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建安道:「能提早一會兒,葉青就會更生氣一些,這樣才能為博雄多討回點利息啊!」

黃建斌悵然看了黃建安一眼,他知道,黃博雄的死,讓自己這個弟弟已經變得有些心理扭曲了。不過,黃建安這個要求,他也真沒辦法拒絕。畢竟,黃建安是他親弟弟,黃博雄是他親侄子。他這黃家的老大,若是不為黃家的人討回點公道,那他還有什麼資格當這個老大呢?

「我會跟主管這件事的那些人交代一下……」黃建斌沉聲道:「老二,這件事我幫你了。不過,你也要好自為之。在沒有找到證據之前,不要去招惹葉青,我不想因為這件事跟周伯龍有矛盾!」

黃建安咬牙切齒地道:「放心吧,我一定會找到證據,釘死葉青的!」

看著黃建安那因為憤怒而有些猙獰的臉,黃建斌再次嘆了口氣,並沒有再說什麼,起身慢慢走出了房間。

黃建斌並沒有去別的地方,而是直接趕到主管葉青那孤兒院撤銷和後續事務的副省長那裡。還好,這個人算是黃建斌這邊的人,所以,黃建斌來找他說什麼事,也不需要走別的彎路。

然而,這一次的事情,卻有些出乎黃建斌的預料。趕到那個副省長家裡,黃建斌意外地發現,他家裡竟然早已經有了一個客人了。而這個客人不是別人,正是東省省長常志國。

看到常志國,黃建斌愕然之餘,更多的還是有些敵意。黃建斌是從東省發跡的幹部,一步一步走到今天,原本上次他就有可能升任省長了。結果,上面空降下來了一個常志國,直接佔據了省長的位置,而他則繼續在這個副書記的位置上停留著。所以,在他心裡,對常志國一直都有些敵意,兩人之間的明爭暗鬥也不是什麼秘密了。



這個副省長的黃建斌的人,按道理來說,他跟常志國應該沒有什麼瓜葛啊。可是,這次常志國為什麼會出現在他家裡呢?

黃建斌看了旁邊那副省長一眼,副省長看出黃建斌的不滿,不由有些尷尬,連忙道:「黃副書記,常省長也是剛剛才到。」

「哦。」黃建斌點了點頭,慢慢在常志國面前坐下,淡笑道:「常省長今天這麼有空啊?」

「下班時間嘛,剛好過來了,順便就過來拜訪一下了!」常志國也同樣淡笑看著黃建斌,雖然語氣平靜,但屋內的氣氛卻已經有些不是那麼和睦了。

那個副省長坐在中間,尷尬的滿頭大汗,他是最為著急的那個人了。他本來好好在家坐著呢,誰知道這兩個大領導先後過來拜訪,而偏偏這兩人還是政敵,直接把他這裡當成戰場了。他這個當下屬的,夾在兩人中間,可最是麻煩了,這兩個人,無論哪個,他都得罪不起啊!

「兩位大領導一起過來,也真是讓寒舍蓬蓽生輝啊!」副省長連忙端起茶杯,陪笑道:「喝茶,喝茶。」

常志國看了副省長一眼,淡笑端起桌上的茶杯,給足了這副省長的面子。

黃建斌本來心裡有氣,但是,這副省長畢竟是他的人。如果常志國都給他面子,而自己不給他面子的話,那這副省長心裡肯定會有別的想法。所以,他也沒有怠慢,跟常志國一樣,端起茶杯慢慢品了起來。

見兩人如此,副省長長舒一口氣,他就怕這兩人都不給他面子呢。如此看來,兩人還都保持著理智呢,這就讓他輕鬆多了。

「常省長這次過來,不知道有什麼指示?」副省長故意當著黃建斌的面問這件事,就是為了讓黃建斌知道,他跟常志國之間並沒有什麼私人恩怨。

黃建斌也看著常志國,他是真的很想知道,常志國怎麼會突然跑到這裡了。要知道,這個副省長可是跟著他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算是他的親信人物了,常志國難不成是想把他親信都給離間了?

「指示談不上,只是想過來跟你說件事。」常志國笑道:「深川市那個私立孤兒院的事情,常委會已經決定,把處理的事情全部交給你負責,不知道你那邊處理的進度怎麼樣了?」

黃建斌不由詫異,常志國怎麼也跑來問這件事了呢?沒道理啊,當時在常委會上,常志國投的是棄權票,他不是不關心這件事的嗎?

