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咻!

蕭晨身影瞬間從神山傳承之地衝出,沒有半點停頓呼嘯離去,遁光中,他面色稍顯陰沉,眼眸內煞氣升騰。

這雷道天尊仍舊糾纏在後,難道當真以為他蕭晨沒有反手之力不成!

眼底厲芒連閃,片刻后蕭晨猛然抬首,心中已然有了決斷。

合體修士又能如何,以他修為當真全力出手,此番鹿死誰手,尚且未知!

後方,雷道天尊分身面色陰沉如水,黑衣早已被血水浸透,此刻在疾風之中乾涸化為暗紅之色,形容凄慘可怖但那一雙布滿森冷殺機眼眸,卻是足以令人心神凝結。

這老怪連番受阻,心中狠辣殺機已然被全部激發,下定決心不顧一切也要將這蕭晨殺死。只要成功奪到那變異靈體,他便自爆這一具肉身,強行撕裂空間,以元神攝住儲物戒施展秘術直接歸返本身所在,而後尋一處密境開始閉關苦修。最多數百年,憑藉他的手段就能將這分身徹底煉化並且培育到大成境界。

到時本身與分身兩者疊加,便相當於兩名人界大能層次修士,如此實力,足以讓他縱橫修真界而無需再有任何顧忌。

即便煉丹協會又能如何,依舊只能眼睜睜看著他逍遙在外。

所以眼下最為關鍵一點便在於將這蕭晨擒獲,否則一切終歸是憑空想象罷了,而他也將因為破壞葯園而與煉丹協會徹底交惡,甚至會引來煉丹協會裡面的老不死瘋狂追殺。

所以今日,這蕭晨必須要死!

兩人一前一後,速度盡皆快若閃電,轉眼間便可跨越千百丈空間。雷道天尊分身心存忌憚,是以此刻才沒有突下殺手,但就在這時,他豁然抬首,眼中流露驚色。

這蕭晨居然膽敢停下!

但此刻沒有給他更多震驚時間,蕭晨停下瞬間,手中另外一枚玉牒已然捏碎,而後半點不停,手上靈光微閃,得自上族老者火焰族紋瞬間出現在其手上。

玉牒內封存乃是六族老怪其一神通,威能合體初期層次,這雷道天尊分身尚能勉強抵擋下來,但火焰族紋爆發神通,卻是瞬間讓這老怪面色大變。

族紋如火跳躍,此刻已然是第三次施展,過後族紋自毀。若是真正上族修士,族紋毀滅,則修士自身也會死去,所以這臨死之前召喚神通威能非同小可。

若非這雷道天尊緊追不捨,蕭晨也不願動用此物。畢竟眼下他尚未晉陞合體,手中自然需要一些強力底牌。左眉道場是蕭晨身上大秘密,絕對不能被人知曉,否則必定會有無數麻煩。一旦召喚五萬戰士施展合擊,除非將所有人盡數斬殺,否則一旦消息走露,勢必會招惹來無盡殺劫,而此刻蕭晨卻還沒有足夠的自保能力。

不過眼下族紋神通施展,爆發威能之強卻是遠遠超出蕭晨想象之外。 族紋升空,繼而片片碎裂開來。隨著此物碎裂,一股異樣氣息瞬間從中散發而出,在這氣息下,碎裂族紋開始快速燃燒起來。

一副圖卷便是就在這火焰燃燒中緩緩展開。

圖卷中,一種老者立於九霄之上,天空中劫雲翻滾,雷光轟鳴閃爍不休,卻正是一副強者渡劫畫面。只見那畫面中的老者面色平靜,眼眸內流露淡淡傲然氣息,目光睥睨霸道,好似這劫雲在他看來不過是一件微不足道之事。

下一刻,劫雲之下,那眉心有著火焰族紋老者瞬間出手,一掌向上拍出。

轟!

