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約四尺的山體裂縫旁,看著落入水面的巨石,尚在回蕩的巨響聲讓王烈臉色突然陰沉下去。就在他踏步躍過裂縫時,這一塊看去極其牢固的石頭,竟然在極其細微的震顫下脫離山體,呼嘯著砸入山溪中,濺起大片的水花。

這絕非是巧合,而是人為的陷阱,或者更確切的說,是一種預警的方法。

很普通,但同樣很實用。

厲供奉臉上多了幾分陰冷,「看來他已察覺到了我們的追殺!家主,你確定他只是一階火系靈修,為何會擁有如此強大的預警能力,竟能提前感應到危機降臨?」

「我很確定,他覺醒靈修的時間絕對不久,或許這只是他自身潛力中蘊含的能力。」王烈寒聲開口。

厲供奉微怔,眼眸驀然陰沉下去,「若是這樣,那便真的不能留他了,否則日後,極有可能成長為你我無法抗衡的存在!雖然這種幾率並不大,卻不得不防。」

提前感知危險並加以閃避,確實是令人羨慕的強大天賦,但這種天賦只能讓修士自身比他人更多幾分保命的機會,卻不等同於不會死亡。想要成長為強者,在這樣一個世界,無論是資質如何優秀,都絕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不過有成為強者的希望,加上充分的仇恨動機,已足夠令他們決心將莫語除去!

王烈低喝,「我們走,以他的速度,應該就在前面不遠!」

厲供奉冷然點頭。

……

累!

很累!

疲倦欲死!

即便是在掙扎求生的童年,第一次為爭奪食物殺人的時候,莫語也沒有如眼下這樣極限壓榨自己的力量!周身傳來一股股虛弱疲倦,讓他感覺下一刻自己就會倒下。但這種感覺已持續了整整一個時辰,他卻仍舊在奔跑著。雖然步伐僵硬,速度更不足之前一半,但他仍在不停的向前奔跑。

因為死亡就在身後。

停下便會被它毫不留情的吞沒,奔跑則還有生的希望。

呼哧……呼哧……

劇烈的喘息,卻不能緩解身體半點的疲倦,心臟在劇烈跳動,急促收縮擴展中,像是隨時都會爆裂。如今支撐住他的,是強烈的求生慾望!如果不是自小的苦難,磨礪出他堅韌的意志,恐怕他早已在這種強烈的疲倦中崩潰。

突然間,縈繞在莫語心神中的那份死亡氣息不再增加,而是隨著他的腳步邁動一點點降低。這表明,來自後方的追殺者,在這場力量和意志的交鋒中,終於先行支撐不住。莫語猛地一咬舌尖,口中泛起微鹹的血腥味,借著刺痛的支撐,他勉強向前繼續奔跑了數百米,強大的意志力如潮水般退去,身體「噗通」倒在地面,一時間竟爬不起來。

好一會,他才掙扎著盤膝坐下,調整著呼吸的頻率,開始全力恢復自己的力量。

疲倦欲死中,莫語隱約感覺到周邊空間中,一股股微弱的力量不斷融入到他體內,擴散成微麻的感覺,快速恢復著他的力量。莫語念頭有些打結,外界哪來的力量補充……但身體的疲倦不允許他想太多,剛升起的疑惑被直接撕碎!

再度陷入渾噩之前,莫語腦海中閃過最後一個念頭,如果外界力量融入的速度更快一些,那就再好不過了……陷入昏睡的莫語並未發現,他身下幾株青草微微顫動著被壓彎了腰,似乎有某種無形的力量從上方快速流過……

……

距離莫語數十裡外,兩道身影一坐一立。

厲供奉臉色蒼白,即便他有兩階的體修力量,自身亦修鍊了某種速度奇快的步伐再加上王烈的幫助,走到這裡也已是他的極限。

王烈卻不甘心停下,因為他感覺得到,自己距離莫語已經不遠,或許只需要再過一個時辰,就能將他抓到。但已瀕臨最低警戒線的力量與身處山林的環境,卻讓他不得不選擇停下休息。但他相信,莫語肯定比他們更累,而且沒有食物的補充,他恢復力量的速度肯定比他們慢。

待到休息足夠,明日一定可以追上他!