副省長道:「正在處理當中,已經在統計孩子們的數量,然後準備把那些孩子們分區安排,力爭做到順利轉移!」

「不僅要順利轉移,還要加快轉移速度!」黃建斌立刻道:「我聽說,那個孤兒院的主人葉青很有可能涉黑,這種人怎麼能夠收養那些孩子們?孩子是祖國的花朵,是國家的未來和希望,千萬不能被這些害群之馬坑害了!」

「是是是,我這就讓他們加快速度處理這件事!」副省長連忙回道。


「不是這麼著急吧?」常志國淡笑,靜靜看著黃建斌,道:「黃副書記,你從哪聽說葉青涉黑了?你有證據嗎?」

黃建斌立刻皺起眉頭,聽常志國的語氣,他好像是準備給葉青撐腰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周伯龍和劉昌平為葉青撐腰,他還能明白原因,畢竟葉青幫劉昌平找到了女兒和外孫女,被劉昌平視為恩人。而周伯龍與劉昌平關係莫逆,劉昌平的事情就是周伯龍的事情,所以兩人對葉青很好。可是,這常志國又是怎麼回事呢?他為什麼突然冒出來為葉青說話了呢?

黃建斌能在這個職位上走到今天這一步,敏銳的政治嗅覺,是他生存下來的關鍵。聽著常志國的話,他突然覺得這次的情況很是蹊蹺。常志國應該不認識葉青的,可是,他突然站出來為葉青說話,這絕非偶然。難不成,常志國得到了什麼關鍵的信息了嗎?

… 黃建斌盯著常志國看了一會兒,想從常志國臉上看出一些信息。但是,常志國的臉上始終帶著淡笑,他根本看不出任何的異樣,這讓他心裡更是疑惑。

「據我所知,葉青在深川市經營了二十多家夜場,還跟深川市之前幾個涉黑勢力有過交集。而且,他本身也參與了不少涉黑事件,深川市前面幾次兇殺案,都跟他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黃建斌道:「這些信息,足以讓我們懷疑,葉青已經涉黑了!」

「黃副書記,你說來說去,說的都是可能、懷疑,你到底有沒有確切的證據呢?」常志國聳了聳肩,道:「我們國家的**律的,任何事情,都要拿證據說話。你單憑這些沒有證據的傳言,就懷疑葉青涉黑,這是不是有點太過武斷了?」

黃建斌眉頭一皺,沉聲道:「照常省長這麼說,難道我們明知道葉青有可能涉黑,但是沒有證據,我們就要認定他是白的嗎?」

「我這個人做事,向來尊重事實!」常志國道:「現在所有的一切都表明,葉青並沒有犯罪,也沒有涉黑。他雖然經營的是夜場,但是,這都是正經生意,並沒有什麼不對的。而且,他經營夜場,跟他開孤兒院,收養那些孩子們,並沒有什麼衝突啊。」


「怎麼沒有衝突?那些夜場,就是藏污納垢的地方。葉青經營這些場所,有什麼資格去收養教育那些孩子們?」黃建斌道:「我們的法律,對未成年人,還要格外的照顧。收養這些孤兒,不僅要照顧他們的吃喝生活,最關鍵的是,還要讓他們培養正確的人生觀世界觀價值觀。跟著葉青學那些東西,對孩子們的成長根本沒有一點好處!」

「是嗎?」常志國淡淡一笑,看著黃建斌,道:「我聽說,黃副書記你的小兒子,平時也挺喜歡進那些夜場的。黃副書記家教森嚴,你的兒子一定養成了正確的人生觀世界觀價值觀,可是,你這小兒子,到底是誰教出來的呢?」

黃建斌面色一變,他小兒子就跟黃博雄差不多,平時就喜歡進那些夜場什麼的。因為這件事,他教訓過他好幾次,但都沒有效果,這件事也成為了他一個軟肋。常志國提起這件事,他還真的沒辦法反駁了。

「常省長,咱們兩個今天來這裡,不是討論這些事情的。」黃建斌沉聲道:「最關鍵的是,省里的決定已經下來了,葉青的孤兒院必須儘快撤銷。所以,我希望這邊能夠加快進度,先把那些孩子們安頓好!」

