驕兵必敗的道理葉天自小就懂,那個時候父親也總是用這樣的道理教導自己,讓自己無論到了什麼時候,都不要驕傲,都不要輕敵!

然而,兩年前的自己剛過十四,年少輕狂,正是無視一切的時候,讓那個時候的自己沉穩如成年人一般,顯然有點不切實際。

可是,現在的自己已經快要十七歲了,而且經歷了之前那樣的事情,沉穩,已經成為了如今葉天最大的一個特點!

而現在的葉天,再也不會驕傲,再也不會輕敵了!

然而,此時的葉天卻意識到,自己對面的楚陽似乎是表現出了一絲輕敵的感覺!

而此時剛剛躲過一道靈力能量的葉天也是用著短暫的時間,將輕敵這兩個字好好的思索了一番,最後定下的結論是:自己就憑這一點,打敗楚陽!

打定注意之後,葉天沒有絲毫的停留,當即便是再度抬起自己的眸子,而後依然是望著自己周圍那不斷旋轉的黑影。

此時的葉天不知道楚陽心中是怎麼想的,更不知道楚陽為什麼要用這麼花哨的招式!

楚陽擁有靈力外現的手段,完全可以站在原地不動,不斷的對自己發起靈力外現的攻勢,僅僅是那樣,自己就很難應對了,可是,此時的楚陽卻是不斷的移動,不斷的沿著擂台旋轉,這在葉天的眼裡,就有點多此一舉的感覺了。

可是,想歸想,此時的葉天依然是非常謹慎,因為葉天已經領略到了楚陽攻勢的犀利之處,葉天知道,自己一個不小心,或許真的就永無回頭之路了!

葉天的目光隨著那黑影的旋轉也是不斷的旋轉,片刻之後,葉天終於是再度感受到那黑影之中再度襲出一道靈力能量!

當即,葉天臉色也是再度一沉,腳下的靈力能量也已經是做好了準備!

然而,此時的葉天卻是沒有立刻進行躲閃,而後略微停留了半秒鐘!

半秒之後,葉天終是沒有絲毫遲疑,身形猛然對著另外一個方向猛掠而去!

可是,這一次破碎的卻不再是葉天的衣衫了,而是衣衫之下的皮肉!

僅僅是因為葉天晚了半秒鐘,那股靈力能量卻是擊中了葉天的手臂,頓時,一縷鮮血便是從葉天的手臂之上灑落而下!

「嗒嗒嗒!」

血液滴落在地面之上,發出讓人心跳加速的聲音,而葉天此時的身形也是驟然停在原地。

當即,葉天用左手扶著自己的右手,手臂之上那一滴滴滑落而下的殷紅血液看起來顯得驚心動魄。

「哈哈,我還以為你能再堅持一會兒呢!」

終於,那楚陽飛速移動的身體終於在此時停了下來,他此時站在擂台的邊緣處,對著葉天的身形緩緩走來,一邊走著,一邊朗聲笑道。

而葉天此時身形略微有些彎曲,然而依然是抬起了自己的眸子,終於是看到了那對著自己走來的楚陽。

這一刻,場下的眾人一個個都是睜大了自己的眼睛,在他們的眼裡,擂台之上的一個細小的動靜,都很有可能會影響到接下來的結局!甚至他們比參賽者自身都要緊張!

此時的葉天表現出一副很是虛弱的樣子,手臂之上那低落的鮮血此時依然一滴一滴滴落在青石地板之上,看起來很是刺眼,加上葉天此時那虛弱的樣子,看起來的確是有一種弱不禁風的樣子。

而那楚陽此時也是大搖大擺的對著葉天走來,似乎他已經看到自己獲勝的畫面了。

不過,此時的葉天也的確不好受,剛才只是晚了那半秒鐘,受到靈力攻擊的手臂便是被生生撕下一片肉!

雖然那半秒是葉天故意停留的,雖然傷是葉天自己故意受的,可那也是血粼粼的傷痕,疼痛都是真的!