短短一日的追殺,王烈與莫語尚未蒙面,卻已從他身上感受到了太多的意外與威脅。這些都促使著他心中的殺機隨著時間流逝非但沒有消散,反而在不斷增強。

不論如何,一定要殺死他!

王烈內心在瘋狂咆哮!

……

莫語睜開眼眸,他眼底深處閃過一絲炙熱的紅色,整個世界在他的眼中就有了一些不同。眼前的景象更加清楚,空氣中似乎流動著某種他以前從未發現過的力量。閉上眼睛,他隱隱能感應到這股力量從他身邊流淌而過時與身體發生的碰撞。

這是前所未有的奇妙感覺。

但這時,莫語卻沒有太多的時間去體味。他向身後山林深深看了一眼,然後毫不猶豫繼續逃亡。體內損耗的力量已盡數恢復,雖然腹中傳來強烈的飢餓感,但還在可忍受的範圍。

像是躲避天敵的孤狼,他不斷往山林深處奔逃。莫語此刻並不知道,他自身正散發出一絲絲危險的氣息,正因為這份氣息的存在,才會嚇退山林中諸多的覓食者,即便遠遠看到了他的身影,也會稍微猶豫離開。

山林里的蠻獸,遵循著優勝略汰的繁衍法則,世代傳承中形成了對危險氣息的敏銳嗅覺。他們雖沒有太高的靈智,但在並非絕境的時刻,同樣不願讓自身落入險境。某些時候來說,蠻獸要比人聰明。

例如死在他手中的王少陽,若非他愚蠢的以為莫語敬畏他的身份不敢殺他,自然也就不會死,而他也不會落入亡命逃竄的境地。莫語微澀一笑,莫非來自後方的危險氣息讓他心神太過緊張,不然怎會生出這樣毫無意義的念頭。他很快收斂了自己的念頭,腳下一蹬,身影騰飛從一塊凸起的巨石上躍過,落地后毫無停頓身影繼續前行,閃爍間很快消失在視線之中。

這一次的奔跑,便是整整七個時辰。

莫語躺在厚厚的落葉上,口中風箱般劇烈的喘息著,周身肌肉因為極度的疲勞不時微微抽搐,帶來近乎讓人無法承受的痛苦。他努力的集中精神,漸漸壓下身體痛苦對他的影響,盤膝坐倒,呼吸漸漸變得平緩。

這一次,他更加清晰感應到了空氣中存在的力量,正源源不斷進入他體內,快速緩解著疲倦欲死的身軀。

遠方,六隻綠油油的眼珠出現在黑暗中,遠遠看著坐在地面的美味獵物,他動也不動似已失去意識,周身卻瀰漫著淡淡的危險氣息。三隻山狼有些躁動的徘徊了一會,最終還是悄悄退走去尋找其他獵物。

……

王烈臉色鐵青,目光陰冷看向山林深處,胸腔被怒火和震驚所充斥,最終盡數化為冷冽殺意。

今天,莫語表現出的力量與耐力再度讓他震驚,整整七個時辰的高強度追逃,連他都忍不住生出了深深的疲倦,他居然還能支撐的住。這顯然是一個可怕的敵人!如果不是自身的力量遠高於他,王烈也不確定自己是否還能支撐得住。如果給此子足夠的時間,日後成就必定不可限量!

直到這時,他終於有些痛恨於王少陽,竟愚蠢到去招惹這種人!但如此,並不代表他已萌生退意,心中殺死莫語的念頭反而變得更加堅定!這種可怕的敵人,一定要扼殺在尚未強大之時,不給他任何成長的機會!