整片虛空方圓萬萬里瞬間化為漆黑齏粉,無窮火舌噴吐而出,肆虐橫掃,炙熱溫度足以焚化世間萬般。一方火焰大手虛空凝聚而出,逆天而上,向那劫雲狠狠一拘。

火焰手掌一拘之下,那威勢無邊劫雲飛快竟是被其直接攝入手中,被火浪直接焚煉化凝聚為一枚雷珠被其隨手拋出。

這一枚雷珠,卻是蘊含了整個劫雲之內狂暴雷霆之力,此刻從那圖畫之中射出,強橫威能瞬間降臨,沛然威壓霸道不可抵擋,直接向那雷道天尊分身射去。

作為修鍊雷道神通成就合體後期大能者,雷道天尊對於雷霆之力極為熟悉,面前這一枚雷珠內所蘊含的恐怖能量,竟是比較他本體出手也半點不弱!

以分身威能,他無法抵擋!

如此變故,遠遠超出這老怪預料,讓他心中瞬間生出無盡怨毒。這蕭晨居然還能有此手段,可以爆發堪比合體修士後期神通一擊,在這神通鎖定下,他逃不掉。

本以為分身來此,必定可以收穫機緣,卻沒有想到最終竟是落得這個結局,分身毀滅事小,這一縷分神若是同樣死滅,卻是足以讓本體受到不輕的傷勢。

但這雷道天尊本就是縱橫修真界無盡歲月的強橫之輩,此刻分身被逼到絕境自然不會束手待斃。

「本尊寧願自爆了這一縷元神,也要你這小輩死!」

一股恐怖波動瞬間從雷道天尊分身體內爆發,雖然僅是極小部分神念,但卻就出自合體後期大能者手筆,威能強橫不容小覷。

蕭晨在感應到這波動瞬間,瞳孔微縮,身影飛快向後退去,而與此同時,整個葯園空間,隨著這突然爆發合體後期威能,剎那間徹底崩潰。

青山、草原、密林,兇惡妖獸,無盡生靈,在這空間湮滅之下盡皆被絞殺化為齏粉。

轟!

轟!

整個葯園空間崩潰!

後方,煉丹協會青衣天女、素衣男、皂袍男、隱殿白無忌、黑紫菱,五人同時止步,面上流露震撼之色。

「不好,葯園當真要毀滅了!」

五人抬首,那青衣天女急聲道:「蕭晨,只要你將靈體交出,我便帶你一起離開此處,並且允諾我煉丹協會總部絕對不會追究你之前所有行為。」

白無忌上前一步,沉聲道:「蕭晨道友,眼下你已經無法留在煉丹協會,而這世間能夠庇護你安然無事的只有我兩大隱殿。只要道友願意交出靈體,在下同樣可以帶道友離開此處。」

雙方盡皆緊張,他們不知蕭晨究竟會選擇哪一方,但從眼下看來,似乎隱殿更要佔有幾分優勢。至於蕭晨是否會選擇拒絕,這點雙方根本沒有去想。

眼下藥園空間崩潰,若無他們幫助,這蕭晨必死無疑。只要他不是一心求死,又怎敢拒絕。須知靈體寶物雖好,卻也要有性命使用,否則又有何用。

但接下來一幕,卻讓他們心中同時狠狠一跳!

蕭晨轉身,此刻深吸一口氣,腳下一步邁出,身影毫不猶豫進入碎裂空間之內。

這是他自己的選擇。

無論前往煉丹協會還是隱殿,蕭晨已經暴露的諸多秘密,絕對無法隱瞞下去,一旦引來真正大能探查,必定會招來殺身之禍,所以這兩個選擇他都不要。

更何況,費盡諸多手段才將這變異靈體奪到手中,以蕭晨的性子,怎會甘心交出。

一步落下,蕭晨面色瞬間慘白,強橫空間毀滅撕裂之力使得他肉身瞬間崩裂出現道道傷口,滾滾血水自其中湧出瞬間將體外青袍浸透。即便以蕭晨天品道器巔峰層次肉身,在這空間毀滅之力下也只能堅持五息時間,一旦超過便必死無疑。