終於,楚陽的身形此時走到了葉天的面前,而楚陽也是用高傲的眼神看著葉天那虛弱的樣子,當即便是說道:「怎麼樣?這一次你服不服?」

葉天緩緩抬頭,用充滿森冷的目光望著楚陽,而後咬了咬牙,說道:「想讓我服你?一百年之後或許有可能!」

「呵,瀕死之人嘴還是這麼硬?實話告訴你吧,若說兩年前你敗在我的手裡不服氣,我也無話可說,可是今年,你是敗的徹徹底底,經過了這一次,你這輩子都休想再爬起來!」

楚陽再度一聲冷笑,而後也是緩緩伏下身形,將自己的身高和此時的葉天保持一致,用嘲諷的目光望著葉天,一字一字的說道。

那句話像是一根針一般,深深的刺進了葉天的心臟,讓此時的葉天感覺到胸口的那團怒火再度燃燒而起!

然而,在此時此刻,沒有一個人注意到,在楚氏家族人群之中,楚肖臉龐那抹欣慰的笑容卻是突然消失了,此時的他漏出了一抹擔憂之色,靜靜地看著擂台之上的葉天!

「不是天上的龍,即便你使盡了歪門邪道,也依然是一個跳樑小丑而已,想要和日月爭輝?我看你只有在夢裡實現這個願望了!」

葉天的身形此時依然微微彎曲,那抹虛弱依然被葉天演繹的淋漓盡致,不過,葉天此時說出的話,卻沒有絲毫虛弱的意思。

聞言,那楚陽顯然是有了一絲不悅,不過,看著此時虛弱的葉天,他便是再度開心起來,當即便是再度說道:「呵呵,我見過天上的龍,也見過地上的蛇,你說我是什麼,那便是什麼,我也從來沒有想過與日月爭輝,不過,如今的楚氏家族和葉氏家族的差別,我想沒有人比你更清楚了吧?到底誰是跳樑小丑,誰是天上的龍,只怕你心裡也有數吧?哈哈!」

此時此刻,楚陽面對葉天虛弱的身體,好像是要把一切難聽的話全部說出口,讓葉天完全喘不過氣一般。

而楚陽也的確達到了他的目的,他的每句話都像是鋒利的針尖一般,准準的刺進葉天的心臟之中。

然而,對於楚陽來說,這可不是一個好的兆頭!

果不其然,就在楚陽這句話剛剛落地之際,葉天那微微彎曲的身體卻是猛然直了起來,而後,一股極為精純的靈力能量從葉天的體內猛然襲掠而出!

那能量在頃刻之間破體而出,沒有絲毫的徵兆,就像是從天上的星河之間墜落而下的一般!

「轟!」

一陣悶響之聲傳出,分不清是從葉天體內傳出的,還是在此時的葉天和楚陽中間的虛空之中傳出的,然而,這卻已經不重要了!

「小心!」

終於,楚氏家族的人群之中,楚肖終於看明白了過來,此時此刻,他臉龐之上的那抹擔憂突然變成了一抹驚駭!

可是,當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葉天體內的能量已經破體而出!甚至,已經接觸到了楚陽的身體!

此時此刻,那楚肖也不敢有絲毫的停留,身形猛然一躍而下,片刻的時間,便是出現在了擂台之上!

當即,眾人便是感受到一股鋪天蓋地瀰漫而開的威壓之感!

而就在此時,眾人方才是感受到,那楚肖的實力竟然已經達到了魂覺境!

場面驟然失控,沒有人能夠看得清楚,此時那已經塵土飛揚,瓦礫橫飛的擂台之上到底發生了什麼,可是,他們知道,今年的這場家族比武,還沒有結束!

楚肖的身形驟然出現在擂台之上,而他的目的也很明確,只是為了將楚陽的身形救下!