王烈摸了摸懷中貼身收著的玉瓶,猶豫再三,還是緩緩鬆手。這是他手中最大的底牌,危機之時或許可以保住他的性命,不到最後,他還是沒有下定決心動用。

明天,明天一定可以殺死他!

…… 天色尚未全亮,莫語已張開了眼眸,他反身而起,感應著體內恢復的力量,眼中閃過一絲訝色。今日恢復的速度,比較昨天似乎快了一些。在逃亡之中,這顯然是再好不過的事情,莫語很快將此事放下,忍住腹中強烈的飢餓感,開始新一天的逃亡。

雖然至今他還沒有與身後的追殺者照面,但縈繞心神中的死亡氣息卻從未消散,每當他速度降低的時候,就能感應到它在快速的增強。足以證明,身後的追殺者還沒有放棄!也正因為這點,莫語根本沒有停下補充食物的機會,只能毫不間斷的逃亡,直到他倒下,或者身後的追殺者放棄,又或者出現其他的意外才會終止。

連續兩日的瘋狂逃亡,讓莫語很快掌握了體內激增的力量,他重新開始計算,在節省力量前提下保持著最快的速度,有意識的去放緩自己的呼吸,配合著腳下的步伐。而每當這個時候,他就能隱約感應到空氣中存在的力量,雖然比靜坐休息時淡薄了許多,卻仍舊存在。在與身體的對碰中,大部分的力量滑向兩側散開,卻還有極少的部分融入到他體內,化為微麻的感覺,然後他就能感受到肌肉的疲勞稍稍降低了一些,也更多了幾分力量。若非如此,他根本不可能支撐這種高強度的逃亡!

耳邊傳來輕輕的水流聲,莫語微微眯眼向前看去,只見一條山溪蜿蜒而下,水流撞擊著石塊,發出「嘩啦啦」的聲音,最後注入一座小小的湖泊中。水面漂浮著一些落葉,在風中緩緩漂動。已整整賓士了六個時辰有餘,不僅體力將要耗盡,大量汗水的湧出讓他口乾舌燥,呼出的熱氣似是著起火來。莫語在周邊快速一掃,確定沒有危險后,腳下微轉,直奔湖泊而去。

但就在他距離湖波尚有數十米時,身體卻猛地一僵腳步向前重重踏落,讓自己強行停下!急促的停頓,腳掌與地面碰撞發出沉悶巨響,強烈的反震力量令腳踝處隱隱刺痛。莫語卻已顧不得這點,他目光一點點在周邊掃過卻沒有任何發現,但心中卻有莫名的恐懼將他籠罩,而恐懼的源頭就在前方。

不對!

之前遇到的水源處,即便沒有危險,也會有其他飲水的山中蠻獸,但這裡卻顯得太過安靜了一些。除了風吹動樹葉發出的「沙沙」聲,便再沒有任何蠻獸活動的痕迹。

莫語眼角生出一滴汗珠,他腳下毫無預兆突然發力,身影以比去時更快的速度返回,朝向距離湖泊越來越遠的方向奔去!余光中,他突然看到,在湖畔小山蔓藤遮掩處,隱隱露出一隻黑色的洞口。而那裡,就是所有恐懼的根源!

在他身後,隱隱傳來一聲憤怒的低吼,這名隱藏在暗中的強大覓食者顯然有所猶豫,最終竟沒有任何反應,任憑他從眼皮底下離去。

莫語一陣后怕,他無法確定湖泊旁山洞中隱藏著怎樣的危險,但那份恐懼,甚至要超過來自身後追殺者的死亡氣息。如果他豪無所覺繼續上前,現在恐怕已成為覓食者腹中的食物!

一點點的體力在快速消耗,已漸漸逼臨他的承受極限。好在不出意外,這也是後方的追殺者承受極限!

但事情,總是會有意外存在!

