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從視頻辨真偽

上網聊天最好打視頻。因為,視頻閑著也是閑著。

雙方交往又不是一兩天了,記住女人上網就打視頻,正面看著對方,更有親切感,心裡也有底。

男人偷偷摸摸打視頻,心裡必有鬼。男人心裡有鬼,他怎麼敢真正面對愛,他怎麼能真心愛你。

6.從空間辨真偽

每個人都有qq空間。沒有空間的男人,不可信。試想,他自己都沒有空間,他怎麼有空和時間來愛你。所以空間就是空和時間的縮寫。

另外,沒有空間的人有兩種情況。

一、不熱愛生活,對什麼都不感興趣。那麼,他會對你有興趣嗎?

二、就是他有幾個號,那幾個號里有qq空間。他的別的qq的空間,全社會都公開,唯獨對你加密了。

在這裡,我給女士出個難題,就是你要秘密的加他的一些異性好友。這樣,你可以看看給他好友的留言和評論。答案,可能就在他的好友里。

7.從見面辨真偽

有句話啊,叫什麼「相見時難別亦難!」真經典,我喜歡!

網戀了,有啥用,馬上回到現實中。女士必須讓男人來見你,你要去了就玩完。水漲船高你是水,在家等待自保全。因此,女人不要主動出擊,等來的愛那是真愛。

見面不能一個人,孤立無援命不安。何以保自身?不獨居,不貪黑,不喝酒,不親嘴。。。。。。

也就是女人別過度。都說嗎,女人是水,清澈見底,叫個男人就能看透;女人是水,潑在地上就收不起來了。

8.從」測試「中辨真偽

有人說」狠毒莫過婦人心」,說的到位!還有人說啊「女人不壞,男人不愛!」

在網上有很多男人,為了證明女人對他的真情,就多上了幾個qq號,對他喜歡的女人進行「考試」。

前人栽樹後人乘涼,女人試試也無妨。

拒不爲後:暴君,請止步 但是,你本人可不能直接用別的號跟他對話,因為他對你太了解了。聰明的男人,是女人最喜歡的。

所以女人愛上的都是比自己聰明的男人。因此,老虎屁股摸不得,女人千萬不要自投羅網!

女人更不能找自己同性的好朋友,去深入虎穴。否則,就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

這就叫賠了夫人又折兵。最後,很可能你有答案了,那他就又多一了「最愛」的人。這,不合算!

最好啊,是找個男的。但你放心,這個男的是根本愛不上你的。因為,他不會去做電燈泡的。

但是,這個男人一定不是你圈子裡的,他應該是個好人,他必須是個陌生人。你要給他化化妝,讓他男扮女裝唱齣戲——穆桂英挂帥! 五天後,我老表的喪事已經是完了,今天早上他的軀體也入土為安了。答應他的事我肯定是會去辦的。