果不其然,他沒有絲毫遲疑,直接是將楚陽的身形拉了起來,而後雙腳猛然一跺,身形再度對著半空飛掠而起! 剛才只是一驚鴻一瞥,都已經讓他難以把持了,以後若是天天都看,他真的不確定自己是否能堅持下來。

不過就算是把持不住,他也不打算放棄,畢竟這樣的好事並不是天天都有。

只要想想沐靈夕唱的那首歌,宮佑冥就知道,若想讓這丫頭自願的為自己做些什麼,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這次這麼難得的機會,宮佑冥又怎麼會放棄呢?

想到這裡,宮佑冥連忙說道:「要看!每天都要看!」

說完,再一次鄭重的聲明到:「不過以後只准跳給我看!」

沐靈夕看著宮佑冥那一臉堅定地神色,好笑的點了點頭,本來她也沒想過給任何人跳,他是例外而已。

抬頭看了一眼時間,已經是早上上課的時間了,沐靈夕推開宮佑冥環抱著自己的雙手,說道:「我還有事情沒有做完,你要是想留在這裡,那就安靜的呆著,不要打擾我!」

宮佑冥看著沐靈夕那認真的神色,反倒是來了興趣。

他倒是想看看沐靈夕接下來還要做些什麼,想到這裡,宮佑冥對著身後的方向說到:「將東西都拿過來吧!」

只聽一聲破空聲自不遠處的角落中響起,一道黑色的身影,頓時就朝宮殿的方向閃身而去。

不一會兒就看到子夜那面無表情的身影出現在了沐靈夕的院中。

手中竟是將一副墨晶製成的桌案都端了過來,還有一張不知道有什麼材質製成的黑色龍紋榻椅。

「你這是要在這裡辦公?」

沐靈夕看到宮佑冥這陣仗,不解的問道。

「我需要辦公嗎?只是閑來無事,看些趣聞而已,省的總是看著你,被你勾引的神魂顛倒。」

聞言沐靈夕沒好氣的白了宮佑冥一眼,也不管宮佑冥在院子中怎麼安置,現在這個時間是她給自己安排的修鍊時間,沐靈夕還沒有忘記,自己晚上的時候,還有一場比試。

自己現在這樣的修為,除了小火球的攻擊比較出人意料之外,根本沒有任何長處。

她現在需要好好的修鍊自己的靈力,不僅如此,她現在除了小火球之外,其他的元素靈力還根本沒有學習呢,小火球現在基本已經掌握了,所以,沐靈夕打算學習一些新的元素靈力術法。

從露台上,來到大廳中的暑假邊上,沐靈夕將那本光系的書籍和土系的書籍,那本暗系的書籍沐靈夕根本看不懂上面畫的是什麼,所以並不急著去學習。

看了一眼大廳外紛紛揚揚飄落而下的桂花,沐靈夕覺得景色倒是不錯,直接拿了書,在地上鋪了層軟墊,直接席地坐在了桂樹之下。

宮佑冥也是在不遠處的樹蔭下安坐下來,看著沐靈夕那專心致志的樣子,唇角微勾。

那麼認真的樣子,真是讓他心動呢!

不過宮佑冥自然不會在這種時候打擾她,拿起手中的信函,看著眼前賞心悅目的畫面,宮佑冥也安靜的看了起來。

沐靈夕打開手中的土系書籍,對著上面說明的指訣,演練了起來。 達到了魂覺境的實力之後,便可以利用自身的靈力能量,讓自己的身體在半空之中飛行。

而此時的楚肖,顯然便是利用了這樣的手段!

半空之中,楚肖的身形懸浮在虛空之中,而在他的手上,此時正拉著楚陽的身形。

那楚陽此時也是大驚失色,甚至臉龐之上已經是冒出了滴滴汗水。

楚陽也是萬萬沒有想到,葉天竟然會突然來這一招,原本看起來沒有絲毫攻擊力的葉天在突然之間釋放出如此強勁的能量,也是讓得楚陽完全沒有應對的反應時間。

而此時此刻,整個擂台之上,葉天破體而出的磅礴能量以迅猛的速度席捲整個擂台,那一片片被掀起的青石地板看起來也是頗為壯觀,甚至就連那青石地板之下的泥土此時也盡被掀起!