莫語突然停下腳步,蒼白面龐直接陰沉下去,眼眸深處不受控制露出幾分驚懼!他深深的喘息著,強行壓下心底的慌亂,眼眸急閃心神快速轉動。前兩日,每當臨近這個時候,後方的追殺者都會停下休息然後繼續追殺。這點,通過心神上縈繞死亡氣息的變化就能大概的掌握。

但眼下事情卻發生了變化!

縈繞心神的死亡氣息毫無預兆開始以驚人速度增強,這表明後方的追殺者與他之間的距離正在快速縮減,按照這種速度,最多半個時辰就能追上!

莫語不知發生了何事,就像他不知道後方的追殺者如何在環境複雜的山林中一直牢牢鎖定他的方向一樣,但現實卻提醒他不要再浪費任何精力去想無關緊要的事情。如果沒有對策,那麼不出意外,最多半個時辰后他便要接受死亡的擁抱。

沉默數息,莫語身影突然動了,他沒有繼續逃亡,而是朝向身後跑去!

既然逃不掉,那便只能賭一把,運氣好或許還能有一線生機,運氣不好,也要拉身後的追殺者與他一起陪葬!

奔跑中,莫語眼眸深處寒意翻湧。

……

王烈周身洋溢著無比強大的氣息,他已爆發出自己極限的速度,只追求最快,絲毫不顧及對自身力量的損耗。但詭異的是,他在這種高強度的奔跑中氣息卻沒有任何削弱,似乎他體內存在著不斷釋放強大力量的源泉,可以將他損耗的力量在瞬間補充完整。

奔跑在山林中,他一步踏落往往就能橫跨數丈的距離,面沉如水,眼眸更是冰寒到了極點,隱隱能夠看出隱藏在最深處的一絲痛心。

厲供奉被他拉住,根本無需損耗自身的力量,身體隨著他的奔跑快速向前。此刻感應著自王烈體內散出的冰寒氣息,他聰明的保持了沉默,心中卻是一陣咂舌。

為追殺前方逃竄的兇手,王烈竟吞下了一直當做保命底牌的烈陽丹!這可是一顆三品黃靈丹,吞服后可在半個時辰內源源不斷提供強大的力量補充進入體內,足以在同階對手的搏殺中瞬間逆轉局勢,甚至能夠以不計損耗的大殺傷性手段生生擊斃修為超出己身的對手!

有此功效,烈陽丹珍貴程度自然不言而喻。

王烈並非是沒有頭腦之人,更不會一怒下失去理智,他這樣做必然是有他的道理,看來前方這名逃竄的兇手,果然讓他感受到了強大的威脅!若在之前,厲供奉肯定對此嗤之以鼻,但經過兩日來的追殺,他已切實感受到了逃竄兇手的可怕之處!以他三階體修的力量,竟能與四階體戰師境的王烈相持整整兩天而沒有被殺死,這已足夠驚人!

不過任憑他再如何頑強抗衡,事情也就到此為止了!服用了烈陽丹的王烈,在半個時辰中可以保持毫不顧忌的極限奔跑,按照兇手力量的支撐極限計算,他絕無半點逃脫的希望!想到可以將他殺死,厲供奉心中竟隱隱有些放鬆,隨即意識到自己的念頭,臉色不由變得極為難看。

莫非,竟連他心底也生出了畏懼?

厲供奉想了半晌,低哼一聲,徹底沉默下去。

王烈一言不發極速奔跑,如果不是一階辨息蟲吞服血液后鎖定目標氣息的能力只能維持三日,他也不捨得吞服烈陽丹。但今日再殺不死莫語,他就將失去這唯一的機會!

他沒得選!

在付出了這樣的代價后,他決不允許莫語從他手中逃脫!

一定要將他殺死,永絕後患!

……

莫語大口喘息著,心神縈繞的死亡氣息已濃郁的近乎凝結成實質,令他渾身冰冷,周身血液似是要凍僵般。但此刻他眼中卻是一片冷靜,根本沒有半點驚懼恐慌。

幼年至今,無數次面臨死亡的威脅,讓他心神堅毅遠超尋常人,自知在這種時刻,保持沉穩冷靜或許還能保全自己的性命,毫無意義的恐懼絲毫不能改變眼下的局面,只能讓死亡來的更快!