黃建斌說著,還瞥了旁邊那副省長一眼,根本就是說給他聽的。

「好好好,沒有問題,沒有問題。」副省長連忙點頭,道:「黃副書記,這件事包在我身上了。不出兩天,我就會把這件事辦好!」

黃建斌滿意地點了點頭,同時挑釁地看了常志國一眼。他看得出,常志國是想幫助葉青。可是,這副省長是黃建斌的人,他既然提出這樣的要求了,常志國肯定改變不了什麼了。

常志國表情淡定,輕笑道:「周副省長,深川市那孤兒院的事情,暫時還是先緩一緩吧。撤銷和安排的事情,暫時都停下,暫時不要進行了!」

周副省長看了看常志國,又看了看黃建斌,尷尬地道:「常省長,撤銷孤兒院的事情,是……是常委會的決定,我……我也是按照省里的要求做事,恐怕……恐怕緩不了了……」

黃建斌冷冷一笑,道:「常省長,常委會的會議,你也在現場,你應該知道常委會的意思吧。雖然你是省長,但咱們做事還是要講究一個原則的。這件事既然已經定下來了,咱們還是按照規定做事吧!」

黃建斌這根本就是在說風涼話,常志國卻是沒有絲毫憤怒,淡笑看著周副省長,道:「周副省長,我不是想要請你做什麼,我這次來,是要求你暫緩深川市孤兒院的事情!」

「喲,常省長好大的官威啊!」黃建斌立馬冷笑起來,道:「常省長,什麼叫要求?是命令吧?怎麼的,當省長的,就可以無視常委會的決議了?」

「常委會的決議,我當然不能改變。但是……」常志國看了黃建斌一眼,道:「暫緩撤銷孤兒院的決定,是京城那邊過來的!」

「什麼!?」黃建斌面色一變,旁邊周副省長也愣住了,兩人怎麼也想不到,這件事竟然是京城那邊的意思。

常志國淡淡一笑,道:「京城方面,覺得葉青這個私立孤兒院很有特點,想要過來調研一下,看看這個私立孤兒院的構想是否能夠成功。所以,京城方面,讓我來通知一下,暫緩對深川市那孤兒院的一切事宜。所有的事情,都要等京城方面調研結束之後,再做決定。」

常志國頓了一下,道:「至於之前咱們東省常委會做的決議,從現在開始徹底作廢!」

黃建斌和周副省長面面相覷,兩人眼中都是驚愕和震撼,尤其黃建斌。過了好一會兒,黃建斌方才回過神,急忙看著常志國,道:「常省長,京城……京城怎麼也注意到這件事了?我怎麼都不知道這些事呢?」

常志國淡笑,道:「最近幾年,公立孤兒院各種問題層出不窮,所以京城方面,也一直在注意著這件事。私立孤兒院的構想,早在三年前就有人提出來過,但一直沒能正式施行。這一次葉青在深川市開設這個私立孤兒院的事情,京城方面其實早就開始注意了。上面是想把葉青這個私立孤兒院當成一個實驗基地,看看私立孤兒院的構想是否能夠成功。若是可以的話,以後私立孤兒院就會正式批准,孤兒院的建設模式將要進行重改。」

「這……這……這怎麼可能?」黃建斌激動地道:「孤兒院里的,可都是些小孩子啊。這種事情,怎麼能夠交給私人打理?若是出了事,那可怎麼辦?」

「說的好像在公立孤兒院都不會出事似的!」常志國道:「公立孤兒院,弊端也很多,所以上面準備進行一次大膽地嘗試。京城方面,已經跟顧書記溝通過這件事了,顧書記對京城方面的決定很是贊成,所以讓我過來跟周副省長溝通一下,撤銷葉青那孤兒院的事情就要先暫停了!」

常志國淡笑看著周副省長,道:「周副省長,你這邊,有沒有什麼問題?」

聽說是京城方面的意思,周副省長當然不敢有任何的反對了。而且,連東省一把手的顧書記也贊成了,他這小胳膊還能拗得過大腿嗎?除了表示贊成,他也沒有別的可以說的了。

黃建斌卻還在驚愕當中,他做夢也沒想到,京城方面竟然要做這麼大膽的嘗試。而這一次嘗試,對葉青來說,可是一個天大的機遇啊。不僅他那孤兒院能夠保住了,關鍵的是,京城方面也在注意著他,再想對付他可就難了啊。

