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碎聲,席捲瀰漫……!!

「呃啊6……!!」

朱元峰一聲慘嚎……!@!

他的渾身骨頭,在剎那間,節節寸斷,崩碎……!!

劇痛瘋狂侵襲!

他整個人猶如一團漿糊般,直接癱軟在了地上!

任家宅院門,一眾任家人們,都被這一幕給震住了。

任老爺子面色複雜,望着這一幕……

這?

一旁的任月欽,也是俏臉煞白,身軀嚇得往後倒退了兩步。

出手狠辣,如此果決。、

這,此時此刻的秦蒼穹,彷彿……已經徹底變了一個人。

與當年前的秦蒼穹,再也不是同一人了。

十年前那個書生,已經消失了。

而今,他是一個殺生。

執掌生殺大權的殺生。

秦蒼穹低頭,看了一眼地上的朱元峰。

而後,他緩緩跨過朱元峰的殘軀。

扭頭,與任家眾人掃了一眼。

「任老爺子,今日棋局不夠至興……擇一空日,秦某人再來拜訪。」

「今日,就不叨擾了,先告辭了。」

秦蒼穹說完,衣袖一甩,倏然轉身,離場。

任家門前。

任老爺子和一眾人們,眼睜睜望着他離開任家……

獃滯了好半天,任老爺子才開口,對秦蒼穹的身影喊道,「小秦兄弟……今日恩情,多謝。我老頭子銘記在心……」

不遠處的秦蒼穹,卻並未回應。

江湖緣起。

仁至義盡。

任家當初,替宋憐星站台過。

那如今。

他秦蒼穹便來償恩。

而任家的答謝,他不需要。

這,本就是償恩而已。

從今天起,江南的這片天。

由他秦蒼穹,來顛覆。

他一步一步走到越野車前,拉開車門。

跨上了悍馬H6越野車。

「嗡。」越野車啟動,呼嘯轟鳴而去……、

任家宅院門前。

一眾任家親屬們,目光複雜……獃滯的望着那輛飛馳遠去的悍馬越野車……

所有人的目光眼神,都帶着莫名和複雜。

任老爺子望着那輛車消失遠去的背影……

他深吸了一口氣,而後,長嘆一聲。

「十年衣破帝城塵,一日天池水脫鱗。」

「此子,已成真龍啊……」

任老爺子緩緩點頭,而後又搖搖頭。

他的眸中,帶着一絲難以掩飾的激動。

和後悔。

「爺爺,你在說什麼呢?」任月欽疑惑不解的問道。

任懷遠無奈搖搖頭,看了看一旁的孫女。

同樣的年紀的。

同樣的學識。

對方,已是魚躍龍門,蛻成真龍之身,氣縱寰宇。

可自己這位孫女,卻還只是溫室里的花朵……

想到此,沈懷遠一陣無奈長嘆。

「你能結識這般同學,三生有幸吶。」

任老爺子長嘆一聲。

而後,他眸光望向了宅院門外地上,那具血淋淋的殘軀……

此時的朱元峰,正躺在地上,奄奄一熄……

「給他打個120吧。」任老爺子無奈,嘆息一聲道。

今日,江南,註定又是一場,不眠之夜。

半小時后。

朱元峰最終,被一輛急救車抬上擔架,緊急送往了江南人民醫院……

當人民醫院的醫生們,見到朱元峰身上的狀況時,所有醫生們皆是面色驟變,不敢置信。

這?

這個病患身上,280根骨頭,已經齊齊被敲碎,粉碎性全身骨折!

幾乎離死,只差半步之遙啊。

病患此時能活着,只能說是運氣啊!

醫生們看着他這滿身猙獰的碎骨之傷,所有醫生們……都是束手無策。

渾身骨頭都被震碎了……

這究竟是遭遇了什麼??

這,要如何癒合??

醫生們只能儘力,保住朱元峰的命。

但他恐怕這輩子,都只能躺在床上,當一個植物人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

而伴隨着錘神的出現,越來越多的人,也相繼冒了出來。

在社交平台上,分享著自己的見解。

例如這個領域的專家啊,還有那個行業的叫獸啊,當然也不會錯過這麼一場全民盛宴。

興緻勃勃地便踏足其中。

也不管什麼對與錯,只要能夠蹭上一分熱度,獲取到一些金錢,便不算虧。

至於什麼罵聲之類的,這些磚家叫獸可不會去理會這些東西。

吃的就是這碗飯。

你要是還在意。

那格局就小了。

與此同時。

就在網上的局勢,越發混亂之際。

什麼亂七八糟的牛鬼蛇神,就都會乘此機會,一一冒出來。

就比如。

那深都斗鯊直播。

亦或者說是李朝陽。

在早上的時候,李朝陽便打了一通內部電話。

吩咐他暗中一直養著的一個部門——暗隱網絡部,想辦法對林雲和星空直播下手。

不管是向大夏的有關部門舉報。

還是通過網絡手段,將林雲和星空直播列為目標,黑他個天翻地覆出來。

都可以。

只要能夠毀掉就行了。

而這一刻。

伴隨着那一段段視頻而掀起的風波。

暗隱網絡部的部長,也就是和李朝陽直接聯繫的那個名叫『黃隱』的傢伙,便覺得機會來了。

直接帶着暗隱網絡部火力全開。

聯繫水軍團隊,開價,收人,發帖,黑人,散佈謠言,卧底躥火,推波助瀾,反覆橫跳,反裝忠,忠裝反,帶動節奏……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