找到孫雲和那個男的,把他們兩個送進監獄,這個比起整治王義要好辦的多。

「爸,媽,以後地里的活兒就不要幹了,整日在家休息,看看電視,多去外面旅遊,不要太過於操勞。」

山村小醫農 「我和小可過幾年給您二老添個孫子,我也就這麼多要說的,該去單位了。」

臨走前,與我爸媽說了一番心窩子,我和柳可便去橋頭等班車了。

「老表,你說你是個道士,能不能畫個符把我裝在裡面,我也好跟你一起去啊,算算日子我去陰間報道還有幾十天。」

魯信的靈魂不知從何處飄了過來,抓著我的袖子說著。

畫能收鬼的符,還不能讓人發現,目前來說,這種符我倒是不怎麼會畫。

我從兜里掏出了一個瓶子,示意讓魯信進去。

「你就在這個瓶子裡面,有事兒我就喊你,其他時間你一定不能出來。」

魯信點了點頭,身形一飄,鑽進了瓶子裡面,我拿了一張黃符塞住了瓶口。

「你剛才和誰說話呢,我下意識的看見了一個人影飄了過去。」柳可俏臉之上儘是濃濃的錯愕看著我。

我點了根煙,隨之一笑,說「你看見的是我老表魯信的鬼魂,我讓他鑽進了我手中瓶子裡面。」

「車來了,我們快上車吧!」

柳可應了一聲。

一路上,換乘了兩次車,三個小時的路程,來到了魯信生前住過的租房。

我拉著柳可上了五樓,房門是開著的,一個中年婦女正在裡面拖著地,這個女人肯定是這裡的房東無疑了。

「你們兩個是要租房子嗎?我是這裡的房東,價格很優惠,尤其是對你這種情侶來說,在我這裡租房,會送一盒保險套哦。」

少婦笑眯眯的看著我和柳可。

我看了一眼柳可羞澀的俏臉,轉眼看向少婦說「這個房子以前不是有人住過么?」

少婦說「別提了,魯信那小子一個月都沒回來了,電話也是打不通,我這不正在收拾么。」

「你們進來隨便看看,要是喜歡的話就租下吧,一個月給你們便宜200。」

我和柳可走了進去,在房子裡面轉悠了一圈,這裡的確不錯,魯信的臟衣服和行李都還在,那500萬不知道還在不在。

「我先把這裡面的東西收拾一下,你們兩個下午再過來吧!」少婦沖我一笑。

我擺了擺手,給她拿了1000塊錢「這1000塊錢夠兩個月房錢嗎?」

「房裡雜亂的東西你就不必收拾了,我自己來。」

少婦一把從我手裡接過了錢,一看就是一個財迷。

「那多不好意思啊,還是我來吧!」

我臉色一沉「把鑰匙給我就行了,哪有那麼多的廢話。」

少婦陪著笑臉,知乎了一聲,把鑰匙放在了茶几上,就出去了。

我從兜里摸出瓶子,讓魯信出來。

「現在都下午4點多了,要不明天再去找孫雲那對狗男女。」

魯信沒有理我,從瓶子裡面一出來,就飄進了房間。

穿成渣女被前男友組團轟炸 「啊…有鬼,有鬼。」柳可嚇得面無聲色,一把摟住了我。

我輕輕拍著她後背,說「又不是第一次見鬼,有那麼好怕么,真是的。」

「他就是我老表魯信的鬼魂,他是一個可憐人,被他女友害死了,我答應幫他出口惡氣。」

我這麼一說,柳可方才鬆開了我,戰戰兢兢的說「難怪我看他和靈位上的照片有些相似。」

……

「錢就在這裡面,這500萬現在是你的了,就當是提前給你的報酬吧!」

正說著,魯信拉著一個*袋從房間裡面飄了出來。

我蹲下身子,揭開了麻袋上的繩子,打開一看,立馬傻了眼,這裡面的鈔票裝的鼓鼓的。

這是我生平第一次見這麼多錢,不免有些吃驚,驚訝。

我這老表真實夠大方的,500萬全部給我,也不給他家裡人留些,既然他誠心送給我,我也只好勉為其難的收下了。

「哇塞,這麼多錢。」站在一旁的柳可看的也是一臉的震驚。

「這個小美女是你的女朋友么?長得還真是好看。」

「我想讓你幫我配一個冥婚,一個人去下面報道了怪無聊了,說一句你不相信的,你表哥我到現在都是個處男。」

配冥婚,這個可以有,就是有些麻煩,我怕找不到一個願意的女孩,哪有女孩願意和一個死人結婚的不是。

「算了,不幫忙就算了,虧我毫無保留的把這一*袋錢送你。」魯信一臉的失望看著我。

我咽了口唾沫,說「你這是說的什麼話,我豈會不幫你,就是有些麻煩。」

魯信接著說「有什麼麻煩的事,你說出來我聽聽,實在不行的話就算了。」

我說「冥婚不是不可以,前提你得找一個喜歡你的人,願意陪你做一對鬼夫妻啊!」

我說完后,魯信沉默了。

「原來這麼苛刻,那就算了,你能與我說說辦冥婚的辦法嗎?」他追著我問。

他還沒完沒了了。