「黃副書記,你還有什麼異議嗎?」常志國淡笑詢問黃建斌,其實就是故意氣他的。

黃建斌此時已經管不了這些了,他連忙擺了擺手,道:「我沒有異議。」

「那就好!」常志國點頭,對周副省長道:「那這件事就這麼辦了,周副省長,我也不打擾了。黃副書記,有空去我那裡坐坐啊!」

常志國淡笑起身,跟兩人告別,轉身離開了周副省長的家。

送走常志國,周副省長連忙轉頭看著黃建斌,道:「黃書記,這件事……這件事怎麼會這樣啊?你看……」

不等他說完,黃建斌便直接一擺手,道:「我還有點事,我先走了,回頭再說!」

黃建斌說完,也起身走了,屋內只剩下周副省長一個人目瞪口呆地站著,不知道黃建斌怎麼會變得這麼著急了。

黃建斌現在當然著急了,他要趕緊去告誡黃建安,讓他暫停對葉青的報復計劃。之前只是周伯龍和劉昌平為葉青撐腰,那還有對付葉青的希望。可是,現在京城方面也在注意著這件事,他就不得不讓黃建安小心了。一旦要是激怒了京城方面的人,別說黃建安了,連他這個當哥哥的,恐怕也得跟著遭殃呢!

在黃建斌的心裡,葉青已經從以前那個他不願意招惹的人物,變成了他不能招惹的人物了。

葉青還不知道,自己剛離開沒多久,東州兩個主要領導,就因為孤兒院的事先較量了一次。他此時剛趕回深川市,剛好打了個車回到天盛。

這次到東州,葉青收穫也真的不小。解決了黃博雄,報了仇,同時還抓住了兩個雇傭兵。而這些還不算什麼,最關鍵的是,孤兒院的事情竟然還有希望了。

如果劉昌平沒猜錯,蘇開成真的是那個副國級人物的兒子,那這孤兒院的事情,就絕對沒問題了。雖然蘇開成說京城方面還要來這邊評測他的孤兒院,可是,以孤兒院這邊的建設情況,葉青可真的不擔心任何的評測!

… 趙成雙和李連山還一直在為葉青去東州的事情而擔心呢,得知他從東州回來了,兩人立馬趕到天盛這邊。

「葉子,你在東州沒做什麼事吧?」這是李連山見到葉青的第一句話。

「你想讓我做什麼事?」葉青笑著反問道。

見葉青如此表情,李連山頓時放心了許多,笑道:「我不是想讓你做什麼事,我是怕你做什麼事。從昨天你去東州開始,我和成雙就一直擔心你的事情,就怕你在那邊惹出什麼大亂子。」

葉青淡笑,道:「你放心吧,我做事,心裡有分寸!」

「我知道你做事有分寸,但是,我就怕這次孤兒院的事情,把你的分寸都給攪亂了。」李連山道:「沒事就好,我知道你對黃博雄心裡有火。不過這種事嘛,咱們還是要從長計議,慢慢找機會跟他算賬,不能急於一時。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咱們也不說十年了, 鬧婚之寵妻如命 !」

李連山還不知道黃博雄已經死了的事情,葉青剛要說話,趙成雙也從門口沖了進來。一看到葉青,趙成雙便立馬道:「葉子,你……你在東州幹什麼了啊?黃博雄怎麼就被那些雇傭兵給炸死了啊?」

「嗯?」李連山愣了一下,愕然看著葉青,道:「黃……黃……黃博雄死了?」

「是啊,你還不知道嗎?」趙成雙看著李連山,道:「被那批雇傭兵用炸彈炸死的,炸彈就放在葉子在賓館租的那個房間里。我剛接到消息,幸虧是黃博雄他們先進了葉子的房間。若是葉子先進去,只怕這次炸死的就是葉子了!」

「我嘞個去的!」李連山瞪大了雙眼,道:「還有這種事?黃博雄這個狗雜種也太點背了吧?臨死,還幫葉子擋了一災?」

趙成雙則看著葉青,道:「葉子,到底怎麼回事?這件事是不是你做的?」

「你可別這麼看我!」葉青立馬擺手道:「這跟我有什麼關係,炸彈不是我放的,那房間又不是我讓黃博雄進去的,這件事可別想賴到我的身上!」

「你可拉倒吧!」趙成雙道:「別人不了解你,我還能不了解你了?這裡都是咱自己人,有什麼話不能說的。我看了,這次的事情,十有**就是你把黃博雄引到那個房間,然後借那批雇傭兵的手幹掉他的!」