落入其中,蕭晨閉目,全然不顧肉身急速加重傷勢。

一息。

兩息。

三息。

四息。

終於此刻,蕭晨突然張開雙目,元神終於感應到那熟悉氣息,此刻腳下一步落下,在第五息過去之前身影瞬間消失。

一枚黑色石子突然出現,被捲入毀滅空間之內隱沒不見。

左眉道場,蕭晨盤膝坐倒,此刻感應到外界熟悉氣息,雖然重創,但嘴角卻是流露出幾分輕鬆之色。還好沒有出現意外,雖然不知身在何處,但卻是在莫羅修真界內無疑。

蕭晨拼著肉身受創正是要在毀滅空間內尋找到莫羅修真界的氣息,否則一旦進入左眉道場,無法掌握之下極有可能被空間亂流捲走,這種情況蕭晨自然不會讓它發生。

青衣天女、白無忌等人眼睜睜看著蕭晨身影被空間毀滅之力吞噬,猶自不能相信自己眼中所見,此人。。此人居然寧願死也不交出靈體。。

被遙遠毀滅之力捲走,即便合體修士也必死無疑,更何況是這蕭晨。

雖然心中不解,但此刻他們已經沒有時間多想。

青衣天女與白無忌兩人對視一眼,盡皆看出心中惋惜。同輩修士之中,唯有這蕭晨可以與兩人比肩甚至猶有過之,但此刻他卻已經殞落死滅。

下一刻,雙方同時施展秘寶,作為煉丹協會及隱殿老怪看重之人,他們自然有著最終的護命法寶,而可以直接強行破開藥園空間,傳送回歸外界。

靈光一閃,此處數人身影瞬間消失不見。

葯園空間毀滅。

莫羅修真界內,某處深山之內,一顆漂浮了不知多少萬年歲月灰塵突然碎裂,「啪」的一聲消失不見。

林家後山,羊腸小道上,一名年輕修士快步前行。此人看去年紀頗為年輕,雖稍顯青澀,但眼眸內卻滿是沉穩之色,顯得頗為穩重。

林源想著前輩囑託心中不敢有半點大意,在山林中轉來轉去確定無人在身後跟蹤之後,這才突然拐彎鑽入密林中駕馭遁光直奔某處而去。

前行片刻,此人身影停在一處石壁前,看著面前渾然天成任憑神識掃過沒有任何發現的石壁,林源眼中便是忍不住閃過幾分羨慕,目光落下也就更顯敬畏。

小心翼翼從懷裡掏出一件小兒手掌大小,如同板磚的信物對著石壁晃了晃,林源這才深吸一口氣邁步上前,身影直接穿透石壁隱沒其中。

這石壁后竟另有天地。

一條通道蜿蜒向前,兩側石碑上布置下了照明微光法陣,倒是將周邊照耀的纖維畢現。林源小心整理了一下衣衫,微微低頭快步向前行去。

前方有一道石門阻路,林源對此沒有任何奇怪,恭謹開口,道:「前輩,林源求見,還請開啟石門。」語鋒間敬畏無比,顯然發自肺腑。

語落無人應答,這林源也不著急,一直保持著恭謹施禮姿勢。

少頃,石門「轟隆隆」向上升起,淡淡聲音隨之傳來,「進來吧。」 林源得到允許,這才快步向內行去。進入石門乃是一處簡陋客廳,數丈大小,桌椅盡皆是以山石打磨而成,此刻一名略顯消瘦青衫修士正坐在上首,目光向他看來。