婚俗儀式

陰婚儀式,始終沒有形成定例。陰婚雖然算做喜事,但不免紅、白兩事的禮儀混雜交錯。

在很大程度上要看當事人的主張如何。

故陰婚禮儀的形式出入很大。一般說來,陰婚也要通過媒人介紹,雙方過門戶帖,到命館合婚,取得龍鳳帖。

放定多是一次性的,就無所謂大、小定之說。

男方給女方送去的定禮,一半是真綢緞尺頭、金銀財寶;一半卻是紙糊的皮、棉、夾、單衣服各一件,錦匣兩對,內裝耳環、鐲子、戒指及簪子之類的首飾。放定的當天晚上。

在女方家門口或墳上焚化。通訊時,男方給女方送去的「鵝籠」、「酒海」、龍鳳喜餅以及肘子、喜果都是真的,惟有衣服、首飾是紙糊的冥器。

女方陪送的嫁妝,一般都是紙活,送至男方后,只在「新郎」照片或牌位前陳列半天,有的只是抬著環繞男方院內一周,即由鼓樂前導,送至附近廣場焚化。

陰婚並不一定都舉行上列儀式,但迎娶儀式是不可少的。

是日高搭大棚,宴請親友,門前亮轎。喜房裡供奉「百份」全神。對面炕上設矮桌,供「新郎」照片或牌位,前設蘋果、龍鳳喜餅若干盤。

並有大紅花一朵,下綴緞帶上書:「新郎」字樣。女方「閨房」中供「新娘」照片或牌位,亦如前所供,並有大紅花一朵,下綴緞帶,上書:「新娘」字樣。

花轎到達女方后,由送親太太將「新娘」照片或牌位取下,由娶親太太接過來,放人寶轎。這時,「新娘」的父、母不免要大聲嚎哭,而且要追出屋外。

完全不是辦喜事的氣氛。喜轎回到男方后,仍由娶親太太將「新婦」照片或牌位取出來,放於喜房炕上的供桌,與「新郎」並列。

並用紅頭繩將兩幅照片拴起來,(取月老牽紅線之意),並復上紅、黃兩色的綵綢。只有娶親太太給全神「百份」上香叩首,就算夫妻拜了天地。

然後由茶房端來「合杯酒」「子孫餃子」、「長壽麵」,供於「新婚夫婦」照片或牌位之前。

如「新婚夫婦」有弟弟妹妹或弟妹、妹夫等,即喚出來,給照片或牌位磕頭行禮。兩家親家則互相道喜。

舉行了以上儀式之後,擇個「黃道吉日」宜破土安葬的好日子,女方就可以起靈了。

按陰陽先生指定的時辰,將棺樞起出后,馬上潑在坑內一桶清水,扔下去兩個蘋果。與此同時,高高揚起花紅紙錢。(不是陰婚的起靈儀式也是如此)。

男方則在墳側挖一穴,露出「新郎」棺柩的槽幫,將「新娘」埋入此穴,進行「夫妻」併骨合葬。

葬罷,即在墳墓前,陳設酒果,焚化花紅紙錢,舉行合婚祭。男、女雙方的父、母等家屬(即兩家親家)邊哭邊道「大喜」。

此後,男、女兩方便當做親家來往了。

「你現在知道了么?」

魯信說「不麻煩你了,誰讓我命苦呢?」

「明天就明天吧!」

說罷,魯信飄進了瓶子裡面。

和他聊了這麼多,時間也過的很快,眨眼就是晚上8點了。

「媳婦兒,帶你出去吃

好吃的。」

柳可點了點頭「我早就餓壞了。」

「吃完飯,我要你送我一套衣服,來的時候走的匆忙,忘記帶衣服了,就穿了身上這一套。」

其後,我拉著柳可下了樓,到了外面攔了一輛計程車,去了一個西餐廳。

「你看外面是誰。」柳可夾著一塊牛排,指著外面一個女子。

我一看是楊蕊,立馬走了出去,這還真是巧了。

「大老婆,往這邊看。」我沖楊蕊喊了一聲。

楊蕊一看是我,朝我跑了過來,我直接把她抱了起來,在她俏臉上親了一口。

「你回來也不給我打個電話,真是的。」 難怪會在這裡遇見她,楊蕊說她出來進貨,這西餐廳前面不遠處就是一個服裝批發市場。

「你晚上要回去嗎?」我問著。

楊蕊點了點頭「服裝店七天我都沒有回去了,也不知道怎麼樣了。」

我摟著她,摟的很緊,一個多月沒有見她了,豈會讓她回去,錢嘛,少掙一點兒也無所謂。

「如果你非要回去,我就不高興了,小可在裡面吃西餐,要不一起進去吃點。」

楊蕊噗嗤一笑「看你那副死皮賴臉的樣子,好吧,我答應你,今晚就不回去了,陪你說說話。」

說罷,我和楊蕊進去了,點了一份牛排,吃飽喝足后,攔了一輛計程車,回到了租房。

「楊姐姐,我先去洗個澡,你們這對老情人先聊聊。」柳可嘿嘿一笑,進去了洗手間。

我洗了一盤葡萄,放在了茶几上。

「聽劉縣長說,你的服裝店打理的還不錯,你挺適合做生意的。」

楊蕊傻傻一笑「也就那樣吧,劉叔沒少照顧我。」

「多虧了你。」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