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中,亮起了打火機的光!

秦蒼穹坐在沙發上,點燃了一根煙捲,吞吐間明滅不定…!!

轟…!!

在場的殺手,心中都是震驚無比!

這傢伙…

怎麼可能,躲過他們的感知!?

「殺了他!」

眼看事情敗露。

只能,出手強殺了!

殺手隊長面色猙獰,暴喝一聲,率先襲殺而出…!

他的手中,反握著匕首!

鋒芒森然…!

而,此刻。

越來越多的殺手,從窗戶瘋狂跳了進來!

赫然,不下數十…!!

整個客廳,都是擁擠不堪,人影重重!

而,最前方。

殺手隊長,攜帶着七八名殺手,赫然已經殺來…!!

驚人的殺意,仿若匯聚了起來!

這一刻。

他們眼中,唯有秦蒼穹一人!

幹掉秦蒼穹,搶走宋憐星,就已經……算是完成任務了!

而,此刻。

秦蒼穹,面色越發冷漠!

「不肯說,那就只能……去死了!」

轟!

他,驟然暴起!

整個沙發,都是轟然爆炸開來!

平地掀起氣流席捲!

而,秦蒼穹身影……則是驟然消失,無影無蹤!

「唰!」

殺手隊長,面色猛然一變,抬頭看去!

轟……!!

一股恐怖氣流,從天花板…轟然而降!

秦蒼穹一腳,踩在了他的腦袋上!

他的神色驚愕,但根本……來不及反抗!

彷彿,西瓜炸裂…!

瞬間噴濺一地!

砰!優質免費的閱讀就在閱書閣『』 洛天的舉動引起三人注意,羅瑩湊近看了一下,發現那奇怪的紙張燃燒后,居然在洛天的手心消失了!

「這是什麼?」羅瑩一眨一眨大眼睛,問道。

洛天微微一笑:「魔法紙!」

「魔法紙?是和魔法有關嗎?怎麼看起來這麼邪乎,居然在你手上消失了!」羅瑩驚訝道。

智慶軻和山葵也是一臉震驚,很顯然他們也不知道魔法紙是什麼。

「嗯……我給你們解釋一下吧!」洛天解釋道:「這種叫魔法紙的東西,性質和傳音魔法差不多,只不過就是形式不一樣!」

洛天從儲物指環里再拿出三張魔法紙,給三人各分一張,說道:「這魔法紙是強大魔法紙製造的,而且製造過程很是艱難,就算你達到魔法大成境界也不一定可以做出來,因為它的合成材料也是很稀有!」

三人聽得一愣一愣的,彷彿在聽天書一般,根本不懂洛天的意思。

洛天見他們這樣,簡單說道:「也就是說,魔法紙很稀有,是和傳音魔法一樣的,可以用來通訊的東西!和傳音魔法一樣,這東西也需要用到魔法,所運用的魔法,也是屬於非主流魔法。」

「和傳音魔法不一樣的是,這紙張就好像送信一樣!剛剛你們也看到了,我並沒有用明火來燒這紙張,而是它自己燃燒起來的!」

「怪不得呢,剛剛我看到你手裏突然着火,我還以為你會烈火魔法呢!」智慶軻說道。

「這就是魔法紙的神奇之處,只要你用你的思想灌入這紙張之中,然後用特定的魔法灌入其中,這魔法紙就會自己燃燒。展現出來的是明火模樣,但一點溫度都沒有!」

「隨後它會慢慢消失在空氣之中,連灰燼都不會留下!之後,和傳音魔法一樣,魔法紙也需要一個傳輸的對象,當這魔法紙完全消失之後,你的想法和想要說的話,就會猛然的出現在你要傳達的那個人腦中!」

「這也太神奇了吧?」羅瑩看着手中的魔法紙,說道:「就這樣簡簡單單的步驟,就可以把自己的想法傳給別人!」

洛天搖了搖頭:「一點都不簡單,起碼要使用魔法紙所需要的魔法,不是那麼容易學會的!如果說傳音魔法屬於簡單的魔法類型的話,那麼魔法紙屬於困難的了!」

山葵想了想問道:「傳音魔法有距離限制,可以傳音的距離有限,那麼魔法紙是不是也這樣?」

「是的,不過魔法紙可以傳輸的距離,比傳音魔法要大得多!」洛天解釋道:「而且傳音魔法需要不斷輸入魔法來維持傳音,而魔法紙就好像送了一封信一般,只需要一開始使用一點魔法就可以了!」

「這麼好?很方便啊這魔法紙!」羅瑩把自己手中的魔法翻來翻去的,愛不釋手。

「也不是!」洛天說道:「魔法紙雖然便利,但是還是有很多方面比不上傳音魔法的……」

「先別說這個了,小天,這個魔法紙你能不能教我們使用?」智慶軻心急如焚的說道。

「可以是可以,但是你們可能要學很久!」洛天說道:「雖然這不需要什麼魔法本源,但是還是要有悟性,不然很難學!」

羅瑩抿了抿紅唇問道:「那你學了多久啊?」

洛天不假思索:「一分鐘!」

……

三人沉默了,這就叫難學?