他腳下一踏,身體已悄無聲息躍上凸起的巨石,一股清涼水汽撲面而下,石下山溪「嘩啦啦」流淌而過。強忍住身體的虛弱疲倦,他攀住石塊身體慢慢落入水中,深深吸氣,整個人直接躺下沒入水底,藉助水流的推動向小湖流去。

秋日的山溪水冰寒刺骨,簇簇寒意如同一根根細小鋼針,不斷刺入血肉之中,令他本就虛弱的身體雪上加霜。但與之相比,來自湖泊方向的強烈危險氣息,才讓莫語感到真正的恐懼!如果可以,他絕不會靠近這裡半步,但如今他卻沒有選擇,只能屏吸盡量平緩自己的心跳,如同一截枯木般隨波逐流。距離湖波越來越近,莫語感應中的危險氣息越來越強,如果水流的遮掩瞞不住暗中覓食者的感應,那麼等待他的將是自尋死路!

嘩!

溪水自突起的石塊上捲起一片浪花,然後悄無聲息注入湖泊。

沒被察覺!

莫語緊繃心神微松,進入湖中時他身體瞬間動了,在水下如同大魚般靈活的遊動,朝向選定的方向無聲無息靠近。冰冷的湖水在他面前分開,刺骨的寒意,讓他本就蒼白的臉色更是一片煞白,體內每一分力量都被他精細的調配著使用,在水底遊動時盡量藉助水流自身的推動,以減少近乎枯竭體力的損耗。

水面生出一圈圈細微的波紋,引得漂浮落葉微微晃動,若是細細看去就能發現,這波紋在沿直線的延伸,線的尾端靠近著湖邊的石壁,石壁青藤下,隱藏著一隻黑色的石洞。

在屏息支撐至極限前,湖水中出現了青黑色的凸起石塊,湖邊到了!

莫語握住石塊小心穩定住身影,伸手捏斷一根中空水草,緩緩伸出水面一點,末端放入口中,將體內廢氣輕輕吐出,然後緩緩深吸一口。

山洞中安靜無息!

湖水下,莫語收回水草,緩緩閉上眼眸開始等待。現在他所能做的都已做到,剩下的,就只能靠運氣了!

聽著自己緩慢而有力的心跳,縈繞心神的死亡氣息正變得越來越濃!

突然間,莫語眼眸豁然張開,厲芒一閃而逝。

來了!

#####

【求收藏!!!】 湖泊外的山林,轟隆如山熊奔騰的聲浪滾滾傳出,大地在微微震顫,王烈與厲供奉的身影瞬間閃出,停留在距離湖波不足百米處。兩人目光落下,眼底皆生出了幾分凝重。詭異安靜的湖波,莫語可以察覺到不妥,自然瞞不過他們的目光。

「似乎有些不對。」厲供奉手上一翻,已不知自何處取出了一隻不起眼的黑色鐵劍,尺許長短,劍鋒粗鈍沒有開鋒。

王烈似是識得此物瞳孔微微一縮,緩緩道:「**靜了一些,不過根據辨息蟲的指引,他的氣息最後就停留在這裡。小心一些,我們靠近去找找。」

厲供奉略微遲疑,想到兩人聯手又已有所防備,這才緩緩點頭應下。

王烈在前,厲供奉在後,兩人向湖泊小心靠近。

詭異的山林,除了樹葉在風中相互碰撞的聲音外便再沒有任何聲息。兩人目光在周邊不斷掃過,卻沒有發現任何不妥的地方。但不知為何,一股淡淡的不安同時縈繞上兩人心頭,讓他們臉色更加凝重。

王烈一步踏落,此刻距離湖泊已不足三十米,一聲低沉的吼聲突然自湖畔傳出,聲音的源頭,便是石壁青藤下隱藏的山洞!隨之而來的,則是一股強悍嗜血的氣息,山林起風,將地面落葉激蕩而起!這是來自強大覓食者的警告,它顯然感應到王烈與厲供奉強大的力量才沒有在第一時間撲出,而是警告他們離開它的領地。

王烈、厲供奉臉色大變,兩人身體直接停下!