趙成雙跟葉青在一起時間長了,對葉青也真的很了解,這件事竟然被他猜到了。

「不過你這件事做的真漂亮!」趙成雙很快又嬉皮笑臉地道:「他娘的,我早就看黃博雄這王八蛋不爽了,還在背後陰人。這次可好,借這批雇傭兵的手幹掉他,咱們不用承擔一點責任,也出了口氣。葉子,你這做法,我很欣賞!」

葉青淡淡一笑,並沒有多說什麼,算是默認這件事是他做的了。

李連山也很激動,道:「黃博雄是被那批雇傭兵炸死的,黃家的人就算想找人報仇,也找不到葉子身上。嘿嘿,那批雇傭兵,和黃博雄,都跟葉子不對付。這下可好了,讓他們斗在一起,這叫什麼,這叫狗咬狗,一嘴毛!」

「管他什麼狗咬狗的,只要解決了這孫子,我這口氣就舒暢多了!」趙成雙道:「對了,葉子,我剛接到省城那邊傳來的消息,要讓深川市這邊暫停對你那孤兒院的撤銷事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到東州幹了什麼了?還能改變省里的決定嗎?」

葉青也沒有隱瞞,當即把蘇諾言蘇開成的事情說了一遍。聽完葉青的話,趙成雙和李連山都是睜大眼睛,大張著嘴,半晌都沒有說話,兩人都忘了該說什麼了。

「你……你在西汕市,隨便救了一個女孩,就是……就是京城蘇家的人?」過了好久,趙成雙方才結結巴巴地說了一句,看著葉青,道:「你……你這運氣也太好了吧?」

葉青聳了聳肩,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麼回事。自從去西汕市開始,他的運氣就變得越來越好。雖然到現在,遇到的磨難不少,但每次都是逢凶化吉,磨難之後,還能獲得豐厚的回報,這也真讓他很奇怪。難道,這二十年都未曾遇到過的運氣,終於積攢到一起爆發了嗎?

葉青當然不知道,這是王老八為他借了三年大運的結果。從他踏入西汕市開始,他就開始交上好運了。而王老八的付出也不小,他一條胳膊近乎廢了,這便是改運的代價。

「這麼說來,你……你這孤兒院還是有希望的?」李連山倒是更關心孤兒院的事情,急忙問道。

「應該是沒問題了吧!」葉青道:「按照蘇開成的說法,只要京城那邊評測沒有問題,我這孤兒院就能正式開啟。而且,還將成為國家項目,不受東省的管理, 潛伏對決 ,供孤兒院開銷!」

「那些都不關鍵,關鍵的是,你這孤兒院能夠開下去!」李連山道:「錢什麼的,咱們自己賺就可以了。最關鍵的問題是,這孤兒院不會被人撤銷。娘的,上次東省要撤銷孤兒院的事情,給我也整的滿頭大汗。這下可好了,孤兒院還能繼續,什麼都不用擔心了!」


「現在這不僅是能開的問題了,最關鍵的是,葉子這孤兒院,以後將成為國家項目!」趙成雙看著李連山,道:「你知道國家項目是什麼意思嗎?」

「什麼意思?」李連山很隨意地回道,他還真不知道這四個字究竟有什麼意義。

「國家項目,就是說,葉子這個孤兒院,以後將成為國家重點扶持的對象。」趙成雙頓了一下,道:「最關鍵的是,葉子這個孤兒院,雖然建設在東省。可是,會受國家直接管理,不受任何地方部門管轄。也就是說,就算是東省一把手,在葉子這孤兒院,也沒有任何權力!」

「我靠,不是吧?」李連山瞪大了眼睛,道:「這……這麼厲害?不至於吧?」

趙成雙聳了聳肩,道:「事實就是這樣,否則的話,為何會讓京城副國級領導都重視這件事呢?」

李連山撓了撓頭,看向旁邊葉青,道:「要不要搞這麼大啊,我怎麼突然覺得壓力這麼大呢?」

葉青也不知道國家項目還有這麼多意義,不過,他倒不覺得有什麼壓力。對他而言,最關鍵的是能把那些孩子們照顧好,別的他都不在意。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