到金屬怪滿足的表情,大吾十分高興,直接給青木豎起一根大拇指。

「青木君,果然厲害。

對了,你給我算算,一共要給你多少錢吧。」

青木搖搖手,還未說話,大吾就繼續說道。

「別拒絕,你知道我不缺這點,我們是朋友,但是有些該算的賬還是要算的。」

誰要拒絕,沒看到我想講話被你打斷了嗎?大戶了不起?

青木心中一個白眼,開口說道,「我也沒有要給你客氣的意思,我是說如果能不用錢算那就最好了,況且你之前也幫我賣能量方塊配方來著,我還沒感謝你。」

「別別別,你的能量方塊配方我可還沒有給你賣掉。不過你說的也有道理,談錢傷感情,那你說說吧,你想要什麼,如果我有的,就給你拿過來了。」

「如果可以,我想要一枚高品質的暗之石,或者說是品相極佳的銳利之爪,亦或是王者之證,唔,王者之證價格有點高,如果超出的話我可以補給你。」暗之石和銳利之爪還好說,一個是黑暗鴉進化所必須的,一個是狃拉進化所需要的。

而王者之證則是呆呆獸進化成河馬王所需要的。

雖然呆呆獸並沒有決定自己想要進化的方向,但是作為訓練家,青木準備到時候讓呆呆獸自己選擇,是成為呆殼獸還是成為河馬王。

但是不論是哪一種,事先的準備還是要做好的。

「唔,高品質暗之石,我可以嘗試找一下,應該很快能夠找到,銳利之爪的話,問題應該也不大,但是這個王者之證,就比較麻煩了。」大吾也不拒絕托著下巴思考道。

「不過我可以幫你留一下,你到時候等我消息吧。可是就算是高品質暗之石和銳利之爪也無法抵消這個啊,你還有沒有別的需要的,王者之證暫時先不算進去。」大吾也不是不懂知識的小白,其中價值他一下子就算出來了。

作為德文公司的繼承人,這點價值比例還算不清楚嗎?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