頓時,天地色變,狂風呼嘯,夾雜著那一大片泥土和破碎的青石地板在半空之中狂猛席捲而過,場面看起來極為壯觀。

而此時此刻,在場下的眾人也是一個個驚慌失色,雖然他們還沒有受到虛沌之印能量的波及,然而,從那擂台之上散發而出的氣勢來看,他們顯然知道,那是一股自己惹不起的能量!

當即,整個擂台的周圍也是亂作一團,人們四下逃竄,看起來雖然有些滑稽,可此時此刻的眾人都很清楚,這是命懸一線的事情,可不是什麼滑不滑稽的事情!

然而,眾人雖然撤離的很是及時,可依然有一部分人受到了虛沌之印餘波的能量襲擊,僅僅只是一個眨眼之間,那些人的身形便是一個個倒飛而出,更是將虛沌之印能量的恐怖渲染的淋漓盡致!

此時,在半空之中的楚陽也是看的清清楚楚,而當他看到這一切的時候,他臉龐之上原本的那抹優越感,在此時早已經是煙消雲散,再度浮現在臉龐之上的,則是一抹深深的駭然之色!

而就在此時,楚陽一旁的楚肖也是轉過頭,用嚴厲的表情看著此時的楚陽說道:「怎麼這麼大意?難道你不知道自己面對的人是誰嗎?」

聞言,楚陽也只能是乖乖的點了點頭,面對他父親的話,他顯然不敢有絲毫的頂撞。

可是,在低頭片刻之後,楚陽依然有些不服輸的抬起頭,而後倔強的說道:「那小子竟如此卑鄙!這麼不要臉的手段都能使得出來!」

「不要再說了!若不是我及時拉你,只怕你現在已經躺在地上不會動了!為父平日跟你說的話,難道你都忘了嗎?記住,無論到了什麼時候,只有贏了的那個人,才有說話的權力!」

楚肖看著楚陽那依然要狡辯的樣子,當即便是再度用低沉的語氣這般說道。

這一次,楚陽終於是徹底安靜了下來,再也沒有絲毫的狡辯。

終於,葉天虛沌之印的能量自擂台之上擴散而開,那擂台周圍的大理石此時也盡被那些能量破壞的一片狼藉,而地面之上那些普通的青石地板,則是死無全屍!

此時此刻,眾人都是意識到了這場戰鬥所夾雜著的一股危險氣息,在這一刻,他們雖然已經成功躲過了虛沌之印能量餘波的襲擊,然而也依然是不敢有一絲的懈怠。

「葉天!你怎可如此胡作非為?!這裡可是家族比武的神聖擂台,你此般行徑,可謂是上不尊天,下不服眾,當受斬刑!」

而就在眾人的目光都放在葉天身上的時候,卻是有著一道聲音突然傳了出來,當即,眾人的目光也是再度隨著那聲音發出的地方看了過去。

當即,眾人便是看到,那說話之人正是楚辰,而此時的楚辰則是陰沉著臉龐,用極為激昂的語氣此般說道。

眾人此時也終於是反應了過來,當即再度將目光落在了葉天的身上。

眾人自然知道,楚辰此話顯然站不住腳,可是,如今這家族比武完全由楚氏家族掌控,就連國君都不在此處,很顯然,那楚辰的話,自然無人敢反駁。

可是,讓得眾人意外的是,就在那楚辰的身形對著葉天急速走去的時候,半空之中的楚肖卻是再度落在了地面之上。

眾人再度看著那緩緩降落在地面之上的楚肖,這個人,才是今日這裡最大的那個掌權者!