四階靈獸,或許更強!

這種高級獸族已開啟了靈智,智慧近乎可以媲美正常人族,強大肉身與鋒利爪牙,再加上極有可能存在的天賦力量,同階人族除非擁有威力驚人的寶物,否則大都無法敵對同階的獸族!

而這湖泊旁,便隱藏著一隻四階巔峰,即將進化為五階的強大靈獸!

即便四階戰師境王烈與靈修二階築基境巔峰的厲供奉聯手,也根本不敢挑戰這種強大的獸族!他們臉色變得極為難看,眼底隱有一絲驚慌,這隻強大的靈獸,極有可能就是消息中自山林深處跑出來的那一隻!雖不知它為何沒有現身,畢竟越是強大的獸族領地觀念越強,且對捕殺獸族的人族修士充滿了敵意。但王烈、厲供奉兩人顯然沒有一探究竟的意思,緩緩舉手表示沒有惡意,就要向後退去。

湖畔水下,莫語眼底突然劃過一抹厲色!

他甘冒死亡危險潛伏到這裡,為的就是等待這一刻,豈會讓王烈、厲供奉輕易離去!在湖岸石壁上尋到一處水流衝擊而成的尖銳突起,他手掌狠狠劃下!掌心被鋒利的石塊凸起直接劃破,殷紅血液從傷口中流出,將他身邊湖水染成淡淡的紅色。因為湖岸的阻擋,沒有靠近湖泊,便看不到這一片散開的血色,但對感應靈敏的蠻獸來說,血液的味道,即便遠隔數百米也能被輕易聞到。以它們並不太高的智慧,在受到鮮血的刺激后往往會變得極其瘋狂,對獵物展開不死不休的追殺!

莫語要的,就是以自身的血液,引出洞中隱藏的強大獸族覓食者,藉助它的力量,去殺死身後的追殺者!

這是他所能想到的唯一一條生路!

可他並不知道,山洞中隱藏著的是一隻四階巔峰近乎進化成五階的強大靈獸,本身擁有著極高的靈智,對三階及以下蠻獸而言極為有效的血液引誘根本不會起到任何作用,反而會暴露出他所在的位置,給自己帶來死亡的危機!

但事情的進程,卻超出了常識的判斷!

石壁山洞中,巨大的鼻翼突然微微扇動,趴伏在地面的黑影豁然起身,仰首發出一聲瘋狂的咆哮,充斥著暴虐、殘忍和貪婪!狂暴的氣息,疾風驟雨般自山洞中噴涌而出,強健後肢猛地一蹬,巨大黑影瞬間撲出,那雙狹長的冰冷眼眸中,充斥著無盡的瘋狂!

突如其來的變故出乎了王烈的預料,但他反應卻極快,低喝一聲強壓下心頭驚懼,體內骨骼一陣「噼啪」作響,周身肌肉繃緊如鐵石,已爆發出自身全部力量!

厲供奉瞬間揚手,尺許黑色鈍劍脫手而出,淡淡的銀白之色直接將劍身覆蓋,在急速前行中拉伸邊緣處單薄如紙,便似為黑劍開了鋒芒!劍速快的驚人,幾十米距離瞬息而過,刺中山洞中竄出的巨大黑影!數片鱗甲被銀白劍鋒直接擊碎,劍體深入血肉,銀白劍芒沾染血水后在劇烈波動中爆裂,迸發出無比可怕的殺傷威能,將爆發處血肉徹底絞碎,周邊鱗甲被生生掀起,裸露的血肉上被劃下無數道深深的傷口,一片血肉模糊,血水沿著破碎傷口滾滾流出!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