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事沒事,求求票吧!)

(未完待續。) 大都督?

陳寧似笑非笑的望着跪在他面前,被他打得滿臉鮮血的張遠。

他心中好笑,竟然有人膽敢在京城冒出大都督,真是膽大包天。

他輕笑:「就他,也配當大都督?」

項水妍冷笑道:「張先生不配,難道你配嗎?」

「陳寧,你已經闖下彌天大禍,你完了。」

陳寧正想要冷冷揭穿張遠,當眾證明張遠是個冒牌貨。

但是!

這會兒,童珂已經滿臉慌張的跑了過來。

她緊張的拉過陳寧,眼眸里充滿了擔憂,小聲的勸道:「姐夫,我們走吧,萬一這人真是軍部大都督,那就麻煩大了。」

陳寧雖然在童珂心目中是大英雄。

但,童珂聽到項水妍說張遠是軍部大都督,她還是忍不住替陳寧擔憂起來。

如果這個張遠真是大都督,那麼恐怕強如姐夫,也無法跟大都督抗衡,搞不好的話還會人頭落地。

因此,童珂此時憂心忡忡,苦口婆心的勸陳寧快走。

陳寧微笑的道:「小珂,你別怕,這傢伙不是大都督。」

童珂急了:「姐夫,你憑何認定他就不是大都督?」

項水妍此時也冷笑的道:「沒錯,你憑什麼說張先生不是大都督?」

「要知道,大都督身份神秘,每次出現在公眾視野,他都是身穿朱雀戰袍,面戴麒麟面罩,幾乎沒人知道他真實身份。」

「陳寧你為什麼,一口咬定張先生不是大都督?」

陳寧聞言怔住。

這個,他還真不好解釋。

他總不能說自己就是大都督,因此這張遠絕對是假的吧?

這豈不是自己把自己的秘密給暴露了嗎?

可如果不承認自己是大都督,自己又要如何證明張遠是假的?

陳寧意識到,他一口咬定張遠不是大都督的態度,引起了項水妍的狐疑。

搞不好,項水妍要猜到他才是真正的大都督。

他淡淡的道:「我覺得他不是,他就肯定不是大都督。」

「因為根據我所知,大都督不但軍事才能接觸,前不久曾指揮北境軍打敗修羅國的五十萬山地軍。而且據說大都督武力過人,曾帶着一隊警衛,斬殺數百敵國強者組成的斬龍小隊。」

「眼前這個張遠,他連我都打不贏,怎麼可能是大都督?」

項水妍聞言皺眉。

她轉頭對張遠道:「大都督,這小子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你快調動都督府虎賁軍,把這小子抓起來。」

張遠聞言支支吾吾:「這……這……」

他也想調動軍隊,把陳寧給滅了。

可他不是大都督呀,哪調得動都督府虎賁軍?

陳寧正想說話。

忽然,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拿出手機一看,竟然是女兒打來的電話。

他隨手接通電話:「喂?」

手機里傳來女兒的聲音:「爸爸,你跟小姨兩個還沒有回來嗎,我跟媽媽已經等着你回來吃飯了呢。」

陳寧微笑的道:「好,爸爸馬上就回來。」

掛斷電話。

陳寧望着跪在地上的張遠,冷笑的道:「怎麼着,你是不是大都督,如果你是大都督就調動虎賁營來把我抓起來治罪。」

「如果你不是大都督的話,那麼你等下自己就到大都督府,主動投案自首,交代自己冒充大都督罪行吧!」

張遠的臉色,一下子變得極為難看。

陳寧淡淡的道:「不說話,那我就當你默認自己不是大都督了。」

「你記得等下自動去大都督府投案自首,不然我不會放過你。」

說完,陳寧便招呼童珂,該回去了。

陳寧帶着童珂,在項水妍驚怒的目光中,從容離開。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看着組織面板上面顯示的團隊屬性,蕭凡忍不住笑了,保護費?還真是夠形象的!