而且,隨著楚肖如今的實力已經突破了魂覺境,很顯然,他的實力也成為了這裡最高的存在!

「等等!」

剛剛落地,楚肖的聲音便是極為低沉的響了起來。

此時,葉天也是目不轉睛的看著那楚肖的身形。

對於楚肖的聲音,葉天也是極為熟悉,兩年前的家族比武,自己敗下陣來之後,楚肖從葉氏家族之中經過的時候,對葉天的父親所說的那段話,葉天到如今都記得清清楚楚!

聽到楚肖那低沉的聲音,楚辰當即便是站在了原地,而後用略微疑惑的目光看了看此時的楚肖,然而,楚肖的目光卻始終沒有落在楚辰的身上,而後看著一旁的楚陽。

片刻之後,楚肖微微俯身,而後對著楚陽低聲說道:「再給你一次機會,若依然如此,就別怪為父不給你留展現自我的機會了!」

聞言,楚陽當即便是狠狠點了點頭,而在點頭的同時,楚陽那兇狠的目光則是再度望向了葉天。

葉天沒有聽到楚肖對楚陽說了些什麼,然而看著此時那再度作出戰鬥準備的楚陽,葉天也明白了過來。

然而,即便明白了此時的一切,葉天也只能是無奈的笑了笑,誰讓如今的楚氏家族做大到如此地步呢?

明明是那楚肖違規在先,然而現在,楚辰對自己說出那樣的話,卻依然沒有一個人站出來反抗,這樣的區別,只怕也只有此時的葉天最為清楚了吧!

可是,看著那楚陽的身形再度對著自己一步一步的走來,葉天知道,接下來,又是一場惡戰!

很顯然,楚陽已經上了自己一次當,而這一次,在那楚肖的教導之下,楚陽一定會比之前更加小心,而這樣一來,葉天也明白自己剛才那樣的手段,已經無法再用了!

作戰難度再度提升,然而此時的葉天依然是淡淡的挑了挑眉,而後再度做好了一副戰鬥準備!

對於葉天來說,此時正是自己期待已久的時刻,無論發生什麼樣的事情,自己都不可能有絲毫的退縮!

然而,葉天也更加清楚,如今的楚氏家族權勢滔天,即便如此違規,也沒有人敢站出來指正,所以,自己也沒有站出來的必要。

不過,這並不代表葉天會一直將這個暗虧吃下去,此時此刻,面對那再度兇猛如虎的楚陽,葉天心中已經打定了主意,這一次,一定要讓那個楚陽有來無回!

當然,葉天也知道,自己想的總是最完美的那一面,可是當事情真的發生的時候,卻是有著說不準的變數,而這,也是此時葉天如此謹慎的原因。 由於之前已經對火系的指訣掌握的比較熟悉了,所以,現在學習起土系的指訣對沐靈夕來說,並不困難。

沒一會兒,沐靈夕的手指尖上閃過一道黃色的光芒,一片土元素凝結而成的翻滾著的土塊,頓時出現在了沐靈夕的面前。

紈少的小萌妻 沐靈夕驚喜的看了一眼自己手中那像是橡皮泥似的土塊,按照書中歲描述的指訣演變了起來。

指尖上的一個微小的調整,就能使土塊變成一種新的形狀,按照書籍上描述的說法來看,這土系的法術一般都是以防禦型的技能為主的。

但是遇到相剋的屬性技能,土系也可以用來作為攻擊手段,而且攻擊的效果,比沒有屬性壓制的技能攻擊要強大的多。

在這裡又開始牽扯到了一個知識點,那就是屬性相剋,沐靈夕有些疑惑的翻看著書籍,但是裡面並沒有詳細的描寫。

沐靈夕嘴裡不由自主的疑惑出聲:「屬性相剋是怎麼回事啊?書上又不寫清楚!」

然而就在沐靈夕打算放著,想要等到下午上學的時候問問卓岩導師的時候,宮佑冥額聲音自不遠處飄了過來。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