「晚輩林源見過前輩!」

看到此人,林源面上頓時流露敬畏之意,抱拳一躬到底,語態尊敬萬分。

青衫修士面色平靜,此刻嘴角微翹流露幾分笑意,漆黑眸子里閃過幾分滿意之色,擺手道:「罷了,眼下你無須多禮,若是嚴格說來,你也算是幫了本座免除了許多麻煩。」

林源聞言臉上毫無異色,恭敬道:「前輩言重了,能夠為前輩辦事是晚輩的福氣,他人求都求不來的機緣。」

青衫修士點頭,不在此事過多糾纏,直接道:「此次事情辦得如何如何,可曾出現意外?」

提及正事,蕭晨面色稍顯凝重。

林源心中微凜,沉聲道:「前輩放心,晚輩花費一月時間通過傳送陣在方圓百萬里境內50餘處丹市上先後取出靈丹渡劫,而後隱藏容貌以靈丹從各大藥店換取了您需要的材料,雖然依舊有些扎眼,卻沒有出現意外。」

「下一月為了安全期間,晚輩會將靈丹渡劫及收集材料範圍擴大到方圓兩百萬里,小心一些應該沒有問題。」

青衫修士聞言臉上流露滿意之色,這林源心思縝密機警無比,辦事小心,這點倒是讓他頗為滿意。畢竟他現在行蹤需要隱秘一些,否則一旦被有心人察覺,必然會引出極大的麻煩。

這青衫修士,自然就是蕭晨。

當日葯園空間崩潰,蕭晨回到莫羅修真界,待到在左眉道場中將傷勢恢復過來,時間已然是一月之後。蕭晨回到外界,改容換貌進入修真城池,小心打探消息。畢竟當初葯園之事嚴重,事後必然會引發軒然大波,而且他得到變異靈體消息走露眼下必定流露出去,煉丹協會怎麼甘心如此至寶失之交臂。

經過一番打探,蕭晨大概弄清了之後的事情。

煉丹協會重地葯園被毀,此事果不其然成為整個莫羅修真界內最為勁爆的消息,驚呆無數修士,而他蕭晨也由分部考核魁首瞬間淪落為破壞葯園罪大惡極之人,遭到煉丹協會早整個修真界範圍內的通緝,但有關變異靈體之事卻沒有半點傳聞,顯然煉丹協會封鎖了關於這一點的消息。畢竟寶物消息越少人知道約好,以免橫生枝節。

眼下整個莫羅修真界內,無論是誰,只要可以提供有關蕭晨的消息,一旦被證實就能得到煉丹協會極為豐厚的獎勵。

事情走向沒有超出蕭晨意料,畢竟變異靈體這種至寶,煉丹協會既然知道了自然不會輕易放手。所以為了安全起見,他只能選擇低調行事,爭取早日完成不墜境界積累,而後衝擊合體層次。只要達到合體尊者境,煉化靈體,蕭晨就能離開莫羅修真界,到時任憑煉丹協會權勢滔天也無法對他奈何。

所以他選擇了這位林家極不受重視的旁系子弟,稍微變幻外貌,以躲避仇家為借口,倒也沒有引起林源的懷疑。此後蕭晨便在這林家後山開闢了一處隱秘|洞府,假借林源之手收集靈丹材料,並且將煉製而成的靈丹以禁道封鎮之後交到他手上在極遠之地引落丹劫。七品煉丹大宗師在莫羅修真界內也是鳳毛麟角一般的角色,若是有大批七品靈丹丹劫降落,煉丹協會修士絕對能夠通過從事尋到蕭晨行蹤,眼下這般辦法雖然不能完全斷絕這種危險,但即便引起注意,想要在方圓百萬里境內找到他眼下所在,恐怕也不是簡單之事。

至少,眼下蕭晨依舊極為安全。

林源反手從儲物袋內取出一枚儲物戒,此物被蕭晨下了禁制,除卻林源和他本人外,即便落入其他修士手中,也休想將其打開。

「前輩,此番成丹和材料都在其中,還請前輩過目。」

說話間,這林源有些艱難咽了口吐沫。雖然不是第一次看到這些丹藥,但是他心中依舊生滿了難以置信以至於數次以為自己正在做夢最終導致手臂青腫無數塊的結局。

但這些終歸是真的。

每一枚丹藥都是他親自取出,眼睜睜看著它們渡過丹劫,而後再被自己收起。可什麼時候,七品丹居然成了路邊大白菜一樣的東西,可以批量煉製了?