「系統,邀請金三壯,帝無極,王天都,許梵音,華老進入團隊。」

「叮,邀請成功,等待回應中……」

之所以邀請他們,是因為蕭凡在內心中已經認可了這幾人,無論是赤膽忠心的金胖子,還是前世有情有義的帝無極,或者是王天都和許梵音都是蕭凡認可的隊友。

而華老,對於陷入了末世中的華夏來說,是至關重要的。

蕭凡之所以邀請華老,也是為了方便自己以後做事方便。

有華老幫忙,無論是調動軍隊還是建立一些組織都是非常簡單的一件事情。

半響后,系統提示音響起。

「叮,金三壯加入隊伍。」

「叮,帝無極加入隊伍。」

「叮,許梵音加入隊伍。」

「叮,王天都加入隊伍。」

「叮,華老加入隊伍。」

隨着系統提示音結束,蕭凡笑着在內心中默念道:「大家好,我是蕭凡,大家在心中默念就可以在隊伍里說話了。」

「默念?什麼默念啊?奇怪,我怎麼會聽到大魔王的聲音?」許梵音疑惑的聲音傳來。

「哎?KISS,我有聽到你的聲音!真的是余兒!」王天都驚訝的聲音傳出。

「老大,能聽到么?」

「真是神奇啊,為什麼我們可以彼此聽到對方心中的聲音?」

帝無極和金三壯滿臉驚異的看着蕭凡在心中默念道。

「蕭凡?莫先生,這是你搞出來的東西?」華老的聲音也穿了出來,很是震驚和訝異。

帝無極金胖子和王天都許梵音或許還處在驚奇的截斷,但華老卻已經想到了深處!

如今末世剛剛到臨不久,衛星完全失去了作用,以前埋在地下的光纜也已經失效,忽然出現一個可以讓人在內心聊天的東西,華老的震驚可想而知。

如果這東西可以普及,可以讓全國各大省市之間直接聯絡,那這次末世災難對華夏所造成的影響恐怕可以直線縮減。

蕭凡三千年的閱歷,自然知道華老的震驚來自於何處。

「華老您就別想了,這東西太珍貴了,我只有這一個,而且已經使用了,如果論價值的話,這東西在你看來只是一件聯絡工具,在我看來卻是價值堪比整個地球,如果在諸天神魔眼中,恐怕是堪比一個小世界。」

蕭凡這話一點都沒有摻假。

如果不是前世經歷了那麼多,他可能也是僅僅把這組隊令當做一個可以互相聯絡,可以給自己分一部分經驗的小東西。

可是,組隊令真正逆天的地方是越強大的生靈使用,效果越強大。

比如說,對於一個動則要幾十萬,上百萬年去突破一個境界的人來說,百分之一的經驗代表了什麼?可以節省太多的時間。

對於神魔來說,進入一些禁地,或者是橫跨位面,根本無法互相聯繫,而組隊令,依然可以讓他們在內心中暢所欲言。

對神魔來說,地球算什麼?一個可以隨意征服打破的小世界算什麼?

根本就是不值一提。

由此可見組隊令的真正價值。

華老聽了蕭凡的話,思索了一下后,情不自禁的點了點頭,這麼神奇的東西,價值確實不是一個聯絡工具所能比擬的。

「那,上次我們所說的那些事情,在心中說應該沒事兒吧?」華老想了想說道。

蕭凡聞言心中一抽,尼瑪,哪壺不開提哪壺啊!

早知道能那麼早爆出組隊令,我至於浪費一張替死符么?

我的寶貝啊!

蕭凡心都在滴血啊。

「可以說,剛好上次時間有限,這次我給你補充一下內容,你們幾個也聽一下,但是,必須保證,就算是做夢,也不能說出去。」

「什麼事情?」帝無極幾人好奇。

「大魔王,你別說了,後果好像很嚴重的樣子,我不要聽,感覺好危險。」許梵音略顯撒嬌的聲音傳出。

蕭凡滿臉黑線,在心中罵道:「你給我安靜點,最遲明天晚上,我就會去軍隊警備區,到時候,嘿嘿嘿!」

眾人聞言面面相窺,滿臉不解,嘿嘿嘿是什麼鬼?

就連身在魔都軍區警備區中的許梵音也是一臉愕然,看着一臉猥瑣古怪笑容看着自己的王天都,頓時羞紅了臉。

緊接着,蕭凡把自己知道的,排除重生歸檔的事情以外,給眾人詳細說了一遍。

了解到了真正潛伏在末世表面下的恐怖,眾人紛紛忍不住被震撼到了。

因為按照蕭凡所說,無論是未來不久后喪屍中的精英覺醒智慧后組成的屍族還是凶獸中的血脈返祖后,擁有智慧的妖獸,再或者是末世中期才爆發的海族,對於人類來說,都是恐怖至極的力量。

而人類想對抗這些力量,唯有不斷的進化自己。

進化的方法,就是進化肉。

眾人很好奇蕭凡為什麼知道那麼多,而蕭凡的解釋就是,地球混雜了不少諸天萬界的人,他們分身來此,為了謀取一些好處,其中有一個人和自己很投緣,在其還是凡人的時候,他的祖星也是物質星球被釣起,擁有和地球同樣的命運,所以那人把知道的事情都告訴了自己。

「我明白了,接下來我會按照你提供的消息,更全面的佈置下一個末世拯救計劃,勢必要讓我華夏的損失降到最低。」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