洛天笑了笑說道:「不要看我這一分鐘很短,但是換了你們,可就不一定了!」

「也是啊!」山葵也明白洛天的意思:「小天是魔導士,對於魔法的東西他自然學得很快,參透得也很快,我們是沒法比的!」

「現在我們這四人,除了洛天之外,魔法最強的就是山葵了!」羅瑩問道:「那山葵要學的話,洛天你估計他要學多久?」

沒想到洛天反問道:「你學會傳音魔法,用了多久時間?」

羅瑩很奇怪,不過還是想了想道:「有兩天時間吧!」

「那山葵了,用了多久時間?」洛天轉頭問道。

「從在雷音鎮你告訴我之後,我就開始學了,差不多十天左右的時間吧!」山葵如實回答。

「而老柯,到現在都還沒學會!」洛天沒有問智慶軻,直接說道:「所以學習這種非主流的通訊魔法,不是要看自身的魔法力來決定修鍊時間的!」

「這麼說的話,我可能會比山葵學的還要快?」羅瑩問道。

「簡單來說,你們三個要學的話,誰第一個學會我都不會覺得驚訝,因為這無關天分的,要靠機緣!」洛天回答道:「當然,我用一分鐘時間學會了使用魔法紙所需的魔法,要是因為我是魔導士!」

三人狠狠鄙視了洛天一下,這還說和魔法天分無關?

不過他們沒有明白洛天的意思,那就是魔導士的特別之處,和魔法師不一樣的地方……

「但你們要學呢,就不需要用到魔法紙來練習!」洛天一把搶回三人的魔法紙,說道:「魔法紙這麼稀有,可不能被你們浪費了!」

「那要怎麼練習?」智慶軻迫不及待的問道,而且聽到洛天說智慶軻可能會比其他兩人學得還要快的時候,智慶軻心中充滿了要奮鬥的火焰。

洛天從儲物指環里拿出三張紙,只是三隻看上去普普通通的紙張而已,沒有任何的特別,也沒有像魔法紙那般有着複雜的符文。

沒人給了一張,洛天說道:「這就是魔法試紙,山葵和瑩應該見過了,在鑒定魔法本源類型的時候!但是現在我要你們做的不是在魔法紙上顯示你們的魔法屬性,而是讓你們把這魔法試紙,用你們的意念,把它燒掉!」

什麼?

三人都好像聽到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一樣,用意念把著魔法試紙燒掉?

「這,要怎麼燒掉啊?」山葵牽動了一下嘴角說道。

「對啊,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嘛!」羅瑩也心灰意冷的說道。

「你們是覺得我在開玩笑?」洛天挑了挑眉說道:「我剛剛就跟你們說了啊,使用魔法紙的步驟中,不是要用思想灌入這魔法紙里嗎?我所謂的思想,不就是意念嗎?」

「可是這怎麼可能啊?」智慶軻說道:「意念這種虛無縹緲的東西,怎麼可能把實質的紙張燒起來呢?」

洛天沒有沒有回話,直接拿出一張魔法試紙拿在手中。

眼睛剛剛閉上,突然那魔法試紙突然燃燒了起來,洛天一把把它扔掉。

這讓三人目瞪口呆,他們還以為洛天跟他們開玩笑的呢,沒想到真的可以!

「所謂的魔法,就是用自身的本源魔法,引用周圍的魔法力而已!」洛天解釋道:「但是我之所以可以如此簡單的指引魔法,那是因為我是魔導士,借用不了外界的魔法,只能運用自身的魔法!」

「嗯?是這樣的嗎?」羅瑩說道:「你這麼雄厚的魔法力,我還以為你引了很多魔法力到你身體里了!」

洛天搖了搖頭:「魔導士雖然說是萬中無一的,但是魔導士開始很艱難,因為無法借用外界魔力,只能自身產生魔法力。但是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魔導士使用的魔法才會比魔法師還要強大,而且還可以免疫魔法!」

三人點了點頭,也理解到洛天的辛酸了。洛天如今擁有的魔法力,那可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有的!但洛天才24歲,那肯定吃了很多的苦頭,才有今時今日的實力……

「我們先不說魔法,這個可以以後再說!」洛天說道:「我還要告訴你們一件事情,我之所以一分鐘就學會了怎麼使用魔法紙,不單單是因為我的魔法力很強,也不單單是因為我是魔導士,最重要的原因,是因為我的精神力!」

「精神力?」智慶軻問道:「這又和精神力有什麼關係?」

「原來如此!」羅瑩恍然大悟:「所謂的意念,就是精神力!精神力越強的人,使用意念就越簡單!怪不得洛天一開始說我們三個誰先學會都不覺得奇怪,是因為精神力才是決定性因素,而不是魔法力的問題……」。 這一場清掃沒用多少時間,當摩嚴將大長老焚燒成虛無後,六天王也被玄女瞪圍殺而死,而林凡等人,同樣清除了大長老與青衫派系,從此,劍聖宮只余忠於無劍的存在。

且,大長老不知處於何意,竟然沒有將忠於無劍父子的人全部斬殺,而是用劇毒,妄圖控制他們,被林凡發現,從牢獄中放出來之後,看見無劍,這十多個虛法強者,老淚縱橫。

他們只是因忠於無劍父子,故而很慘,兒孫等皆被血祭,就連他們,也日日遭受劇毒摧殘,許多好友,因承受不住而自盡。

他們一直苦苦支撐,就是等待今日,相信那對父子不會讓他們絕望。

「諸位前輩放心,區區毒心丸而已,還不在晚輩眼中,這就為諸位前輩煉製解毒丹。」林凡安慰眾人,帶著自信的笑意。

「林凡小友有此心,老夫等人心領,只不過這毒心丸號稱無解之毒,錯非下毒之人,根本無解。」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