林源不傻,甚至可以說比大多數人都要聰明,通過面前這位前輩的行為手段以及近來修真界內傳的沸沸揚揚的消息,他心中自然生出一個模糊的判斷。只不過這個年頭在剛剛出現便被他毫不猶豫掐滅。

即便當真如他猜測又能如何,煉丹協會獎賜再過豐厚,他區區一名金丹修士又能得到多少,絕大多數都要被家族收走。可若是一心一意為前輩做事,他所收穫的有可能更多,甚至遠遠超出自己的想象。

權衡之後,林源選擇了後者。

蕭晨神識從儲物戒內收回,面上神色平靜沒有任何變化。儲物戒內48枚成丹,50份材料,如往常一般沒有任何變化,這林源辦事手腳乾淨,從來沒有暗中耍些小手段。

蕭晨靜默不語,氣氛頓時變得凝重起來,虛空處自有壓力緩緩滋生而出。

林源面色微白,此刻在虛空壓迫力下呼吸似乎都變得艱難起來,額頭更是生出密密麻麻一層冷汗,而此刻他卻不敢動手擦拭半點。就在林源心神欲要崩潰之時,面前一切壓力突兀消散,讓他忍不住大口喘息起來。

蕭晨目光稍顯凝重落在林源身上,目光陰晴不定,片刻后淡淡道:「林源,這五月來你為我做事盡心儘力,期間沒有得到任何好處,這點本座心中清楚。」

「本座不願欠人人情,你心中究竟想的什麼我也能猜到幾分,此刻本座只想要問你,可是真心欲要拜在我門下?」

林源聞言深吸一口氣,此刻直接跪倒,沉聲道:「前輩明鑒,林源不敢隱瞞心中所想,晚輩確實真心欲要拜前輩為師,還請前輩收納!」

蕭晨點頭,平心而論他心中對著林源也是極為看好,此人心性謹慎,足智多謀,尤其煉丹一道資質更是絕佳,好生培養一番,日後未嘗不可成就一番事業。

是以此刻他略微沉吟,隨即點頭,道:「本座修道至今,唯有一徒,而你從今日起便是我座下第二弟子,日後只要好生修鍊,本座自然會給你一番機緣。」

林源狂喜,此刻直接納頭拜倒,行三跪六拜九叩大禮,「弟子林源,拜見師尊。」

蕭晨點頭,道:「好,起來吧。」

林源起身恭謹站在一側。

蕭晨略微沉吟,隨即反手取出數件寶物,道:「拜入我門下,為師自然要送你一些見面禮物,這些法寶雖然對我無用,但對你而言想必應該夠了。」

林源接過,神識一掃,面上頓時流露無盡激動之意。

這些寶物,最次者也是上品法寶,其中一件攻擊寶物甚至達到道器層次。這道器靈神被蕭晨震懾,林源自然可以輕鬆認主。

「多謝師尊賜予重寶!」

蕭晨擺了擺手,取出一枚儲物戒交到林源手上,「這一枚儲物戒以後便歸你所有,其中有為師煉製出的一些靈丹,你且去小心引落丹劫,不要被有心人察覺才是。」

「好了,你且退下吧,一月後再來此處。」

林源恭謹點頭,緩緩向後退出數步,這才轉身離去。

蕭晨目光微閃,反手關閉了洞府禁制,轉身向修鍊密室行去。此番收林源為徒,一則是蕭晨對他確實滿意,二則也能讓他死心塌地為他辦事,以免出現差池。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